生意场 > 富二代 > 为何中国的“家族企业二代”不愿意接班?

为何中国的“家族企业二代”不愿意接班?

生意场 2019-04-19 11:19:11 来源:底层设计师©

二代经历的影响力

高管的个人特征会对企业的战略选择、组织绩效等产生影响。而对于企业二代来说:

  • 童年的记忆是否是引发“代际传承之困”的重要原因?

  • 童年时期的父辈创业经历会给企业代际传承带来何种影响?

  • 童年之后家族企业二代的求学经历和毕业之后家族企业二代的工作经历是否也会对企业代际传承产生影响?

  • 他们涉入家族企业之后会不会因为这份“复杂的情感”而更多偏离主业,进行跨行业并购?

  • 进一步看,行业景气度和宏观环境又会对这种并购行为产生何种影响?

 

二代更青睐资本密集型

资本密集型的行业,为二代提供了一种不同于父辈艰苦创业的生活方式,从而更受二代的青睐。

 

正文

 

继去年阿里巴巴马云宣布退休,近日“郭台铭将退休”的新闻,再次将大企业接班人的话题推上舆论热点。

 

正如郭台铭所说:“我觉得应该淡化我的个人色彩,我已经69岁了,45年的经验能够传承给他们,这是我现在定的目标,让年轻人早点学习早点接班,早点取代我的位置,我能够腾出点时间来为公司未来做长期规划。”

 

在中国,80%以上的民营企业都以家族企业形式存在。代际传承作为家族企业基业长青的关键要素,却在中国的家族企业中实现得并不顺畅。

 

现实情况是,中国的家族企业已经进入代际传承的关键时期。未来十年,近300万家族企业将面临代际传承问题。但胡润百富榜调查发现,近50%甚至更高比例的家族企业二代并不愿意继承父业。中国社科院的调查数据显示,82%的家族企业二代“不愿意、 非主动接班”。

 

为何中国的“家族企业二代”不愿意接班?

 

理解中国家族企业所面临的“代际传承之困”,二代自主权、权威合法性与比较期望、隐性知识转移、价值观差异等多个维度,或许都有助于思考这个问题。

 

但高阶理论以人的有限理性为前提,认为高管的个人特征会对企业的战略选择、组织绩效等产生影响。

 

而对家族企业代际传承问题的研究总会涉及两代企业家,代际之间的相互作用与既有的关于高管更替和接任问题的研究不同,他们之间存在着亲密的血缘关系,以及由此衍生出的生活经历交织、社会关系重叠等。

 

二代的成长经历使其形成区别于父辈的信念、偏好以及经营投资理念等,对父辈所创立的家族事业较缺乏认同感,更希望能够在自己擅长且感兴趣的领域开拓疆土。

 

因此,在迫于父辈压力接班企业的同时,利用家族优势主导企业跨行业并购进入其他行业开拓新机,就成为了二代一个合理的策略选择。企业家的成长经历,会对企业的决策和行为产生深远影响。

 

二代经历的影响力

 

在企业传承过程中,二代的成长经历究竟会给企业带来何种影响?

 

家族企业二代的童年时期往往和他们父辈的创业经历重叠在一起。童年时期经历过家族企业初创时期的二代,见证过父辈创业的艰辛,同时由于父辈将更多精力与时间投入企业中而缺乏对二代的关爱,导致二代对于家族企业产生一种“复杂的情感”。

 

这种在童年时期所形成的对于家族企业的情感甚至会持续几十年,进而给企业传承带来复杂而深刻的影响。

 

  • 童年的记忆是否是引发“代际传承之困”的重要原因?

 

  • 童年时期的父辈创业经历会给企业代际传承带来何种影响?

 

  • 童年之后家族企业二代的求学经历和毕业之后家族企业二代的工作经历是否也会对企业代际传承产生影响?

 

  • 他们涉入家族企业之后会不会因为这份“复杂的情感”而更多偏离主业,进行跨行业并购?

 

  • 进一步看,行业景气度和宏观环境又会对这种并购行为产生何种影响?

 

近年来,公司高管成长经历对公司决策的影响受到越来越多学者的关注。基于高阶理论,个人的成长经历,会对其信念与偏好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进而影响其经济决策和行为。

 

个人不同的成长经历会促使其形成不同的风险偏好与管理理念,主要是通过其成长经历对其认知和心理的塑造所形成的行为及思维惯性造成的。由以往的研究可以看出,成长经历作为个人所拥有的一种“纵向社会联系”,往往能够对个人的行为偏好产生影响。

 

家族企业传承过程中的跨行业并购行为

 

随着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多元化经营成为越来越多企业的经营模式选择,A股上市的公司有2/3选择了这种经营模式,而且数量呈不断上升趋势。随着中国资本市场相关制度的完善, 跨行业并购的门槛随之降低,越来越多企业选择通过跨行业并购实现多元化经营。

 

跨行业并购在两方面受到家族企业代际传承的影响。

 

首先,跨行业并购为二代在继承家族企业过程中避免与父辈在理念上冲突提供合理的策略。家族企业两代人在成长经历方面存在巨大差异,形成不同的信念与偏好,高管的个人特质对于企业的并购决策尤为重要。二代在继承企业之后,一个可能的选择策略是利用家族优势在其他领域内开疆拓土,而不是持续守业。

 

其次,跨行并购也为家族企业在当前时代背景下实现转型升级提供了绝佳契机。在实体行业盈利能力持续下降的情况下,跨行业并购以其成功率高、耗时短、成本低的 特点为家族企业进入其他盈利性高的行业提供了指引。

 

童年时期父辈创业经历

 

童年时期的经历对个人信念与偏好的形成具有重要作用。在童年时期经历过家族企业初建期的二代,对于企业会存在一种复杂的“排斥”情感,这种情感通过两方面对家族企业二代的信念与偏好产生影响,从而导致二代对于父辈所创立的事业缺乏认同感。

 

第一,与二代所处的环境不同,家族企业的一代创立者大多是为了生存而创立企业。但二代成长在物质生活优越的环境下,生存早已不再是当务之急,与“草根”父辈相比,他们更缺少艰苦创业的精神。童年时期经历过企业初创期的二代,见证过父辈在创业过程中的艰辛,父辈不仅自身付出非常多,给家庭的时间也有限,二代并不认同父辈的生活方式和经营理念,希望自己能够选择一种不同的生活方式,而不是做一个“苦二代”。

 

第二,处在初创期的家族企业,父辈把更多的时间与精力投入企业中,家族企业二代即便理解父辈的创业不易,也会认为企业的存在剥夺了原本属于自己的父辈关爱,从而使得二代认 为初创期的企业才是父辈最宠爱的“孩子”,这种在童年时期所形成的对于企业的嫉妒心理会持续几十年,进而给企业传承带来意外的困难。

 

二代在继承家族企业之后对父辈所创立的事业缺乏认同感,为避免这种在信念与偏好以及情感上与父辈可能存在的冲突,二代并不愿意继续在父辈的领域内经营, 而是希望脱离父辈,从事自己感兴趣的行业,从而利用家族优势另辟天地,通过跨行业并购进入自己感兴趣的行业成为二代在继承企业的同时又跳出父辈经营领域的绝佳策略。

 

据此,本文提出如下假设:

 

在童年时期经历过家族企业初建期的二代,更倾向于通过跨行业并购进入其他行业经营。

 

海外留学经历

 

除早期的童年记忆外,教育经历也对个人信念与偏好的形成具有重要作用。个人在接受教育的过程中不断接触外部知识,会强化或者更改自身的信念与偏好。既有研究也发现,公司高管的教育背景是决定公司政策的关键要素。而个人是否具有海外留学经历是其所受教育异质性的一个重要体现。

 

与家族企业一代相比,大部分二代在海外接受过高等教育,与父辈的教育环境存在巨大差异,他们往往具有更加专业化的 管理理念和行业知识。二代的海外留学经历从三个方面影响着企业的代际传承。

 

首先,家族企业二代的海外留学经历使他们接受了相比父辈更加系统科学的企业运作知识以及管理理论,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他们与其父辈的知识见解不同。这种更加丰富的学习经历也意味着二代具有相比父辈更加多样化的信念与偏好,他们更希望自己在国外所学有用武之地,而不是简单在父辈的领域内“循规蹈矩”。因而,在这种源自教育经历差异化的驱动下,二代对于父辈所开创的传统业务存在反叛心理。

 

其次,个体的教育水平越高,其处理和分析信息的能力也越强,导致其创新意愿及风险偏好也越高。二代的海外教育经历使得他们相比父辈具备更高的全球化视野和更强的国际化专业能力,对于行业的敏感性也更强。出于逐利、创新 或者冒险精神的动因,与父辈相比,这种经历导致他们 涉入其他行业的可能性增加。

 

最后,二代在海外留学期间不可避免地会减少与企业接触,从而对于一代所建立的政商关系、人际关系等缄默资本的继承会处于一段真空期。一方面,这些缄默资本本身难以直接传承 ;另一方面,这些缄默资本也许是很多接受过西方现代经营理念教育的二代所不愿继承的。而在中国这个“人情关系”社会中,社会关系往往对于企业的发展会起重要作用,这就导致二代如果继续在父辈的产业领域内经营会步履维艰。

 

在这种情况下,由留学经历所导致的两代人价值观差异也会促使二代,更倾向于脱离父辈的产业范畴。

 

据此,本文提出另一假设 :

 

具有海外留学经历的家族企业二代,更倾向于通过跨行业并购进入其他行业经营。

7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家族企业 二代 接班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顶部 人脉 手机版 底部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