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高端访谈 > 专访有道CEO周枫:网易为何要做一个会翻译的“蛋”?

专访有道CEO周枫:网易为何要做一个会翻译的“蛋”?

生意场 2018-09-07 09:23:37 来源:敲敲格

  AI智能硬件市场一向是“兵家必争之地”。翻译器市场昔日的规模较小,如今也迎来了越来越多的入局选手和新的产品。

  在发布一代产品翻译蛋11个月后,网易有道于9月6日发布有道翻译王Pro 2.0。“翻译王“这个名字是由网易董事局主席丁磊亲自起的,也能听出有道对新款翻译器赋予的商务定位。

  毕竟翻译器最大的使用场景是出国旅游和商务活动,有道也在这方面下了些功夫:加入了离线翻译和拍照翻译功能,适用于旅游场景,尤其是在餐馆点菜看不懂外语菜单的时候;对于商务人士来说,翻译王有语音记事和语音助手两个功能,支持中英语音输入、实时转换成文字。

  离线翻译功能支持中英日韩4种语言的语音互译,在线翻译支持43种语言;拍照翻译功能则支持7种语言离线翻译、21种在线翻译。

  这款翻译器在外观上与市场上目前状似手机的翻译器走了不同的路。有道翻译王采用3.0英寸屏幕,外观呈椭圆形,延续了之前一代翻译蛋的设计,形状像一块鹅卵石,重约100g。

  翻译王售价1688元,比一代翻译蛋的638元高出不少,算是有道的高端线产品。与市场其他支持离线翻译的产品相比,低于科大讯飞晓译翻译机2.0的2999元,略高于搜狗旅行翻译宝的1498元。

  许多消费者的疑惑在于,既然拥有了那么多翻译App,我为什么还要花1000多块钱去单独买个翻译器?网易有道CEO周枫表示,用户买单的不是性能、不是那个数字,永远是体验和价值。性能或许有所谓的“足够”、“过剩”,但是体验和价值从来都不会足够和过剩。

  据周枫介绍,从2017年10月推出有道翻译蛋以来,目前的销量为10万台。据有道的了解,目前在市场上排在第二位,次于科大讯飞。在未来,一代产品翻译蛋将继续生产,以1000元售价为界限,有道的产品将分别覆盖中高端和低端市场。

  在他看来,翻译器市场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如果能把翻译体验做得非常流畅的话,应该是一个百万台级销量的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在发布会现场展示TTS语音合成技术的环节,有道播放了经此技术合成的特朗普的声音。虽然语速有点慢,但音色惟妙惟肖。这不禁让人想起此前采用这种方法让特朗普为自己“站台”的科大讯飞。看来,翻译器市场的“战火”早已从产品上烧到了企业的推广手段上。

  从各种可穿戴设备,到VR、AR,再到AI智能音箱,几乎所有的智能硬件市场都难以避免“烧钱”:一大批企业迅速涌入,其中大多数很快就败下阵来,市场继而迅速衰败。

  周枫对此并不感到担忧,他以手机行业举例,认为中国的企业在这方面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手机市场经历过千元机的热潮,当时所有人都冲进去做,但是企业很快就从里面跳出来了。从去年开始,手机市场上大家拼命在往附加值方面做。“

  他把有道的优势总结为在翻译市场耕耘10年后形成的“认知”。此外,10年来积累的大量App用户的数据,也是其重要的优势。大量的数据是AI自学习、深度学习的必需品。

  从2007年上线有道词典PC版以来,网易有道做了十年的To C业务,现如今也在To B方面进行积极的探索。据周枫介绍,今年华为与OPPO所有手机的操作系统中都将内置有道的翻译和文字、视觉识别等技术。

  以下为网易有道CEO周枫于9月3日接受虎嗅专访实录:

  AI与翻译

  虎嗅:AI在翻译过程中能够做哪些事?

  周枫:翻译机其实就是三步:语音识别、机器翻译和语音合成,这三步全是AI驱动的。

  语音识别它是一个基于AI的流程。以前的传统语音识别准确率很差,最近五年才有了基于神经网络的语音识别,现在的行业水平是可以做到识别率超过人类的。在很嘈杂环境下,让机器听和让人听,机器听写下来的准确率能超过人类。

  目前机器翻译还没有完全能超过人类,未来也是可以达到人类水平的。语音合成相对没有那么关键,因为它的合成好、听感就好,但是合成差一点,结果也是对的。

  虎嗅:“基于神经网络翻译”这一点,各家基本上都是这么说,其中的异同你们有没有探究过,比如他们的底层逻辑和你们的底层逻辑有没有区别?

  周枫:从有道的角度来讲,我们主要业务就是做翻译。2008年有道推出国内第一个机器翻译的引擎,到现在做了10年时间,在翻译方面的积累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在数据方面、算法方面、运营经验方面的积累,我们应该都是最强的。

  虎嗅:和谷歌翻译相比,有道翻译的方式确实会更像中国人说话和表达的方式,这方面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周枫:翻译的基本原理是这样,它有很多标准的文本,英文和中文,这个叫做平行语料。实际翻译的过程是机器通过阅读大量的语料来学习语言的规律,把学习整个完成之后,形成一个翻译的模型。最后翻译结果好不好,一是在于它之前学的这个方法是否科学、是否在用符合语言规律的方法学习。二是在于你给它所有的数据样本是不是流利。

  翻译的流畅程度反映的是背后算法和数据的综合能力,这是一个巨大的系统工程,所以需要时间、经验、大量的工程投入。谷歌要解决是一个N平方问题:这个世界所有语言和其他语言之间的翻译。我最关注的是中文到中国人最常用的语言,花精力更加集中。

  中文市场是我们的主体市场,同时也在做印度和东南亚市场,所以现在关注的还包括英文到东南亚一些语言的翻译。我们发现印度对于这种翻译辞典的需求也很大,国际辞典App在东南亚非常受欢迎,在印度我们一直在教育榜排第一。

  虎嗅:目前还无法做到像“同声传译”那样边说话就能边翻译出来?

  周枫:话只说一半的时候,意思可能很难明白。像这种水流式的翻译(一边说,翻译器一边开始不断地翻译),我们的愿景是在未来两三年的时间范围内,呈现出拥有连续的、准确的、主动式翻译的产品形态。现在还没到,但是很快。

  市场属于谁?

  虎嗅:翻译器这个市场会不会出现“大家快速炒热,又快速‘死’掉一大批”的情况?

  周枫:我觉得中国的企业在这方面的能力在提升。以前肯定有这样的问题,比如很多年前大家做彩电的时候,一个屏就5000块钱,电视机总共卖5500块钱,这种企业不可能生存下去,最后一窝蜂的结果肯定是死掉。

  但最近这两年有变化,手机市场经历过千元机的热潮,所有人都冲进去做,但是企业很快就从里面跳出来了。从去年开始,手机市场上大家拼命在往附加值方面做,有道虽然跟这个不直接相关,但是我们也有参与这样的事,我们给一些手机厂商提供提升体验的技术、做技术授权的事。我们发现企业对这类东西的热情和价值上的认可,在这几年快速地提升。

  虎嗅:现在的手机已经非常地性能过剩,便宜的手机已经能支持你在它上面进行翻译相关的软件开发等等。为什么还要单独做一个硬件,并且定价在1000多元,对于一个人来说,这是一个额外消费,您怎么看?

  周枫:用户买单的不是性能,不是那个数字,用户买单的永远是体验和价值。性能是有所谓的“足够”、“过剩”,但是体验和价值从来都不会足够和过剩。这就是为什么消费电子和互联网这样的行业,能有不断发展和增长的原因。

  你能帮用户节省10秒钟,就是一个巨大的体验和价值上的提升。今年省了10秒,明年可以再省2秒。苹果的AirPods耳机之所以卖得好,就是因为它把无线蓝牙耳机的充电体验、配对体验都做得非常棒。这东西1000多块钱,就算别的耳机有200块钱或者50块钱的,那消费者还是愿意买1000多钱的。如果从性能角度来讲,这个好像很不合理,但是实际情况就是,让消费者买单的是体验和价值。

  虎嗅:目前有很多的企业在做这个,腾讯在去年推出了翻译君,很多互联网巨头都涌入做智能翻译器,你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周枫:最早从1999年算起,我做互联网做了20年时间。我的体会是各家各有专长,都有很多想法、想要尝试很多事情,但是逐渐大家会形成不同的专注领域和划分。资本或者各种资源听起来好像是很重要的优势,但实际操作起来,最大的优势是认知。

  如果一个团队它专注于某件事情做很长时间,做得特别认真,特别喜欢这个事并且已经得到很多用户好的反馈的话,他们往往在认知上比较领先。只要这个团队愿意坚持自己的初心和信念,不断利用这个认知往前开拓的话,时间长了优势就会很明显。

  虎嗅:所以你认为,你们和腾讯在翻译领域谁更有优势?

  周枫:我觉得我们更有优势,因为我们更懂这个东西。我怕的是我们团队去看别人干什么,或者觉得对方很有钱所以很害怕,其实不用害怕,也不用看别人干什么,盯着用户就可以了。因为你已经做这个事情做了10年,你应该相信自己是真的懂这件事情。

  虎嗅:那长时间形成的固有思维会不会成为一种限制?新进入者可能会更快地做些创新,反而做得很久的企业会有历史包袱、陷入固有的思维循环?

  周枫:这是对于有经验团队的挑战。我觉得网易这些方面还是不错的,整个文化非常健康。大家都比较实在,很多时候不会想着靠资源。抓住核心——业务和用户——就能尽早看清新的技术或者产品模式,再投入资源去做,就能做好。

  虎嗅:丁磊有参与到这款产品中来吗?

  周枫:他非常喜欢这个产品的概念,也花了很多时间在这上面,翻译王这个名字是他起的,因为他希望名字体现出更商务的定位。他对屏幕、重量、下载升级速度都提了很多要求和建议,自己也用了挺长时间。

  虎嗅:在翻译器这个市场上,你们把自己划分为第几梯队?怎么划分头部的几家企业?

  周枫:我更愿意看产品,有道的产品比较齐全,体验也不错。从竞争角度的话,我觉得才刚刚开始,现在总量和市场规模都小,能不能把整体市场做大,应该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总体而言,对大家都有利,不是大家在瓜分一个蛋糕。

  虎嗅:你认为这个市场,会有多大?

  周枫:如果能把这个翻译体验做得非常流畅的话,应该是一个百万台级销量的市场。

  过去与未来

  虎嗅:为什么没有做拟人化的语音助手?

  周枫:拟人化是一个很好的办法,我们现在的这个助手以后会不断加强、升级。目前我们也把它放在界面中间这样很关键的位置,确实越来越多用户喜欢用这样的交互方式。

  虎嗅:未来会不会做带翻译功能的智能音箱?

  周枫:音箱不做,最多可以把翻译能力输出给音箱厂商。

  虎嗅:你们在做翻译相关的硬件产品过程中,踩过哪些坑?

  周枫:硬件的坑还是很多的,库存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出现过在拥有非常旺盛需求的时候没有货。我们团队以前是以软件、AI这样的技术和内容为主的团队,硬件方面经验不足,所以导致至少有一个月时间断货,影响其实很大。

  还有比如说我们没有在第一代的时候把离线功能做进去,二代最大的变化是增加离线功能,离线能力是它和手机区别非常大的地方。(做一代的时候)也想过,但是没有下足够的决心。

  虎嗅:很多做硬件的都是烧钱模式,有道目前做这个是亏损的还是盈利的?

  周枫:我们的一代是赚钱的。

  虎嗅:按照你们的计划,在未来翻译器还可以实现什么?

  周枫:就刚才我说那个愿景,达到连续的、准确的、主动式的翻译。翻译产品最大的价值在于把全世界的人聚拢起来,把大家距离拉近。

2
+1
4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有道 周枫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