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成功经验 > 他们炮制了小米上市神话,结局却迥然不同

他们炮制了小米上市神话,结局却迥然不同

生意场 2018-05-07 10:52:40 来源:AI星球

  5月2日,小米终于提交招股书,正式申请香港上市。根据招股书披露的内容来看,小米联合创始人及投资机构的持股比例分别为:

  小米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雷军持股31.41%;

  联合创始人、总裁林斌持股13.33%;

  联合创始人、品牌战略官黎万强持股3.24%;

  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洪锋持股3.22%;

  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刘德1.55%;

  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川持股1.11%。

  联合创始人、原战略副总裁黄江吉持股3.24%(离职);

  联合创始人、原首席科学家周光平持1.43%(离职);

  此外,小米多轮投资方晨兴资本持股17.19%;顺为资本CEO许达来持股2.93%;其他投资者共计持股21.34%。

  4月27日,雷军透过内部邮件称,8个联合创始人中的两位周光平、黄江吉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职务。并宣布小米CFO周受资任命为公司高级副总裁,期待周受资接下来在财务、投资、HR等方面发挥的更大作用。

  人事变动是大公司的正常动态,但临上市前夕的变动和去留,则让外界看到了小米从低潮到复兴的调整。

  小米IPO,大佬们有人欢喜有人忧,拥有雄厚资源的初始投资者们在小米不同成长阶段给予了强大的支持和背书,最终也将获得丰厚回报;而因各种原因与小米“擦肩而过”的投资人和创业者扼腕不已。

  据相关人士分析认为,保荐人、投行、潜在投资人普遍接受当前的估值至少在700亿美元,IPO之后短期内小米市值超过1000亿美元把握很大。

  受益最大的无疑是小米当家人雷军,假如以700亿美元计算,雷军31.4124%的持股,对应至少219.89亿美元的身价;如果小米市值超过1000亿美元,雷军的身价至少有314.12亿美元。而小米其余联合创始人个将会获得数十亿乃至百亿人民币的身价。

  根据招股书显示的内容来看,截止2018年3月31日,小米总计员工14513人,其中,5500多名小米员工将拥有公司期权鼓励。难怪网友戏称,没有对象的朋友,是时候可以考虑小米员工了。

  上市前夕离职,两位联创出局小米

  小米的创始团队原有七人,雷军、林斌、黎万强、周光平、黎万强、刘德、黄江吉、洪锋和王川。其中,王川在小米2012年收购多看科技后加入进来,成为其第八位联合创始人。后来,这八人也被外界冠以了江湖气十足的头衔“小米八大金刚”。

  优质的团队是公司的命脉,乔布斯也说,“我过去常常认为一位出色的人才能顶两个平庸的员工,现在我认为能顶50个,我大约把四分之一的时间用于招聘人才”。雷军深谙此道。

  小米成立第一年,他将绝大多数时间花来找人、搭团队。考虑到初始团队都来自互联网,不懂硬件也缺少相关的资源和人脉,雷军迫切需要一位经验丰富的硬件人才打开局面。

  据周光平后来回忆,他和雷军谈了15分钟就下决定出来一起“闹革命”。而此前,周光平在手机行业就已经小有光环——在手机硬件领域20年的工作中,曾担任美国摩托罗拉手机总部核心设计组核心专家、摩托罗拉北京研发中心总工程师及高级总监、戴尔星耀无线产品开发副总裁。

  用黎万强的话,周光平的加盟,“硬件团队的组建可谓在黑暗中撕开了一个口子,有光进来了,大家看到了希望”。

  这束希望之光则在15年、16年逐渐暗淡。2015年~2016年,小米手机整体出货量开始下滑。其中,2016年,小米智能手机全年出货量同比下跌36%,市场份额也从2015年的15.1%下跌到8.9%。期间,小米供应链被不断诟病。

  2015年,由周光平、郭俊带领的供应链团队先是因怠慢日本供应商引发对方怨气。2016年,小米5发布前,小米供应链团队在与三星半导体中国区高层发生强烈争执,之后,三星AMOLED屏幕停止向小米供货——小米供应链在很长一段时间余粮不足。

  它导致原本2015年发布的小米5拖到2016年2月才发布,也使得2015年8000万的既定手机销售目标最终只实现了7000万+。

  被雷军给予了厚望的红米Note3也没有达到预期效果。直到2015年下,周光平带领的团队才推出指纹识别功能,并将这款手机打造成小米首款全金属机身。同年11月的发布会上,雷军破天荒打感情牌,诉说小米的不易,甚至一度哽咽,向台下的米粉鞠躬感谢。

  但一切依然未能挽回红米Note3的用户口碑和产能危机。雷军曾为这款手机想了一句充满情怀的广告词:“我所有的向往”。但他的向往远却远未实现。

  “2016年旗舰机再搞不好,我就弄你去闭关了”,16年年初,小米年会的VIP室里,雷军毫不客气地对周光平说。小米5发布后,供应链危机依然存在。

  同年5月,雷军口头的“闭关”成了小米内部邮件上的白纸黑字:“感谢周光平过去在小米手机研发和供应链管理上做出的贡献,手机技术方向迫切需要做大量前瞻性研究,以进一步提升小米科技的技术实力,希望周光平在首席科学家的岗位上不断创新突破”。7月,雷军亲自接管供应链,并亲自到访三星总部请求屏幕供应。

  6年前,雷军对媒体说,“没有周光平,没有刘德,小米是绝对不敢做手机的”;黎万强说,“有光进来了,大家看到了希望”。

  但曾是雷军最看重的硬件团队“第一块版图”,如今却成为了小米最早出局的联合创始人之一。

  就在调任周光平为小米首席科学家前夕,2016年1月15日,雷军在小米公司年会上宣布组建“小米探索实验室”,致力于前沿科技的探索,初期重点投入虚拟现实(VR)和智能机器人,由小米路由器总经理唐沐和小米联合创始人黄江吉负责。

  很快,VR在资本市场经历一波热捧后迅速降温,冰冷的数字也让小米探索实验室看到了残酷的现实。而后8月,小米玩具版VR眼镜和10月份正式版VR眼镜的发布均没有成为发布会的主角,之后,整个VR项目也鲜少被小米在公开活动中被谈及。

  终于,2017年11月24日,雷军通过内部信的方式宣布组织构架调整:

  原负责小米网的总裁林斌转而兼任小米手机部总经理,直接向雷军汇报;原负责小米市场和小米影业的黎万强改任为品牌战略官,同时出任顺为资本投资合伙人,强化小米和顺为在投资领域的协同。此外,本次调整最值得关注的一点是,洪锋、刘德、王川和祁燕升任公司高级副总裁。

  从这封内部信中可以看出,小米8位创始人,除周光平,唯一没有晋升高级副总裁的联创只有黄江吉。

  同年8月,雷军下发内部邮件称,黄江吉改任战略副总裁,协助雷军规划公司未来三年到五年发展战略。当时的邮件原文如下:

  小米发展到今天的规模,中长期发展战略变得越来越重要。联合创始人黄江吉改任公司战略副总裁,协助我规划公司未来三到五年发展战略。黄江吉原来负责部门直接向我汇报。

  本次调整中,雷军并没有提到感谢黄江吉过去为小米作出的贡献。

  此后,黄江吉逐渐淡出与小米的相关画面。2017年11月5日,小米之家深圳旗舰店开业不见他的身影,一度活跃的个人微博也逐渐停止更新。

  时间倒回七年前,2010年4月,雷军花了四个小时说服黄江吉加入小米,此前,他在微软工作了十三年,曾担任微软中国工程院开发总监。

  黄江吉曾负责被雷军给予厚望的米聊。尽管微信此时已开始席卷整个中国互联网,但黄江吉依然决定展开差异化竞争,将“发烧友聚集地”做到极致。令人遗憾的是,2014年后,雷军在公开场合再没提及这款产品。

  此后,黄江吉带领的团队负责小米云服务和小米路由器,但由于产品定位出现偏差,成本太高且不够轻便,最终与市场需求相去甚远,难以达到“期待中的成功”。最后,路由器部门被尴尬地纳入了小米生态链部门。

  但当时,雷军并未因此放弃对黄江吉的器重,逢人便介绍,“KK(黄江吉)在小米负责米聊,云服务和路由器,是一个干活很疯的香港帅哥”。七年后,雷军在内部邮件中称,黄江吉因个人原因“选择新的生活方式,决定辞去在公司担任的职务”。

  七年时间,小米开荒扩土,变化飞速,黄江吉的地位同样如此。

  估值一路飙升吓跑蔡文胜

  除了小米八位联合创始人,小米数论的投资方也受益颇丰。

  从企查查的公开信息来看,

  2010年4月,雷军及团队、晨兴创投、启明创投投资创立小米;

  2010年底又完成一轮新的融资,投资方多了IDG,公司估值2.5亿美元,全年累计融资4100万美元;

  2011年12月,小米获9000万美元融资,估值10亿美元;

  2012年6月底,小米宣布融资2.16亿美元,估值40亿美元;

  2013年8月,小米新一轮融资估值100亿美元。

  当中,并未出现雷军曾经在公开场合提到的,陈彤也是小米的早期投资人。

  2014年11月,原新浪执行副总裁、新浪网总编辑陈彤加盟小米,并负责小米内容投资和内容运营业务。雷军对他寄予的厚望是,“要在半年内让小米盒子和小米电视的内容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都不擅长内容,因此找了最擅长内容的陈彤”。

  利用自己的媒体关系和业界资源,陈彤带着雷军给的10亿美金先后入股优酷、土豆、爱奇艺、华策,带领小米电视完成了从视频网站到影视剧制作公司资本注入,建立起小米电视的护城河——视频网站大联盟。

  但无论如何,对于当下的小米而言,销售出去更多的硬件产品才是其所有布局的最终要义——陈彤所负责的视频内容也是为此服务。

  2015~2016年间,小米正从刮骨疗伤中回潮,需要在硬件上重点发力,而内容则是需要放长线投入的事情。此外,在小米,陈彤的地位受制于王川,没有大权在握的恣意。2016年11月,陈彤在小米的阶段性任务达成后,加入一点资讯。

  虽然不再小米担当任何职务,但作为小米早期投资人,陈彤也依然是赢家之一。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内容,小米多轮投资方晨兴资本持股17.19%,此外,刘芹个人也参与了小米早期的投资。

  决定做小米前,雷军跟刘芹通了12个小时的电话,从晚上9点到早上9点。“当时这个行业里,山寨机都能卖那么好,那么我觉得,我们是发现了一次巨大的变革机遇。它可能是产业机遇,可能是几十年一次”,在刘芹当时看来,“这事做成了,肯定是百亿级别的”。

  招股书中,雷军称,“小米不是单纯的硬件公司,而是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

  这也正是刘芹当初在小米身上看到的特质,“我们看到的机会是,移动互联网是以硬件,软件,操作系统和生态系统整体出现,我不太同意小米不是互联网公司。第一,大家对互联网公司的看法有些过时,其次,谁能带来好的用户体验就是好的产品……小米是比较早的意识到了这种新的机会,利用安卓这个开源的环境,第一个敢于用生态系统的方法,一上来就是操作系统,硬件公司的思路不会先做操作系统”。

  和刘芹一样,童士豪也在早期就相中了小米,作为当时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他带领基金在2010年和2011年对小米进行了千万美金的两轮融资,同时,个人也入股小米。

  值得注意的是,当年和雷军共同创立顺为资本的许达来不仅在小米集团担任非执行董事,也通过自己的全资公司和顺为基金合计持有小米2.93%的股份。

  当中,IDG属于早期投资者中持股最少的,仅占不到2%的股份。但从最终收益来看,也是一份不错的回报。

  2011年后,小米开始进行战略性融资,本身的融资水平也在加强,并开始吸引高通、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GIC、俄罗斯投资公司DST等跨国基金的关注。其中,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GIC、俄罗斯投资公司DST还是小米后期多轮融资中的老面孔。

  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在2005年创立了全球投资基金DST Global。至今,他最为外人熟知的投资案例是在2009年投资了年仅25岁的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2亿美元的下注最终为他获得了40亿美元的回报。

  2011年,米尔纳将总部从莫斯科迁至香港。但当米尔纳找到雷军时,小米的B轮融资正要结束,最终,米尔纳坚持个人投资小米。

  雷军在招股书公开信中谈到,小米建立的全球化商业生态有着极具想象力的远大前景,小米“要让全球每个人都能享受科技带来的美好生活,要实现这一目标,1家小米远远不够,需要100家甚至更多的‘小米’,一起建立丰富而繁荣的新商业生态”。

  新加坡是其进军国际市场的第一站。2014年,新加坡成为小米的首个试点市场。而后不久,小米获得了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GIC的融资,其并占股1.12%。

  也是在这一年,小米的估值已经高达450亿美元。这一成绩对于曾经每一个“擦肩而过”的投资人都是笔不小的损失。

  2015年11月,GreylockPartners合伙人、LinkedIn联合创始人雷德·霍夫曼(Reid Hoffman)就坦言,对于当初未投资中国互联网公司小米,感到“很遗憾”,“雷军当初联系过我,想得到我的投资,但我没有答应”。

  错失机遇的还有蔡文胜,日前,他就在公开场合透露,“当时我是有机会去投资到他的,因为小米的融资非常快,而且一开始规模就很大,超过了天使投资的范畴,所以当时,虽然觉得小米会成功,但自己却没有主动去投资”。

  从小米过往的融资金额来看,几乎每一轮融资完成后,其身价都会涨三倍,高估值的确“吓跑了”不少投资人。但从投资来看,不追贵的项目就永远不会有全胜的机会。2014年,前摩根士丹利明星分析师季卫东管理的科技投资基金All-Stars Investment就领投了小米E轮融资。

  事实上,季卫东早在2013年5月就与雷军结缘,当时,他被任命为欢聚时代(YY)的独立董事兼审计委员会成员,而雷军则是YY的董事长兼董事。

  与此同时,云峰基金、厚朴基金也出现在小米E轮的投资方名单里。

  云峰基金由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和聚众传媒创始人虞峰在2010年1月共同创立。不久,一票大咖加入了云锋基金的LP阵营,仅其发起人就是包括腾讯控股马化腾、巨人网络史玉柱、银泰投资沈国军、分众传媒江南春、华谊兄弟王忠军、新希望集团刘永好、新奥集团王玉锁、迈瑞医疗徐航、易居中国周忻、七匹狼周少雄、中国动向陈义红、五星电器汪建国、九阳股份王旭宁等人。

  厚朴基金由高盛高华证券董事长方风雷、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中国及香港业务原主席何潮辉,以及高盛亚洲投资银行部原联席主管王忠信2007年共同创立。当年,其首期募资就超过百亿元,其后,为数不多的投资案例也几乎都是大手笔。蒙牛乳业、雨润食品、建设银行、中资银行等都是旗下的投资案例。在投资小米前,厚朴投资鲜少相中TMT领域的项目。

  此外,印度市场对小米来说也是一块肥沃的土地。2016年,小米市场份额从2015年的15.1%跌至8.9%。但2017年小米业绩开始大涨,其中印度功不可没。

  小米招股书显示,下一阶段,印度市场的目标有两个:一是进一步提升手机销售量,二是增加既有用户的互联网服务收入。

  而早在2015年4月,小米就电子邮件声明称,塔塔有限公司(Tata Sons)首席执行官拉丹?塔塔(Ratan?Tata)向小米集团做出一笔投资,虽没有透露具体投资金额。但对于这笔投资,雷军认为,“这是到目前为止,对于我们印度战略的一个肯定”。

  小米此次在香港上市意义重大,因为就在几天前,港交所正式做出25年来最大变革:允许同股不同权结构公司赴港上市。小米有望成为港交所“同股不同权”第一股。

  据招股书披露,在股权结构上,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雷军持股比例为31.41%,如计入总股本ESOP员工持股计划的期权池,则雷军的持股比例为28%。但是通过双重股权架构,雷军的表决权比例超过50%。

  总的来说,同股不同权的目的是让管理权把握住公司的控制权,除了这次的小米,典型的如阿里巴巴也是采用的这种股权结构。早前阿里巴巴也曾希望在香港IPO,但由于当时“同股不同权”未放行使得港交所错过了阿里巴巴。

1
+1
7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小米 上市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