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互联网+
生意场 > 创业学院/创业指导 > 松禾远望基金程浩:从赛道、投资逻辑到打法 转型投资人两年来我的成长总结

松禾远望基金程浩:从赛道、投资逻辑到打法 转型投资人两年来我的成长总结

生意场 2018-01-30 13:52:20 来源:捕手志

  2016年初程浩离开迅雷成立松禾远望基金,像他这样全职做投资的成功企业家在国内并不常见。两年的时间,他对投资人这个新身份适应如何?曾经成功的创业经历让他具备优势,但也同时面临许多挑战,比如他一直强调要顺势而为,可风口常新,他如何把握住属于自己的机会?如何判断企业的价值?作为一支年轻的基金,又如何找到自己的赛道和打法?......

  好在,这两年程浩对于上述问题也有了一番深度思考。前不久,捕手志和程浩聊了聊这两年来的感悟与心得,没有什么虚头巴脑的大道理,朴素而真诚。希望你读后能有所收获。

  一投资逻辑

  捕手志周莹:您专职做投资已经两年,和创业时有哪些相同或不同之处?

  程浩:投资和创业最重要的都是聚焦,然后在找人、找钱、找方向这三点上也是一样的。

  不同在于作为投资人我是副驾驶,而不是开车的那个人了。早期投资的项目不可能最后都跑出来,有的项目发展比较慢,如果是我创业当CEO,遇到这种情况肯定要天天踹负责人的屁股,但现在身份变了,自己也不能总是天天去骚扰创业者。

  所以有时候就要稍微控制一下自己,帮忙看看地图没问题,一块交流也没问题,但真到了一个路口,该直行还是左拐,那是司机的问题,我只会给建议。这样来看,角色不同有时会觉得有点使不上劲来,同做企业不一样,该放就得放,得包容创业者犯错。

  捕手志周莹:您现在的聚焦点在哪里?

  程浩:我们聚焦在人工智能,重点关注人工智能+车、+机器人、+企业服务和+金融科技这四个方向,但不代表别的人工智能子领域就不看了。其实我们看的企业服务大多数还是和大数据相关的,比如精细化运营、大数据反欺诈等。

  捕手志周莹:具体判断项目的标准是什么?

  程浩:越是早期的,看人的比例越高,越是后期的,看事的比例越高。就像腾讯投资刘强东,不需要再看刘强东怎么样,他已经交出了京东这份成绩单。我们看项目基本就五个问题:

  第一是不是刚需;第二市场空间大不大,这决定了天花板有多高;第三商业模式是什么;第四为什么是你做,而不是别人做;第五就是护城河在哪里。就这五个问题,能答好的人少之又少。

  捕手志周莹:未来人工智能领域创业的瓶颈是不是来自于人才?

  程浩:不用未来,现在就是,任何创新的瓶颈都是人才。我觉得短期内人工智能对技术的依赖度很高,因为技术壁垒是比较明确的,你如果不懂技术,产品连最基础的可用性都达不到。

  长期来看,在人工智能领域,产品经理和懂行业的人优势会更大一些,因为算法壁垒和技术门槛会越来越低,大家就要比谁的方案更合适。但是这仍然取决于行业到底是关键性应用(Mission-Critical)还是非关键性应用(Non-Mission-Critical)。

  捕手志周莹:关键性应用和非关键性应用对创业者的要求有什么不同?

  程浩:首先,关键性应用就是一丁点儿错都不能犯的人工智能领域,要追求99.9……%后的多个9,做不到就没法商业化,比如无人车、手术机器人等等。所以这类应用必须是科学家领衔,而且必须是大牛,因为这些关键应用的特点就是离钱远、研发周期很长,需要依赖持续融资,没有好背景根本融不到资。

  非关键应用就比如人脸识别的门禁,它要求综合素质较强的创业者,这类应用不追求99.9%后面有多少个9,而是考验创业者的产品化能力、工程化能力、成本控制能力、供应链能力,以及营销能力。

  这里要注意,工程师们的思维是技术含量越高成就感越高,但其实技术是为产品服务的,如果你不能解决需求、提高体验,那技术再先进也是没意义的。有很多时候,也许就是用最土的技术反而效果会更好。就像我们当年做迅雷看看,一味追求通过P2P技术手段降低带宽,其实带来很多问题,反而像优酷那种直接用网页+Flash的简单粗暴最好。

  当然最重要还是看人和事是否匹配,也就是CEO的核心竞争力必须和所做的事情Match,不Match就错了。就像你找一个科学家去做共享单车,这就不对,因为单车是一个强运营驱动的事。

  捕手志周莹:所以看人工智能领域的项目要先去判断它是关键性应用还是非关键性应用?

  程浩:对,首先看这个,然后再看团队和这件事是否Match。

  捕手志周莹:未来什么岗位容易被机器替代掉?

  程浩:被替代和职业的高低贵贱没有关系,主要取决于两点:第一,输入是否有边界;第二,输出是否标准化。比如高频交易的基金经理,他的输入是股票的买卖,输出是今年赚了10%还是20%,很容易形成机器学习的闭环,因此就容易被替代。

  但像幼儿园、小学老师就很难被机器人取代,因为它的输入没有边界,除了语文、数学,还有各种社会规范、道德伦理。输出也没法标准化,学业只是很小的一部分,还要培养大家的个性、领导能力、团队精神等等。

  说到底机器得比我人做得好,比如自动驾驶代替司机,假设人的出错概率是万分之一,机器要做到百万分之一才行。

  捕手志周莹:您其实也投了自动驾驶的项目Roadstar.ai,它现在发展的情况如何?

  程浩:目前他们团队在稳步推进工作,自动驾驶原型车在去年10月就已上路测试了。但我想说一点,对于自动驾驶这类关键性应用,商业化一定不能急。

  因为长远看自动驾驶是万亿级别的产业,而且能做的人很少,优秀的团队细数起来不超过一只手。目前大家离商业化都很远,但现在很多创业者对时间不够尊重,一个比一个激进,我本来计划三年量产,一听你明年就要量产了,再怎么样我后年也要量产。这样的心态是不适合做关键性应用类项目的,但这是这个领域的普遍现象,可能是为了迎合投资人的需求吧。

  捕手志周莹:如果这个市场未来必有一仗,打赢的要素是什么?

  程浩:仗肯定要打,但先说赛道,其实自动驾驶这个赛道挺大的,核心要看三个参数。

  第一个环境是封闭还是非封闭;第二个路线是否固定;第三个速度是中高速、中低速,还是高中低速都有,或者哪一种为主,这就决定了事情的复杂度。

  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矿车在封闭路段,工作地点是圈起来的,别的车辆和人员都进不去。然后固定路线,从一头挖完运到另一头,都是中低速,这些一定是最先落地的,包括矿区、港口;而乘用车则首先是非封闭路段,又是非固定路线,路上有人、有自行车,其次高中低速都有,这一定是最复杂的。

  上面这两者中间还有一个物流货运,特别是干线物流,它是半封闭路线,有汽车但没有自行车和人,车辆在固定路线行驶,这对制作地图来讲简单很多。

  最后它是中高速,所以它在中间难度。其他的类似园区的通勤车、大马路上的清洁车都可以直接拿这三个参数套就对了。所以必须要定位在同一个市场才能叫真正的竞争者,你做矿区,我做乘用车,那就不是竞争对手。

  二赛道与打法

  捕手志周莹:您目前最看好的三个赛道是什么?

  程浩:第一是人工智能。过去20年互联网解决了连接和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但很多行业的问题其实是供需关系不平衡,需要提高生产力和行业效率,人工智能就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些问题。

  第二是企业服务。现在流量红利枯竭,企业需要提高自身竞争力就要做内功、提升管理效率,这就成了企业服务发展的基础。

  第三是线上线下融合。很多行业线下获客成本已经低于线上,把线上线下打通,可以提高运营效率,新零售属于最典型的。

  这三个是互联网下半场我认为最重要的趋势。

  捕手志周莹:我们看到您也在关注Amazon Go。

  程浩:对,像Amazon Go这种和人工智能强相关的项目,我们会关注多一些。

  Amazon Go客观来讲是新零售的一个子类。但我认为这种拿来即走模式的核心目的并不是无人,而是通过技术提升用户体验。长期来讲,拿来即走属于线下的基础设施,就像移动支付和信用卡一样。国内阿里和京东一定也会去做,但不代表创业公司就没机会了。

  捕手志周莹:从投资案例来看,松禾远望投了许多天使轮项目。

  程浩:虽然我们投了很多天使轮,但还是偏A轮的打法,而且未来A轮的比例也会越来越高。我们要聚焦赛道,看一个项目的时候,要能把整个赛道都研究一遍,对该项目的竞争对手要有一定的了解,然后选择最好的项目,这是A轮的打法,所以我们单笔投资也会相对大一点。

  捕手志周莹:您说过每个赛道要看100个项目才能投,您觉得自己是谨慎型的投资人吗?

  程浩:首先,谨慎和我们比较偏A轮的打法有关系。其次,就像打德州扑克,第一次玩肯定不会一上来就打100/200的,第一期基金还是要保证一定的回报率;当然谨慎还和口袋深不深有关,我们现在的口袋还不是很深,子弹有限,所以希望每一枪都能打准,这也促使我们花更多精力去做研究,比别人更勤快。

  以后我们的心态也会慢慢放平。从投资的角度来讲,我必须要有准备接受一些项目可能跑不出来的结果,如果不坦然接受,说明对风险承受能力不够,也意味着你很难投出一个伟大的企业,毕竟很多伟大的企业在早期都是非常有争议的。

  捕手志周莹:您对松禾远望更长远的规划是什么?

  程浩:现在一定是先突出优势,优先主打长板,再补短板。我们的长板就是我们对行业的理解、对行业资源的积累、以及我们的创业经历可以给创业者带来很大的帮助。但很多大基金有专职的投后,做得非常细,这点我们暂时还不能面面俱到。长期来讲,我们会慢慢从基金的角度把短板补齐。在接下来的一两支基金里,我们会用实力证明,我们是投人工智能最专业的基金。

  三价值投资

  捕手志周莹:我们知道您一直都很强调做投资要顺大势。

  程浩:对,做任何事情都要在大势之上,这样可以事半功倍,反之则事倍功半。

  从投资角度来讲,要找那种能批量出独角兽的赛道,这是投资最核心的事情。只要赛道对了,运气别太差就没问题。红杉就在PC互联网时代赌对了电商这个批量出独角兽的赛道,2011年后又投了很多APP,所以回报肯定高。

  捕手志周莹:趋势投资和价值投资会不会有些矛盾?

  程浩:我认为只有顺势才能投出价值。当然有人会认为这是机会主义,无所谓。

  捕手志周莹:这可能会变成不断地追逐风口?

  程浩:所以要判断这个机会是不是你的机会。如果不是,硬抢来做就没有价值。这个道理创业适用,投资也适用。所以现在很多的热门领域我们根本不看,例如文化娱乐、医疗健康等等,我们还是希望保持专注。

  捕手志周莹:您怎么理解价值?

  程浩:大幅提高效率、大幅降低成本、大幅提高用户体验,三个必须碰到一个才叫价值,每个提高10%、20%这不叫价值,这只是为市场领跑者打工,要有革命性的技术创新才行。

  迅雷做了什么?把下载速度提高了5到10倍。QQ为什么有价值?因为以前通过送信、邮件都太慢了,而QQ做到了即时通信。百度也一样,大幅提高了我们获取信息的效率。

  捕手志周莹:以投资作为支点,您有什么想要撬动的?

  程浩:我觉得无论投资也好,创业也好,必须得带来社会价值,赚钱是附带而来的事。如果只是为了赚钱,其实投资一级市场不是一个好活,特别是早期投资,周期太长,赚钱效率太低。二级市场,或者炒代币赚钱又多又快,总有更容易赚钱的方法,但价值投资必须为社会创造价值。

  捕手志周莹:做到价值投资,最难的是什么?

  程浩:最难的就是抵御诱惑,第一是抵制赚快钱的诱惑,第二是能不能真的保持专注。哪天你听说一个兄弟基金投了一个很牛的项目,但不是你的领域,你要不要看一看?这样的例子很多,特别是一些To C的项目,离用户近,对基金品牌也有帮助,所以我们总面临着精力被分散的诱惑,保持专注其实挺难的。我们也因为聚焦失去了很多好的机会,但换来的好处是在一个领域里研究得足够深。

  另一个方面,要赚自己擅长的钱。我投资的前提就是一定要看懂。如果一个领域我都不懂就投了,投后也很难帮到任何忙,这样我自己也不舒服,这种钱可能就不属于我,那就别赚了。

  简单讲就是要能抵制住诱惑,保持聚焦,赚自己擅长的钱,这也是真正好的投资人所具备的共性。

  捕手志周莹:您觉得自己已经完成了从创业者到投资人的切换吗?

  程浩:我觉得我还在路上。我从27岁开始创业,从40岁开始做投资,我是一个很有长性的人。以我的精力,我觉得至少可以做几十年,我希望能有一个很稳的表现。

1
+1
1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程浩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