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创业学院/创业防骗 > 创业时被朋友坑是种什么体验?我们找人聊了聊

创业时被朋友坑是种什么体验?我们找人聊了聊

生意场 2017-11-20 14:01:48 来源:寻找中国创客

  真朋友解决问题,假朋友制造问题。无法回避的是,人生如逆旅,有得即有失,在这个万物守恒的世界,我们有多少可敬可爱的真朋友,就可能遭遇同样多的假朋友。

  这一期的小酒馆,我们跟11位创业者聊了聊他们这些年遇到的假朋友。因为他们,创业者们有的丢了公司,有的失去团队,有的在婚礼前闹翻,还有的对簿公堂……

  ✎弘道运动医学诊所:

  我把美国“精英”当朋友,却被挖走团队、拿走商业机密

  弘道运动医学诊所:我把美国“精英”当朋友,却被挖走团队、拿走商业机密

  那个人叫John,是一个快八十岁的美国老头。去年五月经人介绍到我们诊所参观。John自称华尔街医疗投资的教父级巨头,他说自己热爱中国,想把自己在康复医学领域的投资经验带到中国。

  来北京两年多,John过得并不顺利,他表示要开一间诊所,托我帮他去看看他选中的地方。地方很差,当时我很心疼他,感觉他在中国费这么大周折不容易,打心里把他当成了朋友。

  我告诉他那个选址不合适,帮他重新参谋了一个,同时帮他面试了新诊所的总经理,也向他们传授了我办弘道的经验,并介绍了一些行业资源。当时他表示想收购弘道、展开尽调时,我毫无防备地向他全面开放资料。

  John给我看的收购协议上显示付款时间要滞后几个月,协议还没有签,他们就频繁带了多家投资公司的人到弘道参观,跟别人说诊所是他们公司的。

  后来我才知道,John打着空手套白狼的主意计划先跟我们签订协议,付款滞后,等拿到了投资公司的钱以后再付收购款。

  让我们更没想到的是,今年8、9月,弘道的一位核心治疗师和他手下的小团队相继离职。后来我才发现,John借着尽调与我的帮忙,拿到了弘道的核心资料,挖走了我们的团队,带走了部分客户资料,在上海要开新的诊所了。行业里流传着一份他们在寻求融资的BP,奉劝大家要谨慎。

  弘道虽然犯了一次傻,但好在没有酿成大祸,我只希望真心爱护我们这个行业的人,大家能一起营造一个健康、积极的医疗行业,抵制这种拿着花式PPT到处忽悠的行业破坏者。(记者唐亚华)

  ✎许明|某餐饮创业者:

  婚礼前一天,合伙人闹到我家分股权

  许多年前,我从南方跑到山东,我的合伙人从北京回到山东,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用兴起的“互联网思维”打造一系列爆红美食。我们分工明确,我负责营销,合伙人负责美食制作。

  创业一年以后,我们的路子开始出现分歧。尽管观念不一样了,我总想着能撑过去,只要不影响公司发展就好。

  可是到了最后矛盾发展到不可调和的地步。有一天我出去合作,傍晚回公司发现公司的办公设备少了一些,我找来员工,员工告诉我是我的合伙人变卖了公司资产。

  没办法,我找到合伙人想问个明白,他直接告诉我要分财产。当时公司正处在发展期,我们最后协商我自己把公司买过来,分期付给他资金。

  尽管问题当时化解了。可是后来事态更严重,我的婚期即将到来,这位合伙人眼看生意越来越好,要加价,而且还找人到公司堵门,甚至威胁员工。

  就在我婚礼的前一天,他还带着人来到我家门前,甚至我父母出面都不行。

  无奈之下,我只能顾及家里,重新协商再定合同。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件事让我触动最大,创业者选个合适的合伙人太重要。(记者刘景丰)

  ✎乔杜|梅草风品牌创始人:

  言行不一的“假”朋友坑我太深

  在我的观念里,朋友没有真假,只有是否“臭味相投”。如果非要用“真”“假”定标准,我觉得言行不一的朋友,就是假朋友。

  我和我的假朋友是2011年在杭州参加网商大会时认识的,我们的项目需要更专业的设计师,而她的公司是专门为淘宝提供设计服务的,我们一拍即合。

  2013年我创业做休闲零食,由于短时间内招不到优秀的视觉设计师,我决定把整个电商方面的视觉设计服务外包给她的团队。她当时承诺得很好,表示会配备最好的设计师、最好的策划人员,确保页面设计的质量。

  但最后,页面设计得很差,浪费资源不说,还耽误了时间。这件事让我很被动,直接导致我们整个项目上线的时间拖延了二十天,错过了双十一,对项目造成了很大伤害。

  因为信任,我对她有很高的期望值,结果她最后坑了我,朋友自然也做不成了。

  有“假”朋友的存在,才能衬托出真朋友。其实,做别人的“假”朋友也是一个煎熬的角色,与其煎熬,不如放飞自我,多些真诚、少些世故。

  我推荐所有的朋友都学习王阳明的“知行合一”,不要认为说些言不由衷的话无伤大雅,甚至当成一种高情商的表现,其实这一行为危害很大。(记者闫妍)

  ✎某匿名创始人:

  付了钱没留证据被朋友起诉

  创业就是一群人在一起折腾事。人一多,就有是非。真朋友解决问题,假朋友制造问题。在我看来,人的问题,是创业过程中特别重要的一个课题,有很多坑。

  我创业早期,人事关系比较简单,合同,财务等都不规范,很多时候就是一句话,基于信任,说干就干了。我创业的第一个项目最终以失败告终,清算的时候,两个核心员工找到我,一个是主动离职,一个希望给一些补偿,最后双方谈定了一个彼此都认可的方案,也没走什么流程,直接微信支付补偿金,算是好聚好散了。我以为事情到此为止了。

  几个月之后,这两个员工跑到仲裁机构,对我提起诉讼,希望对之前的所有费用,包括加班费,以及其他一些可以提供申请补偿金仲裁的事项,做更多经济上的要求。

  作为企业,当时没有留下应有的文件证明,给对方留下了钻空子的机会,把自己置于被动的地步,对我非常不利。虽然钱没多少,但在感情上,我第一次尝到了“背叛”的滋味。

  其实人性是一样的,永远不要给人考验人性的机会。一个创始人应该创立好的机制,走正规流程,避免潜在风险,让不同的人可以在一个平台上融洽共事,不生矛盾。在这一点上,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记者唐亚华)

  ✎某天使投资人:

  首次募集资金就在“老朋友”那里吃了闭门羹

  多年以前,我刚脱去高校教职,准备成立一支基金转行做投资人。以前都是在理论层面,虽然谈起投资来总能头头是道,许多老朋友也是很支持,但是真正落到钱上,反应还是差别很大。

  第一次募集资金,我没打算做太大规模,总规模定在1000万元,个人起步资金为100万元。当时有几个平时很好的老朋友,本来说好了要支持我,但好吃好喝完了,提到募资做投资,他们却开始以各种理由推脱——手中没有闲钱、已经投资了别人、不太熟悉这个领域,来来回回几次,只得作罢。

  老朋友也不一定全部都是相信你、支持你的人,反而有些新的朋友,却能在关键时候给你支持。

  最终的结局是,4个月后,那支基金募集的规模超过4000万元,其中大部分是一些新的朋友们在支持。(记者刘景丰)

  ✎匿名投资人:

  一个不守承诺的朋友,居然在朋友圈里说要为朋友两肋插刀

  16年初,网剧、大电影正火时。我经朋友介绍,认识一位网剧制作人。见面前,我很犹豫,一直劝朋友想清楚,创业赚了点钱,见人一面就投资,这事不靠谱。见面后,有了改观,第一印象很好,老实憨厚,非常热情。

  他手里有两部电影,一部是轻喜剧。我是开心麻花的忠实粉丝,对他所说的轻喜剧很感兴趣。

  制作人给我们讲了他发行过的片子,虽然不是爆款,但是效果还不错。我们还去过片场。制片人承诺16年年初投入,16年底就能分红,还是三倍承诺。

  就这样,我从一个参谋,劝别人别被忽悠的人,变成了被忽悠上岸的人,投了5万。之后同样的套路,我又在另一部科幻片上投了10万,朋友总共投了50万。

  开始时,他异常热情,听说我家发生变故,主动找我要塞点钱。但是一提到电影,就用各种理由搪塞我,剪辑有问题,送审有问题,发行商有问题。两年过去了,都快17年年底了,承诺好的电影连影子都没有。

  前一阵,这位制片人在朋友圈分享了一篇鸡汤文,转发语是“要为客户、朋友两肋插刀”。我在朋友圈回复,先把承诺的大电影上了,附上一个微笑表情。没想到他真的回复了:大哥,你放心,会上的。

  ……

  现在你问我怎么想?我还能怎么想啊!(记者曹忆蕾)

  ✎某匿名创始人:

  朋友出卖公司资源获取个人利益

  我在两次创业的过程中,都遇到了假朋友,而且还都是在同一岗位上。故事很类似,我拿其中一个来说。

  我和这位朋友之前就认识,创业后邀请他加入公司。他学历不高,很早就进入社会了,在我们公司任销售总监,脑子特别灵活,想问题总是比别人快几步。但有句话说,聪明反被聪明误,太过于聪明的人,往往会把利益看得很重,不愿意吃亏。在平时的吃饭报销等小事情上我常能看出他贪婪的本性。

  之后,这位朋友拿着属于公司版权的视频私自销售,当公司发现他不合规的操作时,他坚持反驳与狡辩,认为所拍视频属于他自己。我给他机会让他把不合理的获利退回公司,但他不同意,最终被公司劝退。

  创业离不开朋友,但是有的朋友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做为人生观,这类朋友,即使早期可以给公司带来一些收入和点子,还是要谨慎对待,甚至及早切割。

  如果能对假朋友说一句话,我会说:感谢曾经的相伴,即使最终不得已选择各奔东西,但你也让我成长。(记者唐亚华)

  ✎某匿名前创业者:

  我遇到的“吸血鬼”是嗜赌成性的哥哥

  我创业路上遇到的“吸血鬼”不是假朋友,是我嗜赌成性的哥哥。

  我第一次“下海”是在上世纪90年代,响应单位挂职经商的号召。我那个时候做的没有现在年轻人互联网创业那么新潮,而是选择搞运输。其实那是个不错的机会,在上世纪90年代初,我一个月的收入轻轻松松就可以超过三万。

  我哥哥那时候开始赌博欠债,他哄我卖掉几辆车帮他还债,并保证再也不赌了。我卖掉了几辆运输车,第一次“下海”也宣告流产。

  事实证明,赌鬼的话不能信。我当时卖掉车帮他还债,直到现在还被妻子埋怨。因为帮他还债,我们夫妻之间不知道爆发过多少次争吵。我每次都忍受不住妻子的抱怨,但我心里也理解妻子,因为这真的是个无底洞。

  赌鬼当然不会戒赌,更过分的是,在我第二次跟朋友合作经商的时候,他借了高利贷,还给借贷人留了家里老母亲的电话。我愤怒于他让老母亲帮他挡债,决心最后一次帮他。

  在上世纪90年代,经商得到回报还是比较容易的。我有时候也会想,当时狠心一点,会不会就不需要一把年纪还要打拼。但是亲情不像友情,可以选择。还是……很无奈吧。(记者蔡浩爽)

  ✎某互联网金融创业者:

  看清人性,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

  创业就是各种体会人生啊,真是各种体会。在过程中会我第一次对势利眼这个词体会这么深,而且是用来形容我当时很要好的一位朋友。

  创业之初,确定和资方的合作后,承诺的资金迟迟不能位,资方找各种理由拖。我压力很大,我记得有一天晚上,我给这位还算经验丰富的朋友打电话,想让他给些建议。他当时是我很信任的人。

  不过,他当时的语气很客气,说了些不痛不痒的话,大概就是现在都这样,你再等等。之后就说他还有事,很仓促地挂了电话。我刚开始也没多想,以为他确实忙。后来我才知道,他是怕我找他借钱。

  明显感到,从确定投资到融资出问题,他态度的巨大变化,到现在都不联系我了。看清人性,这可能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记者马芊)

  ✎某匿名创业者:

  朋友把我从我自己的公司里扫地出门

  我曾被自己一手创建的公司“扫地出门”。

  我曾在一家外企做高管,后来有了创业的想法。在跟一些朋友聊的过程中,其中一个认识多年、当时认为是好友的人出现了,因为我想做的事情正好可以成为他们公司的上游供应链,所以他很期望能投资我的公司。

  其实当时也有在谈的专业投资机构,但后来还是决定拿了这个朋友的钱。一方面是觉得这笔投资正好解决了公司的部分产品出路问题;另外想着毕竟是朋友,沟通起来更方便。

  做了一年多,公司逐渐步入正轨,开始受到市场的关注。但当时那位朋友公司的经营出现了问题。我们有一些担心,毕竟他们算是我们公司的大客户,但我们当时想,自己努力一些,在市场活下来应该没有问题。

  不过,事情朝着更坏的方向发展。有一天,朋友出现在我的办公室,没有任何铺垫地说,要我们公司调整发展方向,而且是我们完全不擅长、也看不清未来的方向。理由居然是为他们公司的转型做准备,态度异常坚决。

  我坚决不同意,争吵过、挣扎过,但最终还是失败了,他们把我“清理”出了公司。

  这次的创业,让我不仅丢了公司,也丢了朋友,如果这个朋友早点丢了就好了,可是创业如人生,没有如果。(记者赵雷)

  ✎某匿名创始人:

  完美主义也“坑”人

  我有一个做设计的朋友,水平很高,出作品很有原则,如果他觉得产品不好或者太LOW,就坚决不做。大家都觉得他特别适合做设计,但是共事一段时间后,我被坑了。

  2012年我们做网络营销服务,我主要负责谈客户,他负责服务客户时的相关设计。由于他的设计标准特别高,每次在服务过程中消耗大量时间,因而我们的服务节点总是延长。最后客户觉得我们工作效率有问题,有一些客户甚至因此跟我们中断合作。

  有一次,一个客户在服务过程中需要做一个公司LOGO背景墙、公司办公室门头牌的设计,客户预算很少,说做一个简单的糙一点的就行,2天之内要。但他坚持不做,称要做就做一个好的,而做好的就需要多一些时间。

  由于客户急需,我们那几天也不忙,我努力说服他先做一个简单的方案。但他坚决不同意,跟我气愤地说:“我坚决不出没有质量的作品,你去找一些糙活设计师去干吧。”我没有办法,最后付钱找了别的团队做。

  这种朋友真的很有个性,很牛,但是做搭档真的得三思,特别是初期创业团队如果遇到这样的人一定要小心,搞不好就是一个坑!

3
+1
0
+1
文章关键字: 创业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