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名人档案 > 周富裕
周富裕档案
周富裕

个人简介:

姓  名:周富裕

性    别:男

居 住 地:湖北省

职  务:董事长

所在行业:制造-食品/饮料制造

供职机构:周黑鸭食品股份有限公司

人物小结:

周富裕,重庆合川人,“周黑鸭”品牌创始人、“周黑鸭”商标唯一合法持有者;第六届(2008年)武汉创名牌功勋企业十大优秀人物,2009年度湖北省十佳雇主,武汉市江岸区第十三届政协委员。周黑鸭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法人、董事长。

周富裕从一个外来务工人员成长成为一个产值上亿元的企业的法人董事长,经过了艰苦的历程,从求生存打工到创业求发展,从解决自己就业到解决近千人就业;从关注自身发展到关注社会经济发展,从关注改善自我条件到承担社会责任;每前进一步都体现了周富裕作为一个创业者、一个民营企业家的优秀品质;他的成长史就是改革开放后白手起家的民营企业的创业史,是一部广大有志青年创业的教科书。

周黑鸭:从丑小鸭变身黑天鹅

很多朋友从外地来到武汉,回去的时候都会带上一大包周黑鸭,即便门店里排了长长的队,也要买到为止,说这是同事和朋友们“点名”要的。

从作坊到集团,从偏安一隅到全国知名,从一个仅有1.8米宽的菜场小摊位,到2010年发展成为了一家年销售额达7亿元、直营专卖店近300家的企业,周黑鸭一路三级小跳,赶上了中国卤味鸭食品行业内几大品牌的步伐,与湖南绝味、上海久久丫、江西煌上煌等齐名,而周黑鸭绝对是后起之秀。

在一个雅致的茶楼里,我们见到了周黑鸭的创始人、董事长周富裕。正是眼前这位个头不高、比我想象中年轻许多的人,把周黑鸭从菜场小摊变成了全国连锁,并被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

周黑鸭的辛酸序曲

虽然周黑鸭已经漂亮地走到了今天,但在周富裕的记忆中,曾经的那些辛酸和磨难历历在目。

1994年,一个年仅19岁的重庆汉子,没有跟任何人商量,直接杀到了武汉,投奔在这里做卤鸭生意的大姐。小时候对卤菜的热爱,竟为周富裕以后的人生埋下了如此大的一个伏笔,从此,他与鸭子就牢牢地绑在了一起。

1995年,周富裕准备第一次创业,全部家当只有4900元。为了方便联系业务,首先花了1880买了一个BP机,但第二天醒来之后他懵了,那个带给他对未来无限憧憬的BP机连带裤子一起,被小偷从没有玻璃的窗户给勾跑了。老家的父亲一直反对他出来“瞎折腾”,闻讯大发雷霆,让他回老家老老实实接班做木工活。周富裕心有不甘,倔强地留在了这里。

周富裕在姐姐的卤菜加工坊旁边架起炉子,研制自己的酱板鸭。有别于姐姐的零售渠道,他模仿一个温州的酱鸭店老板——给酒店供货。他很清楚,论色香味和知名度,自己做的酱鸭与“温州老板”还有巨大的差距。于是,他特意买回温州老板的酱鸭进行研究,找香料老板请教香薰料的味道、功效,借来介绍中草药和香料的书籍研究,反复试验上百次,花费几个月,终于找到了令人难忘的独特味道。至此,经过长长的铺垫,周黑鸭有了最初的雏形。

周富裕没能兴奋太久,因为他发现手里已经没有钱买鸭子了。好在当时有个老板愿意以16元一只的价格赊给他生鸭,每只高于别人2元,生意得以继续。时至今日,他仍特别感激那位老板:如果不是他愿意赊账,就不会有今天的周黑鸭。

但现金回流又成为了当时 “周黑鸭”的又一个难题。倒闭的小酒店跑账,大酒店赊账、拖账,让周富裕极度无奈。一年3万的营业额,其中1.8万都是收不回来的帐。穷则思变, 1996年底,他彻底放弃与酒店合作,开始在菜场摆摊零售。

1997年,在武汉航空路一家菜场的屋檐下,一个铁皮货柜,一个贴着“周记怪味鸭”招牌的玻璃罩,装载着满满的卤鸭,周黑鸭开始了他的成长之旅。

周黑鸭的曲折蜕变

年底结算,周富裕的账面上有一万多块钱。第二年,“周黑鸭”的生意好得超乎想象,因为味道独特,即使后来调高价格依然能卖得不错,还在大江路菜场搭起了第二个摊点。那年周富裕赚了30万块钱,第一次感觉到做生意的成就感。

“那些年还年少气盛,有些得意忘形。”周富裕回想当初,有些懊悔。1999年,生鸭涨价,生长周期在240天的正常生鸭价格要17-18元,卤后卖23元一只;但养殖时间只有两三个月的仔鸭只需6元一只,一只鸭就能节省超过10元,累积起来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数目。经受不住诱惑,他陆陆续续囤了一万多只仔鸭。

1999年冬天,“周黑鸭”销量一落千丈,从100多只跌到10几只,顾客也不断抱怨:你们的鸭不如以前好吃了。用一万多只仔鸭多赚了十几万,却赔掉了几年来积累的口碑和信誉!“看着曾经的红火变成惨淡经营,那个时候我才清醒过来,开始思考为什么生意好,为什么不好?”周富裕执意要将这段经历道出,希望更多正在创业或准备创业的人,能引以为戒。“经营不能欺骗,你用什么态度对待顾客,顾客就用什么态度对待你!”这也是周黑鸭一直注重品质和致力打假的原因。

生意又渐渐地好转起来,但生产作坊极不稳定,一年内周富裕辗转搬家三次,后来终于花40多万在汉口火车站旁边买下一块地,修建起了四层楼房。小作坊已有三四十人规模,有了生食、熟食的简单划分。新的场地,新的开始,周富裕有了想做大的愿望。

2003 年,SARS的白色恐怖逐渐笼罩中国,然而不甘偏安街头一隅的周富裕,正打算为“周黑鸭”寻找一条新的出路。春节一过,周富裕宰了价值近30万的鸭子奔赴北京,准备从首都切入拓大市场。因为“非典”的影响,家禽类食品店根本不可能获批营业执照,拖耗几个月后,待风头稍过,“周黑鸭”开始了无照经营。在菜场经营的第3天,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店面被查封,一二十万元的设备被没收一空,酱鸭店被强制性关闭。把几十万块钱的鸭子再运回武汉?周富裕不想就此放弃,但厄运偏偏接踵而至,冷冻库房出了问题,鸭子全部变质。周富裕被迫放弃所有冻货,更狼狈的是还要花费几千块钱清理变质鸭。进军北京,周黑鸭以损失30万告终。

如同大多数波澜起伏的剧本,当主人公完成了痛苦的坚持和自我重塑后,那些柳暗花明的节点总是毫无征兆地随之而来。当一切又趋于平稳,一个新的问题开始折磨着周富裕:“周黑鸭”仅仅只能做为餐桌食品么?

翌年,在租金不菲的武汉广场旁边,一个不足10平米的卤鸭专卖店低调开张,首次挂号“周记黑鸭”,周富裕笑着说:“老板姓周,鸭子看起来黑黑的,名字的来由就是这么简单。”对于当时众人异样的眼光,对于这步棋是否正确的疑问,周富裕倔强地坚持着,“一个事情没坚持十年不能下结论说失败。”

2005年,周黑鸭开了8家连锁店,其中5家都是街面店,全部集中在武广、中南等繁华地段。同年,周富裕正式向国家商标局申请注册“周黑鸭”的商标。

对于周黑鸭,此次重新厘清自己的的定位至关重要,当“周黑鸭”坚定了立足武汉,开始尝试走出菜场试水商圈,将整个产品的形象提高,开始认真做好“时尚+品牌”的角色之后,这种从最根本的思维层面的调整让周黑鸭逐渐步入正轨,这让其有了产业化和扩张的可能,产品价值和品牌影响力也开始加速提升。

“开加盟店”的教训

如果说2005年,周黑鸭还在适应街面店模式,2006年起,已开始全面扩张。两年的时间里,周黑鸭的商圈战略已经不再是业内观望犹疑的对象,相反,它的模式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模仿。

在周黑鸭声名鹊起后,各种加盟的请求也随之而来,这是快速扩张的路径之一。2006年,信心十足的周富裕一下在南昌开出11家加盟店,快速赚进20多万。尽管都是亲戚管理店面,仍旧假货漫天,加盟店质量难以掌控,很快周富裕就尝到了苦果。他立马采取行动,严惩问题店面,又花几十万把剩下的店面高价回收上来。“食品行业最大的危机是食品安全危机。不能掌控的产品都会带来危机。”这是周富裕花30万元买回的教训,此后他决定不再做加盟,没法掌控的东西宁愿不做。

“周黑鸭短时间内不一定要做得多大,但一定要活的够久。”多年来周富裕一直坚持这个原则,甚至在经历了巨大诱惑之后,依然清醒地拒绝。“有个老板说可以到大城市去投资5千万开周黑鸭,钱他出,我们控股,这个诱惑我们都能经得住。”事实证明这样的策略让周黑鸭得到了长足稳定的发展。

2007年,周黑鸭以“中央厨房”模式来确保口味的稳定性,以直营模式重新开始全面扩张,将原来个体散户的经营模式改为统一标识、着装、销售、管理的连锁经营模式,产品线也扩展至包括鸭类、鹅类、鸭副产品和素食类熟卤制品,扩张的范围主要围绕大本营武汉进行,很快便发展成武汉家喻户晓的品牌。至今,周黑鸭以武汉为总部,分别在江西、湖南、上海、北京和广东深圳、广州,设立了子公司,门店数量不到300多家,而且大多集中在武汉市,这与坚持直营不无关系。

周黑鸭的直营模式在业界看来变得越来越靠谱,其良好的财务状况更是为之后取得风投做好了铺垫。天图创投合伙人、周黑鸭董事王岑说,周黑鸭直营店与竞争对手加盟店的区别在于,单店销售盈利远远好于加盟店,品质也非常稳定。直营店收入都归自己,而加盟店主要是靠收加盟费及食材的销售。50家加盟店的收入可能还不如5~10家直营店的收入,单店产出是行业平均水平的三四倍

从“家庭式作坊”到“现代化企业”

“2005年至2006年周黑鸭只是停留在思想萌芽状态,变成真正的企业是在2007年以后。”谈起这一重大转折,周富裕开始轻松起来。我问他周黑鸭曾遇到的最大难关是什么?“人才难关!”他脱口而出。

当一个企业解决了“自己是谁”的根本问题后,他将具备飞速发展的基础,当然这个过程不仅需要热情和呐喊,更需要扎扎实实的制度建设。很多民营企业在经历了最初的迅猛发展后,往往会碰到一个瓶颈:任人唯亲,制度混乱,导致团队难以管理和升级;依靠惯性来正常运转,但却容易停留在原地,无法做大。多数企业常常不能突破,停滞不前。而周黑鸭发展到今天,还有一个人不得不提,那就是朱於龙。

跻身资本市场

“周黑鸭的幸运在于,总是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周富裕告诉我们。

2009年底,周黑鸭开始向全国布局,需要快速裂变,但求稳又是周黑鸭发展历程中的一大特色。在前十几年的经营中,周黑鸭并没有其他的融资方式,仅仅是靠周富裕向亲戚朋友借钱,在积累了一定的收益之后,根据资金多少决定发展速度和规模,稳步向前,决不跳级。因此,资金成了企业大规模发展的桎梏。

此时,杜汉武出现了。杜汉武,周黑鸭现任总经理,他将周黑鸭带上了资本之路。

进入资本市场是企业壮大的一个重要途径,能解决民营企业需要面对的很多问题,例如资金问题,又或者团队问题,甚至还可以进行收购和兼并。“有了资本这个平台很多事情的处理方式变得多样化,比较容易实现。”杜汉武带着这样的理念,与周富裕一拍即合。

杜汉武为周富裕描绘了一个周黑鸭未来的景象,当企业只能挣一千万的时候,它的估值却可以超过几个亿,这让周富裕对周黑鸭未来的发展方向有了更长远宏观的计划。

2010年,周黑鸭陆续接触风投机构,最终获得了天图创投6000万注资,正式跻身资本市场,得以实现快速裂变。“与天图创投的合作,也源于彼此理念一致。此前曾拒绝了不下十家风险投资商。天图创投非常务实,他们知道通过什么方式和企业沟通,给予企业什么支持。”这是杜汉武与周富裕达成的共识,周黑鸭的每一步,仍然以求稳为大前提。

完成第一轮融资,让周富裕的管理团队对周黑鸭进行了重新的审视,在卤制品行业也可以创造出一个很有张力、很强大的全国性品牌。杜汉武大刀阔斧地开展起了周黑鸭的形象工程。他做了大量调研,包括跟大的服务机构、4A公司合作。在确定了需求之后,着手改善门店形象,打造旗舰店,包括设备改造、产品研发、流水线改造;此外还进行了大规模的品牌推广活动。“2012年,希望周黑鸭的营业额能超过10亿。”这是杜汉武2009年底对周富裕许下的承诺。

走出国门的愿望

取得风投后何时上市?周富裕对此并不着急,“有的东西是水到渠成的。周黑鸭要做的是,拼命地往下扎根。把产品质量做好,把消费者维护好,上市是自然而然的。所以我们不刻意计划哪年上市,不为上市而特意做很多事情。”我问他,即便顺其自然,也应该有发展目标?“有人类的地方就有周黑鸭,这是终极目标。但目前我们致力在奋斗的,是让周黑鸭走出国门!”

不管怎样,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周黑鸭将会走多远,走多久,必定还是会与商业的成功正向相关。现在周黑鸭已经在港澳台、新加坡、马来西亚、新加坡和韩国七个地区注册了商标,在欧美国家的商标也在申请当中,这是准备走出国门的第一步。而这段路程,才刚刚开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