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品牌研究 > 品牌专访 > 福迪汽车发力SUV产品 明年销量预期1万辆

福迪汽车发力SUV产品 明年销量预期1万辆

生意场 2014-11-28 22:32:49 网通社

  专访时间:2014年11月21日

  专访地点:广州车展展馆内

  专访领导:广东福迪汽车有限公司营销分公司副总经理王利辉

  福迪汽车是广东一家主要以打造车身、零部件以及整车的生产企业,拥有年产50万车身、10万辆整车的先进生产线,更是目前华南和广东最大的汽车生产基地之一。从2010年起,企业开始进行战略转型,将更多的精力投身至整车制造领域。在不久前开幕的广州车展上,福迪汽车历时数年斥资4亿打造的全新SUV车型“揽福”正式亮相,这是该企业推出一款正向研发的产品。对于这款SUV未来的销量预期,广东福迪汽车有限公司营销分公司副总经理王利辉在广州车展现场接受网通社采访时,他表示:“全新SUV揽福的销量预期,保守来讲我认为明年实现1万台应该没有问题。”

  以下为现场采访实录

  网通社:那天也大概聊了一下,我特别想了解的是整个福迪汽车,这一次通过揽福这个产品做出来以后,它展现的是我们一个什么样的发展趋势?就我们的发展理念或新的变化?

  王利辉:为了能把这个问题阐述得更清楚,从头到尾阐述一遍。

  最早这个企业是88年的一个国企,在98年左右的时候,已经是广东省排名前十几名的亏损大户。当时我没记错的话,是欠了1.68亿。在2001年的时候进行了专制,因为在当时政策的引导下,也结合当时企业发展的自身情况进行了专制。

  专制它也是我们原有的一些骨干,最后承担起了责任。其中人员的分流,大家可以想象到,有留守的,有直接买断的,也有一部分跟着我们从零开始做起的。就在2001年8月8日这一天正式挂牌了,当时叫南海福迪汽车,当时这种形式来起步的。

  起步之后,因为背负了很大的债务,在发展的时候,没有一些资金来做更广的业务扩展,只能卖车身。当时从几百台开始,到后来3000台、5000台、1万台,1.5万台,当时的产能是单月1万台,最后通过勤劳跟智慧,想方设法达到了月产销1.5万台的车身销量。当时在市面上的皮卡行业,对于我们这个车身的需求都是很大的。

  网通社:当时包括长城?

  王利辉:包括长城,所有长城赛系列都是福迪车身,当时除了有两间企业没有用以外,皮卡厂家所有的企业应该都有用的,除了江铃跟庆铃,因为当时他们是属于合资企业这种关系,本身有自己的车型、模具等等,其他上基本在用了。

  在这种条件下,我们很快把负债扭亏为盈,也很快积累了一笔财富。积累了一笔财富之后,我们就在国内率先提出了城市多功能用途SUV。

  网通社:2001年的时候算是抛掉历史包袱以后,人员、人心大家从零开始干,很快做到了1.5万台车身的量,很快又扭亏为盈,也积累了一部分资金。当年又确定了一个明确的发展目标,就是城市多功能SUV,是这个意思吗?

  王利辉:当时我们就在国内提出了这个概念,因为当时我们汽车厂把汽车生产资质转给了我们,这种无形资产转给我们之后。因为在跟我的车身配套客户进行合作的时候,很多企业是从零到有的。我举例说,现在的广汽吉奥,当时在跟我们进行合作的时候,它只有一片空地,然后就告诉我们,我想做皮卡,你们来告诉我怎么做?

  网通社:但是它有生产资质。

  王利辉:你们是怎么做,然后我们帮它从地基、厂房、生产线,因为我们在做这个的时候,我们一直以来的优势是什么呢?能够帮助把皮卡从零到一个完整的整车厂,整个过程都能帮它扶持起来的。就是因为这种关系,我们后面连续被纳税超5000万大户,广东百强民企,车身大王等荣誉称号一系列就出来了。但是这种业务在发展的时候,我们紧接着推出了探索者系列,在2005年的时候推出了探索者3系列,后面又推出了探索者6系列。其实也是一直在围绕着一个多功能用途车的概念在发展,也是一直专注着在发展皮卡SUV的这条线。

  后面就出现了揽福,揽福准确地讲,我们是在2010年进行了立项,然后在发展这款车。当时给这款车的定位,我们是想在一个细分领域里边,想做一个精品。这个细分领域把它定位成也是可以做到多用途,一款乘用型SUV,一款硬派SUV,这款硬派SUV,既要有舒适性的要求,有操控性的要求,还要有空间性的要求,有商务型的要求,结合了众多需求所打造的这么一款产品。

  这款产品我们在设计之初就结合这些特点,所有后续的开发工作,也就是福迪公司一款真正意义上正向开发的车型,非参照某一款车,然后进行小带动,我们是真正意义上一款正向开发的车。

  网通社:从底盘到车身?

  王利辉:底盘、车身、整个造型零部件,都是我们主导在做的。但是为了做好这款车,我们在这款车严格按照正向开发的流程在做以外,还投入了二期新厂房和4个多亿的全自动生产设备,来作为后续这款车生产的保证,同时在进行的。因为当时在我们企业有两个项目代号,一个是F128,一个是F518,F518是指机件设备这个项目,F128是指整车这个项目,这两个项目都同时在做。这款车应该说我们自己在这款车上寄托了很多希望,因为在发展整车过程中,我们车身一直做得可以说很专业,但是在整车上是走了一些弯路的,也是包括最早的SUV,到后面的探索者1、探索者2、探索者3、探索者6,这几款车下来,积累了一定做车的经验。然后在这个过程中,又沉淀了对这款车的理解,才集十几年之力,在这一款车上。

  对这款车后续的发展我们是寄予了很大的希望,但是现在市面上很多SUV出现,尤其是今年。但这款车它究竟是定义在哪里呢?我个人的理解是随着现在80后、90后的崛起,他们慢慢成为购车的中坚力量,很多处于事业的爬坡车,家庭里面也存在多台车的这么一个情况。那么它仅作为自己的一台车,可能要兼顾到自己的生活,兼顾到自己的工作,甚至在80、90后这个还相对追求自由、追求生活品质这么一个特性。这款车其实就很能符合他们一款车的需求,一款车可以多用,从成本上来讲,为他的发展提供了小成本、多用途的一个概念。

  但是这款车不管是从外形、配置,还有操控上来讲,都是极具竞争力,而且日常需求满足我个人认为,应该是能够做到面面俱到的,大致是这个情况。

  网通社:我觉得这一点挺重要的,这恰恰就是中国民营车企的一个现象,可能最开始很难,然后找到一个方式以后,开始迅速地积累资金。从零到第一步走出来,可能相对而言就吃吃苦,大家勒紧裤腰带也就干了。第二步是很大的问题,揽福也出来了,未来我了解还有那么多的产品线,对于整个福迪汽车来说,又是一个十年甚至更长的路线,你要带着福迪汽车厂这么多的老老少少们,继续走下去。那我们一个更长远的规划是什么样的?对于整个福迪汽车来说。

  王利辉:应该是两条,这两条是什么呢?第一条是我们现在从揽福2010年立项已经确定了,我们要战略转型到整车发展。第二条就是冲压业务。

  网通社:这个是传统车身?

  王利辉:这两条腿在走路,我们这个企业一向很稳健。这个冲压业务呢,就是在原有的车身配套业务上进行了改革,这个改革是什么呢?传统是我自己设计、开发一款车型,大家都可以拿去用,那么我现在做的是一种什么呢?一种不局限于皮卡SUV。举例,现在我冲压的客户有广汽,有日产。

  王利辉:它那个车身很大一部分比例是我们在做,也就是通过这种方式,较原有是做了一个改变。整车是我们一个核心,我们未来还基本上会坚定这两条腿在走路,也始终是我们一个企业稳健的态度。另外一个也是在跟这些企业进行合作的过程中,我们也能够积累一些或者说学习到一些别人的先进经验,然后再把这些先进的经验融入到自己这里,用我们自己的理解,在我们的整车上再做一个新的突破。

  所以说我们就觉得这两者,其实它可以不冲突的。

  网通社:我这样理解,2010年开始转型,转型是把更多的精力转移到做整车,就是做揽福这个项目。另外一条腿传统的还是继续做冲压业务、车身业务。但是如果我们自己开始做揽福的话,是不是我们的成本优势会比其他的企业好一些?因为可能都是冲压,这个模具可能会有一些细分的变化,它的成本你是要卖给它的,你就分摊了你的成本,可能你达不到百万级的或者几十万级的生产规模。但是你通过代工,但你可能这个规模的成本效应就出来了,成本不就降低了,那是不是做揽福这个产品不能说是成本低,是说同样的价格,可能会导致你们可以给车主更多的配置?

  王利辉:可以这么理解,我们在成本上还是有优势,优势在哪里呢?一些汽车厂可能所有的零部件全部是外购。那么我们有自己生产的部分,也是一个核心的部分。那么在这一块,我们能体现出我们的成本优势,我们会把这部分成本优势,通过一些增加配置,通过提高更严格、标准的产品推向市场,就给了我们一点点空间。

  另外我想说的,成本它是一个方面。另外通过我们对车身这么多年来的研究,我们在车身上有自己的一个理解,我们现在对整个车身的处理。第一点我想说的是白色车漆,常规情况下都非金属漆,我们做到了白色车漆金属漆,也就是说我揽福所有系列全金属漆,这是一个。

  另外一个,就出现了在车身焊接成总承的时候,它需要进行像电泳处理,在处理的时候,可能有些死角。就好像打扫卫生一样,可能有些人顾及不到,可能时间久了会慢慢出现锈蚀的情况。通过我们现在跟大众的接触,也把大众的要求、技术都有一定的吸取。

  网通社:比如说大众最知名的就是空腔灌蜡?

  王利辉:我们有做,我就想说这个问题。我们对这款车的要求,至少自己跟自己比,每一款都较上一款有很大的一个进步。我们会把我们吸取的经验,充分地运用到我们产品里边,而不会说是为了降更低的成本,创造更多的利润空间,然后把这个产品推向市场。赚钱、盈利只是其中一个目的,我们一直是在很务实的一种态度来发展我们的企业。

  网通社:这样跟你说,一个做车身做了十几年的企业,开始做乘用车,或者叫泛乘用车这块,它不会在工艺上砸自己的牌子,就是做这个做了十几年了,我现在反手再做这块,我当然有优势,我也不会因为成本的下降,生生把成本降下来,或者为了多赚点儿钱,在这个方面去搞一些。

  像这些优势在你们代工的其他产品中有用过吗?他们也会用到这些技术吗?

  王利辉:据我了解很少很少。因为是什么呢?

  网通社:成本会高上去?

  王利辉:对,我个人是从2008年负责车身销售业务,公司另外一块业务一直是我在负责。

  网通社:现在呢?

  王利辉:现在还是我在负责。

  网通社:一个人两只手?

  王利辉:对,对国内的现状我还是比较了解的,通过我的观察是没有的。因为它没有我做车身这部分空间。它想跟我保持一样成本推向市场的时候,它只有通过其他方式。

  网通社:它必须要在一些方面作出一些选择,有些地方成本就要降下来。

  我觉得很清晰,刚刚最开始讲了你们的历史。接下来也说了说你们在做车身,包括揽福这个项目。但是我还想问一个问题,有了你们的优势,这个是非常明显的。但是你们也有劣势,也有不足,你们在做整车销售方面,我觉得看的多,不代表自己做就能做得好,在这方面学经验,学学学,最终也要一试,那你真正在明年这一拳打出去的时候,你做了哪一些准备?

  王利辉:我现在具备的是一款好产品,我有了。第二点是人。

  随着这款揽福的立项、开发,包括现在推向市场。我们公司的董事长叶青先生也就提出来了,给年轻人创造机会和平台,让更多的年轻人走向重要工作岗位,把更多的80后干部推向主要领导岗位。

  因为现在在做市场这一块,包括现在的整个市场变换特别快,那么他需要一些新鲜的血液,也需要一些创新的思维融入到这个里边,这是第二件事情。

  第三件事情呢,我们是在我们的售后服务方面,正在策划一个项目,这个项目我们叫传统的细分行业里面,我个人的意愿是打造行业标杆。

  网通社:售后服务上打造标杆?

  王利辉:售后服务上创造一个行业标杆。

  网通社:你说这个行业是大行业,还是?

  王利辉:皮卡SUV行业。

  网通社:那也是一年200万的规模?皮卡SUV一年得有200万?

  王利辉:对,第四个我就想到,在经销商质量的一个提升。经销商质量的提升,通过我们的统一VI形象,包括我们的一些服务规范和一些销售流程,我个人还是比较意愿向一些大牌的合资企业去学习、借鉴。我个人的理解是,我现在做得不好,或者说我现在不会,这个东西不丢人。但是我始终保持一个谦虚、学习的态度,那么我会踏踏实实地去学习和借鉴别人的一些东西,然后再结合我产品的特性,我客户的需求,做一个融合。是想最后达到一个结合的点,这是我个人的意愿。基本上就这四方面。

  网通社:那我就从媒体的角度问几个点,经销商网络现在有多少家?目前我们有多少家?

  王利辉:我们现在有280家。

  网通社:一级网点还是?

  王利辉:包括我的形象店。

  网通社:这个主要分布都是三线以下,还是二线、一线?

  王利辉:除了上海、天津、北京、河北这四个区域以外,在大陆区域内,各省会城市都会有。然后省会城市下面的二级、三级城市,甚至个别区域已经做到了乡镇。

  网通社:对于揽福这个产品来说,明年开始打的时候,我们从营销这个环节来说,是如何去做?有一个什么样一整套的计划和方案?除了经销商,因为这毕竟是一个新的品牌,新的产品就代表新的业务,我们要打一个形象,要给销售员讲一个故事。

  王利辉:我个人理解这个事情呢,我是想向社会展示和传播一个福迪的故事。其实每每说起揽福,我自己心里面又激动,有时候就感觉到很激动。为什么呢?因为这款揽福它凝聚了我们福迪人太多的血和泪了。从那么艰难的一个环境走到今天,每每说到它,有时候自己说到就会起鸡皮疙瘩,就是很激动的这么一个情况。

  我想第一是我要向社会阐述福迪,不单单是揽福,我要阐述福迪,我要告诉社会福迪是一个什么样的企业。我要真真正正、真真实实地向社会展示福迪,这是其一。

  其二,在这款产品推广上,我希望结合用户体验,向社会展示福迪真实的一个情况。

  第三,我想结合务实的推广方式,把福迪这个产品推向市场,不是说高大上一定适合揽福,高大上一定适合福迪。但是我的客户在什么条件或者什么环境下,能够关注到什么样的产品,我会顺着这条线去做我的工作。这也是想从务实这方面来做,所以说整体的一个态度,就是务实地来做这个事情。

  网通社:到时候上市的时候,揽福的目标人群,我觉得说得比较虚。能够和揽福形成竞争的这些车型,看到大概是些什么价位?哪些产品?

  王利辉:因为在广东,我现在已经分站上市了,通过我前期的一个了解、分析,包括后面上市的一个情况实际结合起来,发现我的客户群体现在比较散,有家庭用车,他单纯的就是上班一族或者是白领,就是70后、80后甚至90后,有相当一部分比例作为家庭用车。

  因为在这个年龄段家庭人员的结构,基本上是4 2 1,四个老人,一对夫妻,一个孩子,那么他需要一个大空间的车辆,包括之前我们开玩笑,春节逢年过节,你是去丈母娘家,还是去自己家,经常会争论这个事情。有这款车了,像出行的时候就避免了,你说带丈母娘,还是带自己的母亲这么一个问题,有一部分客户群体是这个。

  还有一部分客户群体就是一些中小企业拿来做商务的,这种商务因为在有些区域,它的路况不像我们想象中那么好。而且现在商务,大家也不单单只是会去到一些高档的咖啡厅、餐厅等等一些场所,它可能会去到一些大家追求放松的环境,自然的环境,会去到一些山山卡卡的地方。那么这时候就体现了它的一个优势。还有一部分是创业者,我大概总结了一下,基本上是这三个人群。

  网通社:那这么来说的话,也有一个想法,和福迪一起创业,这样来抓一个人群。创业的人不一定都是从零开始,就像福迪一样,福迪也不是从零开始,我之前有过积累,我有10年以上车身的积累,这叫再次创业,可以从这个角度来抓一抓,觉得也挺有意思的。

  王利辉:你这个提议很好。

  网通社:比如说创业离不开几个东西,任何人做创业,都不会是完全从零开始,无论是总别人那儿来借鉴经验,还是自己已有的家底。

  王利辉:我非常赞同您的观点。

  网通社:但是创业的人通常的想法,我可以把对于自己的这种物质的东西降到最低,但是我可能要的目标非常明确,我要成功,我就是要不顾一切、心无旁鹜地往前走。找到和福迪汽车精神相似的一群人,大家会在这方面可能会和他们找到一些共鸣。

  王利辉:敢于去创业的人都是一帮很勇敢的人。

  网通社:你的叫揽福,如果我们这是在媒体方面,我一定会把这个“揽”字给你多做文章,揽胜,最开始创业,你开揽福,谁管你成功的时候,开的是揽胜,还是成功之前开的是揽福,这是你自己心路,这就是你心上的路。成功了就行了,谁也不会在乎过去。

  这种心理、内心的强大。我觉得你做福迪,做这个揽福,抓人群还是非常明白你要的是什么。关于这个我们也说了好多了,接下来再说说别的。

  现在从2014年也结束了,2015年未来产能大概有多少?从车身,还是整车,无论皮卡线还是SUV线,说说我们现在的现状?产能的规划、动力的规划?

  王利辉:我的车身是50万套,是没有问题的,我说的都是真实数据。整车我可以做10万台,是没有问题的。

  网通社:整车就是包括皮卡?

  王利辉:我指单班。

  网通社:那你这样的话,现在揽福用的是一个2.4,还有一个1.9T柴油的,这两款发动机也都是几个供应商,2.4是什么的?三菱的4G69的这个?

  王利辉:对。

  网通社:那等于这样的话,这一年揽福从今年年末才开始分站上市试销,明年的话,你在揽福预期能有多少?

  王利辉:揽福预期这个数字,保守一点我认为1万台应该可以。

  网通社:你有280家经销商,明年经销商还会加吗?

  王利辉:我个人的意愿,除非特别优秀的经销商会增加。那么我可能会反其道而行之,把一些不达标的,实在是扶持不起来的,我可能会取消、取缔。我现在需要做的一个事情是抓质量,我整个过程的质量,不单是产品,销售过程中,包括经销商的质量,销售人员的质量,售后服务的质量。

  网通社:那这样的话,1万台就是280家经销商,一家经销商一个月得卖个30、50台?

  王利辉:平均差不多吧。

  网通社:所以每年整个我们做整车就是另外一只手,另外一只手做整车这块,皮卡加SUV揽福,整体销量大概预期能有多少?揽福是1万,皮卡呢?

  王利辉:因为高端皮卡国内接受它还需要一个过程,我给皮卡的估量,应该是5000台左右,因为我现在还有一款主力的皮卡F16,F16应该明年从量上来讲,还是占大比例。因为对国内,包括最早推出的几款高端,包括现在的福田拓路者,其实大家对它接受起来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网通社:那个车并不便宜,15万。

  王利辉:我个人认为,国内对皮卡文化还不太理解。

  网通社:那其他的比如说牵扯到一些海外的业务?

  王利辉:有。

  网通社:海外也有渠道?

  王利辉:是。

  网通社:海外业务有什么样的规划?

  王利辉:海外业务主要还是在寻找合作伙伴,这种合作伙伴可以是联合组建工厂,可以是经销商,可以是自有工厂进行合作,那么都可以。我们的方式比较灵活。

  网通社:不过其实这个背景,大的背景是2010年的中旬开始做皮卡SUV,现在还是在一点一点试探,还是在一个积累阶段?

  王利辉:我们在2010年,可以明确将整车作为我们公司主要业务发展。因为2010年之前,还是车身为主要业务发展,那么出口是结合这款产品的一个特点,也结合在广东区域一个优势的业务板块,当然这个业务板块我们也一直努力在做。

  网通社:那就再多谈谈未来,从福迪开始,整体来说未来有没有一个几年的规划?乘用车产品线最大的规划是什么?有没有那种想法,还是要去做轿车?自制轿车。

  王利辉:我个人理解这个事情我们还是会专注皮卡SUV。

  网通社:这个乘用车MPV呢?

  王利辉:MPV不排除这种可能,但它相对轿车来讲,可能性会大一点。

  另外一个在未来的话,我觉得我们的这个产品会丰富,单纯从车型上来讲的话,可能还会再兼顾到SUV的另外一个小细分的领域,然后从燃油动力上来讲,已经在规划了,会有其他的一些方式。

  网通社:新能源,还是增压?

  王利辉:都会有。

  网通社:是近期,还是中期呢?

  王利辉:我个人理解三年,从现在15年开始。

  网通社:未来到18年,产品线比如说SUV会涉及到更大一点,或者说更小一点的中小号,因为福迪汽车并不小,可能中小型的SUV会有?

  王利辉:对。

  网通社:那动力上,针对现有的SUV和皮卡,会有一些增压和新能源的项目?

  王利辉:不排除新的涡轮增压,不排除纯电动,不排除油气混合,不排除油电混合。那么这种油电混合,我们要么不做,我们要做就会做深度的油电混合。

  网通社:就是强混?

  王利辉:强混。

  网通社:是那种插电式的,还是正规的?

  王利辉:这两种方式可能都会兼顾。

  网通社:这个话题挺有意思的,因为民营企业做这个事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你需要和一些厂商去合作,你需要有一些技术的堆积,这些你们看上去都是没有的,这个你们是怎么解决的?

  王利辉:我发现福迪有一个特点,福迪很喜欢去做,很少去说。包括之前大家细心一点的人都关注到,福迪是一个什么样的企业,好多人都不知道。但是福迪一直在踏踏实实做事情,但它一直在没有向市面上说我做了什么,或者我想做什么,这种声音很少。那么我们既然敢讲出来的东西,就基本上已经做了一个前期的准备,而且是相对靠谱的准备。

  那么我们现有的这种资源,不排除是自己的开发团队,还有一些合作伙伴这两种方式都会有。我就举例,像类似车身,其实从车身开发这一块,它需要很多个过程,包括最后能够形成产品,包括模具的设计制造等等。很多企业可能认为,我把这个东西设计完之后,你把这个图纸给到一个模具厂家,你帮我把这个模具加工出来,福迪可以做到的是,我自己可以把模具做出来。如果到时候我做另外一个板块的时候,很多人会说,你把这个东西给我做出来,可能到时候会出现,我福迪自己能做得出来,会有这种情况。

  所以福迪它积累包括沉淀的一些经验也好,态度也好,包括工作方式也好,在这个行业我自己理解,有点奇葩。

  网通社:实际上我们也是有研发中心、研究院类似这样的机构?

  王利辉:有,包括我们的一些验证设备,相对依赖进口。

  网通社:实车厂。

  王利辉:包括一些精度,包括耐久性这些东西,我们很多就依赖于德国设备。

  网通社:这个红宝石探头的叫三坐标测量仪什么的。

  王利辉:所以我们在设备的投入应该说是很愿意去花这个钱,也会把它所能展现出来的一些用途,充分地用起来。

  网通社:2014年预计能有一个什么样的成绩?

  王利辉:具体的数量我就不阐述了,那么我可以讲的一个数据是,截止到目前单纯说皮卡,皮卡今年的市场行情我预计,包括现在也有相关数据披露,同行业是下降了10%。我们现在的数据,我较去年同比,增长了22%。那也就是说我领跑行业30多个点,虽然我们的基数不是很大,我认为还是自己给自己一份满意的答卷,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下,之所以有这样的一个成绩,也是我们前期踏踏实实去做工作的一个基础,我的理解是这样。

  网通社:我觉得聊了40多分钟,基本上我想了解的都了解了。但是还得再多学习一下,以后对你们有更多的了解。

文章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