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互联网+
生意场 > 观察评论 > 创业教父孙陶然为何“贱卖”旗下Fintech公司给蓝标?

创业教父孙陶然为何“贱卖”旗下Fintech公司给蓝标?

生意场 2018-03-16 09:31:53 来源:阿尔法工场

  “蓝色光标之所以能低价入股考拉科技旗下金融科技公司25%股权,应该是新晋第一大股东希望借此推动蓝色光标加速向数据科技公司转型。”一位投资者分析。

  昨日(3月14日)晚间,蓝色光标发布公告,将通过其全资子公司蓝标上海,以自有资金1.5亿元,通过增资方式取得深圳众赢25%股权。深圳众赢股东考拉科技承诺,深圳众赢2018年经审计净利润不低于8000万元。

  本次交易中,深圳众赢投后估值6亿元,对应2018年8000万元承诺净利润的估值为7.5倍。

  01深圳众赢是何方神圣?

  根据蓝色光标公告:

  深圳众赢是一家金融科技公司,拥有金融科技研发、金融科技运营、金融科技输出等核心能力,通过对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算法、反欺诈、安全服务、人脸识别、语音识别等模块和要素的组合,形成对互联网用户进行信用评估、风险控制、反欺诈等能力。

  目前,众赢自主研发的“鹰眼”风控系统及“天穹”反欺诈系统已经完成亿级的用户交易运行,为小贷、银行、保险、信托等金融机构提供全面技术解决方案。

  在此次交易之前,深圳众赢不但在网上信息极少,在金融圈里也鲜有人知。

  天眼查的查询结果显示,深圳众赢是考拉科技的全资子公司,执行董事为邓大权。

  公开资料显示,考拉科技系2016年从原拉卡拉集团拆分出来主要从事互联网金融业务的平台,业务涵盖消费信贷、供应链金融、理财、社区金融等领域。而考拉科技的法人代表,则是有着“中国创业教父”之称的孙陶然,亦是蓝色光标的联合创始人。

  据一位接近考拉科技的人士介绍,深圳众赢其实是考拉科技体系中承担金融科技研发和输出的主体,是考拉科技互联网金融业务的核心驱动引擎。

  根据公开资料,深圳众赢自主研发的“鹰眼”风控系统及“天穹”智能反欺诈系统,是依托拉卡拉体系多年的技术积累,打造出的一整套独具特点的风控体系和反欺诈体系。

  两个系统通过精细化的风险计量工具和决策分析,助力业务从多维评分模型驱动到优化驱动、从单点决策到企业级决策的完美升级,实现最优盈利能力预测。

  考拉科技相关负责人曾公开表示,将持续优化“鹰眼”风控系统,将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AI等前沿科技注入“鹰眼”风控系统及“天穹”反欺诈系统,提升“鹰眼”及“天穹”的数据分析力、平台反欺诈力等,从而降低平台的运营成本、风险和资金损失,提高平台资金的覆盖率与流通率。

  众所周知,信用贷款的核心是风险评估与反欺诈,而在互联网上提供这种服务,需要更加强大的风险评估及反欺诈能力——如何能够在不见面的情况下,仅仅基于网上填报的申请,就快速的评估出申请贷款人的信用风险,并且防备欺诈,这需要强大的大数据集算法能力。

  有互金行业专家表示,无论是估值已超1000亿美元的蚂蚁金服,还是估值接近300亿美元的京东金融,亦或是市值60亿美金的汽车金融巨头易鑫集团,它们体系内的金融科技板块都是整个业务的驱动引擎。

  而像深圳众赢这样,已经历经多次技术迭代并且在整个模型上实际放贷规模过1000亿的公司,再加上深圳众赢2018年承诺净利润8000万元,其单独的估值应该不低。

  那么问题也就来了,考拉科技为什么愿意让蓝色光标以低价入股深圳众赢?

  02新晋第一大股东的第一把火

  事实上,就在今年1月,深圳众赢的母公司考拉科技,已新晋成为蓝色光标的第一大股东。

  据蓝色光标于1月26日发布公告称:

  公司股东许志平、陈良华及吴铁将其合计持有的13233万股公司股份,以7元/股价格协议转让给考拉科技全资子公司西藏耀旺,股份转让总价为9.26亿元。

  转让后,西藏耀旺合计持有公司8.57%股权,与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公司9.31%股份。另外,西藏耀旺拟于未来十二个月内继续增持,增持比例不超过5%。

  公告发布以后,市场对于蓝色光标和考拉科技的合作有诸多猜测。一些市场人士分析,不排除蓝色光标未来进一步整合考拉科技金融数据与金融科技的可能性。

  时隔不到2个月,这些猜测变成了现实。

  有券商分析师认为,蓝色光标之所以能够以低于市场估值的价格入股深圳众赢,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孙陶然在推动蓝色光标向数据科技公司方向上已是不惜血本。

  “对于蓝色光标而言,虽然已是国内最大的整合传播集团,但全球行业老大WPP的日子也不好过,蓝色光标在官方稿件中宣称要转型成为一家数据科技公司,看来其野心是希望成为WPP的同时加上Google的技术能力。”该券商分析师称。

  事实上,从近几年蓝色光标的布局可以看出其转型数据科技公司的迫切——

  无论是2015年斥巨资收购移动广告公司多盟、亿动,还是后来陆续推出CRM业务、自媒体投放业务、data+精准用户画像投放等,包括近期被CFIUS否决的收购美国大数据营销公司Cogint的尝试,都是加码在大数据和技术方面的布局。

  而深圳众赢的金融科技能力其实是蓝色光标望眼欲穿的:

  同样是对用户进行画像,对用户进行判断,金融科技所需要判断的是跟钱完全直接相关,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所以在全球范围来看,金融科技都是站在数据科技的金字塔顶端的公司。

  前述券商分析师猜测,此次蓝色光标投资众赢应该只是考拉科技与蓝色光标全面合作的开始,而蓝色光标也已经找到了完成向数据科技公司转型的基础。

  这样的“剧本”,正如一位曾在蓝色光标供职多年的人士所说的:“在蓝标今年的年会上,孙陶然开玩笑说赵文权是蓝色光标之母,孙陶然是蓝色光标之父,此次二人再次联手,蓝色光标的第二春呼之欲出。”

1
+1
1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孙陶然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