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高端访谈 > 专访趣店罗敏:上市之后不再任性

专访趣店罗敏:上市之后不再任性

生意场 2018-01-16 16:43:22 来源:新京报

  沉寂三个月后,趣店再度发声,这一次罗敏改变了。

  “这两个多月里我一直在反思,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比较负面地看待我们。回头来看,还是因为我当时不够成熟。”2017年10月,趣店CEO罗敏接受采访“回应一切”,称趣店“坏账一律不催收”、完全不做校园贷、现金贷不暴利等,引发了市场的诸多质疑,刚刚赴美上市股价就遭遇腰斩,而罗敏本人也陷入了“舆论风波”。

  1月14日,罗敏再度回应,有人认为态度“坦诚”,但有人并不买单:虽然反思,但“避重就轻”。

  1月15日,在北京市朝阳区慧忠北里222号的趣店集团总部,罗敏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专访,身着宽松的红色毛衫,一身运动装,白色运动鞋,这是他遭遇舆论风波之后第一次面对媒体,讲述陷入“舆论风波”以来的变化。

  和两个月前公众眼中侃侃而谈的“自负少年”不同,在这次接受采访时,他时不时停顿,思考片刻再作回答,他坦言,“上了一堂公关课,我最大的改变是,成熟了,不任性了。”

  对于趣店的未来,罗敏说2017年4月11日之后,趣店所有产品全部调整为年化利率36%以内,趣店转型成为一家消费金融助贷公司。与此同时,罗敏也在尝试新的赛道——汽车分期。1月16日,罗敏正式向外界推出汽车新零售业务,酝酿了两个月的大白汽车正式亮相,这能否成为支撑趣店业绩的新增长点?

  这一次,罗敏依然乐观,他说这是千亿美金的市场。

  反思

  跌的越惨,收获越多

  新京报:1月14日你发了一条微信公众号“回应一切”,是你自己写的吗?

  罗敏:1月9日,我决定开公众号的时候,就有了想要回应“趣店回应一切”的一切的想法,然后我在车上花了半个小时,一气呵成完成了那篇文章,文章里就是我自己我醒悟之后所作的真实表达。

  新京报:《趣店回应一切》发表之后,刚刚上市股价就大跌,当时是什么反应?

  罗敏:起初,我非常不以为然,在公司开内部会的时候,我还在员工面前调侃自己:一个不小心,就变成了风口上的人物。后来意识到,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管理者,我的表达还是很不成熟。这件事,让我在公共关系这一课上,有了很大的收获。跌的越惨,收获就越多。

  新京报:是什么让你发生转变的,是股价腰斩,股东给你压力了吗?

  罗敏:股东们对我还是蛮尊重的,有一些股东会给我些建议,但我觉得还不至于是压力。比如说,有的股东会说,不用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当然这也可能也是安慰我。有些股东会建议我,在这个时候不要做这的样回应。

  新京报:在这样的舆论风波下,投资方没有提出过任何要求吗?

  罗敏:对我来说,我是走长线,我不是要把公司卖掉。投资人会看股价,但他们从来不跟我要那么多东西,他们刚开始投进来时,公司才小几亿美金(的估值),对于他来讲,是可以接受的。

  新京报:“舆论风波”是不是给了你很大的教训?是什么让你有勇气再一次站在媒体面前承认自己的错误?

  罗敏:我以前很粗犷啊,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但现在不能。我很有安全感,所谓的不安全,是在我很难把握那个度的时候。

  一个公司规模比我们大很多的重量级前辈告诉我,他也被很多人Diss(怼)过,我发现他们已经那么成功了,但在企业发展的过程中,也遇到过类似的问题,比我牛很多倍的人,也犯过错,也被公众Diss到没地方哭。然后这样一想,我的心态就平和了很多,很快就释然了。

  你既然选择成为一家上市公司,站在了聚光灯下,自然而然就会吸引别人的关注,别人说你一下,你就不高兴了,这就很不成熟。上市就有义务站出来接受采访,面对公众的质疑。我以前觉得自己不需要面对这些事情,后来明白,既然公众买你的股票,信息就得对称,就得去接受。

  创业和人生是一回事,不断的成长,一定是不断犯错,不断成长,然后又会犯错,又会成长。

  转型

  汽车零售业务未来是主要业务

  新京报:酝酿两个月推出汽车零售业务,是否意味着趣店正在“去现金贷”?

  罗敏:电商这部分的商品不包括汽车业务,而且这个电商比例在未来的财报中还会不断上升的。

  新京报:新业务大白汽车,是不是迫于监管压力而作的转型?如何保证持续盈利能力?

  罗敏:不是。我们的业务一直在顺着监管的方向作调整,不断地规范。大白汽车是我们长期关注的项目。从2013年做过汽车团购开始,我心里就有汽车情结,也一直在找一个机遇,到汽车融资租赁赛道去,发挥我们的长处。

  对于趣店来说,大白汽车做汽车新零售,首先是因为这个赛道足够大,而且汽车消费金融是非常优质的业务,坏账率极低。未来会是趣店的主要业务之一。大白汽车定位的是“年轻人的第一辆车”,两个月时间,已经在全国有150多家自营门店了。

  新京报:这么重的资产怎么解决资金问题?

  罗敏:对于很多年轻人,刚刚毕业一两年工作的年轻人,买一辆10万块钱的车,原本用传统模式分期付款,首付30%,还有10%的购置税,还得交5%的保险,就要45000块钱。

  但是在大白汽车交一万块钱就可以把车开走,购置税和保险都不用交。这样就拉低他的买车门槛。所以我们的定位是要变成年轻人的第一辆车。汽车是低频消费的重资产,我们会跟银行去合作,比如说我的资产打包卖给银行。车是我们融资租赁公司的,然后我把这个车的资产转让给银行,所以这个融资租赁公司杠杆,可以解决资金问题。

  新京报:你怎样定义趣店的未来?

  罗敏:未来5年趣店的目标,可能是成为一家千亿美金级别的金融科技公司。过去的四年,从一个最初只有200万天使轮,总共只有一千多万的公司,成长了到40亿美金估值的上市公司,增长了2000多倍。这样看来,从40亿到千亿,其实只有25倍的距离。

  管理

  上市之后最大的变化是不再任性了

  新京报:有人评价你,是一个对个人成长极度渴求,“很自负的人”,“猛张飞”,饿狼式团队管理,上市之后你是一个怎样的状态?发生了什么改变?

  罗敏:我觉得不能叫自负,我自己确实是有自己比较鲜明的观点。上市之后,对我最大的改变,就是不再像以前那么任性了。

  和四年前相比,我的性格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2014年创业之初,大概我对战略的把控是100%,下属有建议,我也让他先憋着,先跟着我的战略走。现在发生了一些转变,我会做90%的主导,10%来听别人的建议。

  现在反观我们创业初期的状态,你会发现我们做很多事情,并没有战略性,比较粗犷,一股脑想了就去做,现在我最大的变化是,我给自己一定的时间,去冷静一下,试着自己去否定自己。

  现在我已经开始讲究长远的战略规划,包括我的公共形象,趣店的品牌,也是战略的一部分。两个多月前那篇文章之后,其实我们的业务已经进行了非常大的改变。我们自己学习,自己去反省,自己去改进,自己去做改变,这是个不停的自我沟通、修整的过程。

  新京报:现在花时间最多的是干什么?你认为自己的管理风格是什么样的?

  罗敏:创业就像是一个金字塔,在搭建金字塔的过程中,过去我们都在金字塔的偏低端,当大家都在高速地向上成长的时候,我的团队未必成长起来。可能我认为我现在的想法是在百亿美金级别,但我有些同事的想法可还存留在10亿美金,所以这是我最近在解决的一个问题,不停的去招募一些新鲜的、更强的人来。

  在招募新人加入公司的同时,我也在每天不停的跟中高层团队做很多的沟通,甚至我会在周会上给大家上课,讲金融市场,产品技术,一步一步把我自己的内心的真实想法画出来,让大家更得清楚和进步更快,如果只是我一个人进步是没有用的,我需要整个公司的团队都明白了,我们才可能朝着在百亿美金级前进。

  记者任娇黄鑫雨摄影记者浦峰

1
+1
4
+1
文章关键字: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