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宝招聘
生意场 > 高端访谈 > 独家专访暴风掌门冯鑫:用乐视跟我们比,非常扯淡

独家专访暴风掌门冯鑫:用乐视跟我们比,非常扯淡

生意场 2017-09-06 14:18:10 来源:腾讯科技

  拄着烟头,冯鑫(微博)说,一年前的那场“挫败”,是近年来最让他后悔的一件事。

  他指的是暴风那笔被扼杀在摇篮里的并购。2016年3月,暴风发布公告,拟以31亿元收购稻草熊影业、立动科技、甘普科技股权;由于稻草熊影业账面资产仅3835万元,估值却高达15.2亿,从而招致深交所问询。6月,证监会正式对该议案进行了否决。

  如此,冯鑫在暴风上市后操盘的第一桩大规模资本运作,就这样草草收场,其力推的影业公司也自此停滞。

  这让冯鑫陷入了长久的反思。

  “如果不是上市,我会做这个事情吗?我觉得是不会的。”这是当时冯鑫反复责问自己的问题。如果说第一时间还是充满不甘,此后更长的一段时间内,冯鑫则将矛头指向了自己。

  “我有点膨胀了”。

  这个对参禅与静坐情有独钟的“文青”,在经历了一轮玄幻后,终于坐回了那张无华的木椅之上。在冯鑫看来,如果当时证监会批了,暴风就会投入更大的精力、资源和钱,还是很可能失败;从这个意义上,证监会是救了暴风。

  但在外界眼中,暴风的困局似乎并没有因为冯鑫开始自省发生质的改变。

  一个最显著的事实是,截至发稿,两年多过去,暴风的股价已跌至20.20元,与最高点相比,市值跌幅高达81.83%。而缺乏想象空间的影音、仍处蛰伏期的魔镜、尚未扭亏的电视,以及尚处投入期的体育、金融,共同构成了暴风复兴路上的挑战。

  暴风需要重构。在冯鑫看来,虽然暴风有着影音、魔镜、电视三驾马车,但没有一项很赚钱、很安全的业务。但机会还是有的,“如果将来暴风有一天真的可以成为和伟大的词有关系的话,一定是VR”。

  显然,冯鑫准备将VR的赌局彻底押注下去。而电视,作为一项现金流业务,将会保证暴风是一家赚钱的公司。

  除此之外的更多业务,则不在冯鑫的“未来”中:包括体育、金融在内,暴风绝不会大量烧钱,资金也会高度隔离,成了,就为暴风贡献利润;不成,也不会对暴风产生重大影响。

  这是冯鑫所勾勒的一张“小而美”的蓝图。

  不复当年的张狂,冯鑫和他的暴风如今显得低调太多。只是这一次,曾在“天上飘过”的冯鑫心里格外踏实-----“我在这个圈都快20年了,暴风只是一家小公司,我们能做什么事情很清楚”。

  重构暴风

  “如果将来暴风有一天真的可以成为和伟大的词有关系的话,一定是VR。因为VR有可能使你成为绝对的NO.1,又是相对的垄断者。”

  腾讯科技:暴风现在的整体战略布局是怎样的?

  冯鑫:VR肯定是最大的。暴风影音目前还是表现最好的,量比较稳定,但没有太大空间和想象。TV现在是比较成熟的市场了,也不存在太大挑战,互联网电视肯定是对的,所以TV今天是宠儿。但实际上真正能够有比较大的颠覆性的互联网平台是VR,我个人最看好的仍然是VR。

  腾讯科技:这两块业务其实没什么关联度,为什么要从VR想到去做电视?

  冯鑫:确实没有很多关联度。暴风整体上是做屏幕,我们判断2020年眼镜上的VR屏幕、客厅里的电视屏幕是非常重要的,不能说是完全取代过去,但是是极其重要的新互联网阵地,这个时间点和这两块屏幕是我们所有战略的出发点。但是你要说他们有多少产品之间的交互,有,是锦上添花。两块业务本质都是靠自己的,各自必须是能够自给自足的东西,不是说你靠相互关联,其实是谈不上的。

  腾讯科技:除了这两块,暴风还做了体育、金融、秀场等,给人感觉暴风一直在分散打,缺乏一个整体逻辑。

  冯鑫:我当然希望有一个王牌业务,但不容易。有几个公司真正拥有像腾讯这样的王牌业务?真正拥有王牌业务又很赚钱、很安全的业务,是一个极其难的事情。只有伟大的企业才会有,而且还只是伟大几年,很难超十年,它还得自己去更新迭代。

  如果将来暴风有一天真的可以成为和伟大的词有关系的话,一定是VR。因为VR有可能使你成为绝对的NO.1,又是相对的垄断者。

  腾讯科技:就如同发动机一样。

  冯鑫:对,电视机可能会成为现金流业务,很稳健,可能不是NO.1,或者即使是NO.1,也不是一个绝对领先的状态。但它会赚钱,而且很稳定,生命周期很长。

  腾讯科技:除此之外的其他业务呢?

  冯鑫:暴风影音能健康活着就不容易了,前提还是行业不再发生合并,如果合并就不健康了。暴风必须寻找出口,在新的出口里,只有TV和VR才是未来。

  腾讯科技:体育、金融业务?

  冯鑫:那些都是小事,他们成了也不会让暴风集团成,他们败了也不会让暴风集团败,我们投入也很低。

  腾讯科技:那为什么还要去做?

  冯鑫:必须要做,金融也要做,电商也要做,广告系统当然要做,这是你这边必须要做的商业模块,不做的话效率就很低。

  腾讯科技:今年重推的金融也是这个逻辑吗?

  冯鑫:对,他是一个商业单元,一个赚钱的模块。我们只投入了几百万,但以后要开始给公司贡献利润了。他们不出现之前,我们只能跟外面的金融公司和做广告合作,他们出现后就可以自己多挣一份钱,能够让我们商业变现的效率更高。

  但他们依旧是很普通的部分。当然你说这帮团队如果很优秀,突然能取得一些异样的成绩,我们也支持。但这不是我们的战略规划当中需要一定出这个结果的,我们并不需要他们一定出现这样的结果。

  VR内容战略

  “我们在视频的竞争为什么永远没有办法进入第一梯队?就是输在内容端。魔镜往后走,一个极其重要的战略是内容战略,我们一定不能在这个战场的洗牌中再输了。”

  腾讯科技:有一个问题在于,我们是做“屏幕”的,但屏幕其实都是内容出口,但我们在内容端并没有什么优势。

  冯鑫:我们在视频的竞争为什么永远没有办法进入第一梯队?就是输在内容端。到TV和VR两个战场上,为什么我们下定决心做这个事?其实我们知道它会比原来好,好很多。

  首先TV,硬件、软件一体的门槛就挺高。在互联网当年爱奇艺晚进场,也迅速冲进来了,就说明了一件事,互联网端的壁垒太低,只要买了足够多的内容再加一点流量就很容易冲到第一阵营,所以买内容的主体跟做用户平台之间没有界限,界限太能轻松跨越。但到电视就不一样,能买到内容和能把电视机做好再卖出去,二者都十分重要,内容只是卖电视的一个环节。

  到VR这一端,VR内容是一个全新战场,这时候内容也在洗牌。为什么是VR革命呢?VR革命不仅是用户平台在革命,对上游的内容产业也在革命。VR社交也是要重新做,VR游戏要重新做,VR视频要重新做,其实VR内容是重新颠覆性做的。

  魔镜今年往后走,一个极其重要的战略是内容战略,我们一定不能在这个战场的洗牌中再输给未来,所以我们对内容这件事情是未来到2018年底之前极为重要的安排。

  腾讯科技:但VR内容显然不能只靠暴风一家。

  冯鑫:其实现在整个VR的从业者和VR的用户方面,用户一直在上升,周边做内容服务的公司也越来越多,提供内容服务的也越来越多。其实整个VR行业有点像当年568电脑的时代,有时候好、有时候不好,有时候太热,有时候太冷,但整体是一直在增长的。

  我给你一个数据,VR内容上今年上半年影视资源新增1500个,全景视频新增500个,游戏新增120个。现在全景视频每天更新50个,这个还不是收集的所有量,只是我们认为不错的量才更新上去。游戏每周更新5款左右,也是我们认为不错的才更新,现在已经达到这个规模了。对于正常的用户来讲,每周过来都有新东西了。

  腾讯科技:做这些的CP应该都还是中小厂商。

  冯鑫:你可以这么说。但我认为VR的内容谈不上中小,VR内容就是重新洗牌,传统的华谊能把VR内容做好吗?不一定的。

  腾讯科技:质量上能保证吗?

  冯鑫:这还是类似于586电脑刚出来的Win98时代。那会大家用的游戏就是扫雷,唯一好点的是《红警》,你说那时候什么在制约?其实是集体在制约,但是集体在进步。包括Daydream(注:谷歌(微博)发布的VR蓝牙手柄方案)的出现,你说是偶然的吗?其实是必然的。是不是去年八九月份就出现了?这个不见得,有可能是今年八九月份。包括高通又出了VR的芯片,其实也是必然的。包括屏幕开始做4K屏,甚至更高的屏幕,这也是必然的。比如这帮做游戏的人,原来可能没人做,现在有人做了,从不好玩到好玩,其实整体趋势是必然的,只是说具体到某个时间点谁出现那是偶然的。

  腾讯科技:你觉得出现VR真正的行业拐点还会远吗?

  冯鑫:明年肯定会有。Daydream出来后,迎来整个拐点的时间已经大大加速。我认为核心的拐点是日均使用用户要过50万,以及人均有效时长突破30分钟。我们现在的日均日活大概是10万的数量级,还不到规模化。

  这两个拐点一定要到,这两个拐点一旦到了用户一定是沉浸在使用了。还有就是,有了50万日使用规模,月活跃规模肯定是几百万,这时候就有商业的可能了。一旦开始有钱赚,服务商、内容商开始赚钱了,这个刺激将会大为不同,商业循环就可以完成了。

  亏损和转机

  “电视越卖越亏这个绝对数字还是会增长,但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是看单台获客的成本是不是一直在降低。”

  腾讯科技:暴风电视虽然营收提升了,但去年中报亏了1个多亿,今年中报是2个多亿。

  冯鑫:今年上半年比去年上半年电视机销量不知道多了多少,因为那会刚开始卖,基本上没卖什么。从去年5月份以后,电视机销量才上一个台阶的。在这么大销量的前提下亏损的数量还是被控制了,实际上每台电视机的亏损在降低,而且大幅度在降低。我觉得单台亏损在降低、复合成本在降低,这件事本身我认为是正面的信息。

  腾讯科技:这种状况什么时候能扭转?

  冯鑫:越卖越亏这个绝对数字的增长,我觉得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单讲电视一个公司,他们的盈利预期是2019年的6月份,但是他们也希望提前,但是我们现在按照这个预期是2019年6月份。魔镜是明年年底,这个公司自己完成自己的ARPU值超越获客成本的拐点。

  他们都在努力提前,绝对值会看到增长,但是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是看单台获客的成本是不是一直在降低,这时候再看到有绝对值亏损,就意味着你在市场的地位越来越大。

  腾讯科技:你最终的目标是把暴风电视做成什么样的体量呢?

  冯鑫:现在大概定的是2020年2000万台。每台电视的ARPU值(即每用户平均收入)我觉得不用400块钱,2000万台的400块钱就是80亿,每年都可以通过卖服务获得收入,即提供大屏社交、聊天和大屏游戏等服务,而且生命周期很长。

  中国2.6亿家庭,每年卖5000万台电视,基本六年换一台机器。这已经是非常可观体量的企业了,这里面NO.1的公司是很夸张的,可能一个领域就能冲到50亿以上的纯利,前三位的公司都有10亿的纯利。

  腾讯科技:暴风能拿到这个红利吗?

  冯鑫:这个领域玩家比较多,前三名都会很好,应该能活下五到十家的企业,而且生命周期很长。这是一个基础逻辑,保证进入这个领域是安全的。但其实这里面有很多细节,我觉得至少有三个细节是极其重要的。

  第一,一定要是互联网品牌。一些传统电视的本质问题输在用户心里不太认同,这很难扭转。为什么乐视、暴风、小米电视能更快地跑?并不是我们硬件比他们做得好,也更谈不上线下渠道比他们好,都谈不上。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第二,渠道问题。这是要向线下学习的,如果线下渠道建立不起来,电视这个事基本是做不出来。

  第三,产品问题,你要让电视机变成是可以玩的,而不仅仅是直播到点播的电视机,我觉得实际上是这三点。综合来看,我觉得我们在这个领域当中的综合实力是不是第一?我不清楚,但应该是非常棒的。

  夭折与反思

  “我之所以有这个信心敢做这个控制不了的事情,实际上就是一种对自我的认知发生了不客观的认知。可以说我膨胀了,我觉得这个事情肯定是错的,以后无论发生什么要尽量避免做类似的事情。”

  腾讯科技:在过去一两年,最让你后悔的是哪件事?

  冯鑫:还是影业那件事。去年三季度开始,我就开始反省那个事了。去年三季度第一次在会上提了这个事,后来公开反省了两三次,自己也不断地想。我就回答一个简单问题就知道了,如果不是当时上市的心态,我会做这个事情吗?我觉得是不会的。

  电视的话,不上市我只是没资源做,但我很想做。VR在那么艰苦的情况下都做了,这是我想做的事情。至于上市后有点资源会孵化点金融、电商、广告商业模块,这当然是想做。

  但影业那个事,如果不是因为上市心态的变化,我会做吗?我不会做的。因为那个事情取胜的决定因素超过70%不在我手里,全部是在外在因素当中,控制不了的。所有的事情上都是靠他们的,这个事复杂度和难度都是在失控的状态。

  我之所以有这个信心敢做这个控制不了的事情,实际上就是一种对自我的认知发生了不客观的认知。可以说我膨胀了,我觉得这个事情肯定是错的,以后无论发生什么要尽量避免做类似的事情。

  你说方向对不对?业务方向可能也是对的,选的玩家可能也是对的,但是不重要,这个事情控制不了的。如果成,那也是老天爷赏你的,败是应当的。即使证监会批了,我们投入更大的精力、资源和钱,还是很可能失败的。

  腾讯科技:并且暴风很有可能投不起那么多的钱,很有可能把整个公司拖垮。

  冯鑫:我真的是这么想的,证监会可能救了我们一把。如果当时一旦开始投入去拍戏,如果一旦资本环境变差,就会特别暴露问题。对在公司来讲,幸好当时没让做,没让做就没有投入更多的东西。

  腾讯科技:现在影业应该完全停滞了吧。

  冯鑫:基本没做了。再启也不是大事,因为最大的战略时机已经丢失了。我们有个基金在孵化一些相关项目,但一定会自己控制结果。

  不是说自己完全控制结果,但是在战争之前起码要有一个百分之七八十胜利的把握。如果百分之七八十的把握都没有,那就是对自我认知不够了。

  腾讯科技:我想知道,股价特别高时,大家都说是虚高,股价下来之后,就说咱们被打回原形。你觉得现在暴风集团的状态是被打回原形,还是说被低估了?

  冯鑫:我觉得现在到这个程度,还是有些被低估了。

  腾讯科技:这个幅度有多大?

  冯鑫:当时高的时候,我也觉得太高了。今天我也没有那么特别关心这个数字了,只要这个数字没有影响到安全线。今天大家对暴风的看法,随着市场的环境好坏会影响大家的态度和情绪,但是暴风被观看的对象也需要自己做出更有价值的东西,我们需要把更有价值的东西一天一天做出来,做出来就好了。

  谁的学徒?

  “我肯定没有说过学习乐视。曾经有人问我,你觉得到底哪个东西值得你学习?我还真的认真说,我一直在学习阿里。”

  腾讯科技:外界很喜欢将暴风与乐视做对比。

  冯鑫:极其扯淡。我们觉得路径不通都不敢做的,比如说好多人问我怎么不做手机?但路径不在,贴钱不是路径,那你有什么竞争力跟这些手机厂商竞争呢?你不能说我有点视频版权,这不足以竞争。

  汽车也很好,像将来把你封闭三四个小时,那个环境当中让你干嘛就干嘛,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互联网环境。但时间太长了,可能是15年后的事,我们做不起,所以我们是有选择不做的。

  腾讯科技:暴风还是很节省的。

  冯鑫:非常节省。我的大前提是每一个模块自己定现状,如果这个模块不健康,我们是救不了你的。我们没有能力养着你让你成功,做不到。我们最多有点帮助,做锦上添花,但是基础是你自己打造的。TV必须在电视领域竞争力够,魔镜必须在VR领域表现优秀的,体育也是在体育的竞争领域是极为健壮,这是前提。

  如果这个做不到,指望暴风集团母公司来养着你成功,这事我们是不干的。我不是不干,我们也干不起。

  腾讯科技:而乐视是相互拆借。

  冯鑫:我们是合理的,我们也做不到拆借,我们上来以后结构就不是这样的结构。

  腾讯科技:但印象中您应该有一段时间屡次提到贾跃亭,对这个人还是有一定推崇的。

  冯鑫:我肯定是没有说。我记得曾经有人问我,你觉得到底哪个东西值得你学习?我还真的认真说,我一直在学习阿里。但是如果参考乐视,那会乐视,我会参考很多人的,别人做成功肯定要去看看。但是真正讲战略思想的话,我们是努力在尽可能学习阿里的思维方式。

  我们甚至于曾经因为他们有一篇报道,就是市场部门写稿子提到了乐视,我还专门给他们打过电话。那是去年5月份,乐视还是很好的时候。我说以后你们别这么去提,我们不需要。当时我跟他明确说以后不许提了,因为不是就不是,靠是靠不过去的。我当时的想法,就是靠过去,我也不喜欢。

  腾讯科技:你本质上还是希望更稳健一点。

  冯鑫:是。我互联网创业这么久,在这个圈都快20年了,能做什么事情很清楚。我们卖一个产品,努力做到效率高一点,这是我们能做的事情。我们对资本的看法基础是业务,资本是帮忙的,我们没有把资本当成目的。

0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暴风 冯鑫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