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高端访谈 > 专访乐视影业CEO张昭:如何看待《长城》的教训?

专访乐视影业CEO张昭:如何看待《长城》的教训?

生意场 2017-03-08 08:28:59 来源:腾讯科技

  93分钟之内,张昭抽了9支烟,说了44次“价值”这个词。经历了乐视资金危机和电影市场的大起大落之后,这位乐视影业多年来的掌舵人越发坚信,除了价值,一切都是空谈。

  今年年初,有两个关于乐视影业的“坏消息”:一是乐视公告宣布获得包括融创中国在内的168亿战略投资,融创中国旗下的嘉睿汇鑫10.5亿收购乐视影业15%股份,成为乐视影业第二大股东,而这实际上是乐视控股转让10.5亿股权,乐视影业并未获得任何实际注资;二是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发布数据,2016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为457.12亿元,同比增长仅3.73%,电影市场的整体低迷,让资本对于行业里的公司失去信心,一时间影视行业寒冬论甚嚣尘上。

  “坏消息”在张昭眼中也是“好消息”。

  “潮退了才知道谁在裸泳。”张昭特别感谢如今不太景气的电影市场,并告诉腾讯科技,2016年乐视影业11部影片“片片过亿”。

  他还感谢了融创中国的孙宏斌。“在乐视很困难的时候,在大家对乐视看不清的时候,给了乐视肯定。这种价值的肯定是雪中送炭。新的模式大家看不清,资本认为短期肯定有风险,但长期要看到这个产业的发展。”

  乐视影业刚从乐视大厦搬到六里屯,这之前是乐视体育的办公场所,张昭在这里接受了腾讯科技的独家专访,话题涉及乐视影业的估值争议、《长城》的得失、好莱坞的弊端和中国电影资本的症结等。

  “估值少一百亿多一百亿是天大的事儿吗?不是。”当提到乐视影业价值的相关问题,张昭还是瞪大了眼睛,格外激动,“但是产业很重要,没有资本对产业的支持这个产业就发展不下去。资本越良性、产业越良性。乐视影业的估值问题,从某种角度讲,有这种问题在。怎么从传统产业变成互联网产业,怎么在互联网产业找到不烧钱的健康之路?”

  乐视影业的曲折命运和估值争议

  乐视影业的估值一直饱受业界争议。

  2016年5月,乐视网公告称拟向乐视影业股东以41.37元/股发行1.65亿股,并支付现金29.79亿元,合计作价98亿元,收购乐视影业100%股权。但几度解救乐视于危难之中的乐视影业并未获得特殊待遇,这次注入背后乐视影业还背负了三年业绩对赌:乐视影业承诺于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2亿元、7.3亿元、10.4亿元。

  然而半年后,乐视网对外宣布预计年内无法完成乐视影业的注入。对于年内无法完成的原因,乐视网解释为,国内电影票房在第三季出现下滑,“当前市场环境的较大变化”存在对业绩承诺及估值的基础产生较大影响的可能。

  今年1月,乐视公告宣布获得包括融创中国在内的168亿战略投资。融创中国则获取了乐视最优质的三大业务的股权:乐视网、乐视影业、乐视致新。融创中国10.5亿收购乐视影业15%股份,按照贾跃亭的说法,孙宏斌投乐视影业是一轮定增而不是IPO,所以这次的价格是乐视影业C轮的价格(估值70亿),而不是IPO的价格(宣布注入乐视网时,乐视影业估值98亿)。

  70亿?98亿?还是300亿?张昭却觉得乐视影业的估值并不是一件重要的事,重要的是由乐视影业估值投射出的对整个电影产业的估值。

  “现在讨论的焦点有几个方面:乐视影业今天值多少钱,未来值多少钱。这是一个产业方向的讨论。除了现金流和资产,估值永远有未来的预期值,价值持有者会长期持有。短线的事情都不重要。”张昭说:“我自己认为乐视影业的价值,比任何行业中的一个影业公司的价值都要高很多。当然大家需要一个认识的过程。”

  乐视影业是整个乐视体系里相对优质的资产。官方数据称,在2016年整个电影票房大盘仅增长3.73%的情况下,乐视影业票房增长率达到了71.5%,票房占比为列“五大”民营电影公司第二。

  融创中国入股之后,乐视影业发生了哪些变化?

  张昭在乐视大厦楼下的食堂里初识孙宏斌,两人边吃边聊,气氛融洽。张昭向腾讯科技坦言,业务层面,融创并没有给乐视影业支持,孙宏斌投资乐视这个行为本身才是最大的支持。

  “他现在是影业的第二大股东,为我们站台便是最大的支持。业务层面没有(支持),他不需要懂业务,对我们最重要的是他的价值肯定。不管给我什么样的估值,都是给我的认可。我们的回报就是一定要让股东挣到钱。”对于张昭来说,乐视影业的价值,也是他个人的价值。

  张昭毕业于复旦大学,九十年代初赴美留学,获纽约大学电影制作硕士学位(MFA),2003年,同是复旦大学校友的王长田邀请张昭加盟光线传媒任艺术总监。

  2006年张昭在王长田支持下创立光线影业,但在5年后光线影业的鼎盛时期,张昭却离开光线影业,加盟乐视。

  “贾跃亭既是我的老板,也是我的战友,非常好的朋友。”张昭告诉腾讯科技,贾跃亭的生态商业模式振奋了他。“老贾是一个真正的梦想家。他说移动互联网上半场都在谈流量,而未来互联网会消失,变成空气变成煤水电了,人生活在每一个场景里面。”

  乐视影业对于张昭来说是他从零到一的作品,不同于在光线,张昭觉得在乐视影业更像创业。

  “做大产业跟所有权没有什么关系。”张昭说:“我是从传统(电影)制造业出来的,传统制造业是一个非常自我的行业,做不到把资本、平台、内容、消费者全部包括进来。但好莱坞就能,所以我们面临的机会是产业化的机会,而不是制造业的机会。要论制造业,中国不少一个张昭,但论产业,确实还缺一个张昭。”

  抛开梦想、价值,不论乐视影业怎么估值,张昭的个人利益实际上也有保障。

  融创以10.5亿元现金从乐视控股手中收购乐视影业15%股权,实际上是乐视控股套现10.5亿,乐视影业并未获得任何实际注资。但张昭除了是乐视影业的CEO,同时也是乐视控股的副董事长。贾跃亭制订了管理层双重持股的架构,高管不仅持有自身业务板块股权,如果其他板块业务高速成长,高管也可以从中分享到增长的红利,贾跃亭设计的股权激励策略,不光让高管在自辖业务中有利益牵扯,同时也把高管编入整个乐视集团中,保证了单个项目高管和集团公司利益一致。

  “乐视在做的事我非常认可。这是一个屏读时代,其实这才是影视行业未来的商业模式,所以你要思考的是怎么为这个必然去工作。”

  当年张昭从光线影业离开,对外谈到的原因是:“创建光线影业的时候,我希望这是一个独立的公司,不跟光线传媒一起上市,合并进去的话就没有办法按照产业的发展来进行布局了。”

  但如今乐视影业并入上市公司看似背离了张昭以前的本愿。张昭如此反问自己:“我的人生是从演员到导演、从制作人、公司再到乐视生态,越往后退,能力越能覆盖很多东西,这是去自我化的过程,远离红地毯和鲜花掌声。很多人投资影视行业的兴趣还在享受明星和红地毯地步,不可能有这种思考。”

  《长城》的教训

  乐视影业去年重金投入的电影《长城》首映半天破亿,但口碑上却引发了多场骂战。即使在北美,关于《长城》的争议也并未减少。该片在IMDB的评分只有6.3分。在烂番茄网上,好评率只有35%。

  这样一部中美合拍片究竟是成功还是失败?中国电影人一直在向好莱坞取经,好莱坞真的是万能吗?

  张昭通过《长城》看到了好莱坞的症结:营销方式太落后,不够互联网化;过度工业化,丧失电影初心。

  “如果中国影视产业要逐渐纳入全球范围,那么就有太多问题要学,产业化、制造水平、资本和产业关系、全球发行相关的税务政策、保险制度、外汇等等。”张昭他通过《长城》发现了好莱坞的弊端:“好莱坞最大的问题是它在全球市场上,整个营销方式太落后,不够互联网化。”

  张昭到北美看到很多《长城》的路牌广告,“从业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投放过一块路牌”,这样的营销方式让他担忧。

  另外,好莱坞体系太过工业化也是张昭担心的。“好莱坞体系很难让导演、创作人员有更多空间。沟通的机理不对,太工业化对沟通交流还是影响,效率太低。好莱坞应该重新去检讨如何回归这个行业本身,本质上是不同的有创意的人共同工作,现在资本和管理人员占主导,失去这个产业的魅力了。”

  一定程度上来说,资本化成就了今天的好莱坞,但同时也给好莱坞带来了挑战。而中国电影市场里,资本也是一把双刃剑,其在中国电影里潮起潮落实属必然。

  张昭认为,资本看到投资回报模式稳定才会大量进入。“为什么影视公司的融资能力不好,这是根本原因。看不到稳定可持续扩展的规模。投资人是逐利的,一定要看整个产业模式值不值得投资,识别谁在盲目烧钱,谁在扩大收益规模。”

  “现在二级市场的机构投资人还在盯着影视公司的票房讨论买进卖出,看不见成本和方向。”张昭说,“我最喜欢的投资人是这样的,电影我没看过,但你的模式我看懂了。”

  以下为腾讯科技整理的采访实录:

  腾讯科技:乐视影业的估值还在讨论中,讨论的焦点是什么?

  张昭:有几个方面,乐视影业今天值多少钱,未来值多少钱。这是一个产业方向的讨论。除了现金流和资产,估值永远有未来的预期值,价值持有者会长期持有。短线的事情都不重要。我自己知道乐视影业的价值,比任何行业中的一个影业公司的价值都要高很多。估值是对价值的一种反映。当然大家有一个认识的过程,对价值的判断也不是一晚上的事。

  估值少一百亿,多一百亿那是天大的事吗?不是。但是产业很重要,没有资本对产业的支持这个产业就发展不下去。资本越良性、产业越良性。乐视影业的估值问题,从某种角度讲,有这种问题在。怎么从传统产业变成互联网产业,怎么在互联网产业找到不烧钱更加健康的发展之路。

  还是要感谢孙宏斌,在乐视很困难的时候,在大家对乐视看不清的时候,给了乐视肯定。这个不是钱,但这个价值的肯定是雪中送炭。新的模式大家看不清,资本认为它有风险,但你要看它长远的价值。短期肯定有风险,但长期你要看到这个产业的发展。

  腾讯科技:能回忆一下你和孙宏斌的初识吗?实际上乐视影业并没有获得资金,孙对乐视影业有什么作用吗?张昭:我和他在乐视大厦楼下的食堂一边吃饭一边聊,他现在是影业的第二大股东,做公司的人为我们站台,这是最大的支持。业务层面没有,这个行业他不懂,他也不需要懂,因为我懂。对我们最重要的是他的价值肯定。所以我说,不管给我什么样的估值,都是给我的认可,会给我们信心。周围的人、资本是看好的,我们要回报就是一定要让你们挣到钱,这是大家相互的过程。

  腾讯科技:乐视影业对乐视是什么作用?

  张昭:应该这么说,乐视就是一个科技、文化、互联网,就是这三部分。文化当然在乐视里面很重要的是影视和体育。

  腾讯科技:您同时也是影视互联事业群的总裁,这个事业群什么架构?

  张昭:其实我是作为集团的副董事长负责整个乐视影视内容以及它的变现。

  腾讯科技:我看乐视视频并不在这个事业群里。

  张昭:事业群主要是来做内容和内容变现的。视频当然它是一个超级入口,也是乐视变现的一种方式。

  腾讯科技:您如何定义自己和贾跃亭的关系?

  张昭:他既是我的老板,也是我的投资人,也是我的战友。当然我嘛也是非常好的朋友,一块儿度假什么的,家庭关系很好。

  腾讯科技:之前王长田(光线传媒CEO)给您端了一盘饺子把您感动了,贾跃亭做了什么?

  张昭:老贾是一个真正的梦想家,生态商业模式的提出是非常厉害的。这个对我们这些做产业的人来讲是特别特别特别振奋的。他非常有意思。我们刚开始沟通的时候,他说你的地网很厉害,未来一定可以做很好。他说移动互联网上半场都在于流量,但是过去之后呢?互联网已经消失了,变成空气变成煤水电了,而人还是生活在每一个场景里面。果然是这样,但是当时我没有从流量互联网消失的角度理解他的话,我只是直觉觉得对。

 

1  2  下一页  
8
+1
4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乐视影业 张昭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