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财富榜 > 江佩珍:金嗓子喉宝诞生的故事

江佩珍:金嗓子喉宝诞生的故事

生意场 2010-02-09 05:20:13 来源:生意场

  (生意场讯)对于金嗓子喉宝,很多人并不陌生,而相当多的人更是想当然的认为广告中的那位老者就是金嗓子的老总。事实上,金嗓子喉宝的出现不仅得益于这位王耀发教授的发明,更是与一位女性的执着不懈密不可分,这个常常隐在公众视野以外的人就是广西金嗓子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长江佩珍。

  2002年9月的一天,江佩珍一行从广西柳州飞到了上海,此次上海之行的唯一目的就是在中秋节之前来看望王耀发教授,当这两个在金嗓子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人站在一起互道问候的时候,人们不禁产生疑问,是什么让这样两个性格、脾气、经历都迥然不同的人走到了一起?江佩珍和王耀发的合作始于1993年,当时金嗓子的前身柳州市糖果二厂正陷入困境,这个昔日曾经做到过国内第一的国有企业,正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低谷。

  江佩珍:原因只有一个:很多假冒产品冲击我们,还有一个原因是什么呢?就是人民的市场变化了,市场在变化。两个主要的原因:假冒产品太要劲,你做什么他做什么,就是没有保护知识产权,就是乱来。还有一个呢就是市场也变化了,宣传说不吃糖了,我当时在想,市场变化了,我们也要变,钱难赚我们也要赚啊。

  此时的江佩珍决定突围,但是由于广西相对偏僻,信息渠道并不畅通,面对复杂多变的市场,江佩珍一时不知从何做起,这个时候,一个意外的机会让她茅塞顿开。

  江佩珍:群众要的我们要做,群众不要的也就是市场不需要的,我们就不干。所以我下决心要做高科技的产品,是这样的。我以前也追求过没有做到,为什么呢?因为没有人指明这条道路,到哪里去找高科技的道路?朱镕基总理到了我们这里,让我们去搞高科技,指明了到上海去,找上海的院校。一旦把它们结合起来,就会产生无形的,科技生产力就会产生出来,它的产品就会造福人类。

  在别人的点拨下,江佩珍来到了上海,找到了华东师范大学,在此之前,她也曾走南闯北,但是此时的大学环境却让她的眼界大开。

  江佩珍:我以前不知道什么叫导师,我知道马克思列宁主义是导师,怎么大学里也有导师,我也不敢问。后来我专门问:导师专门是搞什么的?他说导师是专门带研究生的嘛,导师带教授的嘛!我明白了,明白了。有政治上面的的导师,也有学习方面的导师。

  正是那次见面的机会让江佩珍结识了王耀发教授,二者的合作也由此开始了,今天看来,这应该说是一种注定,毕竟从二十多个侯选者中脱颖而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江佩珍:28个都讲完了,我就喜欢王教授讲的那个,其他教授讲的都不喜欢,不谋而合,以后呢,其他教授说要我一个吧,我说行啊,以后再说嘛,谢谢大家,我非常的感谢,我也是鞠了三个躬,因为坐的是圆桌,三个面我都鞠躬了,大家认为我很诚心。

  王耀发:所以我第一次感觉就是这个厂长一点没有什么架子,非常平易近人,又非常有热情,对事业充满热情。就是说她要搞就是要搞我们最好的,中国最好的,有中国特色的这个产品。所以说他的这个想法和我的想法是一拍即合,我们的成果也是要搞最好的成果。那么她这种愿望,我们讲就是很有缘分的,就是一拍即合。

  事实上,对于王耀发教授而言,这次合作不是没有顾虑,毕竟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效益不佳的糖果厂,可以说,是江佩珍的个人魅力让王耀发教授做出了合作的决定。今天,当他坐在记者面前的时候,仍然对这一点记忆颇深。

  王耀发:担心这一个产品在这里生产是不是能够有想像的这种效果,但是,怎么说呢,我就感到江厂长的这种魅力,给我征服了。因为在这个之前,我也接触了好多的这种厂,有的厂,包括我们上海的有的厂,看到我们如果要拿这个有效成分来改造他的产品的话,都怕了。江厂长呢,就是有这种魄力,有这种眼光,她认定这是一个好的项目,那么就凭这一点,我就对她充满信心。因为一个产品要搞的好坏,关键是一个企业的领导,他有没有这种信心,这个是很重要的。

  那段时间,江佩珍曾经六赴上海,拿到这样一个好的项目自然令她喜不自禁,但是事实上,一切才刚刚开始,更大的困难还在后边。就在江佩珍雄心勃勃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资金的问题横在了她的面前,大约七百多万的缺口使得金嗓子喉宝更象是一个美好的梦想,而银行也对糖果二厂这个亏损单位提不起兴趣,无奈之下,江佩珍不得不求助于一位曾经打过交道的银行行长。

  江佩珍:我做厂长的时候,他还是一般的信贷员,没有人贷款的时候,他找我,只要贷十万他就可以当科长了,你帮助我吧,我说好,帮助吧,总有一天可能会有回报吧,我就帮助他,贷了十万,他当了科长之后,摇身一变,做的好一点,变了行长了,变了行长以后我想肯定行了,不行啊,他打起官腔,没有钱,没有钱,不贷。我说做高科技,他说这一粒小小的有什么高科技呀?我说一颗米都要高科技,你知道吗?不信你吃吧。他刚抽完烟,他一吃,哎呀,好舒服,好舒服,你送一点给我吧,但是我就没有钱,我说你当科长的时候我帮助你,本来我不想摆功劳的,现在我要讲讲,求他也不行,盖了章了,国家有科技发展基金,我盖了28个章,也不承认。他说只有200万早让别的单位用去了,你现在晚了,没有了,我说盖章是我第一个先盖的嘛,他说没有了,他是有意不给我。

  对于江佩珍而言,这种遭遇让她觉得非常气愤,但与此同时,一些职工也不理解她的良苦用心,而这才更让她感到委屈。关键时刻,江佩珍显示出了她的魄力,破釜沉舟也要上这个项目,没有钱,就去借,向职工去借,而这一决定不仅冒着风险,还有一种难言的苦涩。

  江佩珍:集资,一个人一千块,你多了不行啊。我们发奖金才三四十块一个月,你收人家一千块,已经心里面很难过了,我很难受了。厂长,发得少大家都来用,你怎么?我说一千块,对是对不起大家了,但是为了救这个厂,把这个产品搞上去。/我自己最多的钱全部拿来,我爸爸的,几个姐妹全部钱拿来,一起凑起来,一共是一万五千多块,他们都来看啊!厂长拿不拿钱,光让我们拿钱,一翻,厂长的确是所有的钱都拿来了,还有一个黑白电视机,拿来大家看也好,我真心实意想上这个项目。大家很支持我,有一个班长,他家里做生意做了十几年,不做了,拿了15万,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钱,15万啊!

  这次集资成功地解决了资金的问题,从此,金嗓子喉宝开始走上了坦途。直到今天,人们依然为江佩珍当时的决定感到惊讶,事实上,成功往往缘自执着,江佩珍也不例外。

  江佩珍:做好这个工作,那肯定有过程,那过程是什么?是艰辛的过程,你方向找对了,在这个过程当中你艰辛你努力,艰辛和努力,那你就会成功,那你有成功,艰辛的努力,还要加上一个字啊,还有恒心,你有了恒心,你执着的去追,成功是属于你的。如果你觉得就做一下也好辛苦啊,也没有恒心,你有这想法,没有执着,好,你不会成功的,有时候是这样,快要天亮的时候,总是要黑一下,然后光明就出来了。

  走近江佩珍,人们会发现,这个身材不高,貌不惊人的柳州女人,却有着一股不服输的性格,正是这一点,伴随她走到了今天。江佩珍的经历在今天看来颇有些传奇色彩,她十几岁的时候就因为家境贫寒,不得不辍学,进入了柳州市糖果二厂当工人,不能和其他同学一起读书一直是她心中最难过的事情。直到今天,她依然记得自己第一次领到工资时请客的事情。江佩珍: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让我的同学享受我的第一次工资,来吃这个泡菜,告诉所有的同学都来,男男女女都来,这都几十年了,就在那个街头在那儿吃,大家都说很好吃,我说要不要再添一碗,大家说不要添了,这个钱来之不易,这是你第一次的工资。大家都笑啊,笑成一团,然后大家一想到我们明天要上学,一讲到上学我的眼泪就流了,大家就哭了!我一想到这些我就很难受,没得书读,那种味道是很难受的。

  1964年,18岁的江佩珍就被全厂职工推选为厂长,这在当时也算是创下了一个奇迹,谈起当时的情景,她仍然印象很深。

  江佩珍:那时侯我那么小,不到100斤,86斤啊。我站起来,脸全红了,我就会鞠躬,那人说你已经鞠了三个躬了,旁边有一个老厂长,电机厂的,他说你已经鞠了三个躬了,你讲一句最想讲的话吧,我说我最想讲的就是谢谢,谢谢各位市领导、叔叔阿姨,我保证把工作做好,我结结巴巴就是这样讲的。回到工厂以后,老厂长叫他们来开会,我的师傅马上讲,“你要把我们老工人怎么对待?”哎呀,问这句话,我才刚刚开始,我是老实巴交的讲,“30年前,你们在这块土地上种了很多庄稼,禾苗长的很好。”“我不问你这个,我问你30年后怎么对待。”我说我想30年后我拼了命也要把这个厂发展大,从48个人发展到1000人。

  上任后的江佩珍没有食言,这个年轻的小厂长,硬是把厂子领导得有声有色。至于其中的原因,江佩珍把它归结为一种不服输的劲头。

  江佩珍:我以前在念书的时候,班里面有第一名,我就要争取第一名。我为什么不可以,人家是人我也是人,我也没缺什么。后来我做厂长,我也是从来不服输,我想人家能做到我们尽量也做到,而且人家做得好我们要做到更好。我想我们做产品也要做到最好。人家已经有这个产品了,你的这个产品要比人家有特色,你的产品比人家更好,人家才会要你的,人家的钱在荷包里,不可能白白给你钱。

  由于江佩珍总是带头做事,在职工中威信很高,因此厂里的环境显得很融洽,工人们干劲很足,糖果产量也逐年递增,然而就在这时,江佩珍做出了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取消和糖烟公司的联营关系,走自产自销的道路。

  江佩珍:他打电话来,我说坚决不去,他说为什么?我告诉你为什么,我自己的产品我自产自销,他说现在没有这种,我说哪没有啊,也没有哪说非要让我跟你合并,我合并了东西归你卖,钱归你收,如果这个钱你收了以后不拿出来给我,我都没有主动权,我当时那么小都懂得这样讲。他说你讲的话我怎么都听不懂?我说我没有讲外语,你怎么听不懂?我说我再讲一遍,他说你再讲一遍,我说我自产自销这是肯定的,我卖货你收钱,如果这钱你不给我,我都没有主动权。

  在几十年的厂长生涯中,江佩珍也曾遇到过很多不如意的事,1983年的时候,由于在厂里推行厂长负责制,一些失去了既得利益的人开始想办法去整她,扣帽子、审查,江佩珍被撤消了厂长职务,还差一点被开除党籍。

  江佩珍:那时侯吃喝拉撒都要管的,我帮职工做了很多,他说我是捧职工,都是捧领导哪有捧职工的?他说我捧职工是错的,还有一个我说班长要选出来做,不要任命的,任命的不懂业务。后来斗我,批斗我,批斗我又说要开除党籍。我最伤心的就是,经过几天几夜,不能休息,轮番来搞我,我自己心里面想,我一心为公,为大家走上致富的道路,我是为大家把这个工厂要搞好,我没怕,但是这种折磨很伤人。

  是绝大多数职工的支持让江佩珍度过了那段困难的日子,随着销售渠道的逐步打开,糖果品种的不断丰富以及产量的大幅提升,厂子呈现出良好的发展态势,而这一局面在上世纪90年代初遭到了市场的打击。在上马金嗓子之前,江佩珍有过非常痛苦的抉择。

  江佩珍:我做这一行做了30年,都舍不得丢了嘛,老本行所以舍不得丢啊,但是我经过七天七夜啊,整整一个礼拜思想斗争,做!为什么呢?你不丢死路一条。丢,而且要丢得彻底,怎么彻底?把所有的机车打烂、搞烂,不允许有回头,破釜沉舟。/拿去炼钢去,把它变成废铁,新的一页翻开是开始,所以我就跟大家说,新的一页开始了,30年河东30年河西,打吧,我们要打一个胜利的仗,那就必须要把自己全身心的爱,所有的东西附在这个金嗓子产品上。今天,金嗓子喉宝已经在国内外占有了相当大的市场,人们注意到,在金嗓子的包装上印着王耀发教授的头像,这在国内是非常少见的。

  江佩珍:要尊敬我们的科学家,要爱才,一定要树王教授,我们喝水不能忘记挖井人。王教授就是我们的恩人,他给我们造了那么好的配方、那么好的发明,我们不要忘记他,这一个头像应该放他,让大家都记住他,至于我呢,我给我自己比喻:就是在沙滩里走过,大风一来一吹不留痕迹,不留脚印,那是最美的,留下最美最好的是什么?是我的产品,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王耀发:每次到厂庆,我到那个厂子里面去的时候,就是很感动,有一次我感动得流泪了,讲话都讲不出来。因为什么呢?全体员工都站起来向我三个鞠躬,都讲没有王教授就没有金嗓子。我说这个讲过头了,如果是有了我,没有江佩珍,金嗓子也不行,好的成果也不一定转化成好的品牌。所以今天我有这么一个光荣,江佩珍她的功劳是不可磨灭的。

  应该说,在江佩珍身上有一种独特的魅力,这一点让很多人很有感触。

  肖开宁(广西金嗓子喉宝北京总代理):刚开始的时候,金嗓子还是比较困难的,企业转制,老产品滞销,新产品刚出来没有市场,当时我们做了一些产品还是不错的,也确实挣了写钱,那时侯。所以当时我只是有种直觉,就是说江厂长这个人值得信赖,她负责任,她说你放心,你帮我销货打钱过来,销不了退给我,该给你的钱一分不少,她给我说的很肯定。当时我非常感动的就是她非常爱她的产品,每个成功人士的后边都有重要的一条主线,就是她倾尽全部的热情在这个产品上面。

  在柳州,很多人都管江佩珍叫江老娘,这在当地用来形容非常能干的女人,是一种很尊敬的称呼,而她做的很多事,也的的确确受到了人们的尊敬。1996年,江佩珍在柳州市的五一路口建了两座人行过街天桥,这两座以金嗓子命名的过街桥被人们称作放心桥。

  江佩珍:我想办的就是想修两座天桥,因为我每天上班从那里过来的时候,好多人老是等,还有学校在这边。孩子住在这边,要走到那边去,好多人开车总是很大意的,“嘀嘀”按这个喇叭,孩子们都很害怕。还有老太太要到广场去,广场有好多人在练武嘛!早上上班的人就很急,还是按喇叭。老人家有跌下去的,我都亲自扶了两次,哎呀!我说老人家不好意思,她说我知道不是你搞我的,你扶我就是敬老得福。这人开车走了,我想我有钱了第一个要办的事,我先修两座天桥,修两座天桥,让老人家过去方便,还有孩子们读书也方便,开车的也方便,多好,一举多得。另外,我想人都要多做好事,要积德。为什么要办学校呢?学校也不关我的事啊!天桥也不关我的事。我交了税应该是国家办。但是我们还是应该把这些事情办好,因为国家培养了我们,我们也要为国家分忧。是不是也很值得嘛!

  1997年,江佩珍斥资八百万元建立了金嗓子足球学校,这个投资几乎见不到什么收益,每年还要追加投入,但是江佩珍算的是另外一本账,既是为中国足球事业培养人材,也间接为社会排忧解难,让更多的孩子懂得如何做人。

  江佩珍:有一个故事我告诉你,有两夫妇礼拜天睡晚一点,孩子们回去了,都不做声,孩子们六点钟起来晨跑,先跑完步回来以后,爸爸妈妈还不起床,就打扫那个大餐厅,他妈妈说:呀!你快来看,孩子在打扫,他爸爸说:“不可能,我的孩子在打扫,太阳从西边出”,后来起来一看,真的是孩子在打扫。孩子搞完了卫生,说:“爸爸妈妈早安。我早就起来了,为了不打扰爸爸妈妈休息,我轻轻的走出来晨跑。跑完步了我就搞一下卫生”。爸爸说:“哎呀!太好了太好了!这个足球学校不但教你踢足球读书,还会教你做人呀。孩子!”

  作为一个企业家,江佩珍把全部精力都投在了工作上,但是事业的成功往往伴随着对家庭的愧疚,尤其是作为一个女人,这一点显得尤为突出。

  江佩珍:我对家里面欠的情义是比较多一点了,对工厂情义比较浓一点,就是忠孝难两全,就是平衡方面做得差一点。但是我觉得差一点不要紧,家里的人理解你、支持你,你就会觉得心里面欠的情少一些。家里人不理解你,你欠的情就越深,你就难补,我就是这样想,工厂的事情做好了,我把工厂的喜悦带回家去,让大家分享,这也是弥补的一个方式。

  可以说,江佩珍的厂长生涯经历了糖果厂和药厂两个阶段,前三十年,她曾经到达了事业的顶峰又曾划落到低谷,而现在的十年,她又在领导着金嗓子向高峰迈进,前方的路依然崎岖难行,江佩珍,这个富有传奇色彩的柳州女人,又将带给我们什么样的惊喜呢?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