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富二代 > 香港富二代的自我“反省”

香港富二代的自我“反省”

生意场 2009-06-10 10:50:15

  提起香港富豪第二代,你会有怎样的联想?二世祖?花花公子?Paris般的疯女孩?含金钥匙、钻石钥匙出生的幸运儿?莫衷一是的形容词,就是偏偏联想不到脚踏实地、刻苦实干。这是偏见,抑或是事实?争论可能不会停止,答案也不可能是绝对的。

  传统印象依旧如此

  整体而言,香港不少豪门名人之后,由于自小在外国长大或就读国际学校,长大后不仅思想前卫,就连行为也不拘小节,玩起来特别豪放。虽然他们往往都是被媒体跟拍或追踪的对象,但他们却完全无视自己的名声,除了爱流连夜店之外,更肆无忌惮地与“男女朋友”胡搞一番,留下了许多令人咋舌的火热照片。

  据香港传媒披露,早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已经有香港富豪包女星出外游玩,老一派的富豪玩得很传统,包女星的方法不外是金屋藏娇,或者是到酒店度春宵。但新一代富豪涌现后,他们多在国外长大,特别贪新鲜,什么都有胆子玩,包女星的方式也五花八门,开派对玩通宵,什么都想得出来。如果刚好被包的女星也是喜欢玩的,那就更是花样百出了。

  据悉,为了增加派对的乐趣,年轻富豪近年流行一些极尽刺激的成人游戏,大胆得让人咋舌。他们一般都会藉助服食软性药物,以求一时的忘我快感,更有少数吸食大麻制造迷幻的感觉。而平时西装革履的富豪们,更是花尽心思搞一些校服、睡衣、透视装等服饰派对,务求“搞搞新意思”。玩到兴起时还会与女星换衣服,过“易服癖”的嗜好。去年,思捷环球非执行董事邢李与前妻张天爱所生的长女邢嘉倩,就差点险惹官非。警方在一个晚上突击搜查其男友住所,检获大麻草,男友当场被捕,邢女当时亦在屋内,幸好最后获释。

  一说起香港有名的大家族继承人,很多人以往的第一反应就是上述印象。因此,近年来,许多香港豪门子弟在父母鼓励和支持下,也开始晋身社会,在公职公益圈子愈见活跃,而不是除了家族企业之外不作为或无所作为。

  尽力洗脱“富豪后代”的标签

  最近渐为人知的“香港菁英同学会”,就是香港富豪二代的一个组织。其成立过程传闻如下:2006年初,中央驻港联络办举办国情研习班,邀请富豪第二、三代参加,年中又举办第二期,之后,两期研习班的参加者在全国政协委员施子清四子施荣忻家中聚会,闲谈中决定成立同学会,取名“菁英”,同年9月以有限公司注册,希望为香港社会作出贡献,改变外界认为富豪第二代一事无成的观感。

  另一个是近期崛起的“百仁基金会”,顾名思义,是一个慈善组织。这是一个由被称为“亚洲股神”的香港恒基集团主席李兆基的长子李家杰牵头,基本由一批城中顶级大富豪的第二代捐款组成的团体。加入“百仁会”,除了有爱心,还得有实力——创会会员入会费50万港元!首批40位会员,人人都大有来头,包括东亚银行主席李国宝儿子李民桥、已故全国政副主席霍英东的长孙霍启刚等。

  坊间有人质疑这是“富豪后代俱乐部”而已,也有人认定,这不过是富豪们培养自己子女日后加入政坛的踏脚石。笔者有机会与“百仁会”的发起人李家杰一席谈,看得出李家杰绝非“游戏人间”的三分钟热度,也看得出他对“百仁会”充满期待。李家杰以父亲李兆基质问他“你能做多久”一句话向记者表明心意,并语气坚定地表示,“百仁会”不但要长期做下去,还要做出特色来,例如他们每人都会亲自跟进求助个案,与“苦主”有直接接触等。李家杰更表明,要洗脱他们“富豪后代”的标签。

  的确,在香港,拥有一个著名的姓氏,就得承受非外人能想到的很大的压力。他们长大后,最难的是“杰出”,一生都挣扎着要配得上自己的名字和继承的遗产;最容易的是“平庸”;最容易受指责的是“叛逆”。所以,在社会大众提供的坐标以外,许多香港富豪第二代近年也正在寻找证实自我价值的其他道路,他们有钱、有资源,也有时间。这样的方法有:做公益活动、发掘自己嗜好等。

  李家杰是其中一位热心公益、绝迹报纸娱乐版的富豪之后。他近期在慈善圈很红,除了亲力亲为协助父亲管理“温暖工程”,又牵头搞了“百仁基金”,又赞助香港大学防止自杀研究中心,自己更特别成立了“李家杰珍惜生命基金”,特别关注有自杀倾向的一群。

  “在我这个阶段,多赚一个零已经意义不大,少赚一个零也不会令我哭。反而亲力亲为去做慈善工作,才可以令我自我膨胀,感觉难以用金钱买来的满足感和成功感。”说上述这番话的人,正是坐拥逾千亿身价的“亚洲股神”李兆基的长子兼事业王国接棒人李家杰。

  父亲是千亿富豪,李家杰含镶钻石的金匙出世,自幼要风得风,曾有传媒报道信佛多年的他,对亿万家财充满罪恶感,要经常拜佛减轻罪孽。果然,这位亿万富豪之子,潜心向佛多年,办公桌的对面是比真人更高的佛像,窗外与太平山顶高度一样的山景,气派十足,办公室嗅不到钱财如粪土的气息。

  李家杰是李兆基王国的接班人,也是李家慈善事业的负责人。李兆基旗下众多慈善工作,都是由李家杰亲自“督导”的,以免有善款跑到非受资助人的口袋。像2006年底启动、李兆基捐资3.3亿元人民币的“温暖工程”,便是由家杰亲力统筹和“验证”成果,因为他深信做公益如做生意,除出钱外,还要“出力”和“出计划”,效益才会大。

  帮助百县百万农民及万名乡村医生培训和就业的“温暖工程”,以改善农村医疗及增加农民收入为基本任务。李家杰说,“希望能做到香港人口相等数目的人数,这样会感到自豪和欣慰,这亦是个人的心愿。”所谓身体力行,他甚至趁出差时连夜探访受资助农民,务求查证他们是否得到全数的善款和查证计划的成效,又亲自管数控制成本,不让分毫善款被枉花。

  力靠实力开拓事业

  当财富积聚到一个点,金钱真的会变成一个毫无意义的数字?李家杰用行动响应了这个问题。另一名香港豪门后代则这么回答说,“做‘二世祖’并不一定是坏事,我们生活很悠闲,但我们也有追求的生活,也希望把我们的嗜好创出一番事业。”

  澳门赌王何鸿与二姨太蓝琼缨所生的女儿何超仪是其中一个成功的代表。何超仪自小就有表演欲,一直想在演艺界发展。但其敢言敢行的个性令父亲大感头痛。超仪初入娱乐圈时,赌王更大表反对,又公开说对她未能完成大学学业感到遗憾,但超仪仍一意孤行,为表决心更一掷千金自资出碟做歌手,又屡次强调不靠父荫。后来何超仪在2004年凭《豪情》夺得金像奖最佳女配角奖后,事业开始为外人认可,赌王也转而视爱女为骄傲。

  至于另一名豪门后代香港白花油药厂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颜福伟,他是白花油公司创办人颜玉莹的五子,市民对他的认识,也不止他是城中的“钻石王老五”,而是他主唱庆祝白花油创办八十年的广告歌曲《爱多八十年》唱到街知巷闻,颜福伟也成为了不少大学生及中学生的偶像。“来简约地爱多80年,态度未曾改变……”这几句歌词,令颜福伟有“白花油王子”之称。

  我们常说,贫穷不是罪;当然有钱也不是罪。社会所不齿的,是贫穷而不发愤,有钱却没有爱心;社会看不惯的,是有钱就有特权;社会欣赏的,是有钱出钱,没钱出力。父辈们几经艰辛,打下了坚实的基业,下一代生活丰裕,这不是他们的错。如果懂得不靠父荫,靠实力开拓自己的事业,热心公益,回馈社会,就会受到外人的尊重。

  这几年来,香港富豪第二代似乎正在努力,为自己“平反”。

0
+1
3
+1
文章关键字: 人物 富二代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