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创业故事 > 中国明星创业公司之死:创始人入狱、多年商业纠纷上升刑案

中国明星创业公司之死:创始人入狱、多年商业纠纷上升刑案

生意场 2019-05-09 16:44:47 来源:钛媒体APP 企鹅号

钛媒体前注:创业,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残酷历程。中国的创投市场充满了励志故事和创新活力,但一级市场并不都是阳光面。创业公司的生存状况,一直是钛媒体关注的焦点,自2017年开始我们每年都在做创业死亡名单统计与数据分析。

钛媒体关注并警惕“创业之死”,是因为这些具备创新活力、又敢于开拓的创业家和企业们,真正代表了中国商业市场的创新活力,更是民营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数据显示,“民营企业创造了50%的税收、60%的GDP、70%的技术创新、80%的就业、90%的企业数量和新增就业。”

然而多年来,民营中小企业的生存境况却不容乐观,各种内外复杂环境让很多人的创业变得不再风光。

本期「钛媒体·封面」5月刊的特别深度调研中,乐行天下与东莞易步两家公司的“商业秘密”纠纷案,就是发生在一级市场极具代表性的典型案例(下称“乐行案”)。其代表性在于,不仅涉及高科技公司之间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更是让明明两家创业公司之间的民事纠纷,极为罕见地上升为了刑事重案,案件至今未终结,却已导致双方公司“两败俱伤”,至今疑点重重,具有极大的行业参考意义。

同时我们也看到,这一案例恰恰发生在国家对民营中小企业发展大力扶持的曙光之中。以2019年两会为契机,国家发布了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大政方针,并通过各层力量大力提倡“着力优化营商环境,放手发展民营经济。”

钛媒体在追踪“乐行案”时,看到的更多是竞争环境、法治环境上的不完善,这些都击中了中小企业生存的痛点。支持民营经济,一方面需要平等发展公平竞争;另一方面则需要长期稳定的法治环境。

毋庸置疑,从商业规律来看,“创业之死”终究不可避免;但谁也不希望看到,因营商环境和土壤问题而导致优秀的技术创新者折戟,这将是整个中国商业市场的悲哀。

2019年1月21日,深圳的暖冬,中国平衡车市场明星公司乐行天下的创始人、华中科大知名校友周伟,因一纸逮捕令被东莞警方带走。

周伟被抓,引发震动。周伟及其创办的乐行天下(以下简称“乐行”)公司于2016年2月开始陷入一起“商业秘密侵权案”,由于案件从一开始就是被刑事立案,这引发了创业者群体的广泛关注,包括波场创始人孙宇晨在内的多位创业者开始声援乐行和周伟;2019年1月,周伟被警方带走后,深圳近百名创业者还发布联名信声援周伟和乐行。

乐行成立于2012年12月,诞生在中国的智能制造中心深圳,基于技术专利能力及研发基础,主营平衡车和机器人业务,也是中国平衡车市场最早的开拓者之一。乐行的产品,主要集中在中高端独轮平衡车领域。乐行创始人周伟曾是“明星创始人”的代表,但让周伟身陷囹圄的是其在成立乐行之前的另外一段并不愉快的创业经历。他于2008年参与创立武汉若比特机器人公司,而若比特公司在2010年以合资方身份参与创办东莞易步机器人公司(以下简称“易步”),后周伟因与易步实际控制人各种不愉快的经历离开易步,也留下了易步与乐行之间的矛盾隐患。

在乐行成立四年后,2016年初东莞警方以乐行侵害易步“商业秘密”为由立案,乐行也因此由平衡车市场的开拓者与领先者逐渐变成了寸步难行的困兽。

一家拥有核心技术能力并合法经营的明星公司,为何因非经营性的原因陷入泥沼,到底是何缘由?为何两家普通创业公司之间看似非常普通的知识产权及竞业禁止民事纠纷,竟被上升到刑事案件,背后有什么隐情?为破除现有网络上关于此案的各种碎片化、真假参半信息,《钛媒体·封面》深度跟踪调查多月、也多方走访,力图最全调查和真实还原这一创业悲剧始末和法律、商业意义参考。

乐行创始人陆续被抓

前述创始人周伟被拘留之前,2018年11月,乐行公司的另外两位联合创始人(郭盖华和闫学凯),也因“东莞易步机器人有限公司被侵犯商业秘密”案(下称“乐行案”)侦破为由被抓。

刑案控告人“东莞易步机器人有限公司”(本文简称“易步”),是周伟团队前投资方之一吴细龙创办的公司,同时也是周伟于2010年参股的公司。

工商信息显示,该公司主营范围包括了机器人和智能电动车等,主要产品为一款名为“易步机器人 ”的平衡车产品,法人代表为吴细龙。钛媒体查询工商信息显示,该公司目前处于“股权冻结”状态,办公地电话已停机。

乐行同样从事平衡车及机器人业务。

平衡车在海外拥有广阔市场,行业主要包括双轮平衡车、独轮平衡车和扭扭车三大品类。最早在2001年由美国赛格威(Segway)公司开辟(现已被中国公司NineBot收购)。2014年开始,国内的智能硬件类创业公司也开始进入平衡车市场,包括纳恩博(Ninebot)、乐行天下等公司。

2014年至2015年是这一领域的资本追捧期,短短两年内,国内平衡车行业涌现出了600多家企业。乐行在风口期,先后获得了五岳资本、天图资本及华诺创投等机构的融资。平衡车领域竞争激烈,乐行是通过技术研发和产品能力上保持创新的玩家之一。资料显示,该公司已陆续申请了266项专利。

据钛媒体了解,2016年前,在技术实力和风口效应助益下,乐行的融资状况良好,很快跻身于行业前三阵营,同时也成为深圳市政府扶持企业。

乐行融资历程(制图:钛媒体App)

不过,乐行用于扩展业务的融资步伐在2016年末戛然而止,原因是核心创始人先后三人入狱,让乐行陷入冰霜期,尽管团队规模仍接近200人,但公司情况已岌岌可危:资金冻结、融资中断、创始人被捕、团队大量流失......

2016至2017年间,中国平衡车市场两大品牌一是小米生态链公司纳恩博(Ninebot),另一品牌则是乐行。前者于2014年成功收购了海外平衡车市场最大玩家美国赛格威,市场份额攀升。

乐行也于2017年开始布局海外市场,同年,乐行宣布收购独轮平衡车领域最早的玩家——美国自平衡电动独轮车索罗威尔(Solowheel)。该收购帮助乐行获得了Solowheel核心专利在中国的代理权,也可看作其拓展海外市场的开始。

自媒体“深创那些事”在2018年发布的一篇详述“乐行案”的文章曾提到,“乐行也曾经是小米意向的收购对象”,但创始人周伟希望为乐行谋求独立发展,“拒绝了小米投资”。

然而,就在乐行谋求独立发展之时,其前次创业与易步董事长吴细龙互相缠斗埋下的“火药”被引爆。

创始人周伟2018年发布于新浪微博的《自诉信》中称,自2015年起,“吴细龙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屡次敲诈乐行,共勒索6000万元巨款。”

吴细龙,系东莞易步机器人有限公司法人、董事长,东莞易步机器人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9月,注册地在东莞。乐行的“麻烦”、乐行与易步两家企业之间的纠纷,始于2016年2月东莞公安局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正式立案。

钛媒体通过乐行、易步双方各自提供的资料,还原了双方案件纠纷的历程:

2013年3月,控告人东莞易步以“商业秘密侵权”为由向东莞警方报案;

2016年2月,东莞警方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对乐行及其几位创始人进行刑事立案;

2016年10月,吴细龙以相同案由在广州市知识产权法院立案,并提交财产保全的担保,冻结了乐行的公司账户;

2018年5月29日,乐行公司创始人被列为网上追逃对象;

2018年9月,公司两位联合创始人(郭盖华及闫学海)被东莞警方带走;

2019年1月,乐行创始人周伟被东莞警方带走;

2019年至今,东莞检察院两次“退侦”,目前案件尚处于审查起诉阶段……

吴细龙向钛媒体App出示的破案告知书,告知时间为2018年11月13日

此后2016年10月,吴细龙再以相同案由在广州市知识产权法院立案。

此后,周伟和他的乐行天下开始了长达三年的应诉之路。据接近乐行创始人周伟的人士向钛媒体证实,2016年期间吴细龙与乐行创始人周伟之间曾多次交涉通过“赔偿”等方式达成和解,但始终未果,直至周伟被抓入狱。

如今,距离乐行三位创始人最早一次被抓已过半年,笼罩在“乐行案”头上的疑云还未散去。

周伟与易步“前嫌”:从合作到决裂

周伟于2008年参与创立武汉若比特机器人公司,而若比特公司在2010年以合资方身份参与创办东莞易步机器人公司。周伟《自述信》显示,“创始人吴细龙曾是我们最早的投资方之一”,并介绍称,周伟与合伙人在校园期间即开始创业,在高校研究院支持下于2008年成立的武汉若比特机器人公司主营服务型机器人。2009年,乐行团队完成了平衡车技术开发,在校寻求融资时遇到吴细龙(吴细龙彼时是东莞市长安一中精密模具厂的经营者)。

吴细龙并未同意进行投资,而是提出与周伟的技术团队成立合资公司,运营平衡车项目。吴提出:其一投资500万在新公司控股60%;其二新公司设在东莞,由吴细龙担董事长。

2010年双方基于签署的《合作备忘录》正式成立“东莞易步有限公司”。

该《备忘录》约定的股权结构是:吴细龙的精密模具厂以500万资金入股,认缴比例60%;武汉若比特以技术和前期投入入股,认缴比例40%。

周伟及若比特公司与吴细龙合资成立易步的《合作备忘录》(乐行公司人士仅提供截图)

不过,在公司注册前夕,吴细龙以资金周转出问题为由,引入了第三方投资人吴东华。此时,合资公司的出资方式基于上述《备忘录》进行了变更:

新投资人吴东华一次性出资125万元,占公司注册资本的25%;吴细龙承诺三个月内认缴出资145万元,占比29%;武汉若比特公司出资180万元,占比36%;工研院出资50万,占比10%。

同时,新公司的《公司章程》约定三个月内出资完成(即2010年12月)。

但据周伟《自述信》所述,“在东莞易步在2011年生产进入正轨后,吴细龙依然没有补足投资”。若比特公司认为其股东利益被严重侵犯,曾将吴细龙诉诸法庭,并于2018年4月获得胜诉。

周伟表示出走易步的原因是“吴细龙未完成出资并涉嫌职务侵占”(来源:周伟《自述信》)

周伟表示,正是对投资人吴细龙资金到位情况不满、公司经营不顺,决定出走易步。联合创始人陈志发也对钛媒体解释,周伟出走的另一个导火索是,“2012年吴细龙已经更换管理层、并架空了周伟团队。在双方合作破裂后,这几位年轻人离开了东莞易步。”

对此解释,吴细龙则向钛媒体回应时予以否认。周伟彼时任易步公司研发负责人,吴细龙认为,周伟及其他技术人员集体出走是在与公司股东谈判前就已经“周密计划好”。2012月10月,一封声称公司“计划在深圳筹备研发中心”的邮件,以核心技术人员之一郭盖华的名义发送给了多位技术团队成员。

此后周伟等人才向易步管理层提出离职申请。吴细龙认为,这直接导致了易步核心技术团队的流失。

那么,吴细龙的认缴出资款到底有没有到账?

吴细龙向钛媒体App提供的一份《股东发起及股权转让协议书》(由于周伟已入狱,截止钛媒体发稿,未能向其证实该文件真实性),其中的约定出资方式,与上述周伟《自述信》披露的内容一致。

吴细龙引入新投资人吴东华后的《股权协议》部分截图(由其向钛媒体App提供)

吴细龙指出,所谓的投资款按协议“属于认缴、无需一次到账”, 并且表示,他本人应出的认缴款在2012年之前已打入易步公司账户。吴细龙方面向钛媒体提供了完整的验资报告:

(来自2010年7月、2012年5月、2012年6月的三份《验资报告》截图。由吴细龙向钛媒体App供图)

三份《验资报告》分别向钛媒体App展示了股东三方认缴款入帐时间:吴东华于2010年8月前完成注册资本出资125万元,占股25%;吴细龙于2012年5月前完成注册资本145万元,占股29%;武汉若比特于2012年6月完成出资180万元,占股36%。

资料显示,吴细龙的出资时间确实晚于《合作备忘录》中约定的“2010年12月”。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有了周伟一方的解释:“投资方吴细龙违约在先”,周伟所在的若比特公司——即平衡车专利技术的实际拥有者,并未在出资时按约定将专利技术转让于新公司易步。

截止2012年5月,吴细龙向钛媒体App展示的认缴出资完成情况

刑案疑云

2012年底“单飞”的周伟团队,落地深圳创立乐行天下。周伟和其团队转向一级市场,开启了市场化融资重振旗鼓。但周伟万万没想到,重新开始创业期间,受到了来自吴细龙方面的多方阻挠。自2016年2月乐行被以“商业秘密侵权”立案之后,与易步两家创业企业陷入了长达三年的“缠斗”。

虽然周伟同前公司易步的决裂原因双方各执一词,但是因为双方纠纷而产生的刑事案件结果却留下了诸多疑云。

其中唯一一个双方均认可的事实是:周伟团队在技术入股易步后,与易步及其他股东并没有签署单独的“竞业禁止协议”。不过吴细龙在接受钛媒体采访时补充指出,虽然没有签署竞业禁止协议,但在股东发起协议中有相关条款规定了竞业义务。吴细龙向钛媒体提供的《股东发起协议》第四条显示:易步公司高层管理人员离职后五年内不得从事与本公司业务相关的工作,不得将易步公司技术资料用作其他商业用途,否则公司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012年5月加入乐行公司的联合创始人陈志发,在接受采访时对钛媒体否认了上述文件的真实性。他指出其股东签字页(“武汉若比特”及“工研院”)均无法人签字,并有日期缺失。

(吴细龙向钛媒体提供的《股东发起及股权转让协议》完整文件,上图为涉及“竞业禁止协议”的条款。)

尽管有此条款,不过,吴细龙提供的《民事起诉状》显示,2016年10月易步在广州市知识产权法院对乐行提起民事诉讼时,并未对乐行及周伟等人提起“违反竞业禁止协议”的诉讼请求。

东莞检察院在2016年对乐行的刑事诉讼,诉由是“周伟团队恶意删除易步的硬盘数据,破坏其生产经营秩序。”

核心问题在于:硬盘数据的丢失,到底是否为周伟出走易步前所为?

钛媒体查阅双方提供的资料发现:周伟团队出走易步的时间是2012年10月,而吴细龙方面对公司硬盘数据进行恢复时间是2013年11月22日。如陈志发所称,“该证据形成于2013年11月22日,周伟团队离开一年后。”

东莞公安对案件相关证据的侦查、取证前后经历了三年,与吴细龙表述一致,“2013年向公安机关报案,直到2016年才正式立案。”

陈志发对钛媒体指出,“易步并无证据证明,自2012年10月至2013年11月22日的一年多内,对证据涉及的硬盘进行保全。因此,不能排除易步恶意更换或删除硬盘内容后,陷害被控告人的可能性。”

对此质疑,吴细龙对钛媒体回应称,之所以未在2013年11月前做鉴定,是因为当时从未想到“起诉周伟”;但直到2013年8月,“周伟方面向东莞税务局举报我们逃税问题,我在愤怒之下才想去报案。当时,才拿这个硬盘去做技术鉴定,才发现,硬盘中的资料根本不是当时(含有技术代码)的硬盘。”

吴细龙在之后的刑案控诉中称,“是周伟等人拆走了(易步)的硬盘。”

他同时也指出,易步在此期间用于生产的技术代码,是从“其他离职人员的电脑中恢复出来的”。“代码从多台电脑中恢复出来”的事实,也为下文中乐行方辩护律师徐昕质疑易步“提交电子证据来源不明”埋下了伏笔。

自2016年东莞检察院对周伟及其公司刑事立案后,2017至2018年期间,吴细龙与周伟双方曾进行了多次交涉,双方陷入无休止的“缠斗”。

考虑到维持公司正常经营,“请吴细龙撤案”成为乐行方面主要诉求,而吴细龙与乐行及其中间人的谈判也聚焦在“撤案条件”。

“吴细龙交涉的主要目的是勒索,需要5000万元加上乐行10%的股权才能撤案。”陈志发向钛媒体透露。吴细龙在谈判中对乐行方面进行“敲诈”,谈判金额涉及数千万元。

但吴细龙向钛媒体回顾,双方先后主要有三次谈判交涉,甚至第三次谈判提出“乐行公司将易步公司收购”的要约,均未果。原因是,他本人并非希望通过刑事案件“迫使周伟和乐行给钱”,而是希望通过刑案,迫使周伟及其团队“认错并承担责任”,但他承认“赔偿6000万,是我在2016年刑事立案中附带的民事赔偿诉求。”

乐行陈志发则向钛媒体展示的一份较为关键的面谈录音显示,2018年11月26日,也就是两位联合创始人被羁押后,陈志发代表周伟提出与吴细龙进行谈判。通话录音显示,陈志发提出了乐行拿“5000万再加10%的股权”请吴细龙撤案的条件,吴细龙表示并不同意撤销刑案。

至此,本案的疑云主要集中于两个方面:

一是乐行对易步是否构成商业秘密侵权;

二是普通商业秘密侵权是典型的民事纠纷范畴,为何上升到刑事案件?这也成为本案中最基本、最关键的法律问题。

案件疑点一:“商业秘密侵权”是否成立?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乐行辩护律师曾发起多次异议,包括管辖权异议、伪造证据等,终被二审驳回。

乐行认为,东莞易步提出“商业秘密侵权”存在不合理性。因为“拥有技术及专利的若比特公司,在参与合资公司后,由于吴细龙违反出资约定,并未将专利转让给易步。” 因此提出易步并不拥有专利——不拥有技术专利的吴细龙,为什么能够控告乐行“技术秘密侵权”呢?

对此,一位知识产权专业律师对钛媒体解释,“侵犯商业秘密”与“专利侵权”,本质上是两码事。

专利一般是公开的、有时间限制,最长保护时间为20年。专利侵权也不会属于刑案范畴,判决结果往往要求被告停止侵害涉案发明的专利权和赔偿经济损失,诸如苹果与高通围绕“芯片”专利授权诉讼就是典型案例,最终和解就包括了苹果向高通赔款。

但所谓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19条规定)

商业秘密需要四个构成要件:非公知性,实用性,价值性,采取了保密措施。在国内,对于商业秘密侵权的界定较为模糊。

那么,深圳乐行是否侵犯了东莞易步的商业秘密呢?

首先,乐行联合创始人陈志发认为,周伟团队在离开原公司东莞易步时并未签署《竞业禁止协议》等相关协议;其次,案件审理过程中多次进行的第三方鉴定结果,存在多处疑点。

乐行及周伟的辩护律师徐昕及周伟团队提供的资料显示,第一次的鉴定结果,“相似度为8%”,相似处为“行业通用技术”;第二次按照相似文件比对方法的鉴定,“相似度为19.37%”。

钛媒体就此向乐行方面求证两份鉴定文件原文,乐行以“文件有政府公章不适宜披露”为由,并未给出鉴定结果原文。

吴细龙向钛媒体提供了两份鉴定结果,均由东莞市公安局委托,分别为东公鉴通字【2016】06788号和【2018】11945号。

2016年和2018年的鉴定结果均采用了双方文件“具有一定关联性”、“构成部分相同”的说法,双方代码相似度与乐行提供的数值并不一致。但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的鉴定结果明确指出,存在相同或实质相似的函数代码属于底层函数(下图)。

鉴定结果显示部分函数代码相同或实质相似,但为底层函数(鉴定图由吴细龙向钛媒体App提供)

本案周伟的辩护律师先后对第三方鉴定过程及结果提出了如下质疑:

(1)鉴定结果相似度为8%,相似处为“行业通用技术”

律师徐昕对钛媒体表示,“在司法实践中,判断是否侵害技术秘密的依据是,通过一般技术比对确认双方的技术是否构成相同或存在实质性相同。”

在调查期间,东莞公安曾先后委托两家鉴定机构就争议双方的源代码是否构成实质性相同做鉴定,结果分别为《15号鉴定意见》和《18号鉴定意见》。两份结果都无法做出实质性同一或相同的结论,仅仅是给出“部分函数代码相同或实质相似”的意见。

《15号鉴定意见》显示:“乐行与其(易步)产品源代码的相似度不超过8%,且相似部分为与硬件相关的底层文件”。根据乐行展示的行业专家意见:所谓“硬件底层函数”,通常是由芯片厂商所提供,并非核心代码。

据陈志发介绍,在平衡车领域最核心的技术有三项:一是运动控制算法;二是传感器数据融合算法,三是电机控制算法。只有这三项技术才涉及到技术秘密。

律师徐昕认为,从鉴定结果而言,8%的相似度并不构成技术秘密侵权。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乐行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