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互联网+
生意场 > 名人盘点 > 揭秘宁德时代创始人,百亿富豪出身草根,拒做风口上的猪

揭秘宁德时代创始人,百亿富豪出身草根,拒做风口上的猪

生意场 2018-06-13 09:51:21 来源:智能车观察

  宁德时代的实际控制人为董事长曾毓群,间接持有公司29.23%的股份。按照此估值计算,曾毓群身价在229亿元,将成为百亿级富豪。

  2017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系统销量达11.84GWh,在国内占比27%,全球动力电池销量排名首位。

  宁德时代创始人董事长曾毓群出生草根,典型的理工男,其经历了10年的打工生涯,后来创业,凭自己的努力将企业做成中国最大的动力电池厂家,从打工仔到百亿富豪,他的创业经历非常励志。

  二

  曾毓群出生于宁德市蕉城区飞鸾镇岚口村,这个小村庄在宁德市区南20公里左右的凤凰山上,因一座建于1647年的天主教堂闻名周边。

  宁德曾经因为现任中央领导在此工作而广为人们所知,现在又因为有宁德时代这个公司而被媒体广为传播。

  曾毓群高中就读于当地最好的中学宁德一中,与他同班同学的,还有日后在宁德时代担任副董事长的黄世霖。

  1985年,曾毓群考上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工程系,毕业后分配至福建一家国企,结果只干了三个月就选择辞职走人,南下加入东莞新科电子厂。两年后,黄世霖也辞去宁德市的公务员工作与他在新科相聚。

  智能车观察认为,在80年代末,一个普通的农家子弟,大学毕业进入国企,意味着干部身份,吃上国家粮,端上铁饭碗,这是大多数人引以为傲的选择。但曾毓群只干了3个月就闪人,至少可以看出他有开阔视野和长远眼光,如果说后来他两次踩中了创业的风口,这次他已经踩中了人生中第一个风口,脱离体制,奔向改革开放的前沿。

  3年后,许家印也是先离开体制前往广东,从打工干起,后来创业恒大,成为房地产的大佬与中国首富。

  三

  曾毓群在东莞新科磁电厂(SAE旗下制造基地)一干就是10年。因出色的专业能力,在31岁便成了最年轻的工程总监,而且是第一位大陆籍总监。

  三个月从国企闪人到在这个企业一干就是10年,这段经历可以看出,曾毓群是一个可以很专注的人,10年专注的职业生涯,让他脱颖而出,进入了高层的视野。

  他的直属上司陈棠华在新科的队伍中发现了曾毓群这个勤奋又聪明的年轻人,选拔其出国留学,在工作上予以指引,曾毓群也开拓了眼界,在公司也破受重用。

  有一天,SAE执行总裁梁少康找到曾毓群让他负责考察一个电池项目,他到深圳跟专家讨论了一天,回来写了一份报告,论证了的确有可行性,说如果要做电池是肯定能做得出来的。

  随后,梁少康透露了真实目的:拉他一起做电池。但曾毓群并没有答应,猎头正在联系他从新科离职去深圳一家公司做总经理。

  梁少康了解曾毓群的才华,又找到陈棠华做说客。陈棠华是曾毓群在新科的老上司。他从美国打电话来,曾毓群终于被说动,决定几个人一起做电池。

  1999年,梁少康、陈棠华、曾毓群等人组建的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AmperexTechnologyLimited,简称ATL)在香港注册成立,并在广东东莞成立了首家工厂。

  当时公司没钱,所有人的工资减半,没有技术,没有设备,没有人才,甚至没有场地,连做实验也是在楼梯间进行的。曾毓群和陈棠华亲自动手,亲自试验,有时候是通宵达旦地工作,工作强度大、条件艰苦,以致让一些刚加入的工程师吓得不敢再来了!

  回忆起创业之初的往事,曾毓群说当时去做电池的决定,“完全是一种冲动”。即便有过详细的市场调查,有梁少康、陈棠华的鼓动,曾毓群也认为有冲动的成分在里面,智能车观察认为,由此可见,在骨子里,曾毓群是一个非常稳重和谨慎的人。

  四

  基于曾毓群的前期市场调查,ATL产品方向为聚合物软包锂电池。因为,在圆柱、方形等形态电池上,日系巨头已经拿下大部分市场,不可与之正面竞争。

  更重要的是,曾毓群他们认为消费电子产品对电池的规格有千差万别的要求,软包电池最大的优势则在——形态相对自由,将更符合未来新的需求。

  当时诺基亚一款翻盖式手机配的是索尼的聚合物电池,ATL买来这款手机拆开研究。这种电池短小、轻薄,便于携带,创业团队感觉到这可能是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

  确定方向后,曾毓群飞往美国,从贝尔实验室手中购买聚合物锂电池的专利。但这项技术暗藏着一个致命的缺陷。

  拿到专利授权的曾毓群兴冲冲的回到中国,一群创业者开始试制聚合物软包电池。不试不知道,一试吓一跳。他们发现,按贝尔实验室配方做出来的电池有个要命的问题——反复充放电后,电池会鼓气变形,以至于不能继续使用。

  曾毓群跑回美国找专利授权人理论,结果对方说,电池鼓气是一个本质问题,他们也不知道怎样解决。被授权的全球二十几家企业也都没人能解决这一问题。

  巨款买来的专利技术可能付之东流,协议还规定了卖出一颗电池要支付对方固定比例的提成。眼看账面上的钱花得差不多了,还掉入了专利方挖的一个大坑,公司前景看来一片迷茫。

  从美国回到北京,曾毓群夜不能寐。他第二天早早起来,去参观一个电化学展览。匆匆赶到会场的他收集了很多材料,然后坐飞机回到广东。

  飞机上,曾毓群苦苦思索电池为何会鼓气。对照带回来的电解液手册,他想到问题可能出在电解液成分上。锂电池能使用的温度上限是85度,贝尔实验室的电解液中,有些成分沸点大概93度,已经超过锂电池温度上限,这会不会有关联呢?

  回到东莞,创业团队根据这个思路讨论了一个下午。接着联系电解液生产企业,弄出了七个新配方,排除了低沸点的化学物质。然后赶紧准备样品,进行测试。两个星期后,有两个配方做出来的电池竟然真的不鼓气了。

  接着ATL的创业团队凭着一股干劲,重新研发了大部分的生产流程,终于实现了聚合物软包电池的产业化。在全球二十余家获得贝尔实验室授权的企业中,ATL是唯一一家将该项技术成功量产的公司。

  正在此时,国内手机产业爆发。2000年,国内很多企业都申请了手机制造牌照。ATL电池报价是竞争对手的一半,容量却增加一倍。靠着高性价比,ATL一下子就打开了手机市场。

  2001年,ATL在东莞白马的厂区落成,当年出货量就达到了100万枚电芯,主要为蓝牙耳机等产品供货。2002年6月,ATL单月盈利,当年实现整年盈利。

  随后ATL引入风险投资扩大再生产。与索尼的产品标准化路线不同,ATL走出了一条差异化的路子——为客户产品量身定制电池。自行主导设计的生产线从一开始就被设计成能生产不同尺寸的电池。

  很快,曾毓群和他的创业伙伴们就获得差异化的策略带来的巨大回报,在DVD、蓝牙耳机、手机等电池市场,ATL的产品迅速铺开。

  五

  2003年,乔布斯准备推出一款伟大的产品iPod,为了给iPod定制一款高性能的电池,要足够小巧,容量大,并保证安全。苹果找到了ATL,这些需求,ATL的产品思路几乎就是为苹果量身定制。

  ATL几乎很完美地解决了这些问题,成功得获得苹果的认可,进入了苹果的供应商体系。ATL没有想到这家企业的量那么大,第一次为iPod供货,就一气做了1800多万个。

  随着苹果手机领域,并成为行业巨头,ATL也逐步壮大。如今,ATL是苹果华为小米三星OPPO、VIVO的主要供应商。

  2016年的三星Note7电池爆炸事件,一开始很多人以为是ATL的产品。后来检测证明,在Note7的两家电池供应商中,出问题的是三星子公司SDI的产品,三星并没有召回配置ATL电池的产品,经此波折,ATL电池提升了客户的信赖度,也被广大用户所了解。

  在ATL的创业中,曾毓群与陈棠华、梁少康等也碰到过危机和波折。在2004年,因为电池行业竞争激烈,风险投资选择退出,大股东转换为日本TDK集团。这种情况对于公司来说有两个隐患,第一是创始团队不能控股,给企业未来命运埋下隐患;第二,公司有日资控股,可能对于参与国家战略产业布局上存在不利因素。

  后来的曾毓群创办宁德时代,从一开始就吸取了之前的教训,实现了中资背景,并保持了创始团队对公司的绝对控股。

  六

  踩中了风口,差异化的策略,专业的精神,ATL逐渐成为了消费类电子聚合物锂电的老大。在动力电池领域,ATL也开始了布局。

  2004年,黄世霖参与了粤港招标项目“汽车用动力型锂离子电池系统的研发和产业化”。2008年,ATL管理层决定在内部正式成立动力电池团队。

  黄世霖也是ATL元老之一,在ATL曾任研发副总。除了开发消费电子电池,黄世霖在ATL内部一个重要的工作是,进行车载动力电池及动力电池管理系统的开发。

  2008年,中国政府借奥运会之机,开始用政策支持+财政补贴的方式推广新能源车,试图在汽车产业中换道超车。而新能源车无论是插电混动还是纯电动车,都需要用到大量的电池。

  2011年,客车新能源车市场规模已经初现端倪。因为国家法规限制,外商独资企业无法生产动力电池,曾毓群与黄世霖决定再进一步,将动力电池团队完全独立出去。当年,在曾毓群与黄世霖主导下,CATL在曾毓群的家乡宁德成立,取名宁德时代。

  ATL良好的技术储备奠定了宁德时代的基础。2010年,BMW打造华晨宝马之诺1E时,要在国内寻找电芯供应商,但国内产品质量参差不齐。后来,BMW的技术人员把国内市场上品质较好的电芯全部采购回去一一测试,发现宁德时代的产品最符合标准,就向宁德时代发出了采购邀请,并与其共同研发了之诺1E的动力电池包。之后,BMW X1插电混合动力车型的电池组也向宁德时代采购。有了BMW的背书,再加上自身的努力,宁德时代的产品力和品牌力大增。

  但真正拿下BMW,CATL克服了重重困难。2014年初,CATL刚介入这个项目供应商甄选时,韩系电池企业就已完成了第一轮送样,而宝马给候选供应商设置的送样截至时间,就在三周后。CATL必须在三周内完成电芯的首次出样,否则将失去该项目供应商的甄选资格。而当时,CATL连符合设计要求的电芯雏形都还没有,一切都还是零。

  CATL组织了一只十几位技术精英组成的核心团队。团队连续熬夜攻关,仅两天就把电芯设计方案确定了下来;在三周内,CATL完成了电芯制成。为了和时间赛跑,这批样品电芯一下产线就被运往了德国。和这批电芯一同从中国出发的,还有三个工程师。当时,工程师们自己背着包,把电芯测试的常规仪器背到德国去,在德国办公室里进行最后的电池测试。三个人日夜不休地测了三天,最后确定这两百个电芯均性能良好,这才放心的交付给宝马。

  仅仅用了所需时间的一半,CATL就把第一批向宝马送样的电芯设计并制造了出来,顺利通过了宝马的电池测试。虽然已经解决了一大难题,但真正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2014年的动力锂电池发展路线还是以磷酸铁锂材料体系为主,三元材料虽然能量密度更高,但当时整个中国业界对于三元材料在锂电上的应用,都没有满足国标中对过充的要求。国标要求电池在200%SOC的情况下,电池不起火。但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通常三元材料电芯充电至170%SOC时,化学结构就会坍塌,造成失效,最终带来安全隐患。

  其实,解决这个问题的原理并不复杂:只要让电芯过充到一定的程度时自动内部切断电源,处于一个安全的状态下不再充电,那么自然不存在过充起火的问题。但当时整个中国锂电行业,均没有解决这个问题的突破性办法。

  然而,韩系电池企业的过充解决方案已相当成熟。这让CATL一下陷入了被动的竞争局面。为了解决三元电芯的过充问题,产品研发团队先后尝试了二十多种方案。一遍又一遍的设计,模拟,测试,推翻,再设计,再模拟,再测试……在苦心钻研了3个月后,一项颠覆国内锂电行业的技术成果诞生了。CATL通过巧妙的变截面设计,使顶盖上的安全装置既能充满的情况下顺利形成短路,又能完美负荷超过5000A的大电流。

  这一看似简单的改变,实际上是超过35项专利的智慧结晶。这一成果后来被应用到了CATL所有的三元电池产品上,随后更被业界广泛采用,推动了三元材料在动力锂电池上的使用。

  解决三元电芯的过充问题,只够与韩系电池企业在技术上比肩,真正让CATL产品脱颖而出的,是比对方优异的循环寿命。这款电芯经过了5000次充放电的测试,确保即便是完全充放电5000次之后,还能有80%以上的电池容量。这就意味着如果每天完全充放电一次,在13年的时间内,电芯的性能几乎没有变化,这在同类电芯中是没有的。

  最终,这款能力密度高达165Wh/kg、循环寿命达5000次的插电式动力电芯成功获得了宝马的认可。

  七

  这个项目,给CATL带来了一笔可观的订单,产出了近40项专利,更重要的是,锻造了一批日后成为CATL中流砥柱的人才。

  据悉,宝马给到的技术要求多达800页,严格的要求虽然形成了不小的压力,但也反过来促进了宁德时代进一步提升电池的生产及检测水平。经历过这个时期的CATL人都认同这样一个说法——在这次项目的洗礼下,CATL开始从一家追随浪潮的中国锂电制造企业,走向世界一流的锂电研发制造企业。

  随后,不仅客车企业的新能源订单增多,北汽、吉利、长安等乘用车企业也相继将宁德时代作为其供应商。2015年以来,国内新能源车市场爆发,宁德时代潜力完全被释放。

  2015年、2016年及2017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产量分别为2.19GWh,6.80GWh和11.84GWh;营业收入分别为57.03亿元、148.79亿元和199.97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87.26%。

  在净利润方面,2015年-2017年三年中,宁德时代净利润分别为9.51亿元、30.89亿元和42.88亿元(非合并报表利润),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112.39%,平均每年翻一番。在制造业中,实现如此夸张的利润增长堪称神话。

  电池行业人士纷纷侧目,宁德时代彻底起飞。这一切背后,首先是曾毓群专注于电池行业近20年的积累,使得在消费锂电和汽车动力电池兴起的两个风口上,领导成就了两家电池巨头。

  八

  但是这个两次踩中风口的人却对风口有清醒的认识。宁德时代旗下的“奋斗的CATL人”公众号上曾对外发布了创始人曾毓群以《台风来了,猪真的会飞吗?》为题的内部群发邮件。

  在这个邮件中,曾毓群写到:当我们躺在政策的温床上睡大觉的时候,竞争对手正在面临生死关头玩命的干,一进一退期间的差距可想而知。我们有无想过,如果外国企业下半年就回来,我们还可以蒙着眼睛睡大觉吗?国家会保护没有竞争力的企业吗?

  以下为邮件全文:

  在公司兄弟们的心中,可能很多人都认为现在的动力电池是中国企业的天下,原因很简单,因为国家希望电动汽车上能有颗中国芯,因为中国政府提供了丰厚的补贴政策,因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市场……而中国企业中我们就是佼佼者。所以我们自认为是执锂电的牛耳者。于是乎很多人放松了,懈怠了,开始坐等客户上门来找我们要电芯。

  在很多客户的心目中,CATL的积极拼搏、努力奋斗的精神没了。取而代之的是自得、麻木、只考虑自己能怎么样、从不考虑客户的需求、从不理竞争对手的进步,得了严重的大公司病。

  当我们躺在政策的温床上睡大觉的时候,竞争对手正在面临生死关头玩命的干,一进一退期间的差距可想而知。我们有无想过,如果外国企业下半年就回来,我们还可以蒙着眼睛睡大觉吗?国家会保护没有竞争力的企业吗?答案不言自明。古人说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消极、短视的行为最终带来的一定是事业的失败、人生的失败,而集体短视会影响公司的进步最终造成公司的失败。

  “当台风来时,猪都会飞”。但是,猪是在飞吗?台风走了后猪的下场如何?我们如果是真希望跟公司同呼吸共命运,乐于一起实现电动汽车中国芯的梦想,乐于与公司分享成功后的喜悦和成果,而不是为了搭便车,那就需要大家立即调整心态,直面现实,积极的寻找能跟竞争对手一较高低的技术和成本方案,积极的跟客户沟通,努力的推进中国芯的实现。

  近期一些员工的种种错误行为,需要立即杜绝,我要求所有总监对下属的思想活动要立即进行了解,对于跟不上公司步调的关键岗位人员要“请”走,让积极的,努力的跟得上公司步调的员工最大化的发挥主观能动性。让大家共同努力,以老子跟他拼了的精神撸起袖子大干一场,在中国的沃土上,在客户的支持下创造出有竞争力的产品,实现公司的最终成功,让大家能够跟公司共同分享成功的果实。

1
+1
1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宁德时代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