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商界精英 > 王兴十年,从耿直文青到厚黑商人

王兴十年,从耿直文青到厚黑商人

生意场 2018-01-30 14:53:57 来源:IT爆料汇 

做校内网时期的王兴,一脸清纯与稚嫩

 

从海龟到创业者

 

他可以模仿海外商业模式,却从不接受国内大佬的指教。

 

张小龙曾经在饭否上自白:

 

我情商高的时候,智商就低;智商高的时候,情商就低;如果两个都高的话,那我就双高了。(小爆注:双高通常被理解为高血脂高血压,是不健康的代名词)

 

王兴似乎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个烦恼,满腹经纶的他曾经引用孔子的话说:

 

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意思是说别人不了解我,我还是我,于我自己并没有什么损失;我不了解别人,则不知道别人的是非邪正,不能亲近好人,远离坏人,这倒是值得忧虑的。

 

但这话在王兴创业的前几年里并没有给他带来好的影响,当他创业做校内网时,用户达到了10万级别但团队这时候没钱扩充硬件了,也没办法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转。

 

王兴当时找遍了几乎当时所有的知名投资机构,也曾在红杉的引荐下遇到了周鸿祎,但老周跟王兴聊完后,发现他是一个“眼睛几乎长到天花板上”的海龟创业者,于是就跟红杉的投资方说这个团队牛逼哄哄的,不接地气,根本不像来融资的,最终将一大笔投资引向了校内网的竞争对手“占座网”。

 

可以说这是王兴因为不被人了解,吃的一次大亏。

 

这一时期的王兴,可以接受模仿国外的创业项目,却不太接受国内大佬的指教。而当饭否因为审查问题被封后,他甚至找不到能说得上话的人,最终饭否被封长达500多天,再次上线后,微博早已崛起,王兴又一次为他人做了嫁衣。

 

就连王兴做美团网,也并非是大佬们给他的指点,而是他自己琢磨出来的——2011年,他曾经总结出著名的“四纵三横”,准确的推断出了未来的创业机会在移动互联网与商务的交织点。于是头也不回的就扎进了团购大战里。

 

从王兴的创业经历看,他主要模仿了3个美国的商业模式:Facebook对应校内网、Twitter对应的是饭否、Groupon对应的是美团网。

 

据王兴说,在饭否与美团之间,他们还曾尝试过5个项目,不过都没有成功。

 

王兴今年1月3号曾总结自己过去十几年的创业经历:

 

我做美团已经8年多了,超过了从1937年卢沟桥事变算起的八年抗战;我回国开始创业已经14年多了,超过了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算起的十四年抗战。却仿佛只是一眨眼。

 

一眨眼,王兴创业的学费就交够了,他迅速切换了赛道去做美团,自己也从毫无经验的海龟,变成了成熟稳重的创业者。

 

他后来曾回忆道,当时创业公司已经欠下了相当于他个人工资100个月的资金缺口,已经突破了王兴的创业安全边际,这让他最后不得不接受了陈一舟200万美元的收购。而陈一舟将校内网整合后做成人人网,包装成中国版的Facebook,2011年在美国风光上市了。

 

尽管王兴种了树却没有摘到果子吃,但他当时审慎的创业节奏,却值得现在只顾烧钱、不懂赚钱的创始人们好好学习一番。后来做美团遇到千团大战,王兴也没有选择冒进,而是稳扎稳打的做地推,给人留下了一种“他创业很有章法”的感觉。

 

从耿直文青到厚黑商人

 

他终于找到了适合的项目,但依然拒绝国内大佬的指手画脚。

 

尽管王兴的创业节奏把控的很好,但他依然是一个耿直boy,最著名的表现就是2012年开始创业的程维,曾经找到王兴给他看滴滴打车的早期版本,结果王兴一句“垃圾”,让程维拉投资的心彻底凉了。

 

不过风水轮流转,5年后的今天王兴还是做了跟滴滴打车一样的网约车业务,出师的名义是这种基于位置的服务与美团核心业务互补。王兴的这种选择又把程维得罪一遍!

9.jpg

程维并不是唯一一个被耿直的王兴吐槽的人,2011年他在3Q大战期间还曾“补刀”过周鸿祎,也算为当年校内网融资无果还以颜色吧!

 

王兴2010年开始做美团,经历过千团大战,又在2015年合并了大众点评成为了行业第一。这时的美团,似乎马上就要看到“一统江湖”,然后上市的希望了。

 

结果就在新美大合并后不久,王兴与马云的关系出现裂痕,阿里迅速扶植起了口碑,又招揽下饿了么,与当时的百度外卖上演了一出外卖界的三国演义。

 

如今共享单车领域的阿里、滴滴、ofo的纠缠戏份,就像在告诉我们:历史又在重演。

 

王兴与马云的决裂,一方面是马云认为美团与大众点评的合并是一次失败,强行要求王兴拥抱阿里;另一方面也是王兴拒绝互联网大佬“指手画脚”的结果。

 

王兴除了拒绝马云之外,他甚至对腾讯创始人马化腾都不会妥协——

 

2017年美团40亿融资敲定前,据传马化腾曾要求美团砍掉网约车业务,并会因此而追加10亿美元的投资,但王兴连马化腾的面子也没给。

 

王兴在饭否上说自己过去这些年,随着阅历增长,越来越钦佩李宗吾先生的厚黑学。这话到真是不假——去年王兴一边与程维吃着饭,另一边就把美团的业务做向了滴滴的核心领域,深谙厚黑之道。

 

美团的打车业务甚至在程维的一篇专访文章出来当天,就在北京开启招募司机的活动,声称报名人数过20万就开站。

 

受到入侵压力的程维在专访中表达了一个核心思想:开站就是开战!

 

王兴的下半场,何处是归途?

 

2018年的王兴,竞争对手恐怕只会变多不会变少。

 

王兴说过世界大战其实就打过一次,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上半场,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下半场。他看任何一件事仿佛总是连贯性的。从提出互联网下半场的概念开始,王兴就在说竞争没有终局。

 

而基于“位置”做服务的美团,似乎也没有停下扩张的脚步,据彭博报道,美团负责战略的高级副总裁陈少辉称,他们正在向第三方开放平台,并计划在2018年进军至少10个新的垂直领域。

 

可想而知,王兴在2017年不与大佬为伍,不与同辈创业者谋和,2018年他的“敌人”(竞争对手)应该还会更多。

 

从海龟到成熟的创业者,王兴曾经知止,在巨大的资金缺口面前忍痛卖掉校内网;从耿直的文青到厚黑的创业者,他曾经伐交,与马云、马化腾、程维之间纵横捭阖,独善其身。

 

不过十年间,在饭否上发了12300多条信息的王兴,是否过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究竟何处才是他创业的归途?

 

2014年8月,王兴曾经在饭否里写道:

 

对创业者来说,“不服输”是一种优良品质,“愿赌服输”是另一种。

 

如今美团新计划的10个垂直业务,更像是王兴的又一场豪赌。不服输的王兴,未来能否有孙宏斌那种“愿赌服输”的良好心态?

 

或许,在王兴眼里,这场豪赌还不一定谁输呢!

16
+1
19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王兴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