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人物观点 > 李稻葵:2012中国经济最大不确定性来自房地产

李稻葵:2012中国经济最大不确定性来自房地产

生意场 2012-02-24 09:55:07 来源:中国证券报

(生意场讯)

        经济最大不确定性来自房地产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近日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由于今年国内外仍有许多不确定因素,所以货币政策仍需“走一步看一步”,今年第一季度是政策预调微调的关键。宏观经济发展最大的不确定性仍是房地产,而股市可能会有较好的发展。

  最大不确定性来自房地产

  中国证券报:您如何看待今年的货币政策?负利率状况是否会有所改善?

  李稻葵:货币政策还是要“走一步看一步”,一季度可能是关键。国内国际形势都要看,国际上要看解决欧债危机的进展,从目前来看欧债问题还比较乐观,我觉得比多数人此前的预期要乐观一点;国内主要看房地产调控形势,今年房地产价格回升不太现实,目前房地产交易量仍在下降,但房地产崩溃的可能性非常小。不过,2月底部分房企的贷款和信托计划将到期,需要关注房企的资金链问题。

  至于负利率问题,相对而言今年不会那么迫切。事实上,所谓正利率和负利率都是老百姓心目中对物价水平和存款利率所做的比较,今年实际物价水平正在逐步回落,所以负利率状况应当有所改善。

  中国证券报:多数观点认为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已是必然。您如何看待今年的经济形势?存在哪些风险和不确定性?

  李稻葵:预计今年我国GDP增速为8.5%,CPI涨幅在3%左右。中国经济今年最大的不确定性来自房地产。

  至于股市,今年股市应该会有很好的发展。目前资本市场已成为全社会关注的重点,很多改革政策正在讨论中,包括长期和短期的政策。我个人认为,长期的改革机制更重要,例如改进公司治理、提升上市公司质量、强制上市公司分红制度等。当然,短期内出台一些有利于救市的政策也未必是坏事。

  中国证券报:许多市场参与者反映目前流动性相当紧张。您怎么看待今年的流动性状况?

  李稻葵:目前我们观察到流动性还是比较紧。如果小微企业贷款紧张的状况仍不能有效缓解,则未来货币政策有针对性的、适当的调整十分必要。今年我国宏观经济政策将以扶持实体企业稳步增长为目标来做调整。换句话说,去年宏观调控可能注重调控物价,而今年的物价因素不再像去年那么突出,今年的首要目标是稳定实体经济,所以流动性要做适当微调。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出现了资本的逆向流动。我觉得主要不是因为欧美经济好转导致资金回流,而是由于某些国际投资者从去年10月开始唱衰中国。这些唱衰观点毫无根据。部分国际投资者认为中国房地产业会崩溃、地方债会破产,这属于过分担忧。但是,资本的逆向流动客观上帮助了中国结构调整,使得货币政策压力有所减轻,相关监管部门也开始重视一些问题。

  投资欧洲需多边机制

  中国证券报:对于中国参与帮助欧洲应对债务危机,央行行长周小川此前称“具体帮助措施需要等待时机”。如何理解“时机”二字?

  李稻葵:欧债危机各方会达成一个共识,基本解决方案有望在今年形成。“等待时机”应该包括两个层面,一个是政治层面,欧洲方面必须给出一个改革的承诺。例如,欧洲各国举行峰会,一定要给出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承诺,同时要有一个财政改革的长期方案。另一个层面是具体操作层面,尤其是IMF和EFSF具体的融资方案需要尽快出台。例如,EFSF怎么担保?出什么产品?发什么债?IMF怎么扩大份额?中国方面出多少钱?俄罗斯方面出多少钱?中国和印度等国的预期收益如何?如何改善投票权?

  “等待的时机”并不是等待意大利等欧洲国家的形势稳定下来,我们等待的是一个改革机制。我不建议中国政府直接买卖相关国家的国债,因为光给钱并不能解决问题。

  中国证券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中国投资欧洲是多层次的。请您分析其中的作用和风险。

  李稻葵:简单地说,中国对欧洲投资需要建立一个多边机制,或者说双管齐下。首先,中国官方层面的投资是出于中欧之间关系的长远战略考量,最重要的目标是为中国的长远发展争取更大的空间,这是十分必要的。其次,民间资本层面的投资是出于企业的长远发展目标,可以获得更多的资源,包括技术、品牌、市场份额、人力资源等。

  当前确实是中国赴欧投资的战略机遇期,但绝对有风险。欧洲经济体在很多方面都与中国互补,包括长期的品牌沉淀、技术积累等,正是由于这场危机,它们的价值被低估。当然,任何投资都有风险,赴欧投资的中国企业需要谨慎、认真地分析和把握风险。

  人民币汇率一年左右将趋稳定

  中国证券报:您曾表示人民币汇率已趋于均衡汇率,何时汇率水平会相对稳定?

  李稻葵:综合考虑外贸顺差、FDI下降的速度,按照目前市场调整的幅度,人民币汇率再逐步调整一年至一年半就基本可以趋于稳定,或者说是完全的双向浮动。前提是国际形势在这段时间内不发生大的逆转,美元要相对稳定,欧洲方面要相对稳定。如果美国方面出现大规模的逆转,人民币汇率肯定会出现新的波动。

  我们还需要再观察两到三年,如果两到三年内危机重回美国,那就需要我们高度警惕。欧洲目前的情况没有想像中严重,各方面在积极探索改革方案,但美国的财政问题还远远没有解决,甚至还在恶化。如果出现新问题,最大的可能还是出在美国。

  中国证券报:公众普遍担忧人民币升值使我国出口企业受到冲击,最近的贸易顺差和FDI数据加重了这种担忧,未来的趋势如何?

  李稻葵:从中国的长远经济发展看,应该会逐步在总量上接近发达国家水平。同时,贸易顺差会逐步下降,经济增长方式将朝着以内需为主的方向转变,这是中国经济转型必须经历的一个阶段。在这一过程中,中国吸引的外资投资额一定会逐步下降,未来的趋势应该是中国的资金“走出去”投资。

  预计今年贸易顺差占GDP的比重会继续下降至1%左右,这充分体现出汇率变化对顺差水平的调整起到积极作用。贸易顺差的下降以及经常账户顺差的下降的原因就是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

  中国证券报:人民币汇率趋于均衡应该说是大势所趋,我国出口企业应该如何应对风险和冲击?

  李稻葵:究其根本还是企业要转型。部分低利润、粗放式的业务模式必须摒弃。中国经济每年以8%至9%左右的速度增长,要求社会生产活动的各个部门不断调整和升级。

  汇率压力应该只是企业经营过程中所面临的一种压力,其他压力来自人力、土地和原材料等方面。今年的外贸形势可能比想像中的好一些,因为欧美经济没有想像中的糟,欧美债务危机很大程度上体现在金融部门,直接消费并未下降得很厉害。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李稻葵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