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成功经验 > 台湾“黄金大王”杨丁士的崛起传奇

台湾“黄金大王”杨丁士的崛起传奇

生意场 2010-02-07 04:19:44 来源:媒体

  (生意场讯)

  ——瑞士银行、中国人行都找他做生意

  前言:王鼎贵金属是台湾第一大黄金盘商,每年进口黄金量占台湾市场一半,报价则是台湾银楼每日牌价最重要指标;董事长杨丁士从学徒、银楼业者到进口盘商,五十年与黄金为伍的经验,让他成为两岸金融机关都想请益、借力的对象。

  他每年经手的黄金,是台湾“第一金都”金瓜石极盛时期年产量的六倍;他是期交所订立黄金期货定价规则时最重要的谘询对象;他在黄金市场的名气,连远在北京的中国人民银行都曾打电话请他移樽就驾,到对岸开立宝号;如果没有他,台湾中南部的银楼,恐怕很难拉开店门做生意。他是台湾第一大黄金盘商、高雄王鼎贵金属的董事长杨丁士,行事风格超低调的台湾黄金大王。

  黄金大王没有千军万马,只有十二精兵;没有威武雄壮的军营,只有二十来坪素净的办公室。二十年来,杨丁士靠着一诺千金的信用及坚实难破的人脉,在繁华落尽的高雄盐埕区,默默掌握台湾黄金市场的半壁江山。

  杨丁士的低调,从朴素近乎简陋的办公室,就可窥知一二。走进王鼎的办公室,完全嗅不到黄金大本营的“贵气”,极普通的日光灯管、素净的白墙、简单的桌椅、笨重的传统CRT萤幕,三三两两地放在带锈斑的办公桌上,连最重要的生财工具——电话,都是二十年前那种跟电信局租用的老旧机种。十二名员工,二十年如一日,维持八点半上班,四点下班的正常作息,如果不是此起彼落的电话铃声,很难让人想像,这里就是台湾黄金市场最重要的指挥中心。

  推开一个人高的金库大门,就更令人“失望”了。五坪大的空间,立着一台年岁不小的包装机及另外两个斑驳的小保险箱,之前金光闪烁、瑞气千条的想像,顿时消失无形,领路的杨丁士看着这群外行人失望的表情,只能笑笑说:“其实黄金都放在银行金库啦!”

  但千万别被这朴质的交易室“骗”了。王鼎贵金属已经连续多年荣登经济部颁发的十大进口商之列,稳居台湾三大黄金盘商首位,更是全球最重要的黄金银行——瑞士银行(UBS)在台湾最重要的合作伙伴。王鼎的黄金报价,是台湾金银珠宝业者每日牌价的最重要指标;王鼎每个月收受一百公斤左右的回流金,占了台湾黄金中盘商交易量的一半,不仅是银楼业者的,更是升斗小民需钱孔急时的变现管道。

  由学徒发迹一路走来不离黄金

  杨丁士的出身,跟王鼎的办公室一样质朴。在日本统治下念完中学,就到台南的金仔店当学徒,从扫“金屎仔”的学徒做起。当时,银楼的地可不能随便扫扫,因为传统的银楼都会雇用师父自己打造金饰,磨制时难免会落下金屑,要把每一粒细如尘粉的“金屎仔”都扫起来,才算出师,小学徒就要学会用扫把一点一滴将金粉“回收”,才有之后接触金品的机会。

  也许是天生跟黄金的缘分,杨丁士不久就得到站台卖金的机会,为了更上一层楼,三十岁出头就独自跑到高雄自立门户,经过多年奋斗,终于在高雄当起银楼老板。民国六、七十年代,台湾经济起飞,银楼生意渐上轨道,他更在土地买卖上赚到人生另一桶金,在金银珠宝这一行也站得更稳了。

  民国七十五年,政府正式开放民间黄金进口买卖,杨丁士见机不可失,找了其他九位朋友,凑了六千万元,王鼎贵金属就在高雄盐埕开张,做起银楼同业的大盘商。凭着在银楼业界长年累积的人脉及信用,加上民国八十年代,台湾电子产业快速发展,工业用金畅旺,王鼎业务快速增长。

  本来王鼎黄金主要来源是伦敦五大金商中的万家达(Scotia Mocatta),但公司客户胃口愈来愈大,供给逐渐开始吃紧,正愁供货来源,有一天杨丁士突然接到瑞士银行打来的电话,劈头就问:“你们有能力每天卖掉三十公斤的黄金吗?”他想都不想就说:“当然,这是小意思。”接着,双方整整花了一年多的时间进行文书认证作业,瑞士银行为了验证这个远在南台湾黄金商人的信用,还特别聘请理律律师事务所南下,杨丁士也飞到瑞士看了链金厂。就这样,王鼎贵金属就成为台湾第一家与世界级的黄金银行做买卖的民间业者。

  事业扩张成为瑞银在台最重要伙伴

  十年来,瑞士银行不仅完整供应王鼎所需,更特别帮杨丁士开了一个王鼎专属的铸模,保留一条生产线,专门打造台湾市场喜好的五两金条,还特别允许王鼎有六十万美元的融资额度。“一个台湾盘商能让世界级的黄金银行做到这些,难能可贵,非常非常不容易。”研究国内外黄金市场二十年的中信局襄理杨天立解释。

  杨丁士的名声,透过瑞士银行传进了中国人民银行的耳朵。中国在九○年代后半,朱熔基政府想要扶植大陆黄金产业,一通电话就打到了高雄的王鼎,希望杨丁士能拔营进军对岸黄金市场,但被杨丁士一口回绝,因为从小受日本教育影响,总对中国有三分敌意,虽然市场不小,这个念头终究还是搁下了!

  但王鼎在台湾半点也没停,有了雄厚的货源,王鼎业务扩充更快,极盛时期,每月进口黄金高达两吨至三吨,横扫中南台湾的黄金大盘市场。虽然近年来,台湾黄金市场因民间回流金数量太多,进口数量日渐下降,不过王鼎每月黄金进口量仍能维持一吨左右的实力,拿下台湾一半市场。

  “我们是过路财神,做的都是利润很薄很薄的生意,不是什么黄金大王啦!”杨丁士挥了挥手说。为了证实黄金买卖真的不好做,老人家拇指与中指像算命仙一样掐了几下,数字像顺口溜般从嘴里滑出来:“当年黄金一公斤还在台币四十万元的时候,只赚二六六元;现在一公斤七十万元,只赚五三三元,你看,这一行利润真的很薄啦!”

  自诩过路财神靠信用、汇率判断赚微利

  虽说是微利生意,一路走来,杨丁士也碰到不少半路杀出抢生意的程咬金。民国八十年前后,台湾经济起飞,台湾黄金需求大量上升,不少银行都磨刀霍霍地想切进黄金大盘商的领域,中国信托、泛亚银行就是当时最积极的业者,连时任中国国际商业银行董事长的彭淮南,都动手弄了一个黄金小组。这些大银行都想一手拿着砍价的大刀,一手提着满袋的现金,杀进这黄橙橙的处女地。想不到,宝藏还没到手,就败走麦城。

  “台湾的黄金市场基本上是个『关系』市场,银楼业者大家都是学徒『野战』出身,草根性非常强,上下游业者彼此关系是一条线一条线的,外人要进来相当不容易。”杨天立解释,那种关系好到电话一接,不必报名,买卖双方就知道对方是谁,只要价钱一报,一定成交,是个一言九鼎的市场!如果新进的银行业者仗着身家底子厚,以为杀价竞争可以决定一切,贸然进入这个靠关系及信用紧密连结的社会,关系面或价格面,只要一个处理不对,“大家都会对你吐口水,『奇檬子』(感觉)不爽,再低的价格也没人要货!”

  但也正因为大家过于熟识,关系过于紧密,价格几乎没有秘密可言,台湾整体黄金交易产业接近完全竞争,不但没有超额利润,连最基本的利润都很可能被一次错误判断全部吃掉。加上,黄金买卖这行,全都是用现钱交易,也很少进行外汇避险操作,大盘商一方面必须要有相当高的现金部位,另一方面也要有相当通畅的进销货管道,更要对黄金价格及汇率有精准的判断,只要有一点没到位,周转就会有问题,生意怎么做也做不起来,这当然也益发凸显杨丁士及王鼎贵金属的价值。杨天立笑说:“说杨董是台湾黄金市场教父也许太过沉重,但他绝对是台面上极重要的人物。”

  致力转型放眼黄金期货交易

  不知是拙于言辞,还是受到台湾特殊黄金买卖生态影响,只要问到杨丁士五十年来黄金操作的“撇步”,翻来覆去就是问不到细节,老先觉总是眯起眼睛笑说:“真的就是靠经验啦!”

  黄金大王底子虽硬,但大环境考验仍然严峻。经济转坏,民间卖金变现在这几年已形成风潮,加上台湾制造业大量外移,都让进口金量明显下滑,整体金市“外热内冷”的现象相当严重。几年前,因为业务成长受限,王鼎贵金属还做了减资,把资本额从一亿六千万元减至目前的一亿一千万元,“生意没成长,就要赶快把钱还给股东!”

  杨丁士可没有坐以待毙,最近仍积极推动,希望证券期货主管单位,能尽快辅导像王鼎这样的黄金盘商,让他们能取得黄金期货交易商的资格,“我们是最了解黄金的一群人,与银楼业者最熟,真正能接触有黄金避险需求的先锋部队!”王鼎贵金属总经理林进章表示,王鼎已经把二楼空出来,随时准备迎接黄金期货新战场,让老店重现十年前瑞气千条的光彩。

  年逾七旬,杨丁士仍维持正常上下班作息的习惯。约好采访那天,老人家身体微恙、鼻音沉重,但仍不愿取消采访,一大早就坐在门口等着远到的客人上门,直说“与人约好了就要讲信用!”在他厚重的老花眼镜背后,似乎仍看得到,当年那名充满活力、信守承诺,学习扫“金屎仔”的年轻学徒,还鲜活地活在七十岁老人的体内!

  黄金大王看行情:现在别再买了!

  “如果是要投资,别再买黄金啦!价格这么高都是人为炒作啦!”一问到黄金行情,一辈子与黄金为伍的杨丁士,劈头就叫大家别一窝蜂抢进。

  他认为黄金再上涨的空间不多,今年之所以看到超过700美元一盎司的价格,都是区域性战争及人为炒作出来的,一旦热钱消退,金价很可能会退烧,看到历史天价一盎司850美元的机会真的不大。

  他也指出,一般认为,最近地缘政治不稳,引发的区域战争助长黄金价格上升,但在实务面,民众在战争时反而会抛售黄金变现,长期来看,一旦真的战争爆发,黄金的供给一定会变多,高档金价更不容易维持。

  他估计,目前高档徘徊的国际金价应该持续不久,下探之后,黄金价格应该会落到400美元一盎司左右,然后在这个区间盘整一下,才会再往上攻,这时投资人就可以伺机进场,再赚一波了。

  至于与黄金进口息息相关的台币汇价,杨丁士也认为台币没有大幅扬升的空间,“石油这么贵,台湾要用很多美金买油??!”一旦台币短线劲扬,杨丁士就会多买一些美元部位,藉以分散风险。

  小档案/杨丁士

  现职:王鼎贵金属董事长

  学历:中学毕业

  经历:金店学徒、银楼老板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杨丁士 黄金大王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