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图解名人 > 沈国军:潜行在京城的宁波资本大鳄

沈国军:潜行在京城的宁波资本大鳄

生意场 2009-09-14 08:08:25 来源:浙商网

  除了一份关于描写他掌控100亿私募资金的排名外,网上几乎再也找不到沈国军的踪影。

  一些资本市场的知名人士,也鲜有了解他的,但却大都认同他是真正的资本大鳄——旗下掌控两家上市公司,一家证券公司和一家基金公司;很多人知道银泰百货和银泰中心,却并不知道他是幕后掌门人。今天,沈的这些公司总资产已经达到100亿,净资产也有30亿之多。

  一位接近沈的人士告诉记者说,今年沈还将收购另外两家上市公司,同时有可能将信托纳入其金融平台。

  4月30日凌晨,记者采访到他——中国银泰董事长沈国军,期望揭开他的神秘面纱。

  领导点将

  一如惯常的低调。

  初时,沈国军并不愿多言。他反复说,银泰只是普通的企业,在宁波的巨贾富商面前,根本算不了什么。最后扭不过记者,他才终于答应在会见完最后一个客户后接受记者采访,但时间已经拖到次日凌晨。

  说起今日从事的行业,沈说这得益于最初做商业地产的经历。

  1986年,沈国军从中南财经大学硕士毕业后,在建设银行舟山市分行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据沈回忆,当初毕业后分配到建设银行舟山分行,管过信贷、做过计划,后来还在办公室担任过副主任,也从事过项目评估这类专业工作。

  “1989年开始担任建行系统一个下属企业的总经理,开始涉足地产。”沈国军说,“这段经历对我以后从事地产业很有帮助。”

  但沈真正的事业转折点却并不在宁波。

  1992年,建设银行总行募集40多家分行的资金设立了海南银泰置业股份有限公司,定位于实业投资和地产开发。由于表现优秀,沈被派往海南置业,出任副总经理。这在当时,这是一个并不太容易的爬升。

  一个与沈国军相识的人士向记者透露了此中细节。

  据称在设立海南银泰前,大约是1991年,沈国军作为浙江省建行舟山分行的代表参加总行的一个专业会议,会上沈的发言,受到时任建行总行领导王岐山的欣赏。其后便调沈到海南银泰任职。

  到海南的那段时间,正是经济火热之时。

  1996年,沈国军在那片红土地上打造4年后,他选择了离开。他说,当时固然与海南房产泡沫有关,但更多的是机制原因——海南银泰僵化的国企体制,沈有些适应不了。

  于是便有了北上创业的故事。

  商业地产王国梦想

  1997年1月,中国银泰投资公司成立,这家公司后来成为沈国军对外运作的关键平台。

  据中国银泰副总裁、银泰股份(资讯行情论坛)(600683.SH)董事长邱中伟说,最初中国银泰有五家股东,分别是中大环保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海南昊宇实业投资有限公司、海南银泰和宁波的两家企业。股东之中,民营为主体,除了海南银泰(持股20%)归属建行系统外,其他股东与建行无关。

  后来大约是2001年,建设银行将海南银泰持有的这部分股权剥离给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其后不久,沈国军透过北京国俊投资公司,按照净资产价格从信达手中买下了这20%的银泰股份,实现了管理层收购。这之后,股份历经变动,中国银泰注册资本增资到3亿元,现在的股东格局是:北京弘吉投资公司(自然人程浩和姚荣萱分别持有50%)、北京国俊投资公司(沈国军和方艳分别持有80%和20%)和浙江银泰百货(中国银泰占90%)。(如图)

  在操作MBO的同时,沈国军正有条不紊地实施他的商业地产计划。

  中国银泰成立次年,即1998年,沈国军在杭州设立浙江银泰百货有限公司(下称银泰百货),耗资4亿。尽管1999年银泰百货只取得4.18亿的销售额,但在引入职业经理人后,银泰业绩表现出众:2000年销售额为6.73亿;2001年到2003年销售额分别为10.26亿、11.4亿和13亿。根据沈国军的预计,今年银泰百货单店销售额将达到15亿。

  在业绩趋好的同时,沈国军开始寻求规模扩张。2000年5月,中国银泰收购了宁波华联21.41%的股份,并将其核心企业——宁波华联商厦(资讯行情论坛)整合为“宁波银泰百货”。两年后,银泰百货又以纯租赁模式成立宁波银泰。太平洋百货。2002年9月,银泰百货以输出管理模式的方法接管杭州利星购物广场。银泰百货的连锁趋势初露端倪。2003年,这四家银泰百货的销售额已经超过25亿。

  最新的数据则是,银泰百货在杭州、宁波、大连和重庆已拥有六家连锁店。问到今后希望在商业领域达到什么样的目标时,这位稳健的宁波商人回答说,具体目标还不好说,但如果有条件有机会,也会考虑投资上海。

  除却商业之外,沈国军近年来在地产领域的投资亦风生水起。最具代表性的便是位于北京长安街CBD的银泰中心项目(在建,合同金额40亿,建筑面积35万平米。该项目经过两次总理办公会议讨论,连续三年列为北京重大工程)及凯悦酒店、雍和家园、三里屯、王府井(资讯行情论坛)的项目。这些项目均采用由中国银泰控股或全资的项目公司运作。在北京之外,银泰还在沈阳、杭州、湖南等核心地段建有地产项目。

  沈国军说,银泰的地产除了少量开发销售外,主要是采用自己经营的方式(靠租金收入获得投资回报),目前已经建成30多万平米,而在未来三年内将有望达到100万平米。他说,银泰的定位是主要城市市中心的高端,按高标准、高品质、高质量建造。

  “地产业有可能放入上市公司,等到有更大规模后,内部可能资产重组。”沈国军说,“683本身虽有地产,但规模不大。以后在上市公司内部可能做调整,有些专门做商业,有些专门做地产,但也有可能将成熟的公司做IPO.”

  金融平台

  论及金融平台,沈国军很早就开始了他的谋划。

  2000年5月收购宁波华联,当时这家上市公司持有宁波市商业银行和交通银行的股份。而中国银泰开始涉足宁波证券的增资扩股。这一举措被沈认为是参与金融业的实质性动作。

  证监会2000年11月8日发文《关于同意宁波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增资扩股方案及更名的批复》,同意宁波证券更名为天一证券,其注册资本增至100206万元,其中中国银泰入股1.2亿,居第四大股东,占11.98%.宁波市金润资产经营公司入股2.2亿,为第一大股东,占21.95%.

  据宁波市财政局的一位人士透露,金润资产经营公司原为市财政局下属的财务开发公司,旗下拥有较多金融资产,比如浦发银行(资讯行情论坛)。2002年时,宁波市国退民进步伐加快,财政局将它出售给了中国银泰。

  虽然宁波金润金融资产较多,但它本身却没有金融牌照。沈国军说,2002年收购金润时,其总资产有6亿~7亿,中国银泰按照净资产收购90%股份,花了3个多亿。这之中最大的好处则可能是,当时天一证券已经完成增资,通过收购,中国银泰将合计掌控天一证券33.93%的股份。

  2004年1月,天一证券发起设立天合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占股40%,这个举措被业内认为是银泰对金融业展开全面进攻的旗号。

  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说,去年年底他曾与沈国军接触,沈表示愿意收购一家信托公司,但后来由于某些条款没有谈拢最终作罢。

  沈国军与记者通话时也承认,银泰去年曾有参与一个信托公司改组的机会,但后来因故没有实施。“现在我们一直在努力,有可能今年就有信托纳入金融大平台之中。”

  4月29日,记者来到位于上海桃林路环球广场的天一证券总部,邱中伟正在与天一的高管们商量天一今后的发展之路。“天一必须要确定一个核心优势。”邱中伟说。

  太平洋证券投行总部常务副总李波分析,沈国军目前涉足证券、基金及民营担保业,其金融链条已日趋成熟。而这些平台对于银泰今后的扩张将提供至为重要的资金和智力支持。

  金果实业(资讯行情论坛)证券事务代表陈新文对记者说,今年3月份,金果实业对湖南金科投资担保有限公司进行增资扩股,在原有5000万股本基础上入股3000万股,占37.5%.陈新文说,金科投资担保面向中小企业融资担保,其股东包括湖南五强产业集团(出资1200万)和中科软件集团(出资1000万),实力不俗。

  “除了考虑到它的农副产业外(银泰入主后将致力于蜜桔罐头),我们也很看好金果旗下的担保公司。”邱中伟说。

  多轮驱动

  金融与产业如何对接,是否如外界所说的沈国军掌控100亿私募基金,这是很多人关心的话题。

  在以2.58亿现金收购金果实业后,邱中伟向记者透露说,目前银泰已和湖南的另外一家上市公司谈判就绪,估计近期就有收购动作出台。邱没有透露这家公司的名称。

  而据中国银泰北京的一位核心高层透露,这家公司主业是新材料。而与此同时,银泰还与另一省份的一家基础设施领域的上市公司进行接洽,并有意将其纳入麾下。

  对此,邱中伟解释说,“中国是个资源紧缺型国家,所以现在银泰有意吸纳这些资源类上市公司。”

  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说,邱中伟毕业于美国西北大学MBA,精于产业整合,银泰此番展开连番收购,其后或许将展开眼花缭乱的重组。

  至于产业经营与金融的关联,沈国军谨慎地表示,“不完全一定要依托金融去做实业,但有这个平台,可以相互促进。金融也需要产业促进。”沈没有提到金融与产业该如何对接,他说“金融产业太大了,天一也不过是一家中型券商,不敢去想做什么大鳄。”

  就100亿私募资金话题,沈国军说,那是八卦新闻,没有一点事实依据。而银泰本身,从不涉足二级市场,也不太懂。

  “天一证券是做他们自己的业务,上市公司包括集团下属企业都做产业,确实很稳健。”一位熟知沈国军的人士对记者说。

  邱中伟也说,银泰也看到媒体这方面的论述,但如果说是100亿,那是怎么计算出来的?没有人能给出答案。按照他们的猜想,这100亿应该是通过一个平台运作,而天一是最有可能的——但事实并非如此。

  外界担心的资金问题,沈国军解释说,目前手头上的项目资金,主要是银泰自身和下属企业的产出,比如做地产的几个公司前几年都有销售项目,包括上市公司、百货公司和基础设施公司、五星级酒店都有收入。

  “这几年除了收购兼并过程中需要增加现金流量,及被收购目标公司原来一些贷款存量外,集团总部增加的贷款很少。”沈国军说。

  记者问沈,与建行的渊源是不是可以方便贷款?沈笑着说:“到建行总行贷款并不多。人都挺熟悉,但只有需要时才能去,贷款总是要还本付息的。”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宁波商人,有宁波人惯有的务实勤奋。”沈国军最后对记者说。

3
+1
4
+1
文章关键字: 沈国军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