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成功经验 > 罗红:蛋糕大王的快门哲学

罗红:蛋糕大王的快门哲学

生意场 2009-07-29 17:08:06 来源:男周刊

  (生意场讯)

  人生就是一次漫长的曝光

  他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好摄之徒”,带着相机,曾22次深入非洲大陆,地球两端南、北极的天然壮丽也没能逃过他的镜头捕捉;他又是一位洒脱的企业家,在感觉力有不逮时聪明地找好了“接班人”,并说这就是自己对企业最大的贡献。

  罗红,北京好利来企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1967年出生于四川雅安,1984年毕业于四川石棉矿子弟中学。1987年,热衷摄影的他开起了石林彩扩部,5年后转行,创办好利来蛋糕世界。1999年,罗红成立沈阳好利来实业管理有限公司,4年后北京好利来企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立。

  目前,好利来已经在全国开设800多家连锁店,成为中国本土最大的连锁饼店品牌。同时,酷爱摄影的罗红被中国摄影家协会授予“建国以来有突出贡献摄影家”称号。

  “蛋糕”越做越大,店面多到心里发慌

  热衷摄影的罗红开过彩扩部,要搁到现在,这差不多就是个摄影工作室的概念。但在建立起这方天地的5年后,他转行了,而且还是转到了与摄影风马牛不相及的蛋糕制作上。

  “当时真没考虑那么多,就想开家能做漂亮蛋糕的店。”罗红试过把摄影理想做成事业,但后来那些不为外人知的兼容性问题让他改了主意。一开始,他是在家乡雅安开了家小店,后来在南京工作的哥哥回来一看说,蛋糕做得这么漂亮,你怎么不把店开到大城市去。这句话提醒了罗红,但考虑到房租的问题,最后他还是决定到兰州去闯闯。“我哥是在兰州读的大学,那里比南京小,比雅安大,过年时流行送蛋糕。我一听,觉得那是个适合的市场,就马上动身了。”

  初到兰州,罗红兜里揣着20万元不到的资金,在把7万元的房租一交后,他的房东都替这做蛋糕的小伙担心,就怕回不了本。用一道玻璃墙将蛋糕制作间和前面的营业区域分开,既保证了卫生,又能让顾客看得明白,吃得放心——这是罗红的得意设计。然后当员工忙着干活时,他自己也不闲着,最常做的事就是打扫卫生,因为他觉得这就是对顾客的一种负责。

  罗红的“蛋糕”越做越大,店面也越来越多,当他发现自己光巡店都快要忙不过来时,心里其实是有点慌了。“这怎么办呢?后来我想,干脆就先做好个标准。”1997年,罗红在沈阳办起了一个人才培训学校,从高中毕业生里招工,他们只要身体检查合格,不花自己一分钱就能得到为期三个月的培训。罗红说,当初每培训一人的成本大概是5000元,但他并不强求学员留在好利来。“只留下热爱这个企业、认同我们企业价值观的人。最后大概98%都留下了。”

  企业的发展需要引进人才,管理类人才。1998年末,心里还是有点没底的罗红在成都办起了大型招聘会,当时不少肯德基的员工都跑来应聘了。好利来现在的总经理谢立当时就是那N分之一,他一路从实习店经理、营运助理、营运副总、营运总监、公司执行副总升至公司总经理,成了罗红最能委以重任的左右手——也是让他能放手公司、投身野外摄影的重要保障。

  曾到南极拍企鹅,每天只睡3小时

  如果有机会重新选择,罗红说,希望自己能成为摄影家。他开过个人影展,曾带着装备深入非洲和南极采风,摄影家早已是他的头衔之一。N分之一的投入不够纯粹,不够完美,也许,这就是让罗红对那个身份念念不忘的原因。

  人生是一次漫长的曝光过程,当你来到这个世界,快门被轻轻按下,直到你离去的那一刻,它才会被松开。每个人都会在人生的底片上留下许多内容,有美的、有丑的、有离奇的也有平淡的。罗红为人生下了这样一种定义,而在他想到这个比喻前的很多年,摄影梦就已经起飞了。

  故事是从一台海鸥相机开始的。当时罗红还在中学读书,有一同学的父亲是在单位里负责管相机的,这一来二往走得亲近了,便托着关系把相机给借了出来。“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相机,那是一台海鸥相机。我看了它就觉得这个东西太神奇了,它能把美丽的瞬间变成永恒,真的是很不可思议。所以,我当时就给自己立下了一个志愿,长大以后一定要做一名摄影师。”

  许愿总是美好的,但实现起来却不容易。高中毕业要填志愿了,罗红的心思却不在这上头——整天盼着能去成都学习摄影,然后早日踏上社会。罗红的父母是大学生,三位哥哥也都接受了大学教育,可以说这就是一个地道的知识分子家庭。当罗红把自己的想法跟父母一说,毫不例外的,阻力出现了。母亲直接表态不同意,“你就甭想了”,而一向是罗红心中偶像的父亲则沉默不语。但只过了一宿,转机就出现了。第二天吃晚饭的时候,父亲开口了,“既然这是他喜欢的东西,就让他去做吧。”家人的理解为罗红支起了一片天空,自由飞翔的天空。

  南极,世界的彼端,拍摄,罗红的梦想。2007年11月14日凌晨,经过若干回合的飞行与转机,罗红终于踏上了南极大陆,他此行的目的是拍摄帝企鹅。“那个地方非常非常冷,最麻烦的是上厕所。结果每天我就提两个瓶,一个喝水的,一个是尿壶。十几级的风把帐篷吹得像打鼓一样,每天只睡3小时……我在那待了20多天,最后等飞机等得都快崩溃了。南极是企鹅的天堂,不是我们人类居住的地方。”坚持着,快乐着,承受着,这就是罗红曝光出的人生底片。

  做食品就是如履薄冰,有标准才能天下无敌

  如果是要做成一件小事情的话,我觉得可能只需要勤奋、努力、聪明一点就够了。但如果是要把企业做成很大规模的那种,那就需要多种因素真正地结合到一起。有一句话说的好,心中无敌乃天下无敌。

  在你看来,好利来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罗红:我觉得核心竞争力是企业文化,而企业文化里最最核心的就是企业的价值观,是它真正决定这个企业到底能走多远。

  1997年的时候,我们大部分店开在北方,那里经常冰天雪地,人们买个蛋糕回去,自行车骑着骑着常会把蛋糕摔了,然后就有人回店里问修复蛋糕的事。为了这个,我的(销售)服务员和蛋糕生产员工发生了冲突,到底该收多少钱,收多了还是收少了,他们俩经常吵架。所以,我就把大家全部招集到一块儿,让他们先讨论,一个蛋糕到底大号收多少钱,中号收多少钱,小号收多少钱。等他们讨论完了我最后说,我认为这个蛋糕一分钱都不能收。当时员工就全傻了。我跟他们讲道理,那么多蛋糕店里客人选择好利来,这是对我们的信任,我们要对得起这份信任。他们不小心把蛋糕摔坏了,我们就有责任去帮他免费修补。我觉得这就是一种企业的价值观吧。

  是这种价值观让好利来当上了奥运会供应商?

  罗红:当然,靠的还是品质。当时很多企业都在竞争,为奥运会供应点心。专家评审的时候,所有企业的名称都在糕点的下面,看不到的,等6位专家评完以后,得分最高的它就是供应商。所以,这还是在于一个企业的品质。

  好利来的800家门店全都是直营的?

  罗红:对,800家都是直营店。除了内部优秀的员工在公司待满8年以上的,已认同了我的价值观,等到那个时候,就可以开我们的直营加盟店,但还是直营的。为什么我不开那种普通的加盟店呢,确保品质是一个重要原因,因为利益的问题真的很诱人,人们很容易在这上头失去平衡。

  在800家直营店里,有多少商业地产是属于好利来自有的?你考虑过上市融资吗?

  罗红:第一个问题,商业地产里有一半是自有的。关于第二个问题,其实找我想合作的人特别多,因为他们觉得我这模式是非常好的。但我觉得我并不需要钱,现在没有什么比一家企业健康成长更重要了,特别是食品行业。我们这个行业和别的行业还是有不一样的,它培养人才需要一个很长的周期。现在来说,我觉得稳步成长对企业更重要。

  你有很多竞争对手,它们只要上市融资,就很可能把你在商业地产上的优势给抵消掉,那么你现在的自信又是从哪儿来的呢?

  罗红:我觉得对于这个行业,你们只是从理论上对它进行了分析。我说过,有一段时间我感觉自己是如履薄冰,因为做食品行业真是稍不留心就会出很大的问题。我光是建立起一个蛋糕体系就花了十几年的时间,实际上这种成长的确是需要时间的,培养管理人才也要时间,不可能像资产那样翻(倍)得那么快。所以,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不是那么简单的一回事。用 17年做出了800多家店,在我看来,这已经是以很快的速度在前进了。

  人才、诚信、管理体系,每个都很重要,那你觉得好利来成功的配方究竟是什么?

  罗红:如果是要做成一件小事情的话,我觉得可能只需要勤奋、努力、聪明一点就够了。但如果是要把企业做成很大规模的那种,那就需要多种因素真正地结合到一起。这个行业对我来说是胸有成竹,有一句话说的好,心中无敌乃天下无敌。

  从1999年到2009年,在这10年间你觉得自己对企业最大的贡献是什么?

  罗红:我觉得自己最大的贡献就是找了一个更适合于管理这个企业的人。我现在做得更多的是为企业清晰指出战略方向,这是最为重要的,管理上的事情全由他说了算。

  听说你从小就爱和动物打交道?

  罗红:小时候最喜欢去抓小鸟。小时候我们家是在那个工厂里面,我会在厂里安上十几个那种五片砖头,再在上头放上米,等小鸟来吃,它们一碰那机关就会被关进去。那时候还在上幼儿园,但我想这鸟想得不得了,到了睡午觉时就想办法把自己鼻子弄出血,然后跑去跟幼儿园阿姨说要回家休息。阿姨一说“你快回去吧”,我唰地一下就没影了,跑去看小鸟去了。

  你有偶像吗?

  罗红:有啊,我的父亲。他有大海一样的胸怀,而且一直很乐意帮助别人。记得小时候我们家是在那个工厂里面,每到下班、吃晚饭后,就会有很多老头、老太太来家里排队,让我爸帮着写信。因为那个时候中国支援非洲,很多人家的儿子都去了那边,但有文化的人又少,所以很多人就是托人帮忙写信。当时我就不明白,我爸总帮着写信、念信怎么不嫌烦呢。后来有一天我放学回家,看见桌上放了好多的糖,我妈说那是别人家儿子回来为感谢你爸送来的。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明白了要用爱心去做事情,别求回报。

  据我们所知,你是随母性?

  罗红:对。我爸和我妈结婚的时候就说,他特喜欢女儿,以后如果生了女儿跟自己姓,如果是个儿子就跟我妈姓。我本来应该姓朱的,我父亲姓朱。后来有一次我媳妇跟我说,干脆你也和你爸一样,要是生了儿子随母姓。我让她赶紧打住,跟她说我爸有大海一样的胸怀,但我只有小河那样的。我觉得自己是个很快乐的人,此生最大的遗憾就是父亲没能亲眼看到我今天的成功。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罗红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