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成功经验 > 李炎:悍马富豪穷出身

李炎:悍马富豪穷出身

生意场 2009-07-02 20:00:56 来源:生意场

  (生意场讯)

  “今天只谈旭光,不谈其他的。”6月16日,在旭光资源(00067,HK)的挂牌仪式上,以旭光资源董事局主席身份出席的索朗多吉(李炎),在被记者多次问及有关收购悍马的问题时,都被公关委婉地以上述托辞拒绝,而操着一口四川话的李炎则不断地对记者表示歉意。

  如果没有腾中重工收购悍马的事情,外界根本不会知晓这个公司,更不会知道背后的还隐藏着一位个人身家至少在50亿元上下的隐形富豪——李炎;而如果没有旭光资源在港上市,外界更不会将其董事局主席索朗多吉和收购悍马的李炎联系起来,但是事实上,他们是同一个人。

  对于这位神秘人士,此前媒体众说纷纭,关于他的出身、发家的第一桶金大都莫衷一是。

  悍马富豪穷出身

  李炎,四川内江资中人,今年46岁,1米76的个头,始终操着一口浓浓的四川方言,业界称其为“华通系”掌门人。

  一位接近李炎的人士称,李炎经常往返于成都、北京和香港三地,还会经常去英国和中东。“他工作时间基本上有1/3的时间是在飞机上度过的。”但是,李炎精力充沛,从来都是要在凌晨2点之后才入睡,第二天又很早起来,为此,他甚至配备了不少于5个秘书轮流为他服务。

  不过,李炎之前在媒体上极少露面,也从未在富豪榜上出现过。四川省工商联与李炎熟悉的人士透露,李炎为四川省工商联执委,产业在四川铺得很开,为人豪爽,去年地震后第一时间就捐款超过800万元。

  上世纪80年代,李炎还是自贡市荣县养路段的一名技术工人,后辞职下海,组建了自贡华通路桥公司,主要业务是道路、桥梁施工。

  现年75岁的曾维栋是重庆公路界的老专家。1963年从重庆交通学院毕业后,主动要求到新疆最艰苦的地方工作。后来回到四川,1983年5月起担任资中养路段段长。而李炎几乎也在这时到了资中养路段。

  “那时候他高中毕业,年龄大约在19岁左右。他身高大约1.74米左右,长得很标致,人际关系很好,随和、谦虚、不与人吵架。”曾维栋对李炎的印象很深,也有意栽培他。“他高中毕业,没有专业嘛,我们慢慢给他教测量、设计、施工方面的知识,后来李炎就逐渐从一个普通工人成长为技术员了。”

  没过多久,李炎被调到了四川荣县养路段当技术员。时任李炎在荣县段领导的张段长至今回忆起来还记忆犹新:“他(李炎)是八几年来的,在我们段上班的时候,搞的是技术工作,每次都会干得巴巴适适的。(注:四川话,意为‘干得很好’)用他自己的话说,工作要踏实,干就要干好。干好了,别人说好说坏都无所谓了。”

  在荣县工作一段时间之后,李炎停薪留职,下海经商。

  1994年,李炎获知曾维栋成立一家名为重庆华通科贸的公司,这家公司的经营范围主要包括公路、桥梁、城市道路的设计,以及建筑材料和汽配等物资的供应。一直是,李炎找到曾维栋,表示希望利用重庆华通的名义在自贡办个分公司。曾维栋二话没说,给李炎提供了开办分公司需要的介绍信、资质等各种手续。

  除了帮李炎成立分公司,曾维栋还把在自贡的大学同学介绍给李炎,李炎由此获得了一些工程项目。

  “如果没有错的话,李炎最初在自贡开的那家公司的注册名称应该是重庆华通科贸有限公司自贡华通路桥分公司。”曾维栋回忆说。而据四川当地媒体披露,收购悍马的四川腾中重工的母公司之一正是华通路桥集团。

  超豪华“幕僚团”

  在传出腾中重工欲收购悍马之后,李炎身后强大的智囊团也为人们所关注。知情人士透露,李炎近几年来业务扩张非常迅速,尤其是在资本运作方面屡屡得手,是因为有高人指点。

  张段长也说:“李炎早在2000年以前,就跟香港、英国、法国的很多老板有来往,经营的项目很多,房产很多,德阳有,成都有,眉山有,双流也有。”

  其实,在刚刚香港上市的旭光资源中,就聚集了强大的管理团队,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在9名董事当中,执行董事张大明曾任四川省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主任,川眉芒硝经济顾问及总经理;非执行董事张颂义拥有非常丰富的企业融资及并购经验,曾任摩根士丹利亚洲有限公司亚洲并购分拆组董事总经理,兼亚洲资源(0.305,-0.03,-8.96%)及基建组的联席主管;独立非执行董事许忠如拥有超过25年投资银行及法律事务经验,担任过高盛集团的董事总经理兼高级顾问,并曾在美国和新加坡的多家著名律师行供职。

  可以说,站在李炎背后的,是一支在投资、融资、并购、银行、法律、政府等各个部门都有着相当份量的超豪华“幕僚团”。这与李炎年轻时就喜欢结交朋友,积累下丰厚的人脉是分不开的。

  据称,在李炎的公司,年薪6万以上员工每人配一辆汽车,年薪20万以上的就有一百多个,知情者说,“他自己坐的车都是150多万一台,牌照是空军部队的。”在国内企业中能做到如此福利的,或许并不多,对于平均工资收入并不高的四川更是惊人。

  高调做事,低调做人

  时至今日,李炎每年都还会回荣县一二次,每次都要提着酒来拜访老领导张段长,“他每次回来就跟我打电话叫我去耍,我退休十年了,没有电话不好联系,李炎叫我买手机,我耳朵不方便,他还专门给我配了一副耳机。”

  李炎离开荣县之后,带走了不少老部下。有人说李炎之所以对荣县有感情,一是因为他曾经在这里工作过,还有一个原因是他妻子是荣县过水人,“李炎这个人很重感情,凡是荣县去的,现在大多已经发了大财,但是他在用人上还是按照能力大小用。”现在华通系里的重要人物张志刚、张大明、李旭东等人,都是李炎从自贡带出去的左膀右臂。

  李炎对待朋友“很耿直”“讲义气”“说话算话”不只被一个人提起。这或许从一个细节可以看出。2005年6月,四川富斯特公司向李炎以90%的股权间接控股的川眉芒硝提供220万元人民币免息贷款,但并没有订立书面协议,2008年3月,川眉芒硝偿还了这一贷款。

  “我以前跟李炎做生意,从来没有打借条,签合同,基本上凭口头。在他经济不困难的时候,从来没有欠过账。”李炎旧日的生意伙伴说。

  此外,李炎还有一些非常特别的个性。比如说他从不轻易喝酒,在酒桌上,不管大杯小杯,永远只喝一口;他很喜欢下象棋,但是每次不超过三局;他很早就配了贴身保镖,如果不是他想见你,一般人很难找到他;他做事高调,个人低调,热衷于冒险和炒作,自己却总是远远地以一种旁观心态置身事外,他和他的朋友们,更喜欢将自己的妻子,推到前台。

  这样一个节制的性情中人,笼络到这样一群可以彼此信任到如此程度的朋友,或许是李炎最让人看不懂的地方。他的所做所为无法用商业逻辑解释,你也永远无法估计,深海潜流之下,他的能量到底有多大。

  他曾败走自贡

  鲜有人知道的是,李炎在自贡曾遭遇到生意上的失败。这也是他最后出走自贡,向德阳、眉山、成都一带发展的原因之一。

  其中有这样一个故事。90年代中期,华通路桥公司承包了荣竹路一段公路建设。李炎亲自拍板,投资几百万,从德国进口一台摊铺机。但是由于荣竹路坡度大、弯度大、路面窄,而摊铺机又比较狭长,转弯调头都比较困难,很难发挥它的作用,再加上驾驶员对这种国外的新机器操作不熟练,短短几公里的道路施工都没怎么派上用场,工程进展非常缓慢。

  “本来李炎的报价就比较低,我就说你这样根本赚不到钱嘛,李炎说不赚钱没关系,有名气就行。”当时的一个知情者说,“我觉得他有点冒进,可能是处于创业阶段,很想做一些事情来扩大自己的名气。”

  从荣县发展到自贡市之后,李炎还兼并了当地一家企业,据荣县公路段的张段长介绍,李炎一次性买断了这家企业一千多个退休职工的医保,每个人大约是3.5万,一共花了三千多万。“自贡市委找他来投资,他收了个大包袱,在荣县,在自贡市,李炎应该说都没有赚到钱。”

  此外,据一位自贡市工商界人士透露,李炎在自贡的时候就开始联合自贡化学试剂厂搞聚苯硫醚的研发,但是中间出现了一些问题,自贡市政府也没能提供更多的支持。在这种情况下,李炎出走自贡,并把这一项目带到了德阳,成立了现在的四川得阳化学有限公司,并在后来组建了聚苯硫醚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使其成为利润高昂的三大核心板块业务之一。

  幸运与坚韧

  但是李炎为何改名“索郎多吉”,即使是李炎的朋友也大多表示并不知情,只是提到李炎信佛。在藏族地区,多数人信仰藏传佛教,藏名也就是法名。但是在非藏族地区,有一些佛教信仰者,往往在汉族名字以外,请喇嘛或活佛再起一个法名。比如说索朗多吉,索朗是“福气”“幸运”的意思,多吉则代表“金刚”,寓意坚韧、坚强。

  李炎信佛也是受她母亲的影响。李炎的母亲倪居士常年住在荣县的白云寺内,“白云寺大概是2005年前后修的,大大小小几十个庙,基本上都是李炎投的资,他以前告诉我花了5千万。我说你不宣传宣传,搞点旅游业,他说不用宣传,这是家庙(即祖庙、宗祠,是祭祀祖先的场所)。”

  而据另一位李炎以前的合作伙伴回忆,李炎曾在荣县开了一家“金威茶坊”,也摆设了不少佛教用品。李炎一位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回忆到,当初李炎要做金威茶坊,他觉得无法理解,李炎笑着说主要是为了结交朋友。

  可能是因为李炎的主要业务已不在荣县,在白云寺一说起李炎母亲倪居士,几乎人人都知道,但是问起李炎,就连一些老僧人,都未曾见过本人。守门人说,李炎平常很少过来。

  父母没有住在李炎身边,但李炎给他们配了专车,并且有专门的保镖、司机和厨师。熟悉李炎母亲的人说,倪居士基本上每个星期都要在白云寺住几天,有专车接送,没事的时候就跟司机打打牌,从来是只输不赢。

  伴随着旭光资源的香港上市,以及对悍马汽车的收购案,今年46岁的李炎虽然名气越来越大,但站在幕后指挥全局的低调行事风格依然不改。他不喜欢向别人解释,也不需要别人的理解。也许,只有自己在乎的才是真的有意义吧。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李炎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