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人物观点 > 雅戈尔李如成:我们只是特例

雅戈尔李如成:我们只是特例

生意场 2009-06-24 22:00:52 来源:品牌日报

  牛文文:雅戈尔已经是企业界“主业加基金”的样板。现在大牛市走到了拐点,实业的环境也在发生变化,和半年前相比,你对实业和投资这两个产业的平衡有什么新想法吗?

  李如成:现在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时代,是企业厚积薄发的阶段。企业家要有勇气抓住这个机会。但里面有很大的风险,房地产市场、资本市场爆破性的发展,会把企业家引到误区当中去。

  牛文文:但是有不少企业在学你。

  李如成:为什么我最近没有接受采访,就是这个道理。不能把我们的机会、勇气当作一种企业模式来学习。曾经有一些金融专家劝我把服装、地产都卖掉,都去做金融投资,我还是比较慎重。

  牛文文:去年采访你的时候,你谈到很多投资是无心插柳。现在有200亿要投出去,需要的是理性投资了,有没有感到很困难?

  李如成:原来我们做投资是探索性的,没想到会有这么高的回报。以后投资就不一样了。像去年投资金马、海通,还有去年下半年投了50亿元的风险投资,都表明我们是把投资作为一个产业在做。

  现在是我自己做。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我一直都在寻找投资团队,去年我们花了很大的精力在做这方面的工作。

  牛文文:这种无心投资向理性投资的转变是怎么完成的?

  李如成:要清楚自己的能力,不能什么都去投。不能人家做,你跟着去做。投资首先要保证有收益,产业投资还是金融投资到在其次。做任何投资,都要对中国在世界经济发展中进入哪一个阶段有判断。能不能投?风险在哪里?要根据中国经济发展的方向去把握。

  PE对中国来说是一个新兴的产业,有很多的机遇,更关键的是我们中国企业要寻找规律性的东西。比如下一个产业发展的导向在哪里?这是规律性的东西,不容违背。否则中国这么大,机会这么多,不就迷失了嘛。我们只投拟上市公司。

  牛文文:有人评价,雅戈尔是一个机身加两个机翼。你期望雅戈尔三方面产业的结构比重是怎样的?

  李如成:服装产业是第一产业,有社会效益、稳定的现金流。房地产在中国还有成长空间,是雅戈尔的第二个平台。第三个平台是投资,这是一个新兴的产业,还在摸索和塑型当中,但这是最高的层次。

  牛文文:如果股市持续下挫,券商收入下滑会直接影响到雅戈尔的投资收益。你对2008年投资风险有没有一个预计?

  李如成:股市会有波动,有振荡。但是我们投的振荡不会太大,我们成本都很低。而且,投资不是炒股票。投资不是说看一年,投资要看趋势,中国资本市场是会更加蓬勃的发展。我就把他放在那儿,等待机会嘛。

  牛文文:联想等大集团公司都有专门的投资公司,你考虑过把投资和地产分拆上市吗?

  李如成:投资业务没法从上市公司中分拆出来,现在国家政策还不允许。如果要分拆,可能性大的是地产业务。

  雅戈尔现象吸引的是候鸟

  雅戈尔即将出炉的年报被普遍看好,但被吸引的多半是股市“候鸟”

  2007年1月1日,新会计准则开始在上市公司实施。2008年春,新准则下第一批年报将新鲜出炉。鉴于财务核算的基础发生重大变革,所有上市公司的估值都面临调整。尽管业内对新准则的影响有不少讨论,但那毕竟是纸上谈兵。如今1500多家上市公司逼近新、旧准则交间的断崖,八仙过海式的跨越即将上演。

  新准则的最大受益者是那些持有大额金融资产或投资性资产的上市公司。例如,2003年用友以8500万元认购的5000万股北京银行,现今市值11.22亿(经配送实际持股达5512.5万股,2007年最后一个交易日收盘价为20.36元)。在旧准则下,这笔投资只能以5000万元成本入计入资产。而按照新会计准则,上述北京银行股票将以11.22亿元入账,使用友的所有者权益增厚10.72亿元(公允价值11.22亿元减5000万元成本)。需知用友2006年全年和2007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分别为1.73亿元和2.25亿元,投资北京银行的收益超过其四、五年的利润总和!类似的情形在“牛市”中俯首皆是:吉林敖东、辽宁成大、岁宝热电、两面针、新希望……不过,这些公司的股权投资与雅戈尔相比则是小巫见大巫了。根据2007年第三季报披露,截至9月30日雅戈尔持有十家上市公司股权。其中,仅中信证券1.5亿股(年初持有1.84亿股)、宁波银行1.79亿股、宜科科技1730.5万股、广博股份3264.6万股四只股票的市值就达182亿元(按2007年收盘价)。因2007年雅戈尔已经通过减持中信证券套现10亿元,取得前述十股票的成本已成负数!11月,雅戈尔又出资35.88亿认购了1亿股海通证券。2007年末,这笔投资又增值到55亿元,一个多月的投资收益率达53.3%!粗略估计雅戈尔持有上市公司股票市值达240亿元,2007年报每股净资产将增加一倍以上。

  牛市中股权投资收益大于主营业务收益进而引发投资者估值分歧的现象可概括为“雅戈尔现象”。据Wind统计, 2007年前三个季度A股上市公司持有的交易性金融资产(实际上就是已获得流通权的法人股)总计达到4302.58亿元。假设上市公司由此获得2000亿元投资收益、市场平均市盈率为30倍,泛着泡沫的6万亿市值将由此衍生!被投资公司每增加1元钱净利润,市值将增加30元;做为投资方的上市公司收益也增涨了30元、市值增加900元……理论上讲,100亿净利润就可支撑起9万亿A股市值!上市公司交叉持股带来的泡沫值得高度警惕。

  从微观上看,雅戈尔以纺织服装、房地产和股权投资为三架马车的战略无可厚非。难能可贵的是每项业务都做的有声有色,呈现健康发展的良好态势。无怪乎临近年报披露之际,研究机构纷纷给出正面评价。纺织服装产业的周期性不如房地产业明显,而当人民币升值、服装出口受阻时房地产却可增值,这两项业务的互补性是不错的。

  但波动巨大的金融资产则会使雅戈尔的业绩起伏不定。假设某人用50万元购买中信证券,当账面值达到100万元时寻求抵押贷款,能融到70万元就不错了。不会有人给出4倍的市净率、认定该账户价值400万元。更不会有人给出20倍市盈率、认定该账户价值1000万元。那么,雅戈尔以23倍的市盈率在市场上交易的依据是什么呢?240亿金融资产入账看起来很美,但如果2009年市场调整缩水三分之一,所有者权益将骤然减少80亿,卖十年衬衫也不见得补得上这亏空。所以,成熟市场对金融类上市公司的估值都很低。高盛、美林这样的顶级大行也不过获得七、八倍的市盈率。GE总是小心地将在金融领域取得的收入控制在总收入的40%以下,就是为了不被市场归类为金融公司。最近的次贷危机再一次证明了这种估值的正确。

  一方面,雅戈尔的“混业”不利于将自身打造成“百年老店”。正所谓“利出一孔,其国无乱”,意思是利益只应从一个孔洞流出,才能让给大家正确的导向。如果未来雅戈尔经营者投入衬衫业务艰苦卓绝的努力不过多赚几个亿,而赶上一波大牛市却能获取成百亿的投资收益。有美味的“政策馅饼”,谁还去打造服装品牌?另一方面,妨碍了雅戈尔成为投资者的“非卖品”,尽管即将出炉的雅戈尔年报被广泛看好,但这些投资者多半是每年春天光顾一次的“候鸟”。

4
+1
5
+1
文章关键字: 雅戈尔 李如成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