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成功经验 > 天冷先防守 为十年后发展作战略准备

天冷先防守 为十年后发展作战略准备

生意场 2009-06-09 10:04:47 来源:价值中国

  “他是中国市场上最好的PE(私募股权基金)。”国资委研究中心主任王忠明这样评价弘毅投资总裁赵令欢。

  冷静、直率、知无不言。过去5年来,赵令欢以高超的财技和“价值投资”理念,取得了挖掘国企改制价值的一系列成功。

  2008年,面对错综复杂的资本市场,面对很多无法预测的不确定性,弘毅投资放缓了投资节奏,重点帮助被投企业准备棉衣,并引领企业走向国际舞台。

  当美国的金融危机已经转入实体经济危机时,弘毅投资和PE将何去何从?赵令欢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独家专访时一一作了解答。

  重新“回到地球”

  2008年,从美国次贷危机到“两房”危机,再到五大投行的金融危机,直到发展成为经济危机,从全球范围来看,资本市场已经一片凋零。

  “这些对我们来讲都不是风险。”赵令欢说,其实最大的风险在于市场的不确定性。据赵令欢介绍,今年6月弘毅投资就预感到冬天即将来临,并调整了投资节奏,在投资上渐趋谨慎。

  而所谓不确定性,在于看不清经济危机的下一步将如何发展。

  “我们越看问题越多。”赵令欢说,美国从金融危机转入实体经济危机后,将持续多长时间?到底是经过一个阶段仍回到原来的高度,还是持久深重?这里存在太多不确定性。

  另外,赵令欢认为,作为以国企改制为主要投资方向的PE,国内不确定因素也很多。“虽然金融危机的冲击力到底对国内有多大影响还难以确定。”赵令欢说,把事情看明白,弘毅才敢投资。

  其实,除了宏观经济上的不确定因素之外,单个企业或行业,不确定因素则更难以把握。

  “2008年,企业价值相比2007年已经大幅回落,并且仍在回落。”赵令欢说,2007年,大量PE蜂拥入市,企业价值越谈越高,但现在的趋势是越谈越低,并且从一开始谈企业就主动降价。

  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赵令欢仍然认为,并不是价格低就是好现象,就可以投资,因为现在已经有很多行业、企业的业务模式和赢利模式发生了根本性逆转,原来大家普遍认可的规律、规矩都已被打破,即使原来再好的企业,造血能力大幅回落后,其价值已经重新“回到地球”。

  作为PE,弘毅甚少关注企业市盈率。赵令欢认为,这些只是动态的表面参数,当规律、规矩被打破时,企业原来构建的业务模式和赢利模式已经不复存在。即使是原来最好的企业,也有可能突然变得一钱不值。

  赵令欢举例,像房地产行业,原来高毛利、高净利、银行高贷款的发展模式已经一去不返,如果仍然以原来的经验进行判断,显然不合时宜。

  “模式的不确定性,使过去的经验只剩参考价值,需要重新审视企业新模式体系的创建。”赵令欢说,原来不太好的行业或企业,却有可能成为新的市场热点,因此这里边存在很多新机会。

  参与国企改制大潮

  作为一家本土PE,弘毅希望在国企改制中,通过输入“增值服务”帮助企业尽快成长,进入国际舞台,然后分享其发展成果。

  从中国玻璃开始,到现在的中联重科,甚至未来的石药集团,弘毅投资在短短几年内将这些企业打造成为国内甚至全球都有知名度的企业,在中国国企改制的大潮中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2006年6月,弘毅投资参与中联重科重组,获得近17%的股权。

  在对中联重科成功进行改制后,赵令欢预见到未来市场竞争将更加严峻,企业需要拓展国际渠道。于是今年6月,中联重科联合弘毅作出重要决定:全资并购意大利混凝土机械厂家CIFA。

  收购完成后,中联重科已经在混凝土机械行业拥有全球领先、中国第一的地位。“收购使中联重科从技术使用者变成技术拥有者,并为中联重科未来十年的战略发展铺平了道路。”赵令欢说,无论从什么角度看,中联重科都给国企改制和中国企业走出去留下了历史的一笔。

  王忠明参观完中联重科之后也由衷感叹:“中联重科,从一家国企通过改制、技术改造、市场开拓,并购身处世界同行前列(的企业),已经超过了徐工等大型企业。”王忠明说,中联重科能够并购一次成功一次,很不简单。

  其实,对待石药集团的问题上,赵令欢同样有宏图大志。据赵令欢介绍,联想控股入主石药集团时就明确了两大目标:一是,虽然石药已经占据原料药的很大市场份额,但需要提高其市场地位;二是,要帮助石药从简单原料药逐步进入制剂和创新药市场,能够与国际巨头展开竞争。

  但是,石药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作为一家国内企业,它没有海外并购平台。据赵令欢介绍,过去一两年来石药已经在海外展开了一些并购和合作的谈判,并且有一些已经基本敲定,但由于石药的体制问题,使这一切都很难操作。“过去,由于石药在国外没有便捷的收购实体,造成技术操作上没有竞争性。”赵令欢说,虽然石药拥有在境外上市的实体,但操作起来会受到证监会的种种约束。

  对此,赵令欢制定的策略是,联想控股拥有的100%石药股权转让给联想控股的境外公司,从而解决石药集团的体制问题,实现与国际资本市场对接,进行境外收购兼并与合作。

  赵令欢称,石药集团走国际化道路,特别有必要。首先,吸引到国际上最好的医药研发人员,能够通过研发,去收购知识产权。“在国外,很多知识产权往往是一些小公司做出来,然后被大公司收购。”赵令欢说,石药集团也希望通过这样的模式向高端迈进。

  其次,赵令欢认为,这次股权转让将为石药进行跨国收购提供便利。此外,受金融危机影响,海外很多制药公司股价连创新低,许多国际大型制药业集团对业务重新调整,变卖分公司和药厂等,也使石药对此兴趣浓厚。

  PE的新机会

  与其他PE相比,弘毅投资一直坚守价值投资理念,而这也帮助弘毅能够在寒流中拥有充足的棉衣。“已投企业现在安全过冬问题不大,这和弘毅价值投资的投资理念有关。”赵令欢说,弘毅一直以来坚持的并购投资,本来就是“胆小鬼”,在经济危机时期仍然如此。

  “在现在的形势下,没有哪家企业和哪个行业是安全的。”赵令欢说,作为PE,其预期回报不如VC多,但弘毅所投企业最重要的是做好“管控”。

  据了解,五年来弘毅从来没有投过一家出口加工型企业,其最起码的底限是必须有品牌和技术,并且拥有占据领导性市场份额的机会。虽然由于资本市场的原因,很多被投企业推迟IPO,但总体上是安全的。

  据赵令欢介绍,调整投资的节奏之后,现在弘毅已经将主要精力放在对企业指导上,让他们攻防兼顾,以防为主,并做好各种情景模拟,使企业有足够的棉衣能够过冬。

  “我们现在不是龟缩,但是要有足够的准备开始进攻,快速占领市场。”赵令欢说,当天冷的时候,要耐心整合或被整合,并在防守的基础上制定进攻的战略,为企业十年后的发展做好战略准备。

  正是因为提前感觉到冬天的到来,弘毅于危机爆发前刚刚融到两期基金,拥有足够的资金迎接挑战。

  如今,处于现在危机之中,弘毅这样的“胆小鬼”却有了新机会。“市场机会相当好,资本市场常规的功能休眠、IPO停滞;而商业银行虽然放宽了贷款条件,但现在中国多数银行都是上市公司,并不能随心所欲贷款。”赵令欢说,在这种情况下,很多要融资的企业都考虑PE,在并购市场上获得融资。

  “其实,私募股权基金在全球是比较年轻的行业,仅30多年,在中国发展的黄金时间也只有五六年,短短的历史在全球体现出它有比较强悍的生命力,这表明它投资和融资的规模一直是快速增长的。”赵令欢认为,在全球所有并购中,由私募股权基金参与的,不管是主导收购还是参与收购的,比例也越来越高,到了今年这个比例将远远会高于25%。

  “在中国市场上,今年私募股权基金融资总体额度会超过公众市场。”赵令欢预测。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赵令欢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