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成功经验 > 54岁的薄凯什么当上雀巢CEO

54岁的薄凯什么当上雀巢CEO

生意场 2009-05-31 15:40:17 来源:生意社

上世纪80年代初,正当“光明之路”游击队给秘鲁投下史上最长的阴影时,保罗•薄凯(Paul Bulcke)就在秘鲁为雀巢(Nestlé)工作,并养成了与同事建立紧密关系、相互协作的习惯。近30年过去后,在这个警惕自我本位主义者的公司,凭借善于团队合作的声誉,这位说话温和的比利时人接替包必达(Peter Brabeck),成为了这家瑞士食品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在外界看来,健谈、迷人的保罗•波尔曼(Paul Polman)是显然的接班人选,但在雀巢内部,薄凯的内敛作风及其过去30年的优秀业绩是无须赘言的。波尔曼随后离开雀巢,去担任雀巢主要竞争对手之一联合利华(Unilever)的首席执行官。

现年54岁的薄凯仍觉得难以解释他被选中的原因。在位于沃韦(Vevey)的雀巢总部,他一边享用午餐,视线越过日内瓦湖(Lake Geneva),看向法国阿尔卑斯山,一边说道:“我总是试图把事情简单化。我试图让人们团结在共同的目标之下……我喜欢在团队中工作。”

他说,自青年时期起,雀巢就是他生活中的一部分,那时候,他会收集雀巢产品的标签。“我以前有这些标签簿……不是去图书馆(或)买书,而是自己制作的。”在念完商务工程师(他的两个儿子也选择了这门学科——“无趣的家庭!”)的课程后,他于1979年加入雀巢。当时他25岁。

之所以选择这家瑞士集团,是因为他和妻子想见见世面——他和妻子原是街坊,他们的家乡在奥斯坦德。一位在雀巢工作的朋友向他推荐了这家公司。薄凯当时表示有兴趣去南美,在之后的16年里,他先后在秘鲁(他和家人驾驶一辆橙色大众周游了该国)、厄瓜多尔和智利度过。

他思忖道:“厄瓜多尔是一个美丽的国家。但也有很多问题……拉美,很可惜,他们理应好得多。”

重大晋升发生在1996年,当时他被任命为葡萄牙的市场主管,后来又相继在捷克、斯洛伐克以及德国担任同一职位。2004年,他进入该集团的执行委员会,不久之后开始负责美洲业务。

事后看来,这是个转折点,使他得到了历练,为后来担任首席执行官做好了准备。雀巢业务遍及除朝鲜以外的所有国家,日销售产品12亿件,旗下产品包括美极(Maggi)调味料、奇巧(Kit Kat)巧克力和嘉宝(Gerber)婴儿食品等等。

在他执掌美洲业务的4年内,美洲取代欧洲,成为雀巢最大的区域市场。薄凯不仅证明了自己是一位营销人才,同时也打下了作为一名全能型管理人才的声誉。尽管雀巢在美国的多数重大收购(比如收购醉尔斯(Dreyer's)冰淇淋)都是在他上任前不久发生的,但至关重要的整合却是在他的任期内进行的。

在担任首席执行官一年之后,他坦言“正在逐渐胜任这一职位”,但他仍倾向于强调公司策略要比任何个人贡献重要。他说:“我可能留下来的全部东西,恰恰不会是我的做事方式。”相反,他坚称,他希望把雀巢打造成“公认的领先营养保健食品公司”。

雀巢还没有达到这个目标吗?“没有,在我的眼里还没有……因此,还有重要工作要做。”

薄凯认为,他的使命是继续执行包必达及其前任赫尔穆特•毛赫(Helmut Maucher)所设定的路线。包必达目前仍担任董事长之职。这两位前任一共在位26年,将雀巢打造成了全球最大的食品集团。他们实施地理扩张,尤其是打进美国市场,并扩大了产品种类,在利润率较高的“营养”品牌之外,增添了水和宠物食品。

他表示,收购Carnation食品公司之类的转型性 交易已经结束,现在的重点是整合、优化运营以及偶尔的衔接性收购。对于其中是否可能包括收购欧莱雅(L'Oréal),他不愿发表评论。雀巢目前持有略多于30%的欧莱雅股权。

如果没有波澜,就像这位新任首席执行官一样,这个公式已经执行得很好。在最近几个季度,雀巢已经明显领先于联合利华和达能(Danone)等竞争对手,创造出了超行业表现的利润和增长。去年,该集团轻松超过了将销售量提高5%至6%的目标——对于一家年营业额为1000亿瑞郎的公司来说,这可是不俗的成绩:“相当于一家小型跨国公司全年的销售额。”

上个月公布的首季业绩表明,尽管经济低迷,但雀巢基本上仍在朝着既定方向发展。内生增长率为3.8%,低于该集团的中期目标。但雀巢重申了内生增长率“至少接近”5%的年度目标和以本币计算的利润率将进一步提高的预测。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的亚历克斯•莫洛伊(Alex Molloy)指出:“雀巢的经营情况相当好。”

薄凯表示,雀巢不能将金融危机阻挡在门外,但规模和地理扩张提供了防护。此前,该公司相对较早地看出大宗商品和能源价格即将上涨,并得以转嫁相应的成本。“我们应该看到杯子是半满的。我的父亲总是告诉我,如果你想着手应对灾难,你知道吗,你或许就能成功。”

包装尺寸也有帮助。许多老产品以不同的价位提供,比如雀巢咖啡(Nescafé),这意味着顾客可以继续购买,虽说是小一些的包装。“人们不必放弃购买我们的品牌。你有雀巢咖啡(Nescafé)、雀巢金牌咖啡(Nescafé Gold)、Nescafé Classic和Nescafé Sachet可以选择……然后我们还提供Nespresso。”

针对发展中市场的大众化定位产品(Popularly Positioned Products)策略,也成为有用的抗衰退工具。多年来,雀巢一直在中印等国出售小容量产品,因为这里很多顾客负担不起在发达国家常见的大包装袋或大包装罐的产品。

薄凯认为,在人们倾向于购买较便宜物品之际,涵盖定价、包装和分销等环节的PPP理念对于发达市场来说,是一个“很及时的”商业模式。

例如,在美国,雀巢进口墨西哥产的巧克力。这种针对西班牙裔购买者的产品具有情感吸引力。而且,在消费者束紧腰带之际,这种相对较小且便宜的包装会让顾客买得起。“我们必须表现出与消费者感同身受。”

薄凯表示,他最大的担忧之一是如何保持消费者的信任。由于购买配料的来源地变得更为广泛,导致难以紧盯安全问题,这项任务对于食品公司来说,挑战性越来越大。“信任是我们创建的最重要东西——它很难建立,却可能在一瞬间失去。”

另外一点是,作为领导,责任加重。为了便于解释,他拿出一张纸。“这是我就任CEO前所处的位置,”他一边说,一边画了一个三角形,并在顶点正下方草草画了一条线。

“你也是有许多责任,整个区域、北美,这十分有意思……但我处于内部,不必承受面对媒体的压力。当你到这个位置的时候(他指着顶点),这就是最高点了。突然之间,你的责任转向了另一个方向(他在上述三角形上方,画了一个倒三角形)。你要面对董事会、股东、财务分析师、投资者、政府、权威机构、媒体……这令人害怕,也令人向往。”

雀巢仍看好瓶装水

薄凯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是展现雀巢的社会责任感。消费者对塑料包装饮用水越来越反感,已经影响了Vittel、巴黎水(Perrier)和波兰泉(Poland Spring)的销售。另一方面,雀巢的许多竞争对手都签署了公平贸易(Fairtrade)和雨林联盟(Rainforest Alliance)之类的认证计划,最近的就有吉百利(Cadbury)和玛氏(Mars)。

薄凯认为,对瓶装水的激烈反对是暂时的。他说:“理性将会回归。”他指出,在发展中国家,水仍然是软饮料的健康替代品,同时也是一种安全的水合作用的资源。“我很难理解,为何水突然成了万恶的象征。”

雀巢正在减轻包装瓶的重量,以节省塑料的使用量,并提倡回收利用。“我们必须培养人们的这种意识,促使他们做出负责任的行为。”

他不认同雀巢需要通过一个认证机构来证明自己公平对待农民、以可持续方式获得原料的看法。“在瑞士,人们做好事,是在按自己的信念行事,并且缄口不言……雀巢就有点那样。”

不过,薄凯承认,雀巢需要更好地“框定”自己的行动。它正在推广一种它称为“创造共享价值”的概念,将赞助节约用水、加强营养和发展农村地区的全球性项目。

3
+1
4
+1
文章关键字: 成功 薄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