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名人盘点 > 曾毓群:被特斯拉和苹果共同青睐的新能源电池大王

曾毓群:被特斯拉和苹果共同青睐的新能源电池大王

生意场 2021-03-18 10:42:48 来源:观止研究院
  之前,有个故事一直被大家津津乐道。同为福建人的美团创始人、CEO王兴美团创始人王兴在个人账号里发文说:
 
  “一个有幸早年投资了宁德时代的朋友说,他当年第一次走进创始人曾毓群那狭小的办公室就被震了一下,只见墙上五个大字「赌性更坚强」!他说当时他心想这果然是福建人,调侃说「你为什么不挂'爱拼才会赢'呢」。曾正色道:“光拼是不够的,那是体力活;赌才是脑力活。”
 
  事实上,王兴的说法有些出入,多了个“更”字,宁德时代创始人曾毓群办公室墙上那张字幅其实是四个字:“赌性坚强”。但也没有太大影响。
 
  曾毓群所说的“赌”,是一种对市场的洞见,是一种发挥想象力的奋斗,是一种对未来可能性的探索,既然是对未来的探索,就必然有未知的地带和挑战,是否能笑到最后,还是得靠曾毓群的适应能力和学习能力,包括领导技能的软实力和专业技术的硬实力。
 
  2020年以来,宁德时代市值一路高涨,逼近万亿大关。
 
  宁德时代创办之初,只是电池行业中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卒,但在2017年,曾毓群带领的宁德时代的动力锂电池出货量,高达11.84GWh,位居全球第一。把稳居“电池大王”多年宝座的比亚迪老板王传福拉下马,晋升“新能源大王”,曾毓群与他创始团队前前后后仅花了6年时间。
 
  曾毓群的成功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凭着一股坚韧不拔的精神,熬过一次次熔炉的锻炼,才走到现在的地位。
 
  他从大学毕业到了拥有“铁饭碗”的国企,因为不想过这种毫无波澜的日子,选择辞职,去了东莞新科磁电厂工作,在这里工作的过程,对于他来说,是一个熔炉,是一次人生的历练,在这个熔炉里,他积累了技术的专业知识,学习了领导的新技能,从一名普通的员工,到小组长,再到工程总监,最后成为该公司第一位大陆籍总监,31岁便成为掌握核心技术的高级管理人员,此时的他不仅技术上得到了提升和加强,也开始接触到公司管理,为他下一次的人生跨越做准备。
 
  他从新科磁电厂辞职以后,和梁少康、陈棠华合伙创立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这时他在新科磁电厂积累的专业知识和技能派上了用场,从带领团队一起攻破最初产品研发的难关,到逐渐获得客户,与客户建立持续的联系,逐渐使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成为小有名气的公司。这个过程,是一次熔炉,在这个经历熔炉的过程中,曾毓群的领导能力、技术能力、沟通能力以及处理问题的能力都得到了提升和加强,同时也为下一次创业做准备。
 
  当他离开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选择聚焦动力电池领域,创办宁德时代的时候,再次创业,无疑对他来说,又是一次从零开始的新挑战,但是这也是一次不断强化旧知识,学习新知识的机会。他凭着自己的技术实力、市场洞见和一股拼搏的劲,用了6年时间,让宁德时代快速崛起,甚至超越了国内第一的比亚迪,成为动力电池领域内的一匹黑马。
 
  创业,本来是一条充满冒险和艰辛的路,更何况经历两次创业。虽然创业是一场冒险,有太多的未知,但就是因为有这种未知,才会遇到更多的惊喜和新机会,同时这也是一种对性格和能力的磨练。危机与机遇同在,就在于你如何看待和处理。
 
  曾毓群的两次创业,对他来说,无疑是两次冒险,两次熔炉,但同时也是两次险中求进的学习机会,不仅丰富了他对市场、客户、团队以及自我的认识,又提升了自己对公司和团队的领导能力,让自己成为一名优秀的领导者。
 
  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看一下曾毓群是如何一步步获得今天的成就的。
 
  1、第一次创业:创立新能源科技
 
  1968年的春天,曾毓群出生于福建省宁德市岚口村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家人为他取名为曾毓群。
 
  孩童时的曾毓群虽少言寡语但却聪颖异人,十七岁便以优异成绩考入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工程系。
 
  1989年毕业后,曾毓群被分配到了家乡的一家国企,全家人都在为这个来之不易的铁饭碗而感到喜悦。
 
  但是这份喜悦只持续了三个月。三个月后,曾毓群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地辞去国企的工作,只身前往改革开放最前沿——广东。
 
  离开安稳的生活,前往陌生的城市,开启一段新的工作旅程,曾毓群的第一次熔炉时刻即将来临。
 
  来到广东的曾毓群,经过再三权衡,最终选择了一家名为东莞新科磁电厂的公司,该厂隶属于日本新材料巨头东京电气化学工业株式会社(TDK)的全资子公司——新科实业有限公司(SAE),主要生产硬盘、磁头、数码录像机等产品,其客户涵盖三星、东芝、富士通、日立、西部数据等国际数码巨头。
 
  曾毓群到新科电子任工程师两年后,他的老同学黄世霖,也辞去公务员职务,赴东莞和曾毓群相聚。
 
  在新科实业工作的期间,曾毓群遇到了影响人生轨迹的两位贵人。
 
  第一位贵人是陈棠华,曾毓群最初的上司。陈棠华,是一位美籍华人,祖籍江西南康,他的爷爷陈赞贤,是全国早期工人运动先驱、中共赣州组织创建人。早年,陈棠华毕业于台湾大学化学系,同台湾前行政部门负责人刘兆玄大学同学,也是好朋友。
 
  ATL第一任总裁陈棠华(前排左2)
 
  在新科电磁厂工作期间,曾毓群精力充沛、工作认真又敢于承担,而这些都被上司陈棠华看在了眼里。
 
  就这样,曾毓群凭借着出众的专业能力被一路提拔,从小组长做到工程总监,并且成为了该公司第一位大陆籍总监,31岁便成为掌握核心技术的高级管理人员。
 
  在陈棠华的悉心栽培下,曾毓群曾先后几次前往美国深造,并在留学期间接触到了世界最前沿的电池生产技术。
 
  而正在此时,曾毓群生命中的第二个贵人出现了,他就是时任新科实业(SAE)CEO的香港人梁少康。
 
  梁少康,原来受聘于港资企业“香港新科实业”,后来它被被TDK集团收购,所以梁少康也跟着转入,之后荣升为SAE总裁。
 
  在梁少康的带领下,SAE稳占全球最大的硬盘读写磁头独立供货商的地位,并成为TDK集团旗舰子公司。后来,梁少康出任TDK集团大中国地区的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同时他也是TDK自1935年创立以来,唯一的一位非日本籍的常务执行理事。
 
  在1997年全球第一台MP3横空出世时,梁少康立马意识到新的电池技术就要来了,公司必须开发新的产品线。梁少康报了上去但总公司却没有批准,于是梁少康萌生去意。
 
  但是去电池领域开疆拓土,梁少康还需要帮手,能力出众的曾毓群成了他的第一人选。梁少康找到曾毓群,告诉他自己非常看重看他的技术和能力,并劝说曾毓群同他以及陈棠华一起去创办一个电池企业。
 
  当时,曾毓群没有答应,因为当年已有另一家猎头公司看上了曾毓群,想让他离职到一家深圳公司当总经理,统筹企业的管理。
 
  遭到拒绝后,梁少康又找到了曾毓群的直属上司陈棠华,让他帮忙做思想工作,陈棠华为此专门从美国飞回来。经过数番详谈,曾毓群最终被说服,三人合伙创立了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Amperex Technology Limited,简称ATL),注册地在香港,首家工厂设在东莞。
 
  那时在电池领域创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首先,技术是第一道门坎,他们的团队当时不具备做电池的基础。再者,电池市场猛将云集。来自日本企业生产的电池品质稳定,质量出众,中国企业很难与之竞争。市面上主流的电池市场更是已经被诸如索尼、松下之类的日企牢牢占据,想要在市场占据一席之地,就要找到一个新的方向。
 
  当时,诺基亚上新了一款运用索尼新电池技术的翻盖手机。手机一经推出,就引来了市场的热烈反响。
 
  那时的曾毓群,正为给ATL选择一款有别于主流,但又充满竞争力的电池而苦恼着。为此,他几乎买光了市面上所有的电子产品,没日没夜地和技术团队一起拆解研究。
 
  当看到诺基亚的这款产品后,曾毓群知道,他找到了那个能帮ATL突围困境的电池——没有固定形态的软包电池。
 
  因此曾毓群拿着公司的700万元启动资金,跑到美国贝尔实验室,购买了聚合物锂电池的技术专利,准备制造聚合物软包锂电池。此前,贝尔已经将这项专利授权给了20多家公司。
 
  本以为买了专利之后就可以顺利造电池赚钱,然而,经过研究团队测试发现,这种聚合物锂电池有一个致命缺陷——反复充电后容易胀气鼓包变形,产品有爆炸的可能。咨询贝尔实验室,对方表示这是产品特性决定的,无法解决。
 
  这时曾毓群在新科电磁厂工作期间,在技术专业能力上的积累,以及刻苦钻研的精神,在这个时候产生了很大的作用。
 
  此时,公司的创业资金所剩无几,产品却无法量产,摆在他们面前的选项只有一个——攻破这个难题。
 
  曾毓群不甘心自己的的心血和资金付诸东流,他开始没日没夜地钻研,将自己关在实验室里两周没有出门,思考电池为什么会鼓气。
 
  他带头做了大量测试和实验,反复推倒重来。最终经过苦苦思索,他推测问题可能在电解液成分上。锂电池能使用的温度上限是85℃,而贝尔实验室的电解液中有些成分沸点为93℃,非常接近锂电池温度上限。这会不会是电解液造成的锂电池胀气呢?
 
  围绕这个思路,曾毓群和整个技术团队讨论了整整一个下午,随后又联系电解液的生产企业,一同制定出了七个新的电解液配方,一一排除了低沸点的物质成分。两个星期后,根据新配方做出来的电池竟然真的不鼓气了!接着ATL整个创业团队干劲十足,重新研发了大部分的生产工艺路线,实现了软包锂电池生产的量产化与自动化。自此以后,ATL名声大震。
 
  在全球20余家购买贝尔实验室授权的企业中,ATL成为了唯一实现产品量产的公司。一次失误,但却成就了ATL技术的竞争优势。从此以后,专注技术成为了ATL成功的不二法宝。
 
  除此之外,这次的经历,是曾毓群的一次熔炉,磨炼了曾毓群处理和解决问题的应变能力,以及与团队合作、协同、沟通的能力,在与团队一起攻克难关的时候,增强了团队的凝聚力。这些对他管理公司,带团队都有很大的帮助。
 
  成功解决了电池中的鼓气难题后,ATL在中国众多电池厂商中一鸣惊人。2000年正值国内移动电话开始普及的高峰期,很多国内手机厂家从韩国方案商那里买来零件,组装之后就成了手机,而且销量还不错。不过在整个手机产业链中,国内手机厂商非常依赖于韩国方案商,除了电池,其它零件可以改动的空间非常少。
 
  于是,凭借灵活的封装工艺,ATL与手机厂商谈判中,产品报价是韩国电池的一半,容量却又能增加一倍。没有哪个手机厂商客户能抵抗这个优势,电池订单纷沓而来。靠着极高的产品性价比,ATL迅速的占领了手机行业的电池市场。据不完全统计,仅在2001年,ATL就实现了累计出货100万颗电芯的惊人成绩。
 
  2002年6月,ATL首次实现了单月盈利,最终全年盈利超过500万美元。在强力的业绩成绩的支撑下,ATL顺利的获得了台湾汉鼎的A轮融资。在2003年,ATL又获得了凯雷投资(美国)和3i集团(英国)2500万美元的B轮融资。
 
  2004年,ATL强大的技术实力吸引来了一位神秘的国外客户。这家企业此前已经找过很多国际巨头锂电池公司,但是锂电池寿命过短、电池鼓气、形态定制等问题始终没有方案可以解决。于是ATL为这位国外客户试制了专用的异形电池,成功的解决了客户面临的所有产品问题。而令ATL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签下一份1800万颗电池的订单。
 
  而这个神秘客户就来自于苹果公司,搭载这款专用的异形电池的产品就是当初红极一时的iPod。两家对质量精益求精的龙头企业走到了一起,一合作就是15年。
 
  随着苹果的快速发展,ATL扶摇直上,从半路杀出的黑马渐渐成为了锂电行业产业龙头。
 
  这次与苹果的合作,让曾毓群积累了与客户对接的经验,加强了与客户的沟通能力,增强了对市场的认识,从而也更加坚持要不断创新,发展技术。
 
  可在企业顺利步入正轨时,难题又来了。
 
  2004年,在ATL的一位凯雷投资的董事去比克电池参观回来后感慨:“我们完了,ATL便宜,要知道人家能更便宜了。”
 
  面临竞争对手的价格优势,摆在投资者的前面只有两条路:要么上市收回资金,要么卖掉股份回笼资金,然后投入下一轮的产业投资。
 
  2005年三大投资机构一同提出要撤出资金,ATL不得不寻找新的投资人。最终,经过慎重考虑,他们将ATL卖给了老东家新科的母公司——日本TDK集团。
 
  ATL由一个中国企业,变成了一个100%日资企业。
 
  股权变化虽然对ATL的飞速发展没有影响,ATL客户名单越来越多,其中包括了三星、华为、VIVO、大疆等行业巨头与明星企业,但是却为曾毓群创办宁德时代拉开动力电池帝国的序幕埋下了伏笔。
 
  2、第二次创业:创立宁德时代
 
  2007年,我国开始考虑以补贴的方式,扶持新能源汽车行业。
 
  2008年,政府借奥运会之机,开始用政策+财政的方式推广新能源车。而新能源车无论是插电混动还是纯电动车,都需要用到大量的电池。
 
  风口刚刚有了苗头之时,灵敏的曾毓群就嗅到了机会:新能源汽车将带给锂电池行业巨大商机。
 
  在曾毓群的主导下,2008年,ATL成立了动力电池部门,由黄世霖负责,进行车载动力电池及动力电池管理系统的开发。
 
  2011年,新能源客车市场规模初现端倪。但由于当时国家法规限制,外资企业(ATL被卖给了日本企业TDK集团)无法生产动力电池。
 
  这让曾毓群认识到掌握公司决定权的重要性。于是曾毓群与黄世霖决定将动力电池团队完全独立出去,由自己掌握主动权和决定权,宁德时代因此诞生。
 
  曾毓群的第二次熔炉准备开启。
 
  2012年初,华晨宝马筹备生产首款纯电动车“之诺1E”,在全国范围内筛选优质合作伙伴。宝马对其供应商的要求非常严格,光是生产标准就有整整800多页的德文文件,另外要求一名宝马高级工程师驻公司两年,全程监工。
 
  而刚刚成立的只有ATL技术背景的宁德时代,硬是一字一句的啃下这份800多页的德文技术文档,满足了宝马所有苛刻的技术,成为了宝马的核心供应商。
 
  与宝马的合作,让宁德时代受益颇多。正是因为宝马对于技术的严苛要求,提升宁德时代不断提升电池的生产及检测水平。同时,也让曾毓群深刻体会到了客户真实的需求和标准,促使曾毓群加大对技术和人才的投入,增强公司的综合实力。
 
  有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宁德拥有技术研发人员5364名,研发人员数量占比20%,整体研发团队规模在行业内处于领先地位。
 
  随后,不仅客车企业的新能源订单增多,北汽、吉利、长安等乘用车企业也相继选择宁德时代作为其供应商。
 
  成立后的第四年,宁德时代就超过两家韩国电池企业,做到全球第三。
 
  自此,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领域站稳了脚跟。
 
  2017年,宁德时代的营收达到近200亿元,净利润高达42.88亿元。也就是这一年,在国内市场份额上,宁德时代超越了比亚迪。
 
  2016年还是电池行业老大的比亚迪,在2017年就把老大位置拱手让给了宁德时代。
 
  宁德时代的这次超越,除了自身在技术上的优势,还与比亚迪创始人王传福的决策失误有关。
 
  2014年,为了让比亚迪电动车能领先国产汽车,王传福定下了比亚迪电池不对外出售的策略,试图对国产汽车进行技术封锁。
 
  尽管此举能起到一定的技术垄断作用,但对刚刚成立不到四年的宁德时代而言,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2017年起,宁德收获了一大批客户,比如北汽、现代、捷豹路虎等等。
 
  同时,宁德时代还主动降价抢占市场份额。众所周知,性价比高的产品,更受市场青睐。2017年年底、2019年下半年,宁德时代两次主动降价,这一举措使其市场份额不断攀升。
 
  2018年,宁德时代以23.52GWh(亿瓦时)的动力电池装机总电量拿下第一,上半年国内市占率就达到42%。
 
  同年6月,宁德时代在创业板上市,募集资金53.5亿。
 
  2019年,宁德时代成为全球领先的动力电池系统提供商。这时,宁德时代的国内市占率,从2015年的12.23%,升至52.14%。
 
  尽管借风扶摇直上,但曾毓群知道,要居安思危,风口总是会过去的,不断学习,坚持创新才是根本。
 
  他和宁德时代依然不能松懈,还要继续加速前进。
 
  宁德时代的这次超越,尽管其中有机遇的成分,但也证明了曾毓群在市场方面的洞察力和远见,同时也是他持续学习、创新、奋斗的成果。
1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新能源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头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