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名人档案 > 康明亮
康明亮档案
康明亮

康明亮,珠海中润集团董事长。

龙山工业区坐落在珠海斗门区黄杨大道西段南北两侧,斗门镇腹地,这里有五六十家企业,其中较为著名的有格力电器、紫翔电子、旭日陶瓷等等,而珠海中润投资集团也是其中的翘楚。如今的珠海中润集团旗下拥有五大品牌公司、三大事业部、七大机构,本部员工近2000人,其气魄自落户斗门之初就已经展露无遗。2000年5月9日,康明亮带领骨干来到珠海,在这里租了厂房,开始创业。坐在位于前山的一处办公大楼里,现任中润集团董事长的康明亮开始回忆十年前创业的激情岁月:“5月9号我们到了珠海,之后就开始租厂房。2001和2002年我们一直在到处找地,当时找到两块,一块30多亩,一块60多亩。我们还是觉得不够用,到了2003年的时候,我们拿这两块地一起置换了一块20万平方米的地,在斗门。2003年国庆节的时候我们拿地签下合同,图纸设计两个月,元旦开始动工建厂,第二年8月1日我们就搬进去了。从荒山野岭到厂房林立,我们只用了八个月,这也是斗门开发建设的一个纪录。”

    尽管当年的辉煌与激动可以想见,但在康明亮的口中却极为平易,按照他的说法,早在他们来到珠海的时候,就已经料到今日的盛况。谚语说: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在今天这个计划赶不上变化的时代,康明亮依然对自己的信条十分笃定,而在他嘴里,这种信条有另外一种说法:定格局者定天下。康明亮说:“我们打定主意来到珠海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以后的路要怎么走,五年要达到一个什么目标,十年又要达到什么目标,你没有目标是没有方向的,更不可能有动力。”

    八个月拿地建成投产,只不过是一个开始,此后中润从皮具家具做起,收购优莎诺品牌,和皮尔卡丹品牌合作,从2004年开始实施多元化战略,十年来开枝散叶,尽情爆发,尽管很多成绩只存在于公司内部,不为普罗大众所知,但发展速度绝不逊于他们最初的惊艳亮相。

    如今的中润集团总部占地面积已达三百一十多亩,厂房面积63000平米,但是他们的疆域不止于此,已经扩展到了全国,旗下品牌在上海、广州、深圳、重庆、成都、武汉都设有分支机构,部分产品在欧美及东南亚四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完善的营销网络。较晚加入集团的中源石矿、东升石业以及润基建筑与此前中润主营的家具皮具大异其趣,完全在不同的行业,让中润更显参差多态。旁观者可能会觉得中润战线拉得太长,旗下产业跨度过大,但对于康明亮来说并非如此,而一番对谈之后,笔者也能理解他这种自信绝对不是说出来的,一切正如他所做的,这些都是公司十年计划的一部分,一切尽在掌握。

    第一堂课

    整个采访过程一气呵成,康明亮显得谈吐不凡。当他告诉我们自己高中毕业之后并没有直接读大学,而是选择在社会上成长历练,包括自学英文、做外贸生意时,我们颇感讶异。在一个小时的采访时间中,各种专业词汇从他的嘴里接连蹦出来,对于热点事件的看法以及对于行业的点评,都很精到。可贵的是,这些谈话都是娓娓道来,并不刻意。

    这位半路出家的管理者后来进修了中山大学EMBA课程,并拿到中大硕士学位,但是最早的经验却是来自于工作实践。不同的是,他遇到了一个好师傅,也遇上了一个好时代。康明亮说:“我们生在了一个恰当的时代,再加上自己多努力一把。”高中毕业之后,康明亮就离开家乡福建,来到深圳,那是1991年。众所周知“1992年是一个春天”,而在1991年,随着深圳证劵交易所的正式成立,弄潮儿们已经提前听到了春雷的轰鸣,康明亮便是其中的一份子。身处历史的巨变之中,时人无不懵懂,不过康明亮从一开始就有点想法:“我进的公司是台资企业,当年台湾十大自创品牌之一,和捷安特、康师傅并列,叫做华星皮具,早期台湾中小企业小欧洲计划合作企业之一。当时国内最缺的就是管理经验,而这个企业是行业内比较好的公司,各方面很规范,可以说,在这个公司里面我学到了第一堂社会管理课。从产品设计到公司管理都学到了很多很多,这是一步到位的、顶级的商业课堂,从这里出去后跟商学院毕业生没啥两样。”

    对于人生之路的这个转折点,康明亮回忆起来,心怀感激:“你比如说现在银行、基金、包括公司上市,都要找职业经理人,我从华星皮具出来之后就是懂行的人——职业经理人,这种经历是一般人没有的。如果你一开始就到处乱撞,进一些小的公司,很难学到什么,很难成长。成功的公司一般都经历过很多风雨,有丰富的管理经验。这十几二十年的失败教训,整理出来,绝对可以代表整个行业的形态。而且我们当时的董事长水平很高,非常有修养,包括做人做事,对人生和事业的规划,甚至对于当时的国际形势都有很高见的,在当时外资企业的老板中间,能做到最后一点的人并不多。”

    尽管康明亮并没有明确表示对这位前老板的崇拜,但很明显他在梦开始的地方获益良多,今时今日他做事计划性强这个鲜明的特点,想必一半归功于个性塑造,一半要归功于这位师傅的示范效应。成功也许有很多偶然因素,与其他人不同,康明亮没有走多少弯路,一下就跟对了人,这很幸运,但放回那个混沌年代,他的学习能力、对时局判断的直觉无疑是使他脱颖而出的关键因素,这可以视为偶然之中的必然。

    初出茅庐

    1995年,湛江一家台湾合资企业倒闭,中方四处寻找人才,经人介绍,康明亮临危受命。按理说,从等级制度森严的台资企业员工,到掌握权柄的主理人,这是绝好的机会,但是谁都知道这种收拾烂摊子的活儿并不好干。勇敢和鲁莽其实并无分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式的一意孤行在企业管理里可是大忌,尤其是在利益的诱惑之下,出问题的几率更大。

    可是当记者问起这个话题时,康明亮一如既往的淡定:“我们在去之前已经有了充分的了解,如果不能盘活的话我是不会接的。我们做任何事情,都是带着计划框架、带着赢利模式、带着预算去的,觉得可以做,才会去做。本身这个工厂跟我们是同一个行业,情况我们了解。工厂是自己的,技术可以引进,资金可以注入,注入成熟的赢利模式就可以,所以一开始我们就很有信心。最后证明我们的想法是正确的,如今这家企业业绩已经列入了本地市政府工作报告,发展得有声有色。”

    可以说,从康明亮湛江之行伊始,他就已经是一个优秀职业经理人,对于那时候的他来说,到底是做本行业还是跨行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他直击本质,晓得从哪些方面来看待一个企业的优势和劣势,客观评估自己的能力与实际情况,做出可行性报告,尽管那时候的他还在制造行业奋斗,但已经埋下了日后跨行业运作,走向资本运作和投资领域另外一个层面的伏笔。

    在台资企业的历练让他完全成长蜕变,而进军珠海,则是另外一次飞跃。康明亮说:“我已经积累了很多经验,觉得到了一个真正该自己体现自身价值的时候了。于是那时候找了很多地方,本来说去东莞创业,还考虑过深圳的沙井,但是这些地方都已经基本饱和了,这跟我们首先设定的目标完全不符合。我们当时想的是找一个好的基地,在三年内建好公司,十年内上市。”

    康明亮其志不小,他说珠海很平静,民营经济比较薄弱,企业不多,正是大展宏图的好地方,而当时珠海西区土地也便宜,他说:“你想做企业,想做事,你就要先想一想,十年后你是什么样子,企业是什么样子。”俗话说下象棋要下一想三,下这一步棋的时候,你要预料到对手接下来三步怎么走,你如何应对,道理是一样的。

    预判主要来自自己的专业知识,你对象棋的走法有多少了解,你就能看到多少种可能;你对行业有多少了解,你就会知道自己会遭遇到什么情况,该如何应对,打好腹稿。预判是信心的表现,除了对于自己专业知识的信心,还得有对于执行能力和把握全局的信心,因为商业毕竟不同于象棋,不是两指一掐,一提一落就可以解决的,想得到,还要能做得到。这就需要你有一个有共同愿景、强大而有执行力的管理团队。

    康明亮对自己团队的信心一样有着扎实的基础,这个基础就是“有共知、有共赢、有共同的理想和感知”。“去年吧,我们盘点了一下,现在公司里还有150个员工跟了我15年以上,就是从我没创业的时候跟起,有的在深圳认识我,有的在湛江。”康明亮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过人之处,这些同事能跟他一起,只不过是日久见人心:“我们都有私交,人跟人在一起,都会有感情的。”他并非全无御人之术,只不过他并不标榜:“另外一个方面,很多人能跟你,还是看到了未来,大家在一起能够成事。一直以来,我都能够提供行业内略高的薪水,但是仅仅有工资是不行的,你得能够给员工提供一个好的载体,这些人能不能进步?所有员工来了,提供一个平台,给他们创造不同的机会,他在这里会进步,他出去找工作,再就业很容易。做老板的,没做到这点是留不住人的。工资高,不一定能留下人,有些人在别的地方做十年也没进步,在中润公司就不一样,每年有不同目标和机会,这些目标都是他们跳起来就能够实现的。”

    拒绝浮躁

    中国近年来在不少领域成为或即将成为世界第一,与之相伴的往往是发达国家的不满或困惑。如今,一顶新王冠将于明年扣在中国的头上,对此,无论是被超越的日本,还是受益无穷的欧洲都一起喊好。近日,世界奢侈品协会称,“中国将在2012年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一大奢侈品消费国”。 随着促内需进程的深入,中国内地通过降低关税从而降低奢侈品价格的呼声越来越高,此举有望促使一部分奢侈品消费回流内地,对于相关上市公司,这或许意味着一定的投资机会。另外一方面,关于民族品牌奢侈品的话题也炙手可热。

    作为自己的老本行,浸淫皮具和家具行业多年的康明亮对于奢侈品这个话题有着自己的见解:“现在我们奢侈品需要量大,因为经济上去了,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提高,对生活素质要求提高了,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们国内民族工业还停留在代加工阶段,如果在这个领域内想要响应号召,从中国制造,一步到中国创造,我觉得还是比较困难的。”

    跑外贸这么多年,康明亮走遍了世界各地,尽管国内很多品牌都号称自己是国际品牌,但是以康明亮的经历而言,情况并没有这么乐观:“在世界上所有地方,我走过的,我都问了一下他们知道哪些中国品牌,出现最多的只有两个,一个是青岛啤酒,一个是云南白药,这是世界公认的,全世界都知道。”实际上国内品牌现在面临的处境正是如此,大部分制造商都是靠量取胜,而国际品牌这四个字多半是自封的,只停留在广告牌上。包括最近国家取消中国名牌的评审,也是商务部意识到国家机构运作这种“闭门自封”的做法是不符合国际惯例的。

    此情此景,在创造国际品牌这条路上奋斗了十几年的康明亮当然不会太开心,在这个话题面前,一向果断勇敢的他显得谨慎很多,他没有说什么空话,而是非常务实:“国际上的大品牌,比如说法拉利跑车,LV,这些都是经过两到三代人的努力,欧洲的奢侈品品牌都是经历几百年的沉淀,从几千人几万人的失败中走出来的。比如泰坦尼克号沉到海底,还有LV的箱子,这是有历史的,需要时间沉淀。如果谁说要在我们这一代人中间创造出国际品牌来,那肯定是在忽悠。”

    “达芬奇事件”让国内奢侈品消费再次走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对此,康明亮也有自己的看法:“这种事情,十几年前我们都知道,这就是业内的“潜规则”,你炒作的好,就有了商业价值;炒作的不好就没了。真正好的家具还是我们国产的实木家具,比如花梨木、红木,这些是真材实料,其他的都是在卖设计、卖炒作。”身在浮躁的行业内,康明亮早在十几年前就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很多人靠炒作成名,他并没有眼红。在如今这个社会,踏实做事不一定能够获得应得的回报,但是我们依然需要秉持正确的做法,坚持自己的信念。

    打造品牌新玩法

    有关奢侈品,有关品牌,实际上更多是关乎消费心理以及商品文化,中国人在消费奢侈品的时候,大多数是根据知名度消费的,这是很多国外的品牌来到中国以后品牌二次发展的一个现象。早期有些品牌在欧洲排名第一,但是到中国人们不认识它,所以要在中国重新做一个品牌,这在中国是非常吃力的,需要时间。2008年8月11日,珠海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中,世界时装业巨头、法国著名时装设计师皮尔·卡丹宣布他将进军中国家具行业,并授权斗门一家公司生产“皮尔·卡丹”品牌家具。他直言其最终目的是要通过中国的工厂将皮尔·卡丹家具销往全世界。

    这家公司正是中润集团旗下的艺匠有限公司,而这,并不是中润第一次和国际品牌携手。

    他们很早就代理了皮尔·卡丹旗下的一个品牌皮具,在中东地区销售,一直合作良好,因此皮尔·卡丹才有意进一步合作,给出皮尔·卡丹家具品牌的中国总代理权。当时他们规划了一个超过10万平米的新厂专门为皮尔•卡丹生产家具,8年后年产值可达50亿元人民币。

    而早在2003年,康明亮就毅然决定投巨资将自己合作多年的,拥有77年历史的意大利世界知名品牌“优莎诺”兼并且买回,包括她在世界27个国家的经营权与知识产权。这是当时中国箱包行业兼并世界品牌的唯一成功案例,也是中国企业打造品牌战略的一大创举。

    当时,康明亮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这样说道:“我们的订单的确一直非常饱和,产品也一直供不应求,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有很高的利润,如今,出口产品的绝大多数利润都被国外的品牌持有人所获取,生产制造单靠廉价的劳动力,其利润是极其微薄的。仅仅国内市场,就有接近200亿的巨大市场,对于箱包业的发展而言商机无限,但是如果我们不建立自主的品牌,就意味着我们永远只能为别人做嫁衣。目前,大部分企业做出口都是采用OEM的形式,都没有自己的品牌,这样在市场上也就非常的被动。一流的企业做品牌,二流的企业做产品,三流的企业卖劳力,所以,品牌建设是现代企业最为关键的因素。”

    在面对本刊记者的时候,康明亮讲的更加深入:“我们现在没有足够能力做奢侈品,但是可以做中高端消费品。我们之前跟USSARO(优莎诺)合作了很久,他们的第二代不太想继续做了,我们也有意向,然后就卖给我们了。这样的话,我们在通路方面就比较好走了,也省了很多广告费。”

    对于家具、皮具行业的现状,康明亮说:“全世界没有夕阳行业,只要你用心去做,总会有效果,得看你给自己定的目标。皮具行业劳动密集,利润低,但是法国意大利还能做,在美国、日本也能做,因为他们改变了经营模式,做品牌,这也是我们的方向,比如,NIKE(耐克)和ADDIDAS(阿迪达斯)等。”

    他的责任感

    打开中润集团的网站,集团发展脉络清晰可见,2000年5月,名匠工艺制品有限公司成立,2004年11月,珠海中润投资有限公司成立,2006年5月,福建中源石矿产业有限公司成立,2006年11月,珠海艺匠家居制品有限公司成立,2008年12月,珠海东升石业有限公司成立。正如康明亮在接受采访时一直强调的,他不止做制造业的皮具、家具、建材,他们做的是一个中小企业的孵化器。

    康明亮说:“现在事情都上了轨道,可以让人来接班,我们现在做的就是中小企业的“孵化器”。哪些行业觉得有希望、有技术、有市场前景,我们注入资金和管理。我们把做过的一些中小企业制造业的成功案例,以及赢利模式灌输进去。比如说现在涉足的石材,产值从几千万到过亿 ,装饰现在也过亿了。比如说做黄龙玉,有行业的泰斗、行业大师刘东先生,做的设计都很有独到的创意,每件作品都是珍品、极品,那么我们来投资,我们做控股者。”

    康明亮并不觉得战线过长:“看起来多元化,其实很专业,我自己有一个感觉,正式程序开始之后,会有专业的审计,专家评估,找出这个企业问题在哪,我们能不能解决,能解决就做。我们不是做得多大,有一两个成功案例。一般阳光行业、幸福行业才做 ,不要做得太苦,你看我现在交谈了半天电话也不响。”

    话虽这么说,康明亮表示自己并不轻松:“以后出去全国各地打球,这些当然想过,我也有很多爱好,但是现在还没到时候,现在还得奋斗。之前十年的计划走完了,接下来十年,就是要好好的整理一下思路,归类,哪些行业可以继续做好,保持稳定的发展。”

    尽管一席话都是在根雕桌前喝茶侃侃而谈,但康明亮难掩责任感与沉重:“现在民营企业压力很大,钱荒,银行资金链断裂;人工荒,电荒,文化荒,现在技术工人找不到,都是大学生,还是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民间有很多传统工艺没人做,失传了。”

    正是基于这样的原因,康明亮才对做“孵化器”这么感兴趣,还组织了珠港澳(福建省)八闽商会。他说,作为现代三大商帮之一的闽商,随着珠港澳一体化进程的加快,闽商有将资金和项目投入珠海的欲望。商会直接掌控的企业资源比较多,如大力举办会展、商贸洽谈这类活动,“八闽商会”将聚集珠港澳闽籍企业家,为协助珠海招商引资发力,以便健全产业链。

    “商会创会之初一开始以为没有多少人,但一下来了500多家闽商企业,我们不是大富大贵之人,没有一夜暴富,都是慢慢积累。中国改革发展最快的20年过去了,接下来可能会稍微困难一点,我们得团结在一起抱团成长,互通有无,找出一些新的赢利模式。”康明亮笑着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