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名人档案 > 阮家明
阮家明档案
阮家明

转身:从财会到管理
    “我本身读的是经济,所以一开始就是做财务,第一份工作在英资公司,1998年进入科勒,也是从事财务方面的工作。”2000年,因为表现出色,阮家明升任科勒中国财务总监和科勒亚太区财务总监,全权负责科勒在中国和亚太区的财务。这样的专业生涯持续了5年,随后阮家明开始了他在科勒的“管理时代”。
    2005年,出任科勒中国董事总经理,带领科勒在中国厨卫领域始终占据领先地位。期间,科勒除了扩大品牌卫浴业务外,也有效拓展了橱柜、高档卫浴品牌Kallista,以及Karat卡丽等业务。
    2007年,阮家明以辉煌业绩被任命为科勒大中华区总裁,管理科勒在中国内地以及中国香港,澳门及台湾地区的业务。
    2010年,他被任命为科勒厨卫集团亚太区总裁,除了负责厨卫集团亚太区的所有事务外,继续兼任中国区总裁的职责,为科勒公司在中国继续扩大业务,提高品牌影响力。
    “和财务工作相比,管理可能更需要用到你的右脑多一点。”阮家明打趣地比较两者的差别,“感性方面会用到很多,不仅是分析能力,还有处事待人的判断等等,我们经常跟设计、艺术这些结合。其实本身是我个人对此很有兴趣,公司看到我这方面的才能和兴趣,所以让我管理整个业务。科勒确实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我以前学到的东西很多地方都要用到,科勒这15年的发展很特别,为个人发展也提供了很多好机会。”
     如果说财务工作对产品的了解更多地建立在精确的数字上,那么管理就需要全面而感性地认识产品,“我做财务的时候也很关注这个业务,因为你做业务却不懂产品,是很难做好的。从事管理之后又有些不一样,经常在世界各地出差,希望到最好的饭店,看看艺术博物馆,或者很好的零售店,从中得到很多启发,对我们产品,对我们店面的装修,对我们一些宣传都是很好的。确实在科勒这几年,我之前的经历对现在的发展很有帮助。”

15年:使命的理念
    自1995年在香港设立办事处,科勒中国公司发展到今年已经15周年。阮家明加入至今,正是科勒在中国从起步到扩张的15年。“整个发展很健康,因为在前期可能更多是希望理解中国的消费者,把科勒品牌介绍给更多的人认识,所以我们觉得这15年只是刚刚起步。科勒在美国市场已经做了138年,在中国的15年是一个起步,之后我们会做得更好。中国市场要50年、100年做下去,理解中国的消费者,同时让他们理解我们,我们对后面的发展很有信心。”阮家明滔滔不绝说着科勒未来的发展。
    关于公司立足的企业文化,他选择以“使命”二字概括。希望使用科勒产品的顾客都能体验到优雅生活,而为了实现这个理念,“做事就要很专注,永远以最终消费者为目标,做什么事情都要改善。”阮家明以公司举措为例,“每年我们都会把利润的90%继续投入在这个公司里面,所以通过对责任的坚持,对设计的坚持,还有不断的投入,使科勒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有特色的厨卫公司。”
    2011年,阮家明正着手推出复古的铸铁浴缸——那种在欧美老电影里出现的伫立在浴室正中央的“优雅古董”,“我们一直在发展商、设计师,或者是高端消费这些方面做得挺好。刚好借助在中国15年的机会,把我们发明的铸铁浴缸重新做一次包装,给大家一种新的概念。虽然它可能是一种很传统的材料,但它有一种很新的内涵。我们今年特意邀请法国的设计团队设计了两三款产品,他们之前去了很多调研机构,然后再做设计。所以这种材料虽然经历了130多年,可以很经典,也可以很现代。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个活动,更多地让发展商、设计师认识到这个材料,当然它的应用也很广泛,不单是在浴缸,也可能是脸盆、水槽。希望这个活动大家能够关注这个品牌,让它可以更加发光发亮。”阮家明一边说,一边指向门厅陈列的最新一款铸铁浴缸。
    员工:热情是首要标准
    聪明的员工、踏实的员工、懂得变通的员工、一学多用的员工……作为管理者,阮家明对自己选择员工的偏好毫不犹豫,“热情!Passion!这是首位的。”他用同样很Passion的神情肯定地说:“重要的就是他有没有热情,他做这个工作到底是为什么,这是用人的一个很重要元素。”
    “其实聪明或者踏实这些,都不是我最看重的,我就看有没有热情。”而他给出的理由同样简单明了,“我觉得,一个人是不是聪明都是相对的,你放他在什么岗位,有一些工作不是需要很聪明的,而有些工作则必须要聪明的人,还有些工作可能需要这个人很守本份,所以看你把这个员工放在什么位置。”
    对阮家明来说,热情就是动力,“热情的员工不会把工作只是当成工作,他会投入,有时候做一些牺牲也不会计较。”阮家明理想中的公司环境,不是每个部门各做各的事,泾渭分明,绝不越雷池一步;相反,他希望部门之间能够相互沟通。“不是说这个是人力资源部,那个是市场部,各自独立门户。公司是一个整体,各部门之间一定有联系,有的时候你需要有投入,需要有其他部门的同事帮助你,应该是大家互相协作,并且能够提高自己的这种认知。”
    无论做什么,尽量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因为“这样做好的概率会更高一点”。阮家明这样阐述他“热情首位”的理由,“选择自己喜欢的事情,如果这种职能又是社会很需要的话,那你就会达到一个很高的标准。”阮家明身体力行,“这方面我一直觉得蛮重要。我不一定会很功利地去培养一项小的技能。个人的修养,个人的理念、价值观的提升,可能这个是我现在想追求的事情。”
    除了热情,阮家明还偏向“犯错的员工”,对于犯错,他有自己的见解,“人总会出错,要勇于承认错误,还有就是要纠正自己的错误,而纠正的第一步,首先就是要承认。不管职位多高,犯错是很正常的,但是更重要的是,你从错误当中学到什么,以后怎么避免这些错误。”
    阮家明有时候会跟HR开玩笑,“你如果需要招人,就帮我找一些犯过错误的人。因为他犯了错误,就知道以后怎样避免这种错误,所以很多事情会敢去做,勇于犯错误,这个可能是更重要的。”
    旅行:热爱怪地方
    工作之外,阮家明最大的兴趣是旅行,“其实不能完全说是工作之外,因为工作本身就需要经常在世界各地出差,所以有时候反而是工作提供了四处跑的机会。我觉得这个也很有趣。”他戏称这样是“寓工作于兴趣”。
    如果自己选择目的地,比起度假热门的欧洲或是奢华慵懒的海滩,阮家明更偏向那些不知名的去处,“我每一两年都会去一些怪地方,好比南美、非洲……”而最近去的地方被他评价为“不够怪,但也很有意思”,“之前我在泰国北部呆了一段时间,之后去了越南、中东,去年在非洲、南美。其实可能在上海的工作压力比较大,放松不了。一到这些地方,我可以融入当地,可以看看书,看看当地的历史,看看当地的建筑物,当中永远都会有一些启发。其实每一个民族,每一种文化都有它特别的地方,要看你怎么去欣赏。”
    旅行的意义之于阮家明,是从远处看自己,“当你走得远,就能看到自己;而当你在里面,反而看不到自己。这样说你就会理解,我们为什么这样做,我们的文化是什么。所以我很喜欢走出去,用这种眼光看回来,这是我做的最多的事情。经常尝试做一些平时没做过的事情,很开心,所以这是我最放松的一个方法。”
    生活:自觉的动力
    阮家明正处在他向往的生活状态,“舒服、从容,没有很多来自外界的压力强烈地逼迫你一定做什么,而是自己从内心想要做些什么。”他这样形容。对于现在的工作,很多朋友、同事都会问他,在科勒想怎么做?“其实公司没有让我怎么怎么做,很多要求都是自己提的,我不希望人家要求你怎么做,这种压抑感很不好。”
    在生活上也是一样,“比如说我一定要怎么怎么样,要维持一定的生活水平,因为很多东西我都已拥有,所以也很满足。我可以更好地享受,是出于我自己的意愿,不是逼迫感。我比较习惯这种状态,就是事情都在自己掌握之中,这可能是我一直在追求的境界吧。很多要求都得自己提出来,自己怎么做,所以这个还是蛮重要的。”
    对于自己的职业生涯,阮家明这样概括,“我一直都比较理性,虽然没有清楚规划一定要做什么,但是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方向要对。”他强调,“不要觉得有些事情你是做不到的,当然很多人会高估自己,但更多时候其实人们会低估自己。很多事情你尝试之后,会做得更好。”阮家明以亲身经历加以说明,“我小时候比较内向,不爱说话,大学时尝试去参加公开演讲和辩论,去不同的地方,用多种语言交流。之前我都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做过之后很惊讶,原来这样也可以。所以现在对我来讲,可能已经很适应了。”初入中国市场,让他最头疼的是语言,“第一个挑战就是普通话,以前用英语和广东话比较得心应手,但是多说了之后就会发现不是那么难。想挑战自己,我要敢尝试,同时考虑怎么去改进,你会越做越好,人的潜能应该是无极限的,最重要的是要相信你自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