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智库 > 管理百科/财务管理 > 资本家 > 无限制资本家

无限制资本家

相关词条

无限制资本家(Cosmic Capitalist)

无限制资本家的概念

  1997年7月14日出版的美国《旗帜》杂志刊登的戴维·布鲁斯《无限制资本家》一文,提出了一个全新的概念——“无限制资本家”。英文是“Cosmic Capitalist”。新华社编的《参考消息》在转摘此文时,把Cosmic泽为“无限制”,颇为贴切而又有新意。?

  按照美国学者的分析,这种“无限制资本家”有如下几个特点:

  (1)无限制资本家是他们社会发展到"无限制资本主义(即有别于实物资本主义)阶段的"的产物,是"新的技术力量创造出来的新人"。

  (2)无限制资本家不是传统意义的商人,而是既是商人,又是该领域的专家。

  (3)无限制资本家不是靠继承祖传的财产或勤俭起家,不是靠地产、厂房、机器、原料进行生产,靠剥削工人致富,而是靠新概念、新思路、 新理念、新思维方式,靠无形资产、证券投资、股权运作和价值再发现而快速冒富。

  (4)无限制资本家不信仰宗教,不仰仗传威,不喜欢等级制,认为实物、等级 、职务、地位等头衔是有限制的(不是受限于已,就是受限于人),唯有知识、智慧、变革、创造、新技术、新概念、新理念才是无限的,靠这些也能白手起家,快速致富。?

当今世界“无限制资本家”的神话?

  当今世界前十位巨富中,已找不到象以往的洛克菲勒、亨利·福特那样的实物资本家、有限制资本家,而主要是驰聘于金融、证券、网络、高新技术等虚拟经济和虚拟资本领域的“无限制资本家”。

  若干年前,世界股王巴菲特还在世界巨富中名列前茅 ,但这一两年,年仅40岁出头、全然一副学生模样的“微软之王”——比尔·盖茨,却以1000亿美元的资产(超过巴菲特一倍以上)而跃居世界首富。在美国的斯坦福附近的硅谷,云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大批从事网络和电脑软件设计研究的年轻科技精英,包括从北大、清华去美留学的年轻人,往往奋斗二三年,财富便骤增到几千万美元、几亿美元。这些人每时每刻在 创造"无限制资本家"的奇迹。

  在中国香港,早先人们只知道首富是李兆基, 而李嘉诚是与包玉刚、邵逸夫、霍英东等同属于一个层次。但这些年来,李嘉诚停止了房地产等实业投资,改走“无限制资本家”的道路,尤其是1997年11月,他因在欧洲的一次成功的购并,两周内赚到1130亿港币;1997年香港金融危机,境外投机商打压香港股市时他奋力托市,赚取了几倍的利润。而今,李嘉诚的财富在香港已遥遥领先,笑傲诸雄。

  更令人刮目相看的是,李嘉诚的次子、年仅34岁的李泽楷近来接连创造了无限制资本家的神话。去年,他把北京盈科中心等物业折合成25亿港元,以每股0.06 元的价格控制了香港亏损上市公司得佳信93%的股权,购并信息公布后,股民疯狂抢购得佳信股票,股价涨到30元,李泽楷又于一天之内就在帐面上挣了700多亿港币,赚了他老子一辈子的钱。今年2月29日李泽楷异想天开,又将成立才几个月、1999年中期报表还亏损3970万元的盈科数码动力公司,去收购有100多年历史、每年都有100多亿港币收入的香港电讯。这桩购并案涉及金额380多亿美元,轰动了全世界。以最近的股票价格计算,“盈动”和香港电讯的市值之和高达6000亿港元,其个人财富直逼其父李嘉诚。而今,李氏父子已控制了包括通讯、电子、互联网、港口、金融在内的香港经济的30%份额和恒生指数30%的权益。

  从李泽楷在证券市场走的无限制资本家的道路,可勾勒这么一条主线:提出网络概念—推动股价飑升收购老牌公司—完成虚拟资本实体化—股权资本再扩张。这条道路不仅是传统资本家不敢想象的,而且连比尔·盖茨也望尘莫及,足见“无限制资本家”的威力。

证券投资也可成为“无限制资本家”

  当今中国社会,最先涌现出“无限制资本家”的领域主要是证券市场。(1)部份股份连年扩张的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如申华、大众出租、东大阿派、长虹等。据去年《新闻报》披露,目前上市公司高级管理层所持股票市值在几千万不在少数。(2)专门从事企业和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和购并项目的投资公司。如中远(众城)、金丰(嘉丰)、中关村(琼民源)、火箭股份(武汉电缆)、南通机床(ST通讯)等。在资产重组后,股价均出现5-20倍的涨幅,主要参与者获利十分丰厚。(3)证券市场捕捉并炒作黑马的机构和实力大户。(4)证券市场中对中小盘股作中长线投资的人士。(5)以科技入股的顶尖高科技专家。(6)从事高新技术的民营企业老板。(7)从国外留学回来创办高新技术公司和网络公司的总裁(如搜狐、新浪等)。(8)规模日益扩大的证券商。他们靠连年的交易费收入、新股承销和自营,其资本呈几何级数增长。(9)名牌、优质的大股份制企业的股权人。

  展望21世纪初,中国必将有更多的“无限制资本家”涌现。首先在高新技术领域,如电子、生物医药、新材料、商务电子网络、互联网等,这是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国家兴盛的希望所在。在这些领域中,中国与西方发达国家的差距,较之传统工业领域之间的差距,相对要小,如中国的互联网技术水平已相当于美国1996年的水平,比较接近。而中国的市场却要比发达国家大得多,但必须迅速跟上。正如今年3 月11日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强调:“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科技革命突飞猛进”,“慢走一步,差之千里,耽误一时,落后多年”。这与IT界人大代表、北大方正的创始人王选讲的“当今企业若不搞网络经济,毋宁死。最怕的是错过这个时代”,实有异曲同工之妙。正是这个原因,当今,已有越来越多的国外学有成 就的博士、硕士,把视点瞄准了中国,尤其瞄准上海。可以说,21世纪,在网络经济中,在高科技领域中 ,是最容易出“无限制资本家”的。

  其次一个容易出“无限制资本家”的领域就是股市。进入21世纪,全球股票资产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超过100%。1999年,美国的股票市值占GDP的180% ,股市市值以两位数速度上涨,而实体经济只增长3%至5%。这意味着一场全球的资本膨胀正在发生,而1999年中国股市的流通市值只占GDP的12.5%,实体经济却增长7.1%。近据中国官方宣布:预计到2010年,中国股市市值将占GDP的50%,经济平均每年增长7%,可见中国股市的发展潜力巨大,机会多多。10年前,上证指数仅100点,而今已是2000点。10年后,上证指数也应有一万点,每年有20%左右涨幅。从中该有多么巨大的投资价值和致富机会。

  当前全球(包括中国)股市中的资本膨胀,不能简单看作泡沫运动,而是有着特殊的背景。实质上,这是一场直指生产力发展方向的产业资本转移,是一场财富的再分配,即从依附旧生产力,转向依附新生产力;是将工业资本的挥发,降到信息资本头上;从工业领域转移到信息领域。而网络经济不过是其中的一个表象,一些人获得从天而降的财富,正是从旧经济转向新经济所造成的。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证券市场的时间概念和效益概念,与日常生活中同样的概念是不同的。“无限制资本家”有可能在一二年内实现资本结构的转型,证券市场的一二年等于其他领域的一二十年。因此,对目前证券市场的各类投资者而言,正面临着历史跳跃时期的的千载难逢的机遇,如果错过了眼前这原始积累阶段,将真的会错过一个时代。在当今社会,不关注证券市场的是“植物人”;而连年做不赢的是“残疾人”(指心灵残疾)。中国股市前景看好,有预测,10年后上证指数将达1万点,只要认清这个大形势,投资者就能享受到国民经济快速增长的累累硕果。

参考文献

  • [1]李志林. 证券投资也可成为“无限制资本家”(J). 上海综合经济,2000年6期:22~23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