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智库 > 经济百科/经济指数 > 经济指数 > 流转税税负

流转税税负

相关词条

流转税税负(Turnover Tax Burden)

流转税税负的概述

  流转税税负是国家财政经济政策的综合反映,同时也是分析和评价流转税制对经济增长产生影响的重要经济指标之一。

  研究流转税税负理论,一是要科学地界定流转税税负的内涵,二是要从实际出发,系统地探讨流转税税负对经济增长产生作用的传导机制,从而为政府有关决策部门适时调整宏观税负水平提供理论依据。

流转税税负的内涵

  按照经济学原理,结合我国国情,流转税税负的内涵,可以从宏观经济、中观经济和微观经济3个方面来表述。

  就宏观经济而言,流转税税负是指政府以对商品和劳务流转额征税的方式,参与当年GDP初次分配的比重,即所谓宏观税负。

  就中观经济而言,流转税税负是指政府以对商品和劳务流转额征税的方式,在以省、直辖市或自治区为单位的地区内,参与该地区GDP总量初次分配的比重,即所谓中观税负。

  就微观经济而言,流转税税负是指政府以对商品和劳务流转额征税的方式,参与当年企业和个人商品及劳务销售收入额初次分配的实际比重,即所谓微观税负。

  应当指出的是,在我国这样一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地区之间经济发展不平衡的发展中国家,将流转税税负区分为宏观税负、中观税负和微观税负,对于研究经济结构和区域经济发展问题,具有特殊的意义。这是因为,宏观税负问题的研究,有助于从总量上探讨流转税对GDP分配关系及经济增长产生的影响;微观税负问题的研究,有助于从成本效益上探讨流转税对投资和消费选择的影响;中观税负问题的研究,有助于从结构上探讨流转税对地区经济增长产生的影响。只有将以上3个方面的研究结合起来,才能较为全面地剖析流转税对我国经济增长产生的作用。

流转税税负对经济增长产生作用的传导机制

  经济决定税收,经济是税收的源泉和基础,但税收对经济有反作用,经济和税收活动之间既存在一种相互作用的辩证关系,又形成了一种相互影响的传导过程。从这个意义上说,流转税税负对经济增长产生作用的传导机制,实质上就是指在这一传导过程中形成的一系列相互作用的程序及规律。由于经济增长主要是依靠投资、消费、出口和技术进步来拉动,所以,流转税税负对经济增长产生作用的传导机制,又要通过流转税税负对投资、消费、出口和技术进步的影响来描述。

(一)流转税税负对投资的影响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投资是拉动经济增长、增加个人收入和社会福利、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原动力,流转税税负对投资产生影响,主要体现在以下3个方面:

  1.宏观税负水平的高低直接影响政府、企业和个人参与GDP初次分配的份额,从而间接影响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用于投资的总量和比重。例如,如果宏观税负水平偏高,政府参与GDP初次分配的总量和比重相对增加,企业和个人参与GDP初次分配的总量和比重则相对减少。在这种情况下,如公共部门的投资不增加或者减少,且私人部门的投资也由于GDP分配比重的降低而减少,社会投资总量将随之减少,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的资本增长率也将随之下降,这将从某种程度上导致经济衰退和经济萧条。如果宏观税负水平较低,政府参与GDP初次分配的总量和比重相对减少,企业和个人参与GDP初次分配的总量和比重则相对增加。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公共部门的投资不增加或者减少,私人部门的投资将随着收益预期看好以及参与GDP分配比重的上升而增加,从而增加社会投资总量,提高资本增长率,这将从某种程度上促进经济增长和繁荣。

  2.中观税负水平的高低直接影响地区投资导向,从而间接影响经济结构的调整和优化。例如,由于流转税中观税负水平的高低受经济结构的制约和影响,高税率或高附加值的行业,因其流转税贡献率高,必然受到地方政府的广泛重视和青睐。在这种情况下,占有比较优势的地区,经济增长和发展较快,政府、企业和个人收入颇丰,为了保持领先地位,扩大市场份额,政府往往在税收上采取“藏富于企业、藏富于民”的做法,人为地压低地区税收收入计划任务,以较低的中观税负水平刺激地区经济的增长和发展。而不具备发展条件的地区,经济发展缓慢,政府、企业和个人收入匮乏,且对原有产业结构依赖的刚性较大,地方政府要么为了保护既得利益采取封锁和分割市场的做法,保护本地区在市场竞争中处于弱势的行业或企业,要么受新增利益渴望的驱动,采取有害税收竞争等做法,盲目引导投资,重复建设,造成资源的浪费和地区比较利益的损失,以致从总体上干扰市场经济秩序,破坏资源的有效配置,阻碍经济结构的调整和优化,降低经济增长的速度和质量。

  3.微观税负水平的高低,直接影响民间资本的收益率,从而问接影响私人部门的投资决策。例如.企业和个人在进行投资选择时,往往要进行成本效益分析且倾向于投资回报率较高的项目或产品。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某个项目或产品的微观税负较高,且投资回报率较低,投资者必然会淡出。反之,如果某个项目或产品的微观税负较低,且投资回报率较高,投资者必然会跟进,诚然还应当看到,企业和个人的这种投资决策,从局部看是理性的,但从全局看则会造成低税负高回报行业的生产过剩,即发生所谓市场失灵和效益损失的现象。

  综上所述,在我国现行体制框架下,流转税税负对投资产生的传导作用。从宏观上说是通过调整政府企业和个人之间的GDP分配关系来实现的,从中观上说是通过调整中央和地方之间的税收收入分配关系来实现的,从微观上说是通过调整税负及投资成本收益率来实现的。此外,流转税税负对投资产生的影响是多方面的,如果考虑经济周期波动因素情况会更为复杂。

(二)流转税税负对消费的影响

  在拉动经济增长的诸因素中,消费对经济总量的持续增长和经济结构的调整优化起着引导作用。流转税税负对消费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1.宏观税负水平的高低,直接影响到企业和个人参与GDP分配份额的大小,从而间接地影响人们的消费水平即产生所谓的收入效应。例如,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企业和个人收入开始按要素分配,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宏观税负水平较高,势必相对减少企业和个人的收入,从而产生较强的收入效应,影响人们的消费水平。反之,如果宏观税负水平较低,必然相对增加企业和个人的收入,从而产生较弱的收入效应,有利于提高人们的消费水平。

  2.微观税负水平的高低,直接影响消费品的价格,从而间接影响人们的消费选择,即产生所谓的替代效应。例如,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消费品的供给比较丰富人们的选择余地较大,且对价格反应灵敏如果微观税负水平较高,势必引起物价波动,对消费者的选择产生较强的替代效应 从而扭曲市场消费结构和消费行为。反之,如果微观税负水平较低,则对物价的影响较小,对消费者的选择产生较弱的替代效应,从而较为真实地反映市场消费结构,满足消费需求。

  综上所述,流转税税负对消费产生的传导作用。从宏观上说,同对投资影响的方式一样即是通过调整政府企业和个人之间的GDP分配关系来实现的;从微观上说,则是通过市场价格机制来实现的。此外,还应当看到,在实际生活中,人们的消费选择还往往取决于消费习惯,而且当人们的收入达到较高水平时,其消费选择则更多地倾向于新潮和时尚,即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所谓的心理偏好,而较少顾及价格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微观税负的高低对人们的消费行为将不再产生重大作用。

(三)流转税税负对出口的影响

  为了适应经济全球化发展的需要,我国的经济结构进行了较大的调整,商品和劳务出口已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流转税税负对出口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1.宏观税负水平的高低对投资的影响,同样反映在对出口商品及劳务生产和流通的投资上。

  2.微观税负的高低,直接影响出口商品和劳务的成本和竞争力,例如,我国虽然按照国际惯例,对商品和劳务出13实行了退免税政策,但由于受国家财力的制约和政府行政效率的影响,还存在退税不彻底,不及时不到位等问题,不同程度地增加了出13商品和劳务的成本,降低了出口商品的竞争能力。

  综上所述流转税税负对出口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微观税负方面,存在的问题也是阶段性的,随着国家财力的增强和税收法制环境的改善,流转税税负对出口的影响将会趋近于零,或降到最低程度。

(四)流转税税负对技术进步的影响

  随着新经济时代的到来,经济增长的科技贡献率已成为经济发展水平的重要标志,流转税税负对技术进步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微观税负上,且具有正反两方面的作用:

  1.较低的微观税负有利于技术进步。例如微观税负的高低主要是由税基税率、税收政策等因素决定的,在一定的税制条件下,税基和税率不会轻易改变,但税收政策的调整比较灵活,国家为了鼓励和支持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通常会制定优惠的税收减免政策,相对降低微观税负,来促进这一目标的实现。

  2.较高的微观税负直接阻碍技术进步。例如我国目前实行的“生产型”增值税制模式,对企业购进的固定资产所含进项税额不予扣除,直接增加了资金密集和技术密集型企业的投资成本,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又如,我国增值税的征收范围尚未涵盖知识产权转让和软件开发等领域,企业购进的知识产权或受让的专有技术使用权所含的营业税税款不予扣除,直接增加了高新技术产品的成本,影响了我国高新技术产业的竞争力。

  综上所述,流转税税负对技术进步的影响,主要是通过微观税负来传导的,而微观税负的调整和优化还亟待流转税制的完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