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智库 > 经济百科/经济分析 > 经济分析 > 货币流量分析

货币流量分析

相关词条

货币流量分析(Money-flow analysis)

货币流量分析概述

  货币流量是由美国经济学家M.A.柯普兰在《美国货币流量研究》(1952)一书中首先提出,后被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采用。它是指经济社会中一定时期内发生的货币的变动数值,表示货币在一定时期内的支出或流动数量,即货币存量与单位货币参加交易次数的乘积。

  流量分析是指对流量指标变化规律的分析,特别重要的是对流量总量指标的辩护规律及对其他总量指标的影响等进行分析。其中,收入流量分析更为重要,因为收入流量指标,如国内生产总值等,反映着一个国家在一定时期内的经济发展水平、国家经济实力和国内生活水平状况等,研究收入流量的影响因素并使其不断增长是极为重要的。

货币流量分析与货币存量分析

  自凯恩斯《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一书发表以来,货币存量分析方法已然成为货币经济学研究的主流方法,但是由于这种主流方法在处理一些货币政策实践问题方面总是暴露出一些致命缺陷,所以对货币流量分析的探讨就始终没有止息过。同时,这个讨论又是极具实践性的货币政策操作问题。这是因为,究竟产关注存量还是关注流量,直接关乎货币政策的成败。在一定意义上,自2002年年底以来,我国的货币政策通过调控货币供应量(存量)来调控宏观经济运行其少建构,在 2004年不得不重新祭起直接调控偏差贷总量(注时)的老手段来,恰正是因为我们过多地关注了存量问题而忽视了流量的问题。因此,探讨货币流量分的理论和实践意义,将有助于提高我国货币政策的效率。

货币流量分析的理论和实践意义[1]

  在我们看来,现实的货币经济是以货币循环为核心的运行过程,其中,货币的流动是各种经济活动得以实现的关键。以此事实出发,侧重于货币流动的流量分析方法对现实的解释能力,应该强于侧重于货币余额的存量方法。这是因为,在现实中,我们其实无法真正观察到(或许根本就不存在)货币存量供求均衡的状态。此外,存量分析方法以货币供求代替了资金供求(也即资金融通过程),因而无法容纳对金融体系的考察。由此所导致的最大一个缺陷,就是该体系不能适应金融过程与货币供给交织的状况,而在现代经济中,随着银行负债成为全社会流通货币的主体,金融过程(主要是指银行信贷的发放和回收)却是可以影响货币供给数量变化的,从另一个角度看,由于银行负债构成货币供应的主体,而它又是同(实体的)收入和(货币的)贷款密切联系在一起,货币在相当程度上是内生的。正如许多研究者敏锐地指出的,主流的货币存量供求均衡分析存在两大缺陷,一不能应用于货币内生的情况,二难以容纳金融过程;而货币流量分析方法却可以充分容纳这两个构成现代金融体系基本特征的制度条件。

  从学说史的角度看,货币流量分析体系是由罗伯逊建立,并由蒋硕杰加以发展的。概括起来,该体系主要有三个基本命题。

  其一,货币支出流量形成分析期内的社会总需求,进而决定分析期内的名义总收入;

  其二,可贷资金的供求流量决定了均衡的(名义)利率水平;

  其三,在进行任何支出之前,经济主体手中必先持有货币。

  与存量分析不同,在流量分析中,金融体系被纳入分析框架,因此,我们可以在这个框架内考察金融机构的行为变化以及内生货币供给变动的影响,而这在IS-LM框架下是无法实现的。

  将上述几个部分结合起来,可以得到一个以货币流量分析为核心的总体经济框架,以确定名义收入、利率以及货币存量等变量。

  在设定的分析期的开始,贷款市场上的可贷资金供给将等于以下各项的总和:(1)公众的现期储蓄;(2)企业从前期消费中提取的固定资本折旧以及所持有的流动资本;(3)净反窖藏,即与上一期持有的闲置货币相比,本期闲置余额的净减少,该项可以为负,意味着经济主体在本期内意愿持有的闲置余额较上期有所增加;(4)银行在本期净创造的新货币,等于本期银行贷款额度减去本期吸收的存款额。

  与可贷资金供给相对应的是对可贷资金的需求,它由以下几部分构成:(1)融通本期净投资(包括固定资本支出和运营资本支出);(2)用于维持或重置固定或运营资本的支出。

  利率是使可贷资金供给等于可贷资金需求的机制,通过它,可以使得消费、投资与货币窖藏相协调。由于可贷资金需求中的(1)、(2)项与可贷资金需求中的(1)、(2)两项,可以各自加总为本期计划总储蓄和计划总投资支出。根据可贷资金理论,利率决定方程式可以简化为:“现期计划总储蓄+闲置货币需求的净变化+净创造的新货币=现期计划总投资”。以上述等式为基础,重新界定货币需求概念后,我们就可以得出比较系统的货币流量分析框架来。

  将整个金融体系纳入分析,是流量分析优于存量分析的最主要特征。我们看到,随着金融体系的发展,金融资产(银行负债及其他金融资产)成为经济主体手持资产的主要形式,这意味着,居民持有的绝大部分货币资金,尽管可能离开货币循环渠道,但并没有脱离金融系统。在这种情况下,除非金融体系不能通过贷款或购买初级证券的形式再将这些资金重新投入经济运行过程,居民持有货币或其他金融资产的行为就不会对货币循环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从这一论述过程中我们可以发现,在经济主体货币窖藏变得无足轻重的同时,金融窖藏变成了一个重要的概念。所谓金融窖藏,指的是金融机构没有将其所集中的社会资金重新投入到生产领域,而将其投向了资本市场,用于金融交易的情况。尽管这些货币资金始终处于运动当中,但已经游离出了我们所关注的与实体经济相连的货币循环,因而可以算作是一种闲置(金融闲置)。随着金融市场的不断发展,金融窖藏的规模越来越大,而其对货币循环的影响也越来越明显。

参考文献

  1. ↑ 李扬.基于货币流量分析的货币政策[J] 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