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智库 > 经济百科/经济术语 > 经济术语 > 物本经济发展观

物本经济发展观

相关词条

物本经济发展观(Materialcentric Economic Development View)

物本经济发展观的基本涵义

  物本经济发展观是以物类价值为本的指导经济发展的价值观。物本经济发展观以物类为中心,将人类价值归于物类价值,重视物类价值胜过人类价值,忽视或否定人类价值(人类的自由和幸福),显示出在经济发展中将人类仅仅当作手段,忘记人类是目的,是世界的主体和主人。

  物本经济发展观是以资本增值为本或以财富增值为本的经济发展观。主张物本经济发展观的人本意是肯定本人价值、否定他人价值,其结果是物奴役人,人奴役人。否定物本经济发展观,并不否定重视资本,只是否定以资本为本。从物本经济发展观的外延分析,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本质上都是物本经济发展观,因为这些学说在社会观上都是维护资本主义雇佣劳动关系的。说这些学说是物本经济发展观,并不否定其在自然观上是人本经济发展观,并不否定其在社会观上具有人本性。

物本经济发展观的经济发展方向

  物本经济发展观注重追求财富增值,忽视或否定人类和谐。亚当·斯密说:“无论任何国家,其经济学的最大目的都是为了增加国家的财富和力量。”斯密的这一经济思想一直被西方经济学所继承,宏观经济学的四大政策目标中,其核心目标就是财富增值。追求财富并没有错,但单纯追求财富就是物本主义。马克思说:“古代的观点和现代世界相比,就显得崇高得多。根据古代的观点,人,不管是处在怎样狭隘的民族的、宗教的、政治的规定上,毕竟始终表现为生产的目的。在现代世界,生产表现为人的目的,而财富则表现为生产的目的。”当今西方经济学只强调效率标准,不注重公平标准,其结果是在社会关系上出现不和谐。约翰·加尔布雷思批评西方国家只注重经济增长,忽视“公共目标”,造成失业、通胀、贫富不均、腐败、道德败坏、社会犯罪加剧、生活质量下降等一系列问题,使人没有幸福可言。

物本经济发展观的经济发展方针

  物本经济发展观始终注重效率原则,但忽视和否定公平原则。

  西方经济学一贯注重效率原则,威廉·配第把劳动生产率的提高看成国家财富增长的主要因素;而斯密在《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开篇第一句话就是“劳动生产力最大的增进,以及运用劳动时所表现的更大的熟练、技巧和判断,似乎是分工的结果;”此后,维尔弗雷多·帕累托提出了著名的帕累托效率,至今几乎成了西方经济学检验经济发展的唯一标准;萨缪尔逊说:“效率是经济学所要研究的一个中心问题(也许是唯一的中心问题)”。西方经济学一贯忽视和否定公平原则,西方经济学要么认为公平问题已经解决,要么将公平问题归结为效率问题。在帕累托效率标准提出之前,萨伊以要素价值论、巴师夏以服务价值论、西尼尔以节欲论、克拉克以边际生产力论、马歇尔以价格价值论,竭力论证资本主义制度是公平的,市场自发地解决了公平问题。自帕累托效率标准提出之后,西方经济学将一切经济问题归于效率问题。受其影响,研究制度问题的新制度经济学和行为经济学,本当注重制度的公平问题,但注重的却是制度的效率问题。总之,在近代,西方经济学抛弃了公平原则。

物本经济发展观的经济发展方式

  物本经济发展观主张私有产权制度。西方经济学在分析经济问题时,假定制度是给定的,这就是肯定了私有产权为主的资本主义制度。物本经济发展观从自利性的私有产权出发,主张追求效率,就必然注重资本增值,注重以物权为基础的市场经济,斯密强调发挥“看不见的手”的作用,就是物本经济发展观以物权为本的方式发展经济的经典概括。

物本经济发展观的经济发展方法

  物本经济发展观强调资本为本的方法,人本经济发展观强调劳动为本的方法。

  西方经济学始终注意生产能力的研究,强调对经济增长而言,资本的作用大于劳动的作用。从斯密开始,到现代西方经济学家都存在着资本为本的倾向。斯密认为影响经济增长的因素有两个:

  其一,劳动生产力。劳动生产力受分工的影响,分工的专业化使劳动者提高技巧并减少工作转换的损失,但分工又取决于市场的发育程度和资本的积累。

  其二,生产性劳动和非生产性劳动的比率。这又取决于资本的积累。哈罗德-多马模型在假定资本/产出比稳定不变的条件下,资本积累率(储蓄率)是决定经济增长率的唯一因素。

  在现代,西奥多·舒尔茨提出了人力资本理论,论证了在经济发展过程中人力资本投资收益率要高于物质资本投资收益率,尽管人力资本理论承认了人力的首要作用,但是仍将人力(劳动力)归于资本,最终将劳动纳入资本的范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