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品牌研究 > 品牌管理 > 千山药机基因梦碎:从十倍牛股到深陷债务危局

千山药机基因梦碎:从十倍牛股到深陷债务危局

生意场 2018-02-14 10:37:39 证券时报网

  犹如多米诺骨牌倒下,千山药机最近陷入上市以来最大的债务危机。

  曾经,它是家明星公司,各种热门概念加身,2014年4月至2015年6月,一年多时间内,公司股票价格最高涨幅达1150%。而2017年底以来,千山药机董事长刘祥华突然宣布拟将所持公司股票全部转手他人。紧接着,千山药机的各种问题开始浮出水面:大股东股权质押爆仓、立案调查、股价连续跌停……

  这一系列的危机和股价暴涨暴跌背后,都和千山药机近年来的业务布局有关。

  千山药机最近陷入上市七年来最大的债务危机,犹如倒下的多米诺骨牌,爆仓、冻结、立案调查、连续跌停等,一副山雨欲来的阵仗。

  而这一系列的危机迷雾和暴涨暴跌背后,或许都和千山药机近年来的业务布局有关。

  倒下的多米诺骨牌

  2017年底,千山药机突然宣布,董事长刘祥华等8名实控人拟将所持公司股票全部转手他人。要知道,千山药机可是刘祥华数十载创业的心血与结晶,是他曾经扬言要打造的千亿级公司。

  但一切没有那么容易,在刘祥华等正式“跑路”前,千山药机的问题开始浮出水面,监管的铁闸也开始落下。

  1月13日,刘祥华所持96.3%的千山药机股份、邓铁山所持100%的千山药机股份,被法院司法冻结。  根据后来(1月25日)公司公布的债务到期未清偿情况来看,千山药机共计欠孔建宾、熊斐伟、湖州市民间融资服务中心、浙江中财拍卖行等四位债权人1.7亿元本金已经逾期。

  1月17日晚间千山药机又表示,公司因信息披露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实控人的股权转让事宜也因被调查而终止。千山药机股票复牌也遭遇连续跌停,刘祥华质押给国泰君安的股票以及所持有的资管计划产品相继爆仓,公司其他股东股票质押也爆仓。1月31日晚间最新消息,千山药机高管王亚军157.95万股质押股票已经被证券公司强平。

  在这些一连串的债务问题背后,是公司的债务的不断攀升与融资的接连失败。上市之后的2012年千山药机总负债1.6亿元,到2017年三季度末该数字变为31.81亿元。

  1月21日晚间,千山药机宣布筹划近一年的定增计划终止,18亿元的拟募资泡汤,其中有2亿元是用于偿还银行贷款,这也已经是上市以来千山药机第三次定增募资搁浅。

  真投资还是炒概念?

  千山药机是一家制药专用设备制造企业,主要包括注射剂成套生产设备、医疗器械产品和医药包材等,2011年5月登陆创业板。

  大输液生产线是千山药机的起家产品,上市之初公司主要产品扩展到大输液生产自动线和注射剂生产自动线等五种成套生产设备。

  也是在2015年前后,千山药机频繁地对外收购,深圳某基金公司医药研究员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它(千山药机)是一家擅长炒作概念的公司,什么火做什么,没在我们的标的之内。”记者粗略统计,从2014年至今,“基因检测”、“智能可穿戴”、“大健康”等火热的概念,总有千山药机的身影。

  2013年,千山药机斥资410万欧元(人民币3370万元)成立千山欧洲德国子公司并出资210万欧元收购德国R+E公司100%股权。不过该孙公司在2016年便因资不抵债,被申请破产清算。

  2014年千山药机开始切入火热的基因检测领域。2014年上半年,千山药机共斥资超亿元取得宏灏基因79.73%的股权;2015年-2016年,千山药机又以现金约7010万元取得上海申友生物56.47%的股份。

  另外,2015年千山药机还斥资5.56亿元收购湖南乐福地医药包材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这家还涉及关联交易的公司,被收购后所承诺的业绩也未达标。

  千山药机还宣布进入“智能穿戴设备”和“大健康”领域。2015年,千山药机又花费1050万元控股三谊医疗,该公司的血压计产品具有无线传送、远程控制功能,为具有医疗级许可证的智能电子血压计。

  2016年,千山药机投资的千山慢病健康管理中心项目开建,宣称计划总投资50亿元。

  2017年初,千山药机子公司千山健康慢病管理有限公司推出三大移动互联网医疗新品——可穿戴医疗设备、个性化基因检测以及千山降压APP。去年8月份千山药机还与中国联通战略合作,称有利于智能健康监护手表销售市场的开拓。

  两位院士带来的基因梦

  纵观千山药机的这些收购与投资,“基因梦”才是千山药机寻求转型突破的关键点,宏灏基因与上海申友生物都直接切中这一概念,千山药机的可穿戴与大健康规划也依托于此。

  资料显示,宏灏基因是以基因芯片技术为主,致力于研发用于指导个体化药物治疗的一系列基因诊断试剂盒的公司,创始人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周宏灏,他也是中南大学教授、湘雅医学检验所所长。

  上海申友生物主要从事人类疾病的基因诊断,包括肝病类、性病类、优生优育类、肿瘤类等荧光定量检测试剂盒和基因序列分析产品的研发。核心科研团队由中科院院士、分子生物学家赵国屏领衔,赵国屏院士现任国家人类基因组南方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生物芯片上海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主任。

  也就是说,千山药机在基因检测领域,一举将周宏灏与赵国屏两位院士领衔的团队囊入公司。在控股宏灏基因后,千山药机股票于2014年4月3日复牌,并开启一波波澜壮阔的行情,之后的8个交易日涨幅近60%;2014年4月3日-2014年7月3日3个月时间千山药机股票涨123%;直到2015年6月2日千山药机股票最高涨至76.12元(前复权),涨幅达到1150%。

  之后千山药机推出的可穿戴设备和大健康计划,也是依托于公司的基因技术与产品。

  收购两家基因公司,千山药机俨然A股中的“基因”明星股,有人甚至称之“比肩华大基因”,刘祥华也喊出了“打造千亿市值大健康公司”的目标。

  宏灏基因起初的势头也确实不错,其主要产品高血压基因芯片在2014年9月份投放市场,2014年当年实现营收2313万元,净利润达1638万元。2015年宏灏基因依然取得不错业绩,实现营收8641万元,净利润5891万元。

  一手好牌打烂?

  据华大基因前基因技术人员李先生以及部分医院人士介绍,目前市场上主流的基因检测都是用试剂盒检测或基因芯片,“这种技术门槛较低”。

  宏灏基因的资质也被业内人士认可,上述华大基因前员工李先生表示,基因检测产品CFDA(国家食药监管总局)把控较严格,具有生产试剂盒检测或基因芯片能力的公司可能很多,但能获得CFDA认可的公司并不多,宏灏基因便是其中一家。

  但在2016年之后,宏灏基因业绩急速下滑,2016年营收为5481万元,净利润2287万元;2017年上半年宏灏基因营收下降到1022万元,净利润仅有98万元。

  证券时报记者从接近千山药机的人士处了解到,宏灏基因的产品较贵、毛利率高,产品销售与医生的推广有密切关系,该人士介绍千山药机人员也在去年表达出医院的扩展与推广并不太顺利的信号。河南省人民医院黄医生告诉记者:“基因检测这个圈子很小,不熟悉的公司和产品很难进入(医院)”。

  千山药机解释称,宏灏基因的产品主要在大型三甲医院推广,业绩下降主要受“两票制”政策的影响,代理商代理产品的利润空间降低,导致其在医院的推广意愿和力度下降。

  记者以咨询高血压基因检测为由,分别致电了2017年10月份千山药机回复证监会问询中提到的几家主要终端客户:中南大学湘雅医院、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怀化市第一人民医院、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福建省立医院等5家三甲医院。

  在与宏灏基因关系密切的湘雅医院,其检验科分子实验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有相关产品及检测服务”,但其它情况未透露太多。

  在广州第一人民医院病理科,工作人员查询了很久后告诉记者,“有高血压基因检测这个项目,是宏灏基因的基因芯片”。不过该工作人员也表示:“做的数量并不多,全年(2017年)大概有100多例吧,价格是1150元。”

  在怀化市第一人民医院,多个部门表示“不清楚”,最终该医院一名周主任称,如果需要做检测可以送到长沙做,并明确告诉记者该医院没有高血压基因芯片产品,也不做该项基因检测,期间记者明确提到过宏灏基因。

  另外,福建省立医院检验科工作人员称:“现在已经不做高血压基因检测了,也没有那个试剂盒产品了”。据介绍,该医院半年前已没有再做该项检测,主要原因是“人太少了”。

  千山药机在回复问询时曾表示,宏灏基因的高血压基因检测产品在这些大型三甲医院具有广泛的临床推广及应用基础。但从这些主要客户情况来看,相关产品的推广情况并不太理想。

  产品争议

  除去产品推广受阻外,深圳某私募一直跟踪医药行业的曹博士对记者表示:“高血压基因芯片市场不好,应该还与产品本身不好用有关”,该医药曹博士介绍,基因芯片产品是曾经比较先进的技术产品,而且“价格贵、应用范围小”,只针对某些特定疾病进行检测,而且预测结果只能说明患某种疾病的可能性。

  前述华大基因前技术员工李先生告诉记者:“由于大众对基因技术并不了解,基因检测并没有被大范围接受与推广。基因检测较广泛的用途是无创产前诊断、复杂疾病指导用药,这类基因检测需要高通量测序技术。”

  对于宏灏基因产品销售下降,李先生称:“高血压基因芯片类的基因检测产品每个病人做一次检测就够了,之后只有新患病的人才会使用产品。”

  同样河南省人民医院黄医生也认为“推广受阻应该和产品关系密切”,黄医生向记者介绍,基因检测一般多针对遗传病,高血压的基因检测并无太大必要和实用性,三甲医院的医生一般不敢乱推荐用药,因此对这类药不会有很大推广意愿,在这种情况下产品销售则会主要依赖患者的主动要求,而基因检测目前在国内还比较小众,并没有太多基础。

  在上述私募医药曹博士看来,宏灏基因近年来并未有太大突破。在千山药机收购之初便宣称“宏灏基因已经成功研发了针对高血压、恶性肿瘤、糖尿病、神经系统疾病、器官移殖差异性检测共5类个体化药物治疗基因检测芯片”,但截至目前,宏灏基因推出的产品仍只有高血压基因芯片(测序盒)一款。

  只有一款对外销售产品的情况也得到宏灏基因证实,其工作人员还告诉证券时报记者:“购买芯片后医院还需要有相关设备才可在当地进行检测,如果要做其它基因检测业务,宏灏基因可以转由合作单位湘雅医学检验所进行。”

  千山药机在2016年12月31日才完成对上海申友的增资,这家公司的经营数据也不乐观。2017年上半年,上海申友营业收入347万元,净利润亏损778万元。

  名不副实的“大健康”公司

  潮水退去,曾经的基因检测概念股,互联网+精准医疗布局的大健康公司,其业务收入却靠着智能捆包生产自动线(主要用于大型农牧场的饲料混合、压缩和捆包)和烟花生产线撑起半壁江山,而业绩却依赖于收购公司未完成承诺而得到的补偿。

  2016年,千山药机营收7.64亿元,其中全自动组合烟花生产线业务实现营收2.24亿元,占总营收的29.36%;智能混合捆包生产自动线实现营收近1.37亿元,占总营收的17.9%。两项业务占据了公司收入的半壁江山。

  2017年前三季度,千山药机营业收入约6.81亿元,同比增加61.48%,公司称其主要原因是智能混合捆包生产自动线、药用包装材料营业收入同比增长所致。

  另外,2016年千山药机净利润达到2.06亿元,同比增长244%,但扣非净利润仅为3873万元。净利润大增的主要原因是千山药机获得1.67亿元的补偿金,该笔补偿金主要是因为公司收购标的公司业绩承诺不达标。

  在千山药机近期收购的公司中,乐福地是受争议较大的一个,被指有利益输送之嫌。乐福地是一家2004年由刘祥华等人创立的医药包材公司,上市前的2009年被千山药机股东以1600万元的价格出让了80%的股权。有意思的是,到了2015年,千山药机又以5.56亿元高价重新将乐福地100%股权收入囊中,并且乐福地第一大股东为千山药机董事长刘祥华的弟弟,其余股东也多在千山药机身居要职。

  收购时,乐福地承诺2015年~2017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800万元、5000万元和6000万元。但2016年乐福地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仅为809.02万元,同比下降80%。因此乐福地按之前约定给予了千山药机补偿款。

  1月29日,千山药机发布了最新的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17年净利润亏损1.96亿元-2.00亿元,同比由盈转亏。而2017年前三季度公司还盈利4436万元。

  对于亏损,千山药机称主要还是因为乐福地,公司针对乐福地的商誉全额计提减值准备超3.1亿元。另外,千山药机第四季度营业收入与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

文章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