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品牌研究 > 品牌管理 > 好邻居首推会员制服务 年费240元

好邻居首推会员制服务 年费240元

生意场 2017-12-23 15:54:33 界面新闻

  12月22日,自媒体知产力的消息显示,百度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将其前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及王劲所经营的美国景驰公司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百度请求法院判令,两被告立即停止侵害百度的商业秘密,包括并不限于停止利用该商业秘密从事与百度相竞争的自动驾驶相关业务;并判令两被告共同赔偿其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5000万元,同时两被告公开声明消除影响,并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在该案中,百度认为,自己长期以来在自动驾驶领域进行了大量的投入,专门设立了自动驾驶事业部从事自动驾驶的研发、试验和商业化,在国内外自动驾驶领域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在国内外相关技术领域中处于领先地位,并拥有大量的商业秘密。

  而王劲担任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期间,总体负责百度及其关联公司所属的自动驾驶事业部的各项业务发展和人才管理,与其业务合作伙伴及客户有大量直接和间接的接触,并拥有直接管理百度从事自动驾驶研发和商业化团队的职权。其完全知悉和掌握百度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商业秘密(包括技术秘密和经营秘密)。

  百度表示,王劲涉嫌侵犯商业秘密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和王劲在劳动合同中明确约定了竞业限制义务、不招揽百度员工义务及保密义务。2017年3月31日王劲离职,百度一直按时并足额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然而,王劲离职时既未向百度返还存有百度重要商业秘密的电脑等物品,亦未做任何离职交接,甚至离职后直接违反合同义务,侵害百度商业秘密。

  其二,王劲离职百度前就策划设立景驰公司,景驰公司系一家从事自动驾驶业务的公司,由王劲担任首席执行官。自成立以来,景驰公司一直在中国市场进行业务开拓,在自动驾驶领域与百度具有直接竞争关系。

  其三,王劲在职期间公然违反公司高管忠实义务和竞业限制义务,利用职务便利从百度招揽技术人员;离职后,进一步违反竞业限制约定,以景驰公司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的名义进行业务拓展,大肆招揽并雇佣百度自动驾驶技术人员,并利用其担任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期间所持有的大量自动驾驶的技术秘密和经营信息,开展自己的自动驾驶业务。

  随后百度向媒体确认了该消息。“此事属实。谢谢大家关注。目前这一案件已经进入司法程序,任何进展,均以法院方面公开披露的信息为准。”

  今年以来,百度将AI定为公司业务重心后,在不断从外部招揽AI方面的人才同时,也不断有AI方面的人才从百度离开创业。

  拒不完全统计,前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离开百度后,创立了landing.ai项目,旨在帮助制造商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前百度研究院院长林元庆离开百度后,创立了Aibee,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帮助传统产业升级;前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IDL常务副院长余凯离开百度后,创立了地平线机器人,提供嵌入式人工智能解决方案;前百度无人车的首席架构师James Peng和楼天城离开百度后,创立了无人驾驶公司小马智行Pony.ai等等。

  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选择在离开百度后,继续从事AI方面的创业,也不乏继续做无人驾驶相关的工作,但只有王劲成了百度“保卫商业秘密”下手的第一刀。

  带百度无人车上五环

  王劲于2010年4月加入百度,此前在甲骨文、Informix、E-Loan等多家公司任职,回国后历任阿里巴巴资深技术总监、EBay中国CTO、EBay中国研发中心总经理、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

  加入百度后,王劲创立了百度移动云事业部、百度大数据部、百度基础架构(云计算)部、百度美国研发中心、百度深圳研发中心。

  2013年12月,王劲晋升为百度高级副总裁,还成为百度最高决策层E-staff的成员。

  百度曾给予了王劲高度评价:“王劲负责的百度商业变现的技术与产品(凤巢),通过技术手段,让百度收入在5年内提升了整整10倍;打造了百度大数据引擎、大数据+开放平台、百度云、百度开放云、百度大脑,并积极推动语音识别、图像识别等前沿技术的发展。他提早布局了以ARM CPU、GPU、FPGA为基础的高性能异构计算平台,让百度的HPC(高性能计算)能力处于国际领先地位。”

  2014年7月,在王劲的主导下,以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IDL)为基础,联合创立了百度研究院,深度学习研究院改名为深度学习实验室。在此之前,IDL已经在内部着手无人驾驶研发项目,王劲进而成为无人驾驶研发项目的最高负责人。

  两个月后,百度宣布与宝马达成合作,在3年时间内攻克高度自动化驾驶在中国道路环境下面临的技术挑战。2015年12月10日,一辆红白相间的宝马3系GT轿车从百度大厦出发,正式上路试车。

  2015年底,在百度正式宣布成立自动驾驶事业部,王劲担任该事业部总经理,提出了“三年商用、五年量产”的口号,这成为了他在百度的最后一站。

  原本和宝马的合作看上去很顺利,但却遭遇了分歧。在外部,宝马方面称双方“在研发路线上存在分歧”,在内部,则认为王劲主张的全自动驾驶短时期内商用落地困难。

  与此同时,张亚勤的下属团队随即成立了百度智能汽车事业部,主攻L3级别的自动驾驶。两者不同在于,L3是渐进式,在特定的场景下辅助人类驾驶员,L4是完全的无人驾驶。

  随后,百度又再次进行架构调整,将王劲负责的构成百度互联网业务以及未来百度大脑业务基础设施的多个部门交给张亚勤。这样一来,王劲管理的业务范畴大幅减少,重点只负责自动驾驶事业部(L4)。

  尴尬的离职

  原本将工作重心都放在自动驾驶事业部的王劲,很快又遇到了百度今年的最大人事变更。

  2017年初,陆奇加盟百度,在他到来一个多月后,3月1日,宣布将王劲下属的自动驾驶事业部(L4)和张亚勤下属的智能汽车事业部(L3)和车联网业务(Car Life etc.)全部整合起来,成立了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由他亲自挂帅。

  给出合并的原因是过去业务架构较为分散,几个事业部隶属于不同的业务群组,不利于内部资源协调和业务统筹发展,外界也对相关业务的隶属存在疑惑。

  调整之后,王劲由于个人和家庭原因,不再担任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职务。而其团队中的首席架构师楼天城和James Peng等也都离职创业了。

  百度方面称,“王劲将内部休息调整一段时间”。随后王劲从百度高管的名单中消失。

  3月27日,王劲出席2017洪泰基金CEO春分会时,突然单方面对外宣布“再过5天,就要从百度出来创业了,这是第一次代表自己而不是百度发言。”他还透露已经拿到洪泰基金的投资,但没有透露具体金额。随后,媒体向百度确认了该信息。

  3月29日,在IT领袖峰会官方议程中出现王劲的身影,他的头衔已经是景驰公司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参与无人驾驶论坛讨论。

  而据百度起诉王劲的文件显示,王劲在3月31日正式离职,双方在劳动合同中明确约定了竞业限制义务、不招揽百度员工义务及保密义务。此后,百度一直按时足额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而王劲未向百度返还存有百度重要商业秘密的电脑等物品,亦未做任何离职交接。

  4月初,景弛科技正式宣布完成数千万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洪泰基金。7月,王劲在正式创立景弛后,首次公开代表景驰在公众场合演讲;9月,王劲首次对媒体披露了公司进展。

  王劲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称,自己在没有从百度离开时,就考虑过非常多的商业模式,比如做无人驾驶卡车。但最终将方向定在了城市内利用无人驾驶技术实现的共享汽车出行领域。

  对于离开百度创业,王劲也表示与陆奇没有关系,他谈及的原因是,“无人车是一个快鱼吃慢鱼的产业,谁跑得更快,谁就会有更多的胜出机会。但是在大企业里,遇到了很多的挑战,当你去做一个决策时,要平衡非常多的关系,有很多的权衡和折中。但是,在创业公司里,这一切就变得简单了。”

  尤其在谈到公司定位时,王劲透露这种问题在百度内部已经吵过好多次了,“成为什么样的公司,到底走什么样的商业模式,开会都是要拍桌子的。”“在百度高层,我已经(级别)很高了吧,有时候拍桌子都不管用啊。这个苦日子我不想在过了。”

  王劲后悔自己出来创业太晚,“无人驾驶做成了,就是利国利民的事,绝对是值得投入所有精力的。”

  直面百度竞争

  “景弛是速度最快的(无人驾驶公司)”,王劲在首次对媒体披露公司进展的PPT中展示:4月3日,景弛科技诞生;5月12日,完成首次封闭道路无人驾驶测试;6月18日,获得加州GMV路测牌照;6月24日,完成首次开放道路无人驾驶测试;9月8日,可在硅谷高峰时段的车海中通勤。

  按王劲的计划,景驰将在2020年6月实现无人驾驶汽车的量产,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要在国内的一到三个城市部署无人车,目前已经在和安徽安庆市政府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

  王劲还在媒体会中透露,“目前公司总部在硅谷,明年将迁回中国,明年Q1也会在中国某城市落地,实现车队的试运营,并且已启动A轮融资,计划融资额度1亿美元。”

  正如百度在起诉中说的那样,“景驰公司一直在中国市场进行业务开拓,在自动驾驶领域与百度具有直接竞争关系。”

  而作为前百度自动驾驶的总经理,王劲的创业也可以说是“顺风顺水”。

  在创业前,王劲总担心没钱,但结果很快拿到了华创等的几家投资机构的融资,原本计划天使轮只融1000万美元,结果到手的是3000万美元。

  王劲还将景弛快速成长的原因归结到人才上,其中不乏前百度的高级员工,最突出的包括原百度自动驾驶首席科学家韩旭和算法工程师陈世熹。

  韩旭在景驰任职CTO,他于2007年获得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的计算机工程博士学位,2014年加入百度美国研究院,专长在人工智能图像识别领域。

  陈世熹曾在2011年称霸百度之星,2013年以T4职级加盟百度,一个月后因重构重要代码直升至T7,2015年陈世熹转战无人车,2017年成为百度T9。他在百度时曾与楼天城齐名,称编程双子星。

  此外,还有前神州无人驾驶的最高负责人系统工程师李岩,前滴滴无人驾驶高级总监杨庆雄。

  这让百度认为,“王劲在职期间公然违反公司高管忠实义务和竞业限制义务,利用职务便利从百度招揽技术人员;离职后,进一步违反竞业限制约定,以景驰公司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的名义进行业务拓展,大肆招揽并雇佣百度自动驾驶技术人员,并利用其担任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期间所持有的大量自动驾驶的技术秘密和经营信息,开展自己的自动驾驶业务。”

  而在百度起诉景弛之前,神州早向景驰启动法律诉讼程序,直指其神州优车硅谷实验室原四名核心员工在职期间参与了景驰的创立并入职该公司。

  这四名员工除了前述的李岩,还有寇真真、钟华、霍达(均为音译),他们在神州优车硅谷实验室负责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工作,3月14日集体辞职。

  3月29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地区法院正式对该四人发出了《临时禁止令》。这意味着在法院正式裁决之前,该四人及相关利益关联方不得以任何方式侵犯优车科技知识产权或商业泄密。

  截至目前,王劲也已经针对百度的起诉发来了回应,“百度的起诉完全没有事实依据,我们的律师将在事实和法律层面上予以回应。”

  “景驰科技全力以赴为中国缔造无人驾驶技术,现在已经成为中国无人驾驶技术无可争辩的领跑者。作为一家创新的创业公司,我们无惧竞争对手的体量,这样的挑战不会延阻我们发展的脚步。”他还补充,“景驰总部即将搬回中国,两周内我们就将在中国展示我们的技术实力。大家敬请期待。”

  而在几个月前,王劲还曾表示,“无人驾驶的产业足够大,可以容纳很多公司以不同的形式参与。”

文章关键字: 好邻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