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商界精英 > 丁磊、张朝阳和曹国伟:第一代互联网大佬们在倔强中抉择

丁磊、张朝阳和曹国伟:第一代互联网大佬们在倔强中抉择

生意场 2019-10-25 09:27:50 来源:新京报

  六天前,被外界视为竞争对手的48岁的丁磊,55岁的张朝阳和54岁的曹国伟坐在了同一张餐桌前。

  与外界预期差不多,又是丁磊做东。

  作为互联网行业的拓荒者,也彼此竞争,同桌吃饭闲聊,他们的话题大多是马拉松、深度睡眠,却不是战略、业务。

  饭后的第二天,网易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丁磊对新京报记者感慨,“我们是2002年盈利的,创业是在1997年,在这个过程中的五年时间只烧掉了四千万美元,但你看现在一个企业要盈利,没几个亿(去烧)好像不好意思跟人家说。”

  这种曾经沧海的骄傲在第一代互联网大佬身上并不少见。

  在入住乌镇互联网大会酒店的那天,新浪董事长兼CEO、微博董事长曹国伟对于5G、对于刷量,闭口不言,只有被问及如何看老对手的多元化布局时,曹国伟才回过头来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没什么特别的”。

  早年,新浪曾尝试多元化业务,但却并未取得相应的回报,这也使得外界认为,新浪甚少涉及资讯之外的其他业务,核心的能力是运营。

  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朝阳也是如此。最近两年,他最爱谈的话题是重回管理,事无巨细地管理搜狐每一项工作。他说自己每天只睡不到4个小时,用高强度去换取前几年失去的时间。对于重回互联网中心的话题,他却对新京报记者坦言,“需要延期了”。

  近年来互联网界盛行“风口论”,很多新玩家似乎都有自己的高光时刻,但最终眼下的风口几乎都在三巨头BAT(指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的掌控之下,剖析投资版图就可以发现,BAT的版图几乎覆盖所有的领域。

  然而,中年的倔强令丁磊坚信自己仍在互联网中心,而张朝阳则语气略酸地指出BAT之后也有新巨头。

  如果能重来,搜狐要做“百度”?

  1994年,中国互联网破局。四年后,作为门户经营者的网易、搜狐和新浪相继正式创办。与丁磊和张朝阳的创始人身份不同,曹国伟最初是新浪主管会计的副总裁,但他也是在1999年就加入了新浪。三个人在同一时间站在了中国互联网的聚光灯前。

  在互联网的浪潮之下,这三家门户网站搅动资本,抢先登陆二级市场,一时风头无两。丁磊曾在32岁成为中国首富,张朝阳曾候选未来十年中国IT影响力人物,曹国伟最终掌舵新浪,并在微博之战中站到最后。

  然而,就在仅仅过去的二十年间,中国互联网的中坚力量就发生了更迭。BAT取代了传统门户网站的地位,与“前辈们”全部扎堆在内容资讯平台不同,百度起家于搜索引擎、阿里巴巴是电子商务,而腾讯是即时通讯,这是互联网进入下一个时代的三个新风口。

  如果重新来一次,搜狐可能会走百度的战略路径吗?张朝阳是这么想的。他回顾了超链接的发明以及商业浏览器的出现,那个时候他正在麻省理工读书。“超链接是互联网的本质,提供导航,所以才发明了搜狐”,他告诉新京报记者,其实搜狐成立之初是想做搜索的。不过,这个计划目前张朝阳可能从另一种途径实现,即搜狐的子公司搜狗。

  也正因为如此,在多个采访和问题的回答中,张朝阳都会谈到AI(人工智能),很耐心地讲解他的设想——新闻客户端的信息流推荐精准把握用户的意图给你个性化推荐好的内容,以及搜狗语音输入和翻译的理解,对自然语言的处理,使得机器帮助我们人脑更精准地回答问题、理解问题。

  张朝阳告诉新京报记者,“我们已经重度使用AI”。新闻客户端和搜狗是张朝阳押注未来的砝码。张朝阳认为,媒体仍是搜狐的核心竞争力,类似于微信公众号的搜狐号和手机搜狐网仍有大量的人在使用,所以要继续把媒体的属性做得更加极致,也就是对新产生的信息分发,“这是脚下的路”。

  为了投入这样的商业,搜狐的游戏子公司畅游成了现金奶牛。4月30日收盘后,畅游宣布一次性派息将增加搜狐3.37亿美元的收入。张朝阳在随后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上回应这笔钱的去向时表示,整个集团还是亏损和烧钱的状态,需要在搜狐新闻、渠道、产品和技术开发方面进行投资,当然还有视频业务,需要用钱的地方很多。

  他也曾告诉新京报记者,“因为我们需要花钱。不过畅游分拆上市了,只能通过派息的方式”。在他说完这句话后的两个月,9月9日开盘前,搜狐宣布了一个新的计划,即溢价将畅游私有化。

  未来五年,网易仍要延续PGC

  与张朝阳类似,另一个积极拓展多元化业务的是丁磊,但他同样认为,无论是游戏、音乐,还是教育,本质上仍是内容。这些内容都是PGC(专业生产内容),与之对应的则是UGC(用户生产内容)。

  过去二十多年,互联网先后出现了不同的市场玩家。对于新玩家的进入,丁磊告诉新京报记者,所有UGC都是做信息流,十年前有人做微博,而十年后仍有人会在夹缝中做成小红书这样的购物指南,“我不觉得这个门是关上的,是你要去创新、去思考”。

  对于AI,丁磊虽然不觉得它像其他技术一样走到尽头,但他表示,今天很多人创业根本不用去担心技术,因为云计算、数据库都能帮助解决很多问题。今天当创业者需要一个滤镜,可以轻易地通过其他厂商买到很好的路径,所以创业者更应该关注用户真正的需求。

  他说,“我们最近看到有一个美国的产品,当你写了一段英文的作文以后,它可以帮你修正,怎么让作文写得更加漂亮,根据你的语气来写,你甚至用错了它都知道。”与其他在线教育的课程相比,作文的文本更体现人的主观,对人工智能而言,理解是比识别更难的课题。

  一位IT公司高层告诉新京报记者,2018年服务器市场走高的一个原因就是,新的玩家进入,今日头条也开始大笔投资购买硬件设施,这是这几年新互联网玩家少有的。

  在面向B端和C端业务的布局上,尽管网易也在做云计算业务,但是其始终没有像BAT那样广泛储备基础设施,进入规模竞赛的阶段。

  丁磊在意的是怎样生产优质的内容,“我个人认为一个好的工具比服务器重要一百倍”,而工具本身也并不那么重要,最重要的是用户的体验。他反问新京报记者,“美图秀秀是什么?”,然后自己回答,“就是一个滤镜,让女孩变得漂亮”。

  2019年网易对内容的调整布局提速。先是将教育业务整合打包,此后在9月,将旗下跨境电商平台考拉出售给阿里巴巴,并为音乐引入投资。对和阿里巴巴的关系,丁磊回应称,整合是一个双赢的选择,但他也同时告诉新京报记者,网易还有自营电商平台严选,这是自有品牌、自有设计。

  对于接下来五年的发展,丁磊坚称,网易仍将聚焦数字内容,但并不会涉足阅读内容,因为教育是最好的内容。如无意外,在线教育业务网易有道将在10月25日在纽交所挂牌交易,丁磊在这一赛道投入了12年,他目标很明确,就是在K12和成人通识教育。

  “教育是非常值得做的是事情。为什么听课不能像听郭德纲相声一样,那么津津有味”,但对于教育和游戏是否之间产生IP的联动,丁磊却告诉新京报记者,“一个是顺人性的,一个是反人性的”,就是说,这是两个彼此独立的业务。

  张朝阳等第一代互联网大佬们还有一个社交梦

  进入2019年,在内容业务之外,搜狐、新浪和网易却再一次进入社交网络战局。最明确表态的还是张朝阳。他告诉新京报记者,搜狐未来的路在社交领域,无论是快速交友聊天的狐友,还是说视频社交方面,都将能够有所作为。

  张朝阳的朋友圈几乎每天都在转发其开始网络直播的链接,在这些直播里,张朝阳边传播国际新闻,边教学英语。他对这项工作乐此不疲,每天都花费大量的时间准备。他说,“我现在拿着一个手机,拿着支架,随时随地就是一个小电视台。”

  在他看来,以前搜狐视频的报道模式是架一个机器,视频流进来最终在APP和PC首页呈现,而现在他期望搜狐视频的账号可以直接用手机打开直播软件,账号此前聚集的粉丝立马获知,并直接进入观看。这样“电视台”的数量将急剧扩张,用户随时随地都可以观看到内容。

  但更为直接的社交网络产品是狐友。2019年6月,张朝阳宣布筹备近五年、上线一年的正式版狐友上线。他不仅深度参与了产品的设计,还亲自向周围的人宣传推广这款产品,并在产品上与不同的人互动。为了拉动狐友,在搜狐选拔自家演员的国民校草大赛上,每一个入围的选手都被提问了“如何看待狐友这款产品”。

  不过,狐友发布后两天,就下架应用商店。进入8月,张朝阳兴奋地在微博喊话“狐友上架了,用起来”,但是如何留住用户,如何让产品不再跌跤,这或是张朝阳不可回避的问题。有两类人群是张朝阳最想要的,他告诉新京报记者,是怀旧的70后和尝鲜的95后。

  曹国伟在乌镇互联网大会上表示,社交媒体已经从赋能内容的创造者扩展至赋能创业者,推动数字经济发展。在这背后是,通过运营公域流量和私域流量给电商带来了引流,而新浪和微博正在收割这波红利。2019年上半年,微博上关于社交电商和网红电商的GMV(成交总额)已接近200亿。

  不过,曹国伟也在布局新的机会。9月2日,一款名为“绿洲”社交应用的邀请码开始流传,其背后的开发团队是微博。对于“绿洲”的定位,微博并没有公开回应,根据其以图片内容为主,且按兴趣分类的模式,外界猜测这可能是中国版的Instagram,又或者是另一个版本的“小红书”。但与狐友的命运相似,上架后两天,“绿洲”因外观设计涉嫌抄袭而被下架。

  2019年上半年,网易曾首次针对其已开发了8年的产品Lofter召开了首个针对其平台UGC内容创作者的大会,公布了作者扶持方案,并为广告主提供了兴趣营销解决方案,也就是所谓的“出圈计划”。过去八年,Lofter从轻博客转变为二次元社区平台。但丁磊告诉新京报记者,这只是“实验性产品”。

  实际上,这样的产品在网易并不少见,可见的还有恋爱交友的“同城约会”。与游戏、音乐等业务相比,网易甚少公开谈及这些产品。在谈及社交网络的话题,丁磊更愿意将网易云音乐拿出来强调其独特的社交属性,而且一反常态,2019年7月,网易云音乐增加了UGC内容创作模块。

  不过,中国在线音乐市场,腾讯通过高达85%的独家版权占有大量市场和用户,而其四款产品满足用户听歌和在线K歌的需求。过去一年左右,网易云音乐先后获得了百度和阿里巴巴的投资,有分析称,合纵连横是其基本的战略。事实上,网易长期在行业老二的位置进而瞄向第一的腾讯,不只是音乐,还有游戏。

0
+1
0
+1
相关报道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