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商界精英 > “狼人”王兴:九败一胜

“狼人”王兴:九败一胜

生意场 2019-10-24 13:34:00 来源:商界杂志

  “如果我一整天都没看到、想到、或做过什么值得在饭否上说的事,那这一天就太浑浑噩噩了。美团创始人,饭否创始人,校内网创始人,非典型清华工科男。Create like a god. Command like a king. Work like a slave.”

  ——饭否@王兴自述

  从07年到现在,十年多的时间里,王兴更新了12838条饭否消息,很难想象,作为一个几乎已经被封神的人,会在一个公众空间,持续不断地吐露自己的真气。

  前一篇章,小辈王兴刷着饭否微博,发出感慨:“大半夜才赶到乌镇会场。之前早到的朋友们估计晚饭/饭后都聚过好几拨了。突然觉得‘移船相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应该是美好的场景。”

  紧接着,又是一年乌镇相会,新篇章里,媒体的文章标题这样写:《大佬乌镇发言最全汇总:张勇、李彦宏、王兴、丁磊、沈南鹏一个都不能错过》。

  上下篇章不同的是身份和江湖地位的转变,但是王兴还是那个王兴,“狼人”王兴。

  熟悉王兴的人曾说,他是一个可以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很开的人。在这12836条消息里面也可以看到,正儿八经说到美团的,不超过20条。要做到这点,需要极其强大的心劲儿(否则控制不住),以及极其丰富的触角(否则没那么多料可以倒)。

  之前有一本讲王兴的书叫《九败一胜》,但看完王兴发的饭否,你会发现这些失败都太小儿科了,几乎很难伤得了他。

  王兴也是通透的。

  有极强的好奇心,思维活跃,头脑开放,这让他能一眼看到底,也会想着一竿子捅到底。

  前段时间民间一直热议,试图定义“美团的边界”;但真实情况可能是,王兴看到哪里,“边界”就会退散……比如“美团打车”,不是他硬要抢地盘,而是往前一看,那个地盘里恰好站着一个对手,如是而已。

  美团荣光无限,离不开“狼人”王兴,此时回头看来路,他唯一的错误可能是生得太晚。

  他比马化腾小8岁,比李彦宏小11岁,比马云小15岁。他也比刘强东小6岁,比王小川小1岁。这种尴尬的年龄注定了他要在大树的阴影下成长。但当这棵小树苗吸取了养分,便一发不可收拾……

  当所有人都在为美团和王兴著书立传的时候,你可曾知道,王兴自己就是一本著作,每一个篇章回目都精彩绝伦……

  第一章·师徒反目

  “我最喜欢的态度是:一边建设一边建设性的批评。”

  ——饭否@王兴

  55岁的马云退下来了,40岁的王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经过那一战,美团已经在江湖里有了地位。本来,师父阿里巴巴和大师兄美团,很有可能成为“一家人”的,马云和王兴也不至于“反目成仇”。事实上,在美团发展壮大的过程中,师父阿里的作用和助力还是很大的。

  过去的“千团大战”,关键时候,或许是美团或者说王兴的运气更好一些。当时BAT已经功成名就,是互联网创业者心目中的大粗腿,谁抱上了谁就能赢。

  那时候的阿里巴巴正在进行业务调整,B2B的副总裁吕广渝和干嘉伟被派出去考察几家团购网,美团在B轮融资时,干嘉伟去做的对接,经过多番努力,王兴成功把干嘉伟挖到了美团,而阿里也成为了美团的投资人。

  当年王兴去杭州见马云,谈阿里巴巴对美团的投资,第一次见面,十分好学的王兴就问了马云一个问题:你最强的地方是什么?

  熟悉王兴的人都知道他很喜欢请教别人,今日资本的徐新就说看着王兴的眼睛,你会不由自主就把自己的经验说给他听。作为江湖后辈,王兴也是想请教下前辈马云的。

  马云就反问他觉得是什么,王兴说是战略和忽悠。马云笑着说其实自己最强的是管理。

  几个月后,阿里巴巴拿出5000万美金投资美团,3年后又再次跟进美团的融资。

  除了真金白银,阿里对美团还有更重要的信任背书以及资源扶持,比如阿里关闭了自己的口碑网,开放淘宝流量给美团等,那是阿里美团的“蜜月期”。不得不说,马云对王兴应该是很欣赏和看好的。

  获得阿里的支持,美团以充裕的弹药储备赢在了最后,再加上干嘉伟给美团一手搭建起来的“阿里地推铁军”队伍,美团完成了一次重要的升级。

  可是江湖就是江湖,如果没有恩怨情仇,那就太过无趣了。

  矛盾是早就注定的,屡败屡战的连续创业者注定不是甘于人下的人物,王兴追求独立的个性和意志,与阿里巴巴商业生态体系的战略意图是有冲突的。毕竟,阿里要做的是商业操作系统。

  从2014年底开始,冲突加剧了,王兴引进了多方投资以寻求“制衡”阿里。

  2015年,腾讯支持的大众点评与美团合并,意味着矛盾彻底爆发。其后,王兴想要在巨头之间搞平衡,他不愿意做“棋子”,所以他再赴杭州向马云和逍遥子解释。

  他认为前面有滴滴、快的这个成功的例子——原来两家A、T打得不共戴天,后面握手言和,都成为滴滴的股东。所以在王兴看来,美团完全可以像滴滴一样同时获得腾讯和阿里的支持。

  但他没想到的是马云和逍遥子两人告诉他:“你完全搞错了,我们认为滴滴合并快的对阿里来说是一个失败的例子,我们不会让这种错误再次发生。”

  一个向左,一个向右,阿里与美团终是分道扬镳。此后,王兴对阿里一直不乏批评。

  “如果你有什么商业举措,他们就认为你是在偷他们的钱。”

  比如在一次采访中他评论阿里巴巴,从战斗力来说,阿里非常强,但如果他们各方面做得更有底线一点,我会更尊敬他们。

  对此,阿里巴巴CEO的张勇曾在媒体访问中隔空回应,“我自己觉得,王兴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能够走到今天,一定有其独到之处。我曾经非常希望能够跟美团合作好,但后来发觉,这就跟谈朋友一样,你错过了这个点,可能缘分就没有了。”

  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放到商业游戏里,也是这么回事。张勇还说,可能将来大家老了,坐下来喝杯小酒,还可以聊一聊。

  而王兴似乎不在意张勇表露的善意,在今年对外媒的访谈中,王兴突然再次“开炮”,指责马云有“诚信问题”。阿里巴巴集团公关委员会主席王帅则回应称:企业领导人的境界格局决定了企业的未来。恶意中伤伤害不了阿里,也减轻不了自己竞争的困局……

  在外人看来,“反目”可能会出现两种情况,一是阿里巨大损失,另一种是得罪了阿里,美团会走向下坡路。

  但王兴是“狼人”,比狠人还多一点。之后的发展,阿里的损失肉眼可见:王兴干翻了时常出现在风口浪尖的“百度”,一跃跻身江湖老三,与此前“A、T”二位大哥平起平坐。真不知阿里作何感想。

  且不论是谁成就了谁,单从剧情来看,王兴为自己争了一口气。直到站在交易所大锣前,“3…2…1…”,倒计时结束,王兴使劲儿敲击大铜盘,嘴巴随即由微笑着的“U”变成“O”形——他注视着大屏幕上美团点评-W(03690)开盘价72.9港元,那一口气才松了下来。

  第二章·开始的结束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诚哉斯言!两千年前尚且如此,更何况日新月异的今天。”

  ——饭否@王兴

  2018年9月20日9点28分,距离美团在港交所正式开市还有两分钟。王兴手持鼓槌,难掩兴奋。

  站在台下见证一切的美团点评投资人、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也替王兴感到开心。她评价王兴为人聪明、善于学习、洞察力强,但同时用“他并不急于求胜,这种人挺可怕的”来形容这位刚成为中国互联网第五大公司CEO的39岁男人。

  就在美团上市1周年前夕,美团点评Q2财报显示,美团点评首次实现整体赢利8.76亿元,当日股价大涨,市值达4359亿港元,折合556亿美元。这个数字仅次于阿里巴巴和腾讯控股,让美团点评位列中国第三大互联网公司,比去年晋升两名。

  美团点评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至今记得,当年他与王兴一起在清华大学念书时,两人志趣相投,曾经对未来有过清晰的愿望:一起创立一家简单的小公司,员工60人左右,估值10亿美元就满足了。

  如今,他们两人显然没想到,一起创办的这家公司,边界已经远远超出他们当年想象的范围。

  当年,校内网被卖掉时,王兴曾用丘吉尔的话来表明他的态度:这不是结束。这甚至不是结束的开始。但它,也许是开始的结束。

  现在,美团已经上市,王兴已经取得了世俗意义上的巨大成功。40岁的他,也许可以用另一句话来形容:这是中场的结束,也是下半场的开始。

  看到这里,你再细想想,一个教人“吃喝玩乐”的公司,到底有何过人之处?

  第三章·八大金刚

  “一整天的会,终于开完了。‘又猛又持久’实在是不容易啊。”

  ——饭否@王兴

  今年五一放假,美团员工去南京游玩,顺便尝试了美团打车。老王问到:“感觉怎么样?”司机很得意,说只有南京才有美团打车。不过老王觉得,车还是太少,有一次还没叫到。

  老王是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餐饮平台总裁王慧文,八大金刚之一。

  美团还小的时候,员工喊王慧文老王,叫王兴是兴哥。现在,美团点评将近3.5万人,难免会有人分不清,把老王的演讲也安到兴哥头上。

  王慧文和王兴是清华的同学兼室友。大学毕业后,王兴去了美国特拉华大学,王慧文去了中科院声学所。在美国,王兴知道了世界正在发生的变化,比如社交网络。商量过后,两个人一起退学,再加上王兴的高中同学赖斌强,三个人开始创业。

  赖斌强是三个人里唯一计算机专业出身的人。他从广州辞职来到北京,要看看产品怎么样了,得到的回答是:还没有呢,我们还在学编程。

  他们先搞SNS,又搞输入法,两年折腾了差不多10个项目,都没什么起色,最后决定再回到SNS,专注在校园上。而后,校内网正式上线。杨俊、付栋平和陈亮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分别加入这个团队的。

  校内网不能算太成功,融资不顺,最终卖给了千橡。但每人都分到了不少的钱,也不能算失败。

  几年后,校内网(改名为人人网)锁定期一过,王兴和郭万怀、杨俊、付栋平再加上来自百度的穆荣均,一起创建了饭否和海内网。后来饭否被关,为了让团队有事干,又搞了美团网。

  王慧文、赖斌强结伴出去欧洲、东南亚游玩了一年,回来后,拉着陈亮一起搞了淘房网。淘房网进展也不是很顺利,花了很多钱去做广告,但效果并不好。这也是王慧文学到的一个教训。

  2010年12月中旬的一个上午,北京的天气已经很冷了,王兴给王慧文打了一个电话,大意是:你就别搞了,我这边发展挺快的,也比较需要人,你们来吧。于是,当初的那个创业小团队又聚到了一起。

  即使是在饭否被关停的时候,王兴的团队都没有散。只走了两个,一个独立开发者回老家了,另一个是张一鸣,去找其他的创业机会,后来创建了今日头条。

  穆荣均说,这个团队没散,有一个原因是,王兴很努力,从不停止尝试。

  当问到王慧文:为什么愿意抛下自己的那一摊事(淘房网)到美团,这么相信王兴?

  “他人比较正直。这是非常重要的基础。”王慧文说,王兴很聪明。“其实你能猜的出,总不至于说这个人很傻,但是我愿意。”

  团队里有些人觉得王兴有点儿像刘备。刘备落魄的时候,张飞、关羽们也愿意跟着,早期还老打败仗。

  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老是感慨,“如果阿干(干嘉伟),或者去任何一个人,拉手肯定会解决这些问题。”干嘉伟婉拒了拉手网吴波的几次邀请,原因是他看到了葛优代言的广告。他之前在阿里干了11年,见过泡沫也见过危机,觉得钱应该花在投入产出比最好的线上,而不应该浪费在又贵、转化率又低的电视广告上。

  干嘉伟站在外面看美团,“电子商务是鼠标加水泥,他们以前都是玩鼠标的,水泥基本上没见过,但他们很勇敢地冲进了一个自己以前非常陌生的领域。做事情非常的敬业、非常的认真。”最终,干嘉伟成为美团第一位COO,并帮助美团打造出一支强有力的地面部队。

  后来,干嘉伟确认离开美团点评加入高瓴资本,外界就有很多猜测,说是被挤走了。实际情况却未必是这样。

  美团点评和阿里的正面交锋越来越多,作为当年阿里铁军的核心人物之一,干嘉伟不想和马云搞太僵。要知道,当年王刚和程维刚拿了腾讯钱那阵子,也都不好意思再跟马云一起打牌了。

  “他们就像春秋里的晋文公。”创始资本创始人周炜说,互联网创业圈里有那么几个团队,跟着老大一起干了很多年,都没散。

  晋文公还是重耳的时候,在外面流浪了十九年,落魄的不行,身边有很多能人异士,每个国君都想邀请他们来做上卿,但他们都不肯,就跟着重耳到处流浪,好像每个人也没做出什么大事情。但等重耳成了晋文公,只一年时间,晋国就成了春秋霸主。

  而早期的八大金刚,也跟随当时“平凡”的王兴在互联网的江湖里,大闹了一场。王慧文、赖斌强、干嘉伟、郭万怀、杨俊、付栋平、陈亮、穆荣俊,从跟随王兴那一刻起,他们没有预料到将来会不会还在王兴麾下开疆拓土,也没有预料到美团能挤进“ATM”行列,但不可否认的是,在王兴封王称雄的时候,这八个人功不可没。

  第四章·生不逢时

  “老祖宗们还真是有智慧,‘任劳任怨’这两项放在一起,能同时做到就很难得了。有些人‘任劳’不‘任怨’。说来说去,关键依然是搞明白‘有什么,要什么,舍什么’。”

  ——饭否@王兴

  王兴,生于福建。早些年的一篇专访文章里,采访记者对王兴的印象是:“他说话声音很小,长着一副娃娃脸,却不太爱笑,是个一板一眼的人。”

  但是当他看到社交网站在美国蓬勃发展,马上就感觉这会改变世界,一想到这个令人激动的未来,他做出了在别人看来,不可思议的决定。

  在他有次被问及关于行业发展的问题时,王兴自信地回答说:“有些事情总会发生”。

  当王兴开始创业的时候,正是中国互联网进入强者恒强时代的开始。此前搜狐张朝阳、盛大陈天桥和腾讯马化腾等初代互联网人们白手起家,很快就能创立新局面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互联网行业从蓝海时代,变成了巨头们林立的红海时代。而投资界的资源也向几个巨头倾斜,形成了各自的势力范围。

  随着互联网大环境的变化,王兴似乎生不逢时,最起码从他在创办美团之前屡战屡败的6年创业经历来看是如此。

  在这6年中,他有两个足以证明生不逢时、宿命未至的案例。

  一个是王兴瞄准大学生群体用户所创立的SNS校内网站。当校内网的用户量暴增后,王兴没钱增加服务器和带宽,只能饮恨将校内网卖给千橡互动集团CEO陈一舟,并将校内网改为后来大家所熟知的人人网。

  另一个是王兴推出微博“饭否”时,微博业公认的鼻祖Twitter在美国面世的时间也只有半年,后来饭否逐渐成为微博的领军者。

  在2009年7月初,饭否跟一个VC投资的框架协议都定了,但网站突然被关闭,这笔投资就此泡了汤,只留下了一句服务器拥挤时的经典语录:“对不起,王兴正在下片,服务器暂时无法响应……”,代表了那个时候“饭否”的巅峰。

  朱啸虎在2010年时曾这样评价过王兴,“你可以去业界问问,大家都觉得王兴在管理和待人处事上不太成熟。他很聪明,非常聪明,但太过聪明了。”

  朱啸虎说,投资圈普遍不太敢投王兴,因为“一个人失败这么多次肯定是有原因的”。

  王兴的一些性格特点,让他确实变成了互联网行业里的某种异类,不受一些投资人喜欢。但,有些事情,终于发生了,且与王兴有关。

  2010年3月4日,美团网正式上线,这个网站被业界公认为内地首批真正意义上的团购网站先行者。之前的校内网或是饭否网,都是没有盈利点的企业。到了美团,王兴一开始就选择了盈利模式清晰的团购模式。

  当美团网正式上线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问:多次创业之后,美团出道,王兴不老,还能“饭否”?

  当年8月,美团就获得了红杉资本12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他在接受新加坡联合早报记者采访时,说过这样一句创业心得:“创业本身就是一个遇到困难、解决困难的过程。还能饭否,要看牙口”

  在当时还普遍缺乏“用户”思维的年代,或许正是他异于常人的思维,成就了自己与美团。

  随即,在后来的“千团大战”(关于千团大战,后续详表)中,王兴的使命逐渐得到兑现,美团赢得了团购市场60%的市场份额。

  获胜的美团以团购作为切入点,横向发展,深入生活服务的各个领域。截至到2015年8月与大众点评网的合并,美团2015年上半年的成就是:活跃用户数是1.3亿,这个数据在当时跟京东差不多;2015年上半年的交易额为470亿元,这个数字相当于阿里巴巴同期的五十分之一,相当于京东的六分之一。

  互联网江湖里,“狼人”王兴站住了脚,用他自己的方式,但此后他所面对的,还有更多……

  第五章·“死人才能看到终结”

  “韩寒的《独唱团》要关门了?哦,千团大战又少了一个选手。”

  ——饭否@王兴

  前面提到,互联网世界曾经发生了一件“小事”,名为千团大战。

  千团大战不是一千个团购网站打群架,而是五千个。这场大战,对于阿里巴巴和腾讯来说,仅仅是侧面战场的一个不起眼的战役,但是对于王兴来说,至关重要。

  2011年6月,才成立两年的Groupon申请上市,预估值250亿美金,融了10.6亿美金,国内的团购网站融了70亿人民币,这一仗,中美的投入基本一致,都想占据这个市场,当时拉手、24券等投资人给创业者的话都是:“你往前冲,速度最重要,钱,不是问题!”

  在千团大战地图中,在时间轴上都是天在出牌。讲究的是,谁在带领市场节奏,市场拐点由什么构成。剩下的就是人间事,千团大战是典型的,由VC吹起来的风口。

  Groupon成立7个月之后实现盈利,融资1.4亿。那些紧盯着美国新模式的VC和创业者,都被刺激到了。2010年1月,国内第一家团购网站满座上线,3月到6月之间,所有的主要玩家全部上线。

  团购是一种古老的交易方式,突然间有了一个清晰的样板,所有人、所有的钱都抖擞了,疯狂融资、疯狂打广告、疯狂开站,每天都有新的爆单和融资记录诞生。

  那个时候,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才是天选主角,创业者感觉投资方人傻钱多。

  问题是,在这场游戏当中,带领节奏的是美国的Groupon,而不是市场中的任何一个人。Groupon冲到IPO门口,突然遇阻。中国的VC瞬间就感到了恐惧,投资的风几乎瞬间就停了。

  到了8月,Groupon依然没有成功上市,所有的VC对创业者都开始严苛起来。真的相信投资人,“别管去,只管扩张”的创业者,瞬间陷入困局。

  美团也遭遇到了这个窘境,然而命运的转折点发生在总部一个普通会议室里。

  “战火”中,王兴的团队们七嘴八舌地讨论美团的下一个方向在哪里,最终决定,模仿已经成立了5年的饿了么“外卖”方向,作为战略方向。

  接下来几年,王兴与王慧文带领美团外卖迎击巨头的枪林弹雨,杀出一条血路。再次强调,在美团称呼“老王”,指的并不是王兴,而是八大金刚之一的王慧文。

  王兴的凶猛之处在于懂得韬光养晦,就像我们人类祖先智人一样,大不了跟你耗个十几万年,但你有生之年想看到我主动犯错,门儿也没有。

  一位参加过真正的战争的投资人曾说,多数人对战争的理解是错的,战争不是由拼搏和牺牲组成的,而是由忍耐和煎熬组成的。王兴本人的话更有深意:只有死者才能看到战争的终结。

  在千团大战中,王兴守住了最后的堡垒。

  王兴深知,美团在一开始,就着重发展二三线城市市场,在红海当中抢蓝海。2010年至2011年,美团在一线城市的份额并不高,在不少的二三线城市,已经确立优势。2010年,美团在二三线城市开一个站,启动成本假设为一万块,2011年,点评团想再杀进来就需要100万。一年时间,就是一百倍的代价。

  美团在大王(王兴)和老王(王慧文)的把持下,在整个市场近乎疯狂的时候,守住了什么不做,什么做。

  虽然实物电商可以快速起量,但只要阿里入场,就是立刻清场。不做实物电商就付不起广告费,没办法提升士气。代价就是营业额增长缓慢,团队在短时间内看不到希望,军心就会动荡。一百人的团队被别人整建制挖走,挖走就挖走,而王兴的原则是,“我就是守住自己的底线不动摇。”

  美团对自己有很高的要求,用户视角的运营态度,让它比别人精致很多。“世界末日”那年,坚决转型移动互联网,美团在团800上面做投放,从UV到订单的转化率,可以达到30%。纵使PC上面,还有巨大的流量存留,美团主动切断所有PC端投放,用全部的钱购买移动用户。这件事,是美团和点评、糯米拉开差距的一个重要选择。

  阔别多年,王兴终于进入“主战场”。通过外卖,美团“刻画世界”的能力逐渐开挂,路越走越顺了。

  终章·颠覆

  王兴说,“有些事情,总会发生”,然也。

  回头再看王兴创业之路上的所有篇章,曾遍布荆棘,亦曾洒满鲜花。这和他的优缺点分不开。

  他的情商很低,经常得罪人,而且没有好的搭档帮他弥补这一点。他做校内网,在产品很好的情况下,却搞不定投资人,最后被迫卖掉;不声不响做美团打车,又得罪了多年好友;因为接受腾讯投资,他和马云闹翻。而王兴的优点就是,他的执行力和决策能力大于情商,使其能在关键时刻找准未来的路。

  当所有人都在关注,或者说为王兴和他的美团成为江湖老三而侧目的时候,这并不代表王兴从此高枕无忧。这些年,美团的业务横跨团购、外卖、酒旅、电影、到店综合、出行、生鲜等领域,四处出击,八面受敌,中国互联网半壁江山遍布它的敌人。

  虽然今年Q2财报实现整体赢利,但美团日渐庞大的复杂组织架构,多条业务线同时开战的局面,仍然让外界对它也有担忧与质疑。“四十不惑”的王兴有他自己的野心。

  国庆节之后,美团宣布成立美团大学,美团大学下设8个学院,主要内容是培训餐饮、外卖、美业、酒旅等多个生活场景的服务从业者,同时并计划在未来10年内与国内1000所职业院校合作,培养1亿名生活服务从业者。

  一直以来,互联网巨头似乎都爱办大学,而作为刚刚跻身中国第三大互联网公司的“新贵”,美团此时成立大学似乎也并不太让人意外。不过相较于阿里、腾讯等面向高端商业人才、培养CEO的湖畔大学和青藤大学,以及注重培养技术型高级干部的华为大学,美团这所主要培训新蓝领阶层服务人员的大学似乎更接地气。

  为什么会办大学,笔者觉得,对美团和王兴来说,一个巨大的问题就是,它已经走到行业的最前面,原来可供借鉴的公司和事物已经没有了,王兴必须得自己去发现新的机会。

  如果都是跟在别人后面,去别人已经做得很成熟的市场抢存量,美团的社会价值何在?美团未来的发展前景何在?普通人能想到的,王兴又何曾想不到?

  所以,接下来,王兴需要做出一些真正原创的,引领市场而非跟随市场的东西来,才能保障美团未来发展的可持续性。

  早先,王兴和王小川有过一个对话,他们共同预测手机将在很短时间内被新生事物颠覆。

  王兴认为,撑死五六年,也就是2020年前后,会有比手机更新的重要设备出来,取代手机。就好比手机取代电脑一样。

  他预测,在2020年以前,这个新的设备,就会在一些潮人那里渐渐流行,到2020年,就会在大众中普及。而所有的商业,都将因为这个新的设备和新的使用场景而重构,就像互联网重构了传统商业,而移动互联网又重构了传统互联网商业一样。

  他们没有说到这个新的设备是什么。

  现在已经是2019年,到了王兴等人预测的开始逐渐流行使用某一设备的时候了。

  这个设备,也许是谷歌眼镜这样的可穿戴设备,也许是VR(虚拟现实),也许是Waymo这样的无人驾驶汽车,也许是Alphago或Dynamics机器狗这样的人工智能,甚至,也许是尚未引起我们注意的一个全新事物。

  如果王兴的预测是准确的,那么,美团(以及一切商业形式)都有可能被颠覆。美团如果不能及时着手布局,可能会像曾经的柯达、诺基亚这样没落。

  王兴已经40岁。圣人说,这是一个不惑的年纪,但对于具有强烈好奇心的王兴而言,肯定还有很多迷惑。王兴的未来成就,也不会止步于此。

  习惯持续学习和深入思考的人,年龄不是他的负担,而是财富。

  从15年前到现在,王兴已经进化成为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从创业者到成熟的领头人,从大二时台下的青涩少年到与大佬一争江湖高下的侠客,这一路他已经创造了很多奇迹,再给他15年,或许还能创造新的奇迹。

  时间回到2019年10月20日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会场,这是互联网届的“华山论剑”,群英荟萃,摩拳擦掌。

  此时在台上演讲的,是百度掌门人李彦宏。王兴在台下,身着深蓝色西装配浅蓝色领带,精干的短发配银边眼镜,他已经是一个成熟的掌门人。反目也好,酣战也罢,那些过往似乎都已经化作另一股灵气融进了他深邃的眼睛。

  等李彦宏演讲完毕,主持人报出:“请下一位演讲嘉宾,美团创始人兼CEO王兴”。

  王兴深呼吸,抻了抻西装衣角,扶了扶眼镜,对擦身而过,旁边的李彦宏回应一个微笑,昂首迈步向台上走去……

  (作者:马冬)

0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王兴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