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观察评论 > 丁磊做“减法”

丁磊做“减法”

生意场 2019-09-11 16:30:01 来源:中国经营网

  在商界,网易创始人丁磊一度被视为文艺型企业家。

  最符合其特质的“网易云音乐”,就是丁磊亲自主抓产品、运营。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说“网易云音乐实现了我十多年的音乐梦想”。在网易云音乐账号上,丁磊的简介是“做音乐是为了灵魂的对话与沟通”。在网易系产品中,丁磊对网易云音乐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然而,情怀能当饭吃的毕竟是少数。9月6日,网易云音乐还是接受了阿里巴巴和云锋基金7亿美元的投资。与此同时,网易考拉(现已更名为“考拉海购”)也将作价20亿美元卖给阿里巴巴。

  “这么重视的业务,丁磊能卖掉,就是考虑了现实情况。”速途研究院院长丁道师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在中美贸易摩擦、汇率波动及消费疲软等因素影响下,如果考拉还在网易手里,发展可能会越来越困难。但是交给阿里巴巴后,通过它的物流、金融和技术实力,可以让考拉发展得更好。

  考拉被“卖身”

  网易云音乐在丁磊心里分量十足。

  据采访丁磊的一位记者回忆,早期网易代理魔兽世界时,“当时采访当中丁老板心情很不好,有些记者老是问一些财报不太好的问题,但他还是非常主动地问(记者)有没有用过网易云音乐”。

  互联网分析师郝志伟认为,网易云音乐现在能做到这个体量相当厉害,是为数不多能和腾讯在这块业务抗衡的竞争者。网易云音乐在年轻人中的口碑很好,社交评论做得不错,但是曲库存在一些问题。

  一位网易云用户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我对网易云音乐失去了希望,有歌但没版权听不了,我把网易云卸载了,下载了华为播放器。”

  上述人士认为,网易现在之所以很多歌都没有版权,要么因为买不起,要么版权在腾讯手里。“曾经靠小众音乐评论做起来的网易,曲库存量完全萎缩。”

  “从投资策略上看,考拉要进一步竞争投入巨大,短期都没办法获取收益。而云音乐已经进入一个非常成熟的模式,即便不做大型的投入,排名也不会跌得太离谱。这也可能是丁磊选择先放手考拉的重要原因。”郝志伟说。

  根据网易发布的财报,网易的电商业务在进入2018年后增速大幅下滑,从2017年Q4的175.2%,下降到2019年Q2的20.2%;2018年Q4网易电商的毛利率也仅为4.5%。

  在此之前,电商曾是网易第二大营收来源,占公司总营收近30%。而考拉也曾在艾媒咨询发布的跨境电商报告中,占据27.7%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一,第二是天猫国际,市场份额为25.1%。

  对于出售考拉事宜,网易方面未向记者作出回应,对方表示不接受采访。

  不过,郝志伟认为,丁磊是一个精明的老板,无论以前表现得多不接受马云,这个时候要“过冬”,就会做出理性选择。“以出售考拉为分割线,网易进入全面收缩期。”

  全面收缩?

  实际上,从去年开始,网易就开启了“卖卖卖”的模式。2018年12月,网易漫画卖给了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今年3月,网易云课堂等杭州教育事业部并入了网易有道,部分项目被放弃。

  据了解,网易漫画上线于2015年8月,累计拥有超过2万部漫画作品,600余位独家签约的国内外漫画家,移动端注册用户数近4000万人。网易漫画一度被寄予厚望。

  然而到了2018年12月12日,网易与B站签署收购协议,网易漫画主要资产包括APP、网站、部分漫画版权及其相关使用权益,被B站收购。业内人士认为,腾讯动漫、有妖气等平台都已经将漫画作品通过小说、动画、游戏等多方面改编变现,而网易漫画却缺乏这种能力,最终只能委身B站。

  除此之外,网易薄荷直播也在2018年12月停止官方渠道APP下载。网易内部人士曾向记者证实,网易薄荷已停止运营。另据《中国企业家》报道,今年3月,网易有道CEO周枫表示,原本属于网易杭州研究院的网易教育事业部确已并入网易有道,其中包括旗下的网易云课堂、中国大学MOOC以及卡搭编程等,目前网易有道是网易教育业务的核心主体,网易教育两线并行的局面至此终结。

  与此同时,网易教育事业部人员遭遇裁撤。一位教育事业部员工表示,杭州教育事业部共400多人,只留下不到100人,而且还得选择从杭州到北京工作。

  看上去网易遍地开花,电商、在线教育、直播、文娱都做过,但赚钱能力是硬伤。网易CFO杨昭烜曾在今年第二季度财报会议上强调,网易是一家自律的公司,不会用持续的亏损换取快速增长。而丁磊也明确表示:“网易会继续推进聚焦战略,将资源集中在优势领域。”

  减员“过冬”

  总体来说,网易的支撑性收入还是来自游戏。不过,如今的网易游戏也面临着一定的困局。

  伴随着全面的业务调整,网易内部包括游戏在内的多个分公司也在进行减员。

  多位网易离职员工向记者表示,网易游戏从今年春天开始进行人员调整。“一般会给你两条路:一个是立刻走人;一个是让你在其他地方面试转岗,但是这种情况比较少,老员工比较好的内部转岗,还在试用期的基本是直接走掉了。”

  曾在网易互娱(隶属于网易)游戏工作的张辉(化名)告诉记者,网易互娱下面有很多工作室,每个工作室做不同的游戏产品。看产品是否盈利,如果不盈利可能就会让走人。

  另外,刚从网易传媒内容岗位离职不久的员工也告诉记者,网易北京公司从今年7月份开始就有人离职,离职员工主要来自传媒部门。“不只内容岗走了,还有技术、产品和运营。”

  对此,网易相关负责人曾向记者表示,网易游戏和网易传媒正在全球范围内招募人才。而网易严选方面亦曾向媒体记者表示,网易严选人员流动情况并非此前外界盛传的高达30%至40%的裁员比例,实际的离职人数比为8%左右。

  而关于“网易游戏是否让部分员工走”一事,网易相关人士表示:“这是根据绩效考核成绩大部分公司都会有的正常的末尾淘汰机制。”

  根据网易在8月8日发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数据显示,游戏净收入114.3亿元,同比增长13.6%,增速低于上季度的35.3%。与此同时,今年第二季度,网易游戏业务毛利率为63.1%,上一季度和去年同期分别为63.7%和64.3%,同时出现了同比与环比下降。对此,网易给出的原因是某些手游的版权金及收入分成较高所致。

  在业内看来,现在游戏行业版号很难申请,基本上都会缩小平台的盘子。而网易游戏方面人士曾向记者表示,截至目前,今年网易拿到版号的游戏产品有十几款,其中有些游戏已经上线了,有些正在筹备上线中。

  “网易现在很多游戏还是没有版号,所以部分游戏暂时上线赚钱存在一定的困难。”今年春天从网易游戏离职的员工告诉记者,去年其就知道网易今年上半年应该没有太多新游戏可以赚到钱,去年收到的任务就是靠现有的老游戏努力赚钱撑着。

0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丁磊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