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经营之道 > “新”零售还是“专业”零售?政策驱动下DTP药房成新选择

“新”零售还是“专业”零售?政策驱动下DTP药房成新选择

生意场 2019-08-26 09:16:32 来源:经济观察报

  李亮(化名)急冲冲地赶到中国药品零售产业信息发布会(以下简称“西普会”)金海岸酒店分会场的时候,会场内早已人头攒动。李亮没有找到座位,只得站在门口听会上来自国大药房、老百姓、一心堂、益丰药房等零售药店董事长们的演讲分享。

  零售药店董事长们在会上提到最多的一个词是“政策”。近些年来在“医保控费”的大背景下,医药行业政策频出,“两票制”、“带量采购”、鼓励“处方外流”等政策的出台也为零售药店行业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方向和可能。

  比如,零售药店专业药房“DTP药房”的应运而生。

  “新”零售还是“专业”零售

  最近几年,随着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进入到药品零售行业,“药品新零售”成了业界热词。有不少零售药店开始自发或选择与互联网公司合作开展“自动药柜”、“无人零售药房”等新业务,探索“药品新零售”模式。

  但在国大药房总经理赵小川看来,“炒概念”不是新零售,“新零售”在本质上意味着改变过去的粗放式管理,只有药店自身服务水平提高才能被称之为“新零售”。“举个简单的例子,药店的装修刷墙,我们认为刷个白的就可以了,但国外不这样,比如药妆就用浅粉色,医疗器械就用蓝色,OTC(非处方药)又用其他颜色,不是用涂料,而是用灯光打出来的,一进去感觉很温馨。在布置上也有规矩,不是哪好看就怎么摆。所谓的‘新’不是我们看到的‘新’,而是给顾客的新鲜感。‘无人零售’更多的是在炒概念。”他说。

  老百姓大药房连锁董事长谢子龙则表示,“新零售”是互联网企业炒作的一个概念,无非是互联网企业换一种打法:“如果他做新零售能颠覆传统零售,他还要收购控股参股那么多实体药店干什么?”他认为,连锁零售药店只要认认真真把实实在在的工作做好就够了,比如,如何围绕顾客需求做好药学专业服务,如何用互联网思维来推动专业服务能力的提升等。

  诚如谢子龙所言,在药店“新零售”方面,提高专业服务能力已成业界共识。近些年来,在“医保控费”的大背景下医药行业政策频出,“医药分离”成为大趋势,2016年发改委发文《关于促进医药产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重点工作部门分工方案》明确医疗机构应当按照药品通用名开具处方,并主动向患者提供处方,保障患者的购药选择权,不得限制处方外流。

  国家卫计委于2017年4月下发通知,要求9月30日前,全面推开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所有公立医院全部取消药品加成(中药饮片除外)。“零加成”政策要求医院取消药品加成,除部分中药外,院内所有的药都要做到进价与售价一致。一位三甲医院院长告诉经济观察报,院方现在为了应对医院药学部的高额成本,对于处方外流已属鼓励支持,但对于零售药房到底接不接得住医院外流的处方还是心存疑惑。

  在西普会上,国家卫健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万泉通过拆解公立医院药品费用结构,推断医院处方外流理论规模可达2500亿元左右。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数字,但社会零售药房能接得住吗?有没有承接这个市场的专业能力?

  “DTP药房”应运而生

  在此背景下,零售药店专业药房“DTP药房”应运而生。DTP药房起源于美国,是一种专业化的药品销售模式。这种模式下,制药企业将产品直接授权给药店代理,患者拿着医生开具的处方直接去药店购药,并能够获得专业的用药指导。区别于普通销售OTC、普药的传统零售药房,DTP药房主要面向肿瘤、自身免疫疾病等的新特药,以及需要长期服用的慢病用药,这些销售通常具有更高的毛利,是普通药房的进阶版。

  一位零售药品行业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DTP药房是有指标的,并有配套的考核标准,并不是所有现行药房都可以成为DTP药房。2018年末,国家商务部正式推出最新版《零售药店经营特殊疾病药品服务规范(试行)》。在今年6月30日,中国医药商业协会主办的“2019年中国医药零售行业年度大会暨第一届中国专业药房发展论坛”上公布第一批60家《零售药店经营特殊疾病药品服务规范》达标药店名单。《零售药店经营特殊疾病药品服务规范》达标现场检查评分表中有对于检查项目的详细内容,该检查共包括人员培训、经营服务环境、药学服务、冷链管理等七大项31小项内容。

  该行业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对于零售药店来说未来80%的利润来自20%的处方药销售,所以建设DTP药房就成了零售药店的重中之重,但DTP药房建设成本巨大不说,配套的药师服务更令人头疼。

  2019年的3·15晚会曝光了医药行业“挂证”的问题,国家药监局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零售药店的数量已经超过45万家。截至2018年底,全国通过执业药师资格考试的总人数累计达到103万人,其中注册于社会药房的执业药师41.8万人,但距离每家药店至少配备两名执业药师的要求,仍有较大缺口。“远程审方”便是在药师匮乏背景下推出的过渡性政策,2019年7月,云南省药品监督管理局最新发布了《关于进一步促进药品零售企业健康发展的意见通知公告》(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提及,鼓励药品流通行业协会等社会组织,探索建立执业药师远程服务中心,为药品零售企业提供执业药师远程药事服务及审方业务服务。同时,开展执业药师远程药事服务及审方业务的药品零售连锁企业,其连锁门店可不再配备执业药师,但应至少配备1名依法经过资格认定的药学技术人员作为质量负责人,开展药事服务工作。此外,执业药师远程药事服务还可以辐射单体药店。

  但中康咨询高级咨询顾问涂光伟表示,零售药店远程审方在一定的程度上是可以缓解执业药师缺口大的问题,也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执业药师挂证的问题,还可以降低企业的人力资源成本,但是零售药店远程审方也有不好的地方,因为远程审方是不可以发挥执业药师服务作用的,也限制了执业药师队伍的发展,还有一方面是可能降低了零售药店的转运门槛,不利于业态整个发展素质的提升。

  DTP药房也对药店药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云南健之佳健康连锁店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颜文表示,DTP药房药师要能全面的评估患者用药的成效,各种生活形态,可以对患者进行专业的慢性病管理。比如,药师在做疾病管理的过程中如果发现患者评估的效果不好,到某一个阶段评估的时候没有得到有效控制的时候,药师应该对患者提出再去医院检查等专业建议。目前,真正做到药物交互管理是比较少的,比较多的是某一种疾病的管理,药师的再教育也是仍待解决的问题。

  那么,既然医院药学部有大量的专业人才,可能成为医院的成本负担,零售连锁药店又希望可以快速提升专业能力,医院药学部人才可能会流向零售连锁药店么?颜文表示,现在因为医院出的处方还是在医院调剂,这些药师还是在医院,人才流出还是比较少。大约到了某个程度以后,人才才会流动过来。

0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专业 零售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