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观察评论 > 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召开在即,全球顶级科学家激荡上海滩

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召开在即,全球顶级科学家激荡上海滩

生意场 2019-08-20 10:55:15 来源:第一财经

  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即将于8月29日在上海召开,在大会的“科学前沿论坛”这一会场,众多重量级的科学家将展开思想的碰撞。

  参加科学前沿论坛的与会者包括了递归神经网络之父、瑞士卢加诺大学和瑞士南方应用技术大学的人工智能教授尤尔根·施米德胡贝(Jürgen Schmidhuber)、图灵奖获得者罗杰·瑞迪(Raj Reddy)、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德毅、卡内基梅隆大学机器学习学院院长汤姆·米切尔(Tom Mitchell)、诺贝尔奖得主乔治·斯穆特(George Fitzgerald Smoot III)香港科技大学教授杨强、牛津大学计算机系主任Michael Wooldridge、IEEE和AAAI首位华人主席周志华、美国洛杉矶加州大学计算机系教授朱松纯、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副院长蔡天文、卡内基梅隆大学教授周以真、美国硅谷大湾区科技创新联合会主席及IEEE会士,IBM研究副总裁Jeffrey Welser、波兰华沙大学教授Marek Michalewicz、英国皇家工程院院士陆永青。

  在会上,这些科学家将就基础硬件、大数据开源、深度学习、机器视觉、量子计算及通用人工智能等重大话题做主题演讲与圆桌对话,探讨人工智能未来发展趋势。

  尤尔根·施米德胡贝递归神经网络之父、瑞士卢加诺大学和瑞士南方应用技术大学的人工智能教授尤尔根·施米德胡贝递归神经网络之父、瑞士卢加诺大学和瑞士南方应用技术大学的人工智能教授

  施米德胡贝:实现通用人工智能只是时间问题

  有“现代AI教父”之称的尤尔根·施米德胡贝在参加上海世界人工智能大会(WAIC)前夕表示:“人工智能已经不只是下一轮工业革命,而是超越人类甚至生物的一次演进,是会改变整个宇宙的。”

  施米德胡贝将会参加8月29日的WAIC开幕式,对此他表示非常期待。

  施米德胡贝说道,虽然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起源于欧洲,但是中国和美国是目前两个将AI转化为实际经济效益的国家,尤其是通过平台型的企业,比如阿里巴巴、亚马逊、腾讯、谷歌、Facebook、百度这些互联网巨头。

  “中国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政府对于引领AI的决心。”他表示,“我们的人工智能实验室IDSIA和人工智能初创公司NNAISENSE都是位于瑞士的,瑞士在《时代全球高校排名》中,从论文引用方面来看仍然是引领全球AI研究的。但是瑞士是个小国,从发表论文的数量来看,中国每年都是全球发表AI论文数量最多的国家。所以我很期待不久的将来AI领域的创新和发展源自中国。”

  他还说道:“上海作为中国AI发展的一个高地尤其令我印象深刻。瑞士在AI领域的投入只有一小部分。我希望上海能非常智慧地去使用资金,让上海成为AI技术发展的策源地。”

  施米德胡贝是人工智能行业内名副其实的先驱。早在上世纪90年代,他就发明了LSTM(长短期记忆网络),有效地解决了人工智能系统的记忆问题。现在世界上的每一部智能手机、每一个社交网络和AI助理无时无刻不在使用着这种系统。

  施米德胡贝出生于德国,从小就对代码极为痴迷,立志要比爱因斯坦“走得更远”。他现在是瑞士人工智能实验室(IDSIA)的研发主任。如今,施米德胡贝的实验室所发表的论文被全球市值最高的科技公司大量使用。

  施米德胡贝与大名鼎鼎的被谷歌收购的人工智能公司DeepMind也有渊源,DeepMind的联合创始人谢恩·莱格曾是施米德胡贝的学生,他在施米德胡贝的实验室发表论文并取得博士学位,DeepMind也深受莱格的影响。

  施米德胡贝坚持认为,要实现AGI(通用人工智能)只是时间的问题。施米德胡贝同时也抱怨人工智能对广告营销过于关注,无论是阿里巴巴、腾讯还是谷歌、Facebook,这些公司都用人工智能来分析人们的消费习惯。他说道:“今天人工智能的大部分利润都来自于市场营销。而只有当人工智能可以处理不同任务和承担更多工作时,才会创造真正的财富。”

  罗杰·瑞迪图灵奖获得者、美国科学院和国家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卡耐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学院终身教授罗杰·瑞迪图灵奖获得者、美国科学院和国家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卡耐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学院终身教授

  罗杰·瑞迪:人工智能产学结合越来越重要

  图灵奖获得者、AI先驱罗杰·瑞迪博士是美国科学院和国家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卡耐基梅隆大学(CMU)计算机科学学院终身教授,曾长期担任该学院的院长,并于1979年时创建了CMU的机器人学院。他曾于1987年至1989年担任美国人工智能协会主席。

  1994年,他因在大规模人工智能系统研究方面的突出贡献,与美国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家爱德华·费根鲍姆(Edward Feigenbaum)一同获得图灵奖。

  宾夕法尼亚大学计算机视觉教授史建波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瑞迪教授一手创立了CMU的计算机学院和机器人学院,并在早期就雇用了很多后来非常具有影响力的研究员,并一手打造了CMU的自动驾驶团队。”

  成立于1979年的CMU机器人学院是自动驾驶的发源地,瑞迪教授的团队早在1984年就开始了自动驾驶汽车的研究。

  1995年,CMU就推出了成型的自动驾驶汽车。据瑞迪教授介绍,第一辆自动驾驶汽车使用的还不是深度学习,而是深度学习的早期方法。“我们使用大量数据对算法进行了训练,进而让它学习驾驶的方法。结果是令人满意的,汽车可以自己动起来了。”瑞迪教授表示。

  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成果,一辆汽车从华盛顿特区驶出,一直开到加州的圣迭戈,在整个路程中,大部分时间是没有人在控制方向盘的,只有在很小一部分汽车无法判断的情况下,人类驾驶员才会介入进行控制。“在99%的时间里,汽车是自动导航行驶的。”瑞迪教授说道。

  如今自动驾驶技术本身已不再是一个挑战,但瑞迪教授认为,不应该期待计算机驾驶的汽车水平一定要比人类高很多。“人类会出问题,计算机也会出问题,因为它们和人类所学习的内容是相似的。”瑞迪教授表示,“计算机不可能完美,我们要能容忍计算机出错,并解决计算机出现的问题。”

  瑞迪教授是中国工程院的外籍院士,他还对2017年7月中国政府发布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计划”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今年6月,瑞迪教授加盟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大数据竞赛”顾问委员会,与中国工程院潘云鹤院士共同担任竞赛顾问委员会主席。他也感慨中国人工智能的发展:“人工智能最近几年来在中国发展得很快,几十年前中国还处于落后的位置,而现在它已经领先于任何国家了,这是很了不起的。”

  展望人工智能未来的发展方向,瑞迪教授认为,人工智能在21世纪发生的突破是基于人工智能系统自身发现和使用新知识,因此,新方向基本上是通过这些新发现的知识及其应用,来解决以前无法解决的问题。

  李德毅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德毅中国工程院院士

  李德毅院士:自动驾驶的冷静观察者

  自动驾驶是近年来科技投资领域最热门的板块之一。热切的科技公司创始人和投资者认为,自动驾驶技术的演进将带来汽车产业乃至人类交通方式的大变革,他们相信在这个过程中将诞生伟大的自动驾驶公司。

  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德毅同样对自动驾驶及人工智能技术的长期发展抱以厚望,不过他认为短期内不必对自动驾驶技术有过高的期待,“大规模的量产要2060年实现。”他在2018年的一场论坛上表示,“现在自动驾驶很火,火到什么程度?简单来说就是烧钱!”

  2019年,自动驾驶仍然很火。

  在今年的5月份,通用汽车旗下自动驾驶公司Cruise Automation宣布获得11.5亿美元的融资,投资方包括T.Rowe Price Associates、本田、软银愿景基金及Cruise母公司通用汽车。该轮投资之后,Cruise的投后估值190亿美元。

  目前Cruise也是全球自动驾驶领域融资规模最大的公司之一。它已经先后从软银愿景基金、本田、T. Rowe Price和母公司通用汽车合计获得了72.5亿美元的投资。

  自动驾驶领域的最新进展来自于中国的移动出行巨头滴滴,在8月份,该公司宣布将自动驾驶业务独立化运行。滴滴出行CTO张博兼任自动驾驶新公司CEO,此举无疑意味着滴滴对自动驾驶技术的重视,并被市场解读为滴滴的自动驾驶业务有望独立融资,甚至是IPO。

  “交通和汽车产业正在迎来近一百年以来的一次重要变革,出行正在快速地线上化、智能化、共享化,而用户出行习惯的改变也在影响上游汽车的设计、生产、运营、汽车的所有权和用户的使用方式,汽车和出行的边界在越来越模糊。”滴滴公司CEO程维此前曾表示。

  李德毅院士认为,自动驾驶汇聚了当今几乎所有人工智能的黑科技,中国人工智能基础研究和核心技术落后美国,但人工智能应用技术和商业模式快于美国,各有优势。

  自动驾驶面临的显著瓶颈是量产难题。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真实的获得感也来自于量产车型。对于工业企业而言,自动驾驶汽车的量产化才意味着成本的降低和产品盈利的可能。从成本曲线来看,汽车的量产规模从年产1000辆到5万辆,再到10万辆,成本将依次降低40%到15%。

  对自动驾驶研究长达十年之久的李德毅院士认为,自动驾驶量产既是产业的无人区,又具有溢出带动性很强的“头雁”效应,有望成为中国智能产业的顶梁柱。

  目前已经有部分自动驾驶车辆在商业试运营,但还是处于非常小的范围内。李德毅院士认为,“到2025年也许有万辆规模,而自动驾驶车辆真正达到大的规模化量产,要等到2060年。”

  乔治·斯穆特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乔治·斯穆特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

  乔治·斯穆特:寻找中国合作机会

  中国科技产业的进步,吸引着越来越多的顶级科学人士来华寻找合作机会。诺贝尔奖得主乔治·斯穆特便是其中一位。

  乔治·斯穆特于1970年在麻省理工学院获物理学博士,随后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从事宇宙大爆炸相关的研究工作。2006年,乔治·斯穆特和约翰·马瑟因发现了“宇宙微波背景辐射的黑体形式和各向异性”而分享了当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

  根据宇宙大爆炸理论,大爆炸后的宇宙逐渐膨胀,而在此过程中温度将逐渐降低,在不同的温度下,会释放出不同形式的黑体辐射。乔治·斯穆特及其合作伙伴测量出宇宙的平均背景温度为绝对温度2.7摄氏度,同时宇宙的背景温度分布存在差异,呈现出各向异性,这个温度差异会影响物质的形成。这个使用COBE(Cosmic Background Explorer宇宙背景探测)卫星的工作,有助于巩固宇宙大爆炸理论。因此诺贝尔奖委员会给出了“COBE计划堪称是宇宙学步入精确科学的一个起点”的高度评价。

  目前乔治·斯穆特的研究涉足了生物医学电子信息技术、生物医学人工智能技术研究开发等领域,其中部分医疗产品被美国宇航局NASA采用,应用于美国宇航局的太空医疗计划。他与中国产学研等多个领域的互动也日益频繁。除了受中国的大学等学术机构邀请进行学术交流外,与企业界的交流也渐渐增多。

  2018年5月,乔治·斯穆特教授与腾湃健康产业集团签约,成为腾湃集团首席国际科学家。据媒体报道,签约仪式上,乔治·斯穆特教授与集团首席科学家、广东省靶向肿瘤干预与防控研究院院长张积仁教授等腾湃科研人员在细胞振动频率、细胞传感器、光谱细胞生物调频、细胞振动与睡眠调节、脑痴呆光谱预防、抗衰老等相关问题上进行了深入讨论,并与诺奖办公室对共建斯坦福大学转化医学实验室等问题交换了意见。

  2018年12月,中国移动成都产业研究院携手人工智能产业基金、海外科研资源运营组织及人工智能核心技术相关产业链生态伙伴,共同发起成立了诺贝尔奖科学家全球AI应用创新中心。

  该中心将是国内首家以人工智能(AI)、5G以及运营商大数据技术应用为宗旨的全球科学家协作的国际平台,通过打造全球顶级的AI科研联合实验室,组织诺贝尔奖获奖科学家、全球顶级高校AI学者开展学术交流,进一步促进5G、AI发展走在全国前列,推动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人工智能产业集群。

  乔治·斯穆特教授与该中心签订了战略合作备忘录,成为中心首位入驻的科学家。

  据悉,在将于上海举行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期间,乔治·斯穆特教授将参与其中的“科学前沿论坛”环节。

  随着中国科技产业的进步,越来越多的科学家有望在华扎根“落地”。

  汤姆·米切尔卡内基梅隆大学机器学习学院院长兼教授、美国工程院、艺术与科学院院士,美国科学促进会、国际人工智能协会成员汤姆·米切尔卡内基梅隆大学机器学习学院院长兼教授、美国工程院、艺术与科学院院士,美国科学促进会、国际人工智能协会成员

  汤姆·米切尔:在中国尝试AI自适应学习

  美国计算机科学家汤姆·米切尔被视为“机器学习第一人”。他目前担任卡内基梅隆大学(CMU)机器学习学院院长兼教授,也是美国工程院、艺术与科学院院士,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国际人工智能协会(AAAI)成员,他在机器学习、人工智能、认知神经科学等领域卓有建树。

  早在1997年,米切尔就在CMU联合创立了自动化学习和探索中心,该中心是全球高校中首个机器学习系,也是首个开设机器学习博士课程的机构。

  近年来,他非常热衷参与中国人工智能的发展,并于去年加入了中国人工智能教育初创公司松鼠AI担任首席科学家。

  米切尔表示,中国和美国是世界上人工智能发展最活跃的两个经济体。他曾在去年中国的一场科创活动的主题演讲上说道:“中国AI方面的机会是非常独特的,我认为中国比世界任何其他国家都有更好的机会展示如何把人工智能用于改善社会中人们的生活质量,因为在中国有很多的大数据。”

  米切尔认为,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已经取得了很多突破,在图像识别与语音识别这些领域的改变尤为明显。在机器人领域,中国也取得了很多成就,从无人机、无人驾驶到医疗机器人。

  他还表示,人工智能需要标准化的数据,这是中国的优势,这不仅仅是因为中国的数据量非常大,也因为中国有建立数据标准的体制结构。“中国可以把不同机构的不同数据整合到一起,从而实现社会价值,在这一点上其他国家可以学习中国。”米切尔说道。他认为,中国政府自上而下的工作模式,比西方社会更有效率。中国将成为未来引领AI的主要力量。

  展望人工智能未来,米切尔表示,人们会看到人工智能在机器学习领域的能力不断提升,并出现更多的应用场景。他曾在去年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未来我们可以和人工智能进行更好的对话,这是通过机器学习,人们能够向人工智能发出指令,它自己就学会了,而不是像大数据学习需要在知识库里面去寻找答案。”

  米切尔坚信,人工智能一定要落地,要有产品。他说道:“如果一个AI公司没有自己的具体产品,它长期存在下去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

  米切尔认为,伴随着AI应用的拓宽,除了出现新的产品和业务模式外,对社会也会产生深刻影响。“我们有很多机会用AI来提高生活质量,比如现在我们可以有无人驾驶减少交通堵塞,也可以用AI来提高医疗的质量,AI用于自适应教育,可以建立定制化的教育项目,满足学生的个性化需求等。”

0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人工智能大会 上海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