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商战解密 > 红罐之争续集:加多宝内忧外患 暂免14.4亿赔款恐难败火解渴

红罐之争续集:加多宝内忧外患 暂免14.4亿赔款恐难败火解渴

生意场 2019-07-09 16:39:27 来源:投资时报 企鹅号

  近两年来加多宝状况不容乐观,一方面,2017年年初其市场份额开始逐渐被王老吉取代;另一方面,裁员、停产、管理层大换血等负面状况陆续上演;更糟糕的是,中粮包装自2018年二季度便中止了对加多宝集团的两片罐供应。

  《投资时报》记者孟楠

  还记得6年前加多宝(中国)饮料有限公司(下称加多宝)发布的以哭泣的婴幼儿为图片主角的“对不起”系列微博吗?

  尽管与广药集团的官司屡诉屡败,但加多宝彼时依旧愈战愈勇,笑看官司落败的同时,在上述微博图片中配以“对不起,是我们无能,卖凉茶可以,打官司不行”“对不起,是我们太自私,连续6年全国销售领先”等自嘲式的回击内容。

  而加多宝“官司失意,市场得意”的自信正是来自其在中国罐装凉茶行业的领先地位,以及曾经占据着逾7成的市场份额。

  可如今,时过境迁。

  尽管还是相同的颜色、相似的配方,以及同样可以追溯到始于道光年间近200年的王氏凉茶史,但不同的是凉茶行业增长已停滞,市场份额超过七成的一方则换成独立运营“王老吉”品牌罐装凉茶的广药集团。

  而曾经这对“相爱相杀、相互揭发、相互揭疤”凉茶冤家之间的红罐之争,在沉寂一年后于日前再起波澜,互相伤害模式或再度重启。

  红罐之争风云再起

  2019年7月1日,加多宝在官网上发布“关于最高人民法院就‘王老吉’商标侵权纠纷案裁定的公告”。公告显示,加多宝收到最高人民法院就公司与广药集团“王老吉”商标侵权纠纷案的裁定书,认定一审判决采信的证据在内容与形式上均存在重大缺陷,不能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并裁定撤销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粤高法民三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案件发回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重审。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7月25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上述案件作出一审判决:加多宝6家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连带赔偿广药集团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合计14.41亿元。同时驳回广药集团其他诉讼请求。

  加多宝于当日发布公告称,不服该一审判决,并立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在其看来,2010年5月2日至2012年5月19日期间,公司与广药集团之间是合作关系,并依据协议履行义务享受权利,不存在所谓侵权问题。

  事实上,自2010年8月广药集团向加多宝母公司香港鸿道(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鸿道集团)下发律师函开始至今,从关于加多宝的“王老吉”商标租赁期限延长至2020年的两份补充协议无效,到“广告纠纷”“红罐之争”,以及持续最久的“商标纠纷”,9年间二者之间接近30场的官司几乎涉及凉茶行业的整个产业链。

  连吃“败仗”的加多宝转运发生在2017年8月10日。中粮包装(0906.HK)当日发布公告称,拟投资加多宝全资附属公司清远加多宝草本植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清远加多宝)30%的股权。

  根据增资协议可知中粮包装投资对清远加多宝增资20亿元,持有后者30.58%的股份。王老吉有限公司(加多宝香港公司之一)将向清远加多宝草本注入相关加多宝商标,作价30亿元,持有45.87%股份;清远加多宝原100%控股股东智首公司持股比例减至23.55%。

  一周之后,加多宝终于扳回一分。最高人民法院就加多宝与王老吉之间的包装装潢纠纷上诉案作出裁定,认定双方对“红罐王老吉凉茶”包装装潢权益的形成均做出了重要贡献,在不损害他人合法利益的前提下,双方共同享有红罐包装。

  对于加多宝和王老吉之间的拉锯战,市场长期存在三种观点:一是“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二是作为“怕上火喝王老吉”经典广告语的缔造者,加多宝对于凉茶行业崛起并成为超越可口可乐的饮料单品的推动功不可没;三是,加多宝曾长时间被外界认定为王老吉的跟随者。

  曾经风光无两的加多宝可以说是瞬间陨落,而这与因行贿原广药集团总经理李益民而仍然在逃的创始人陈鸿道不无关系,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投资时报》记者表示。

  内忧外患中的加多宝

  在外界看来,本次案件发回重审或意味着天平正在向加多宝倾斜,无论是扭转业绩颓势还是完成去年定下的三年上市计划,都显得至关重要,但免于14.41亿元赔偿款真的可以令该公司“触底反弹”吗?

  或许就像加多宝官网中“媒体报道”一栏的信息更新日期停留在2017年3月27日一样,该公司近两年半的境况均不容乐观。

  一方面,2017年年初加多宝的市场份额开始逐渐被王老吉取代;另一方面,裁员、停产、管理层大换血等负面状况陆续上演;更糟糕的是,因未按增资协议履行向清远加多宝注入商标作为实物出资的承诺,中粮包装自2018年二季度中止了对加多宝集团的两片罐供应。

  中粮包装对于加多宝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对于上述时间,现任加多宝总裁李春林曾对外表示,“中粮包装是加多宝最大乃至最重要的供罐商,占加多宝产能超过90%。中粮包装断供对我们是致命的,等于把加多宝的血液断了。”

  不过,加多宝和中粮包装未来的合作或存在更大的变数。

  尽管二者在今年年初确定“战略继续,合作长存”的全面合作计划,但中粮包装日前发布公告称,智首公司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申请回购中粮包装投资于清远加多宝持有的30.58%股权,并据此愿意向中粮包装投资归还其于清远加多宝作出的现金及实物注资总额(连同自相关注资日期起,按年利率10%计算的收益)。

  而再次回归“纯民企”基因的加多宝还需面对市场份额反转后断崖式下滑的业绩。

  尽管加多宝并未对外公开集团整体的业绩数据,且国内子公司会计处理上均采取独立核算方式,但从其牵涉中弘退(已退市,000979.SZ)重组闹剧以及中粮包装2018年年报披露的清远加多宝财务数据或可窥探其财务全貌。

  2018年8月27日,中弘退发布关于《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的公告中披露了加多宝此前三个完整年度的主要财务数据。

  这份被加多宝认定与实际情况完全不符的数据中,营收占据加多宝同期实际销售收入的五成左右。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加多宝被中弘退披露的营收分别为100.42亿元、106.34亿元和70.02亿元;同期净利润则分别为-1.89亿元、14.89亿元和-5.83亿元。

  而加多宝工厂中唯一专业负责浓缩汁生产的工厂——被誉为加多宝核心“科技+资产”的清远加多宝业绩也呈下滑态势。

  公开资料显示,清远加多宝2018年录得营收3.04亿元,同比下滑近4成;实现净亏损700万元,而上一年同期则实现盈利4400万元。

0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加多宝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