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供应链研究 > 刘大成:效率才是物流供应链金融的首要禀赋

刘大成:效率才是物流供应链金融的首要禀赋

生意场 2019-07-02 16:03:00 来源:新华社

民营中小微物流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现象由来已久,这种现象甚至可以溯源到改革开放初期,严重制约了中小微物流企业做大做强。加之中小微企业在物流供应链上话语权偏低、账期偏长、资金链紧张,更使得行业集中度严重偏低,数据显示,公路货运的行业集中度只有1.2%,快运行业只有2.9%,严重影响物流业降本增效的成效。

国家也累次出台政策,包括支持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单独制定普惠型小微企业信贷计划,对中小银行实施较低存款准备金以释放增量资金用于中小微企业贷款,推广融资债券支持工具,扶持各类中介服务机构引导民间资本对中小微企业融资贷款。政策的每一次强力推行,都对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有些微缓解,但很快又在具体操作中转变成为金融机构内部的“资金空转”,恢复原有“融资难、融资贵”的常态。

相关政策红利很快被资本自有的市场运行机制耗尽的原因,在于中小微民营企业普遍存在“可抵押物少”“资信程度低”“信息不透明”“财务不规范”“贷款不良率高”“持续经营能力弱”和“抗风险能力差”等弱点,客观上造成了金融机构本身对高风险、差信用、弱信息和缺担保的中小微企业融资的主观性抵触,故而“贷款门槛高、贷款利率高、续贷成本高、信贷手续繁、信贷手续慢、信贷时间匹配差”。特别是国有金融机构,具体执行层对于民营企业(甚至包括大中型民营企业)融资的政治风险有较大顾虑,出于“个人安全”而优先选择“不作为”或“少作为”。

供应链金融的兴起为中小微物流企业的融资开辟了一条新路。围绕核心企业覆盖整个上下游企业的供应链金融模式,把在供应链非核心企业地位的中小微企业征信体系转为对供应链核心企业的征信体系,部分实现了中小微企业在经营中的动态融资问题,对银行、保理等金融机构具有一定的吸引力。

但是,经过几年的运行之后,由于上下游企业在供应链金融模式下必然选择轻资产和多库存,导致供应链金融链条内的核心企业出现高杠杆和高负债的趋向,由此,使得核心企业难以自证信用、商业汇票和银行汇票转让受限且难、质押物重复质押及货失等问题出现,银行、保理等金融机构依旧存在风控疑虑。

当下,政府和金融机构都倾向于用大数据、云服务和物联网等新技术提高中小微企业和供应链金融体系的信用程度。特别是大数据及物联网,将质押物从虚实两维空间融合进而实现低成本高效率精准确认。笔者认为,这的确是一个有效的可选项,但绝非是优先项。

信用升级是一个漫长且需要经济环境中各方面资源匹配升级的过程。欧美国家的个人与企业信用培育、发展和完善经历了近百年的时间,且信用的使用依然需要较高的信用门槛和信用成本;而由于历史原因,国内个人和企业普遍存在信用起点较低、信用基础较差和征信成本过高等不良现象,每年的“3·15”消费者日就是对国内企业诚信的集中考量。

当然,对于部分行业的头部企业来说,构筑供应链金融体系可以实现低成本高效率征信和使用合理比例金融杠杆。阿里、京东和拼多多等互联网电商平台头部企业,凭借着对平台交易流水的真实大数据和对供应链上下游中小微企业的强大话语权控制,从而构建了较高的供应链信用体系,并在供应链金融的大规模、高利润、弱现金和高杠杆等利益驱动下实现供应链金融创新,解决了行业内一部分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然而,对于绝大多数中小微民营物流企业来说,以互联网电商平台头部企业为核心企业的供应链金融体系不具备普遍性,难以复制或整体借鉴。

但支付宝和财付通(微信)等第三方移动支付平台在全球支付市场的成功竞争,却给更需要具有普遍意义的供应链金融提供了极好的借鉴方法。

在2018年高达190.5万亿元的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中,支付宝和财付通(微信)的市场份额分别占比达54.3%和39.2%,支付宝占优;而从交易笔数或频率比较,财付通与支付宝分别达到4600亿笔和1975亿笔,财付通绝对占优。

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平台在全球第三方支付市场的异军突起,在于其凭借的不是信用而是效率。万事达、维萨、美国运通等第三方支付平台以及Paypal、Applepay等第三方移动支付平台,主要凭借的是用户的信用,但信用有较高的门槛且需要较高的成本。支付宝和财付通等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平台反其道而行之,直接抛开了对用户高成本的信用认证,采取了低信用高效率的方式吸引用户。

仅以财付通与支付宝对比来看,微信凭借抢红包等开始的社交交易,在交易频率上远胜于对手,并继续凭借社交优势融入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信用低甚至无信用并不影响微信支付的使用,最终财付通甚至在交易频率上战胜对手。财付通的竞争优势根植于第三方平台上的交易速度及其派生的交易效率,而无信用门槛和零信用成本也帮助了本没有信用能力的小商小贩实现了高效交易支付,安全性略高但效率稍低的支付宝虽然在交易频率上较低,却因为安全性(信用)稍高而导致交易额相对较大。

财付通与支付宝不仅仅改变了第三方支付平台的全球市场格局,还以其庞大而独立的第三方金融大数据平台,从根本上改变了许多原本在不规范市场交易体系的信用结构。如原本多为现金(不涉及税收的“黑”经济)交易而难以用财务报表取信投资方的社区便利店、街头餐点及公路整车快运等小微企业,因买卖双方都乐于优先采用微信支付或支付宝支付,最终转变为以近零成本获取第三方移动支付平台的交易大数据来进一步提升投资方信任,呈现出社区便利店、街头餐饮店连锁体系的爆发性增长。

从第三方移动支付平台可以借鉴的有三点:一是在对象企业信用过低而征信成本过高的时候,可以通过交易的高效率和短周期弥补风控的高风险;二是利用远脱离于交易双方的独立第三方公共平台的大数据支撑增强信用度;三是交易双方具有一定社交功能时,可以有效降低防范成本。

因此,在难以从根本上解决企业和个人信用提升的近中期,创新供应链金融体系更应该构建以效率为前提和首要禀赋的第三方交易平台,构建以远离供应链金融体系内核心企业及上下游企业的独立第三方公共(信息和金融)平台,构建基于第三方公共平台的大数据及云计算服务,构建面向供应链体系的全产业链生态的数据、信息和资金互认互融等。(作者:刘大成/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副院长兼物流产业研究中心主任)

1
+1
1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物流供应链金融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