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观察评论 > 比尔·盖茨是如何一步步丢掉4000亿美元的?

比尔·盖茨是如何一步步丢掉4000亿美元的?

生意场 2019-06-27 16:32:52 来源:艾问人物

IT产业风起云涌几十年,恩怨情仇也上演了不止一桩两件。

6月23日,在Village Global举办的座谈会上,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承认自己犯下最大的错误,就是给了谷歌推出安卓(Android)的机会。

“在软件世界中,尤其是操作系统平台方面,这些都是赢者通吃的市场。所以你们知道,我曾犯下的最大错误,就是因为管理不善,导致微软没有推出像安卓那样标准化的、非苹果的手机操作平台,对微软来说,获胜本来是件自然的事情,但我搞砸了。”

比尔·盖茨还用数字具象化了微软的“损失”:“非苹果操作系统只有一个,它值多少钱?如果它属于我们,将会有4000亿美元从谷歌公司转移到微软公司。

这番懊悔之言像极了《大话西游》里至尊宝的那句“摆在我面前时不懂珍惜,等到失去了才后悔莫及”。面对盖茨的痛心疾首,有微软粉表示遗憾惋惜,也有80后感慨“心疼诺基亚”,但更多的还是吃瓜群众表示不买账,认为这位前世界首富是见不得安卓的巨大成功才酸成柠檬。

今日,艾问(iask-media.com)就来深挖一波,比尔·盖茨怎么“管理不善”而犯下“千亿级大错”?又都有谁错过了IT大佬?

一个错误,损失了4000亿美元?

故事还要从安卓之父安迪·鲁宾(Andy Rubin)说起。

1989年,纽约州尤蒂卡学院计算机学毕业的安迪·鲁宾到开曼群岛旅游。一天凌晨,他独自在沙滩漫步,发现有个与女友吵架后被赶出家门的可怜人正睡在一把椅子上。好心的鲁宾为他找了住处,作为回报,这位老兄答应引荐鲁宾到自己所在的公司工作,这个公司就是正处在第一个全盛时期的苹果公司。

立即辞去自己机器人工程师这一工作,鲁宾来到了苹果,那一年,他26岁。

来到苹果的鲁宾与几位同事开发了一款名为Magic Cap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但由于它的概念太超前了,所以昙花一现后很快就被市场判了死刑,鲁宾所在的研发部也被迫解体。

失业后的鲁宾与几名“离家出走”的苹果元老一起成立了Artemis研发公司。在这里,鲁宾参与开发的项目是交互式互联网电视WebTV,产品一经问世就获得了多项通信专利,拥有了几十万用户并成功实现盈利,年收入超过了1亿美元。

1997年,Artemis公司被微软收购,34岁的鲁宾正式成为微软一员。那一年,比尔·盖茨42岁,早在两年前,他就已经登顶《福布斯》全球亿万富翁排行榜,成为世界首富。微软当年的销售收入为59亿美元,盖茨的个人财富为129亿美元。

某个周末,微软安全人员发现控制这个机器人的计算机被黑客入侵,虽然入侵的黑客尚没有发现这台计算机是移动的且带有摄像功能,但鲁宾的危险做法足以激怒微软的安全小组,他们立即把鲁宾的机器人打入冷宫。

淘气且年轻的鲁宾在比尔·盖茨看来只是宛若丧家之犬的苹果弃卒,不值一提。那个时候盖茨还不知道,在日后,自己曾不屑一顾的安迪·鲁宾,竟是这样带着其研发的机器人令自己“高攀不起,后悔莫及”。

1999年,安迪·鲁宾离开微软,在硅谷的中心城市租了一个实验室,实验室里堆满了他从日本带回来的各种机器人,没了大公司的压抑和束缚,这里简直是他的天堂。鲁宾常与他的工程师朋友们在自己的实验室里聚会,他们互相分享自己研发出来的以及高价入手来的机器人,或者认真起来讨论着从脑袋中蹦出的绝妙点子,构思开发各种新产品的可能性。

他们最终决定打造一块用来扫描物品并可以传上网以搜寻相关信息的“数字化海绵”,当时,那款像巧克力条那么大的设备售价不到10美元。为了进一步完善这个初衷,鲁宾和朋友们成立了一家名为“危险(Danger)”的公司,将无线接收器和转换器加入这一设备,把它打造成了可上网的智能手机,并起名为Sidekick。

鲁宾和朋友们觉得自己的“手机机器人”酷极了,但市场可不买账,没人愿意出钱资助。

2002年,鲁宾在斯坦福大学给硅谷工程师讲课,其间谈到了Sidekick的研发过程。听众中有两个不平凡的人物,谷歌的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下课后,拉里·佩奇走到鲁宾身边查看Sidekick时,发现Google已经被列为默认的搜索引擎,他不由得感叹:“酷极了!”

“对啊,酷极了!”鲁宾暗想着。这是他第一次结实自己的伯乐。

Sidekick使拉里·佩奇有了开发一款谷歌手机和一个移动操作系统平台的想法。2005年,谷歌收购了Android,并于2007年11月5日正式公布。千里马鲁宾带领Android一路高歌猛进,并迅速超越苹果成为美国最大的智能手机平台。

根据2014年第三季度统计数据,Android在当时一度拥有全球智能手机市场83.6%的份额,而苹果所占的份额只有12.3%。此外,基于Android的平板电脑,也将构成对iPad的有力竞争。

如果说,当初比尔·盖茨凭借Windows平台为微软开拓了一条改变全球IT业的“未来之路”,那么如今,安迪·鲁宾就是推动新信息时代智能手机淘金热的开拓者。

安迪·鲁宾在出租屋的实验室里24小时连轴转着钻研Sidekick的时候,与谷歌创始人结识成为志同道合的战友的时候,Android一点点一步步追赶苹果的时候,微软这位世界PC软件开发的先导并没有任何行动要跨足到手机的行业里来分羹。

比尔·盖茨在世界首富的位子上稳坐如钟,而一头大象并不需要去搞懂一只蚂蚁为什么跑那么快。那个时候,盖茨正忙于与美国雅虎公司的谈判,鲁宾在斯坦福结识谷歌创始人的那次演讲,盖茨自然是没有闲暇也没有兴趣理会。

2009年,微软与美国雅虎公司达成合作协议。这项为期10年的协议规定:雅虎网站将使用微软新推出的“必应”(Bing)搜索引擎,并负责在全球范围内销售两家公司的搜索广告,而微软将获得雅虎核心搜索技术为期10年的独家使用许可权。

这对比尔·盖茨来说是一笔不小的“买卖”。且,适时恰逢PC端的顶级时代,而上世纪90年代,盖茨与乔布斯在争夺个人电脑的天下这场战役中大获全胜,自己是这一时代的开创者,是赢家,Android这种小角色不足为惧。

但是,要说盖茨一点不慌也是不可能的。PC端的时代似乎在微软忙完与雅虎的协议就渐渐进入平淡期,智能手机却在突然之间成为大热,苹果也不再把微软视为最大竞争对手,而是鼓足势头转向与谷歌争夺智能手机的天下。此刻,与乔布斯相提并论的名字不再是比尔·盖茨,而是安迪·鲁宾。

这不是当初那个因为淘气而被自己冷落,最终打包行李离开的无名小辈吗?当初丢弃鲁宾如同弹掉衬衫领子上的白米饭渣一般毫不留情,如今却像床前明月光在别人家熠熠生辉。盖茨如梦初醒,下决心力挽狂澜。

要说iPhone 和Android到来之前,手机界的大明星可是摩托罗拉和诺基亚,尤其是摩托罗拉萎靡之后,诺基亚独领风骚了十几年。于是对微软来说,诺基亚就是红玫瑰,是心口朱砂。

2003年,“诺基亚1100”在全球已累计销售2亿台;2009年,诺基亚公司手机发货量约4.318亿部;2010年第二季度,诺基亚在移动终端市场的份额约为35%,领先当时其他手机市场占有率20.6%。

骆驼怎么着也比马大。秉持着这个观念,2011年,微软迅速与诺基亚达成全球战略同盟,并展开深度合作共同研发Windows Phone操作系统。可新操作系统的智能手机崛起得太快了,无论Android还是iPhone,无一不是在实验室沉淀了多年才一举迸发出来,追赶难度有如登天。

2012年第一季度,诺基亚全球手机销量第一的地位被Android系统的三星超越,自此结束了长达14年的市场霸主地位。2014年,诺基亚宣布完成与微软公司的手机业务交易,并将设备与服务业务出售给微软,正式退出了手机市场。

有人将“忧患”描绘成这样一个“演进路径”:“瞧不起,看不懂,学不会,追不上”。

2016年5月18日,微软以3.5亿美元把诺基亚功能机业务卖给了富士康。自此,诺基亚正式成为被微软拍在墙上的那抹蚊子血,而安卓则成了比尔·盖茨永远耿耿于怀的白月光,到了2019年,他还在感叹自己“损失的4000亿美元”。

4000亿美元是什么概念?2019年6月25日,阿里巴巴在美股交易所的市值才不过4316.66亿美元。

谁错过了那些IT大佬?

2009年,WhatsApp联合创始人Brian Acton去Facebook应聘遭拒。6年后,Facebook花190亿美金才得以收购WhatsApp。

1998年,马化腾带着OICQ(QQ前身)还陪着笑脸跑遍大江南北,希望能以60万的价格把这款社交平台卖出去,第N次失败后他无奈选择自己经营。二十年的时间,马化腾没少“打脸”那些曾经瞧不上他的人,其中最痛彻心扉的,当属李泽楷。

作为盘踞亚洲首富多年的李嘉诚的儿子,李泽楷却从没有过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人们都说,他没能成为首富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把腾讯的股权卖给了Naspers。

上个世纪末,在小马的创业初期,腾讯的资金链一度断裂到小马火烧眉毛,急得搬出父亲老马这一救兵,张嘴向好友李嘉诚请求援助。可大名鼎鼎的地产大亨并没有功夫理会这等小项目,于是就安排了自己的儿子前去支援。

1999年,李泽楷投资腾讯110万美元,占了腾讯20%的股份。

这是一笔不小的资金,然而拿到钱还不足一年,互联网行业就迎来了寒冬,马化腾很快就把李泽楷给的110万美元以及别处筹集来的资金都花光了。但整个腾讯还没有实现盈利,没有赚钱的来源,马化腾只能宣布再次融资。

新一轮融资过程中,腾讯被南非Naspers集团的子公司MIH看中,愿意投资2000万美元。李泽楷当机立断“甩掉这个包袱”,以1260万美元把在腾讯20%的股份卖掉了。

李泽楷甚至暗喜,110万美元的投资用一年时间就赚了将近1000多万美元,翻了11倍之多,可真是笔划算的买卖。

然而,让李泽楷跌破眼镜的是,那个19年前的“弃子”腾讯,成为了今日数一数二的互联网龙头企业。截至2019年6月26日,腾讯港股市值33200亿港元(约4251.5亿美元)。倘使李泽楷仍手持腾讯20%的股份,那1260万美元算不算得上是蝇头小利?如果他没把马化腾“卖”给南非,他是不是就能顺利承袭父亲的“首富衣钵”了呢?

2003年,马云创立“淘宝网”。他拜访了30多家公司拉投资,可就像当初的马化腾一样被连番拒绝。“四处求医”的过程中,马云找到了马化腾,希望他能够投资阿里巴巴,并以阿里巴巴15%的股份作为回报。无奈当时马化腾并不看好电商,就回绝了马云的请求。

2013年3月,在参加华夏同学会会议时,马化腾说:“淘宝网刚办起来时,马云跟我谈起过,当时我本有机会去投15%。一是我并不看好,再是我觉得占比太少,要投就占50%。”

这样的故事在IT界上演了太多,周鸿祎拒绝王兴,王兴又拒绝程维;俞敏洪放弃余佳文,沈南鹏差点错过刘强东……

IT行业如日中天发展了几十年,有后人这样进行评价:“在互联网领域,你很难看清事情的发展。这个领域新到连价值规律、商业规律都是全新的甚至反传统的。很多企业的发展依靠的是增长速度,而不是利润”。

3
+1
3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比尔·盖茨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