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观察评论 > 全球车企CEO的集体更换和汽车业的新周期

全球车企CEO的集体更换和汽车业的新周期

生意场 2019-05-24 14:41:19 来源:经济观察报

  5月22日,执掌戴姆勒集团长达13年的迪特·蔡澈(Dieter Zetsche)正式交棒。年轻的49岁的戴姆勒研发总监康林松(Ola Källenius)继任蔡澈的职务,担任戴姆勒公司董事会主席,同时担任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部门的负责人。蔡澈今年65岁,已经在戴姆勒超龄服役4年。

  随着蔡澈的任期结束,全球几乎是最后一个拥有“高龄CEO”的汽车集团完成了权力交接。

  过去五年时间内,全球汽车集团的管理层进入全面更迭时代。最早拉开管理层交接的是通用汽车。2013年年底,51岁的玛丽·博拉接替丹·艾克森成为通用新任首席执行官,也成为汽车行业的首位女性CEO。后一年,福特CEO的位置也从艾伦·穆拉利传给了小他十余岁的马克·菲尔兹,但三年后马克·菲尔兹被董事会炒了鱿鱼。

  紧接着的2015年,有4家重要车企更换了CEO:2015年柴油门事件的爆发,使1953年出生的马蒂亚斯·穆勒登上了德国大众集团CEO的职位,而保时捷也相应调整了CEO。同一年,德国车企宝马集团也迎来新的CEO,当时刚49岁的哈拉德·克鲁格接替雷瑟夫成为宝马的最高管理者,也成为跨国车企中最年轻的CEO;同样在这一年,在另一个汽车强国日本,本田汽车宣布由当时55岁的八郷隆弘接替伊东孝绅担任本田汽车社长。

  而后的两年中,似乎有些风平浪静。两年时间内,只有一家车企更换了CEO:2016年,已经86岁的铃木汽车董事长兼CEO铃木修退位,由他当时57岁的儿子铃木俊宏(Toshihiro Suzuki)接任。但据悉,铃木俊宏正式接管公司业务还需要等上相当长的时间。

  2018年,三家跨国车企的CEO相继履新,包括全球两大车企联盟。2018年,66岁的菲亚特-克莱斯勒联盟(FCA)主席马尔乔内因病去世,54岁麦明恺(Mike Manley)被选为FCA新任CEO;雷诺日产联盟中,刚履新日产CEO一年的西川广人对原双料CEO卡洛斯·戈恩发起检举,雷诺也不得不更换了CEO。而同时,随着尾气门的发酵,大众CEO在2018年更换为赫伯特•迪斯。

  这一年,德国车企奥迪的CEO施泰德涉嫌尾气排放造假而遭到逮捕,奥迪选择由56岁的拉姆·肖特进行接替。在这一年,韩国车企也做了一些改变,年纪超过80岁的韩国现代董事长郑梦九已经很少公开露面,其47岁的儿子郑义宣被宣布成为首席副董事长,正式成为接班人。

  一个非常明显的结论正在形成——伴随着这五年的集体交棒,汽车企业的上一代管理层基本已经集体谢幕,而新一代的领导团队已经成型。这一代的CEO基本都是50后,年纪在55岁上下,有些甚至还未到50岁。在这个“知天命”的年纪,他们富有精力且充满改革欲望。全球汽车产业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大挑战和变革,传统车企已经不再是这个时代的宠儿,他们需要以更加大的体量去对抗年轻的竞争对手们,而这需要更富有精力和对未来更有接受度的年轻管理团队来推动改变的发生。

  这一点从蔡澈提前交棒可以看出,而戴姆勒公司在2018年9月的声明中也表示:“鉴于汽车行业转型带来的挑战,监事会打算在早期阶段选定合适的接班人。”康林松是戴姆勒历史上第一位非工程师出身的CEO,也是蔡澈认为的更适合在下一阶段带领奔驰进入新技术竞争阶段的人选。

  汽车业原有的旧秩序正在被打破,不管是以前的参与者还是新选手,都处于一个完全陌生的新结构。不论是美系、德系,还是日系车企,都正在掀起一轮新的转型。即便是一些相互厮杀了百年的老对手,也突然选择在面向未来的竞争中展开全面的合作。新进入者、互联网企业、新出行公司,无人驾驶技术都带给汽车业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和压力,当特斯拉、waymo的市值轻松超过传统车企,这种压力更是清晰可见。

  但新的思维的注入带给全球汽车产业更多元化发展的可能。从这个角度来说,汽车业并没有到达至暗时代,只是进入了一个新的调整期。从经营上来说,制造业利润增长周期是3-5年,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未来五年汽车产业可能重新焕发生机,进入新的周期阶段。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车企CEO 新周期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