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名人盘点 > 娃哈哈宗庆后:地上到处堆着钱 人们只是没看到而已

娃哈哈宗庆后:地上到处堆着钱 人们只是没看到而已

生意场 2019-03-19 16:55:27 来源:新浪

  他说:我是一个好胜的人,要做就要做得最好!他说:市场变化太快,任何一个变数都可能置你于死地,所以我们其实一直在为生存而战。

  他说:来不及制定什么战略,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思考所谓的战略,我思考的是生存,更好地生存。他说:地上到处堆着钱,人们只是没看到而已。

  他说:我只是看到这进出的蝇头小利,没有看到远处的大钱。他就是娃哈哈集团创始人——宗庆后。

  1963年的一天,舟山马目农场正在杭州招收知识青年,不论家庭成分,谁都可以报名参加。在当时,对于已经厌倦了在杭州街头叫卖的宗庆后来说,意味着这是改变命运的一次机会。宗庆后与母亲进行了告别,那一年他十八岁。年轻吃苦是财富

  后来宗庆后才知道,马目农场本是一个关押犯人的劳改场,当地人称之为“舟山西伯利亚”,那里不仅人迹罕至,而且不适宜人类生存。更让他们绝望的是体力上的折磨,劳动量很大,每天不是挖沟修坝,就是拉土堆石。超负荷的劳动量让很多城里的年轻人难以承受,脆弱一点的人甚至晚上躲在被子里哭。

  十几岁的宗庆后,瘦弱的身体在抬石头、打石头、挖沟。事实上在马目农场近乎自虐的坚持,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会延续这么多年。只是从此之后,“遇见困难不被吓倒”这样的观念已经变为宗庆后血肉的一部分。

  1988年,宗庆后的校办工厂正在为“中国保灵”代工花粉口服液。作为“中国保灵”的代理商,宗庆后有时候必须满足对方一些额外要求。

  那年中秋节,宗庆后带领员工到保灵公司帮他们清理仓库,搞了一场所谓的“义务劳动”。宗庆后就是这样拼命寻找,并且抓住各种机会,因为他没有其他选择。

  小鱼吃大鱼

  杭州市清泰街160号,娃哈哈集团总部,1991年夏天,这里格外热闹。催货电话、电报和信函不断,门口排满了来提货的车队,把公司的门口都堵起来,有时候甚至需要警察来协助维持秩序,“娃哈哈现象”已经成为一个经济学名词。

  从1988年开始的三年里,产能扩大60倍、利润暴涨100倍,宗庆后终于不再是一个普通的中年男人,而变成了一位真正的企业家。他已然成为杭州城里家喻户晓的人物。可是,由于生产车间有限,产能严重不足,这成为宗庆后最为头疼的问题。

  对于宗庆后来说,杭州罐头厂是他梦想开始的地方。杭州罐头厂曾经是全国十大罐头厂之一,然而历史不能当饭吃,市场经济逐步取代计划经济。上世纪90年代,外贸订单骤减、产品大量积压、负债不断攀升,杭州罐头厂很快陷入难以为继的尴尬境地,基本生存都成问题。

  时任市委秘书长沈者寿想到一个办法。可以考虑把杭州罐头食品厂它兼并过来。杭罐厂又救活了,娃哈哈又能够壮大了。

  这正是宗庆后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兼并杭州罐头厂。然而阻力还是超出预期地到来了。在领导面前,宗庆后是“好人宗庆后”,而“坏人宗庆后”却成为杭州罐头厂的公敌。

  兼并,罐头厂员工不同意、娃哈哈员工也不太乐意。各种声音和反对力量,自发地结集起来。

  在全体职工大会上,宗庆后表达了自己在兼并后对罐头厂老员工会一视同仁,奖金工资比以前多几倍,待遇只比以前多,不比以前少,罐头厂员工听完,纷纷鼓掌。宗庆后,成功了!

  宗庆后喜欢电影《教父》里这样一句话:“在一秒钟内看到本质的人和花半辈子也看不清一件事本质的人,自然是不一样的命运。”

  遭遇商战

  使用小伎俩挖来人才研发儿童营养液,用小鱼吞大鱼的方式兼并罐头食品厂,现在来看,宗庆后一路是“得寸进尺”走过来。30多年来,宗庆后带领娃哈哈迈过一个又一个坎,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街边小厂成长为中国饮料行业的龙头企业之一。但在宗庆后心目中最大的坎还是后来的娃哈哈与达能之争,也险些让宗庆后失去自己一手创办的娃哈哈。

  1995年底,正是娃哈哈发展的紧要关头,在果奶市场上与乐百氏的鏖战又正陷入胶着状态,美食城项目受阻,发展机遇正在消失,宗庆后知道娃哈哈需要加快扩张。

  而达能集团世界著名的食品和饮料集团之一,全球拥有近9万员工。对于达能,宗庆后给它打了一个不低的分数,80分。引进外资,成立合资公司,宗庆后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但是达能的历史却让宗庆后颇为警惕:这是一家资本主导企业,它壮大的历史,是不断并购和抛售。它通过在全球各地收购优秀品牌,实行本土化、多品牌的战略目的。

  达能集团为了限制宗庆后的权力还特别规定:在日常经营中,凡超过一万元的开支都要经过董事会的批准。那时娃哈哈每年的销售额接近十个亿,一年下来,可能要跑十万趟,这项规定让宗庆后寸步难行。

  2009年9月30日中午,在北京希尔顿酒店,娃哈哈和达能举行了和解协议签约仪式,双方发表声明:作为和解方案的一部分,达能和娃哈哈将终止现有的合资关系。达能集团同意将合资公司中的51%的股权以大约三亿欧元的价格出售给中方合资伙伴娃哈哈。和解协议执行完毕后,双方将终止与这场纠纷有关的所有法律程序。这意味着达能彻底告别了娃哈哈,一场旷日持久的商战终于以娃哈哈的胜利而告终。

  在身败名裂的威胁之下,在全球500强这样的强劲对手面前,我选择了公平。我很庆幸,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事中,我做出了该做的选择,我没有辱没自己,也没有愧对娃哈哈和中国人。

  对于娃哈哈的未来,宗庆后早就有了自己的打算。

  他说:对于企业讲,满意的程度是跟着企业发展不断变化而变化,那这样一个企业才能基业常青。达到这个目标就满意了,那你后面就不发展了,后面也就衰退了。不进则退,人家进步了,你不进步,还是远为他你就变落后了,你就变衰退了。所以我们做企业要永远去创新驱动发展。

0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宗庆后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