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观察评论 > 微软兴讼富士康:你至少应该知道这些

微软兴讼富士康:你至少应该知道这些

生意场 2019-03-13 10:16:07 来源:夸克点评

  并不完全认同郭台铭反击微软索要Android专利费的言论。ODM厂家出来的设备是完整产品,若品牌厂家未与微软签过协议,富士康们肯定有一定责任,毕竟你是实现的平台。

  微软当年收购诺基亚手机业务,埋伏下部分Android核心专利的钳制能力。2015年,据说这块有60亿美元之巨。或有夸张,但它之前曾借此钳制过三星。

  微软的意图到底是什么呢?

  一、针对华为?

  不稀罕。之前有案例,就是争讼不已的高通与苹果。

  因苹果是核心客户,高通起初不好彻底撕破脸。首轮集中兴讼,也是曲折指向4家ODM企业,其中就包括富士康。2017年,夸克采访过高通创始人与法务负责人,他们表态委婉,既想要媒体理解立场,又不想对苹果直接施压。那天,夸克率先发了快讯,结果官方PR“建议”删除。

  跟高通一样,微软的目的肯定不是针对富士康,它不过敲山震虎。至于后者是否是郭台铭口中的华为,可能性应该比较大。

  郭台铭的意思是,微软想要专利费,又不敢直接起诉华为,怕后者诉讼反击,同时会忌惮大陆用户抵制自身,所以只能拿代工厂开刀。

  一天前,一条比较微妙的信息似乎暗示过今日话题:外号“余大嘴”华为终端掌门人余承东,在MWC上谈折叠手机,即5G的MateX。有德媒提问,说如果美国公司拒绝华为采用OS,将如何应对。余说:“公司期望与Android、Windows长期合作,但若迫不得已,只能实施B计划,公司有独立的内部操作系统。”

  2012年,任正非确实表达过这一忧虑。2016年,我也当面问过余承东。他说:“公司有能力研发OS,但不会这么做。”

  考虑到一段时间以来,华为多名高管与发言管道持续不断地多视角发声,余承东的言论,似乎给人一种主动“敲边鼓”的印象。大概它跟微软已经龃龉多时了。

  华为终端出货迅猛,官方已经渲染出超越三星的目标。而且,华为终端品类正快速扩充。除了手机、平板、PC,还有更多嵌入式设备。而且,华为也在卖力渲染IoT的未来,之前跟高通、爱立信PK连接数量预测。

  涉及到微软的Android专利部分,它当然有理由在华为进一步爆发前介入,形成稳定的收费机制。

  来看看看财务面。一个半月前,微软发了上季财报,局部指标未达预期,它也有要钱的动力。

  何况华为有自己独立的操作系统,微软们不可能不忌惮。

  郭台铭暗示微软担心的华为“反制”,到底是个什么逻辑?

  应该不是担心收费不可持续,华为不可能因不想付专利费而完全弃用Android。后者更多的主导权在谷歌经营的庞大开源生态,微软只是具有一定的钳制能力而已。

  除了华为独立的OS,微软应该担心华为未来在5G领域的反击吧。

  你知道,华为5G专利全球最多,微软自身硬件设备以及诸多基于Windows的第三方终端,恐怕无法绕过一个正在融合的趋势——5G化的PC时代。这是PC真正在线并建立一种可持续的商业模式的关键,已被视为一大商机。MWC上,我们从联想那里也感受到了一种期待。

  如果微软直白兴讼华为,会有这种尴尬:

  1.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缠斗或抑制出货);

  2.后者以独立OS平衡,或许实际不会奏效,毕竟一家采用,后续研发成本高企,系统应用有限,缺乏生态规模,用户体验恐怕差异性也较大,但可以创造一些缓冲;

  3.假如华为在5G领域反制微软,那么,基于Windows的5G新终端,将很难绕过专利钳制。华为确实有一种均势平衡的能力。

  不过,若这种局面出现,肯定是最坏的结果了。不清楚华为与微软之间的纠葛细节,但双方之间未来应该会寻找和平相处的策略。

  在Android专利范畴里,它们谈不上什么“交叉授权”。微软占据舆论主导,基于上述业务层面的竞合,或许会有复杂的利益置换,以达成某种平衡。但是就眼前来说,舆论中,华为可能会显得被动。

  郭台铭针对微软发难,虽然看上去有理,但他把微软与华为的矛盾公开披露,也等于是在摆脱压力,皮球其实没有回到微软,后者反而达到了目的,那就是变相施压华为。

  接下来,华为如果没有新的回应,或者只是强调自己有独立的OS,那只会留下负面印象。

  孟晚舟一案正处于最复杂的节点,微软可能有利用华为被动时刻的用意,试图获得利益。如果不成,也等于矮化了华为的形象。

  而我们判断,微软之后,不排斥会有新的力量斜刺里杀出,阻击华为。比如苹果、三星、思科,以及垃圾专利企业等。

  如果那样,川普当局以国家安全为由制造的政经逻辑,就直接落到产业面了,它自然又露骨。

  事实上,过去多年,每当全球其他区域冒出新锐的力量,美国科技巨头都会直接打击,或借助行政力量狙击。HTC就是一个典型的牺牲品,虽然当年它有自身的短板。

  而微软、IBM、高通、英特尔、思科们,也都曾对中国不断崛起的科技业,尤其是芯片业表达过忧虑,并向美国当局提交过反制的报告。其中三家,在所谓软件源代码话题上,甚至针对中国政府兴过讼。

  不过,华为与微软这个话题,难说没有华为的责任。毕竟,微软拥有Android专利权。我们不掌握细节,但过去几年,多家Android手机企业缴纳过巨额专利费。

  当然,中国企业中也有不用缴纳的。据我所知,好像只有一家,就是联想集团。因为联想手中同样拥有Android专利,与微软有交叉授权协议。此外,联想集团可是微软在PC领域最为关键的合作伙伴之一,微软反而需要讨好联想。

  二、中观视角:微软恐怕有更深意图

  但若只停留平衡华为的地步,那就小看了微软。我个人认为,微软的中观与空管意图恐怕更深。

  最为引人瞩目的,或许是通过这一手段刺激谷歌,并与后者建立新的平衡。

  建立新的平衡?这是什么道理?

  接着看就明白了。你知道,今年12月,微软将放弃Windows 10 Mobile的更新。等于说,未来手机移动端系统不再更新了。前代当然可以用,但体验就不会提升了。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微软会放弃移动端业务。它要干嘛呢?我想,若你了解过去4年微软的云计算业务的话,你应该对它跨平台、跨系统的云化套件有印象。微软已经基本完成了转型,变身全球第二大云计算巨头,仅此于亚马逊。

  就是说,微软的产品与服务,已经不是完全固守Windows,它已渗透Android。这与纳德拉几年前担任CEO时的变革理念吻合。他倡导同理心与包容性。

  而微软的这种变化,其实也是对自身的一种重构与颠覆。你知道,19年前,它遭遇过反垄断,因为操作系统捆绑销售太多自家软件与服务,损害第三方利益,影响消费者选择与定价权。当年,分拆微软的声音一度高企。尽管躲过一劫,但微软后来确实也在试图塑造不同的商业模式。

  应该说,云计算、物联网、AI的服务模式,给了微软机会,能够让它的软件服务、云计算服务,超越自身Windows约束,服务更广的世界,Android只是其借力的土壤之一。如此,即便Windows无法从PC市场获得更多利益,它的软件服务、云计算业务反而会进一步壮大。

  如此,微软对于Android的态度,就绝不会是游击战,获得一点专利费而已了。它一定有更长远的图谋。虽然谷歌理念下,Android是一个开放的生态,但是微软的这种服务模式,却变相将Android的开放生态反过来重构,将它OTT掉,成了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

  但是,在这个过程里,它又必须与Android开放体系建立荣辱与共的关系。这涉及它与谷歌的种种竞合,这会考验微软的文化取向。

  这里面,既反映了微软自身的矛盾,也有Android体系开源性与商业效能之间的矛盾。华为们之前表达超越的动向里,不仅仅是防止钳制,也有超越Android藩篱、提升品质体验的用意。

  之前,三星在公布独立操作系统时,也表达过类似的想法。毕竟,Android体系之下,无论你怎么二次开发,它的大部分元素仍还是雷同的。智能手机产业高度同质化,很大程度上不是终端形态,恰恰是操作系统的体验。

  够了。虽然无法写透,有我无法掌控的部分,但我觉得,我已经触到问题的本质了。微软的举动,看似制造了一些话题,但它背后有太多复杂的产业变迁。虽然有些人悲情,有些人觉得无聊,但我个人心怀乐观。因为它会促成新的变化。有些东西必须超越地域、国家层面来看它才好。

0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微软 富士康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