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其他 > 解读2018年各省融资数据,到底去了谁家的杠杆?

解读2018年各省融资数据,到底去了谁家的杠杆?

生意场 2019-02-14 14:22:38 来源:经济观察网

  去杠杆是2015年提出的“三去一降一补”供给侧改革政策之一,但政策真正落地实施却主要在2018年。2018年相关部委先后下发限制包括地方政府、金融机构和国企等在内各领域杠杆率的政策,社会融资和货币供应等应声回落,2018年可谓去杠杆元年。近期央行公布了2018年各省份社融数据,从中我们可以发现去杠杆政策的实际效果及政策产生效果的逻辑。

  一是去了低增长地区的杠杆。以2018年新增社融除以此前五年新增社融均值(将其称为融资比),衡量该区域2018年社会融资缩减的程度高低。该指标排名靠后的主要包括东北三省以及新疆、海南、内蒙等地,这些地区要么是连续多年持续低迷,要么是近两年经济开始显著走弱,区域经济活力不足,导致区域社融缩减明显。融资比最低的省份为青海,2018年青海新增社融125.68亿元,仅为此前五年均值的11%。有意思的是,并非因融资缩减导致区域经济低增长,2017年青海社会融资规模1208亿元,为2016年的两倍,但当年青海GDP增速仅为7.3%,在西部省份仅好于甘肃,2018年社融大幅缩减,但当地经济增速仍有7.2%,由此推断正确的因果关系是经济低迷导致社融的缩减。

  融资比靠前的省份主要在东部发达地区,尽管2018年东部发达地区受贸易战等因素影响,但经济整体表现良好,社融也保持了稳定增长。值得一提的是新增社融总量排名前三的广东、浙江、江苏,在全国新增社融较2017年减少3.1万亿元的情况下,2018年三地社融均显著高于2017年及此前五年均值,占全国新增融资的比重由2017年的21.2%升至31%,已明显超过三地经济总量的比例(26.9%)。在全国去杠杆的背景下,2018年资金似有向发达地区集聚的趋势。

  二是去了高度依赖表外融资地区的杠杆。2018年中央开始严格限制地方政府违规融资,既追究违规举债地区领导的责任,也追究提供融资的国有金融机构责任(财政部发文对国有金融机构提出要求)。逻辑上推演,受上述政策影响,高负债区域融资会明显回落,但实际情况并非完全如此。尽管青海、海南、新疆等高负债地区融资下滑明显,但北京等高负债地区融资仍在较快增长,尤其是负债率最高的贵州融资比仍有106%,意味着该地2018年新增融资高出此前五年均值6%。

  不过,如果一区域在此前年份高度依赖表外融资(信托和委托贷款),2018年该区域社融下滑通常较为明显。2018年,表外融资缩减量占当地新增社融比重最高的五个地区分别为新疆、上海、天津、福建和陕西,比重分别为108%、41%、36%、30%和27%,之前五年大部分此类地区表外融资占社融比重同样较高。如上海2013-2017年有1/3的社融来自表外,同期陕西占比也超过30%。青海在2013-2017年表外融资占全部社融的比重高达34%,2018年青海表外融资仍有小幅增长,但相比此前大幅萎缩,2018年青海债券和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净减少366亿元,社融整体缩减较多应与之前年份高度依赖表外融资有关,尽管影响的结果是贷款等渠道融资缩量。

  三是去了风险高发地区的杠杆。不难理解,坏账高发导致金融机构风险偏好下降,进而导致融资减少。根据银监会公布的分区域不良贷款率,不良率越低的地区,融资增长更为明显,反之则反是,融资比前十名地区比后十名不良率算术均值平均低0.4个百分点。其中北京最有代表性,尽管北京央企总部众多,地方债务率也较高,但2017年末的不良率仅有0.5%,信贷投放高度安全,对金融机构的吸引力不减;2017年末同为直辖市的天津不良率高达2.3%,因而就不怎么受金融机构“待见”了,市场一度传言有国有大行限制该区域贷款,2018年天津新增社融下降较多,融资比排名靠后。

  (作者系经济观察报宏观经济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1
+1
1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融资 杠杆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