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人物观点 > 陈歆磊:未来两年是结构性调整的关键时机

陈歆磊:未来两年是结构性调整的关键时机

生意场 2019-02-13 09:25:56 来源:经济观察报

  目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未来1、2年将是结构性调整的关键时机。结构性调整可以从几个方面入手。

  首先,扩大内需。扩大内需已经讲了很多年,要做好,主要是两方面:第一,提高居民收入,这个和总体经济相关,后面再阐述;第二,降低生活成本,即收入中可用于个人消费部分的上升。目前,生活成本下降难主要是受房地产价格影响,居民的大部分收入都投入到了住房中,没有足够的钱用于个人消费。这个也绑架了中国的银行系统,造成了类似美国的次贷问题。不过在这个问题上,中国与美国不同,中国是政府做担保,不会出现类似雷曼倒闭的情况。但是居高的房价导致经济运营的成本结构不合理,内需无法提升。对此可能采取两方面的措施,考虑到银行的情况,房价下降是不现实的,能做的是控制价格,增加货币供给,实现实质性的降价;此外,健全房地产以外的其它投资渠道。

  其次,是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近期中美间的贸易摩擦,长远来看对中国是好事。事实上,美国最关心的是强制性的技术转让和要求中国开放市场。美国的一系列要求,最终会促使中国在基础研发上大力投入。同时,也会促使中国市场的逐渐开放,这对消费者来说是好事。比如,开放银行系统,第一,客观上对消费者来说是好事,有更多的选择;第二,促进金融市场的市场化调整。金融市场之所以发展不好,很大原因是它的定位,是给国企输血。我们现在的市场结构是国企占主导地位,国企也承担了很多非市场的职能。金融市场的调整也会促使国企地位的调整。

  因此,未来会是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的结合。计划经济是供给侧改革,供给侧改革的目的很简单,当市场机制无效时出手。但供给侧改革并不是要一直搞下去,政府机制应该适时退出,让民营资本参与进来,开始公平竞争。政府主要起到市场调控的功能。过去政府即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这就很难做好。其次,国企与民企如何定位,我觉得核心的军工、高科技可以让国企去引领。等到了可以市场化时,民营资本再进入。中国和美国不同,美国的市场经济发展了上百年,军工都是市场机制下运作。中国并不适合美国的模式,因为完全市场化的机制还不健全。

  事实上,国企民企可以有不同待遇,国企承担了更多的社会功能,可以享受一些优惠。关键是,国企应该享受怎样的优势,这点要讲清楚。

  另外,对私有财产的保护,这一点很重要。现在呼吁的很多,但事情还是糟糕。这和保护大熊猫有些像,保护大熊猫的呼声越高,说明大熊猫的处境越难。所以,与其呼吁,不如做几个保护民营企业的案例。

  最后,目前的内外部压力,会促使中国政府脱虚向实。过去需要钱的贷不到款,国企可以低成本贷款,互联网项目拿到大量的资金被浪费,金融市场养成了高风险、高回报的习惯,造成了大量社会资源的浪费。如果市场能够培养起追求合理回报的习惯,大家踏踏实实做事业,变成一个稳定的市场,实体经济慢慢发展起来是有希望的。

  (作者系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市场营销学教授、副院长。经济观察报记者李思采访整理)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