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观察评论 > 创始人回归 雨润能否现转机

创始人回归 雨润能否现转机

生意场 2019-01-23 10:00:58 来源:北京商报

  一直饱受债务危机的雨润,近日迎来了久违的利好,雨润创始人祝义才被解除监视居住。这对负债率高企的雨润来说,无疑是一针强心剂。不过有业内人士表示,在众多企业布局肉制食品行业上下游、雨润连年亏损的背景下,此次祝义才的回归,象征意义虽大,但雨润能否翻身依然有待观察。

  祝义才归来

  1月22日晚,中国雨润食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雨润食品”)和南京中央商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央商场”)发布公告称,2019年1月22日,接到祝义才家属通知,祝义才已回到家中。公告显示,祝义才目前未在雨润食品参与日常运营,也未在中央商场担任职务。

  这意味着,祝义才结束了长达三年多的监视居住状态。此前,祝义才一直在杭州被监视居住。

  2015年3月27日,中央商场发布重大事项公告,公告显示,祝义才家属在2015年3月26日接到通知,检察机关自2015年3月23日起,对中央商场董事长、实际控制人祝义才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

  不过,祝义才因何事被监视居住并没有详细公布。但有媒体报道称,这或与雨润食品涉嫌财务造假有关。2012年6月,有投资者对雨润需支付的屠宰土地租赁费用以及30亿元的存款利息提出了质疑。祝义才也被指责坐庄南京中商套现解困。

  一位不愿具名的法律界人士表示,如果祝义才是经济犯罪,只要没有进行宣判,就可以行使自己的公民权利。但结束监视居住并不意味着彻底获得自由,祝义才需要定期向公安机关报到。

  公开资料显示,祝义才于1992年在南京创立雨润,主营低温肉制品加工。在祝义才的经营下,雨润除了食品业务,还涉足了房地产、商业等领域。官网介绍,雨润是一家集食品、地产、商业、物流、旅游、金融和建筑七大产业于一体的多元化企业集团,旗下拥有雨润食品、中央商场两家上市公司。雨润综合实力位列中国企业500强第112位,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8位。

  就祝义才重回雨润等事宜,北京商报记者致电雨润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北京商报记者暂未收到回复。

  雨润危机

  2015年,随着祝义才被监视居住,雨润旗下上市公司雨润食品也被曝出多起债务危机。当年10月开始,雨润食品在半年内多次发布关于可能不能按时兑付到期票据的公告。2015年以来,雨润食品的资产负债率呈上升趋势。2015-2017年,雨润食品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5.22%、51.37%、58.73%,2018年上半年,雨润食品的负债合计为111.8亿港元,资产负债率已上升至60.35%。2016年,在江苏省政府金融办指导下,雨润金融债权人委员会成立,并拟对雨润进行整体债务重组。

  作为雨润发展的主要业务,雨润食品近几年的业绩表现也有所欠佳,更加重了债务危机。财报显示,2015-2017年,雨润食品实现营业收入201.65亿港元、167.02亿港元、120.57亿港元,营收呈下降趋势,与此同时净利润也持续亏损,2015-2017年,雨润食品净利润分别亏损29.76亿港元、23.42亿港元及19.15亿港元。

  对于近两年的亏损,雨润食品称,2016年,由于中国高端餐饮及肉类消费市场疲软、竞争加剧、生产成本上升等诸多原因造成。2017年的亏损,雨润食品主要受到冷鲜肉销售的减少所致。数据显示,2017年冷鲜肉销售额为92.75亿港元,较去年減少32.1%,占上游屠宰业务收益约91%。

  2018年上半年,雨润食品业绩有所缓解,实现收益61.15亿港元,同比增长5.39%,而净利润亏损5.42亿港元,同比减少1.81%。

  在雨润遭遇困境的初期,融创中国曾经试图抄底雨润,但无疾而终。2015年9月8日,雨润食品、中央商场以及融创中国共同发布了有关雨润与融创中国合作的公告,融创中国有意出手并购雨润股权,意在恢复雨润的流动性。但此项合作并没有持续太久。当年9月21日,融创中国表示,由于完成潜在交易所需的时间过长,不能在雨润可接受的时间内完成,双方决定不继续进行潜在交易。

  前路难测

  祝义才重新主导雨润的相关工作,对雨润而言带来了转机。不过,雨润能否重振业绩,业内人士有着不同看法。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以祝义才的经营能力来说,雨润东山再起的可能性很大,而且雨润所在的华东地区区域优势明显。祝义才的回归,对雨润食品进行新的战略布局,能够助推雨润食品崛起。

  不过,在品牌营销专家路胜贞看来,肉制品在产品上的同质化非常严重,突破也困难。肉制品企业表面是高温食品、低温食品的竞争或是生鲜屠宰的竞争,但实质变成了规模和上游产业链的竞争。肉制品企业应该融入更多资本,扩大上游产业控制能力。“所以,肉制品行业除了在产品上形成竞争,也存在资本竞争。而祝义才的回归更多起到精神鼓励的作用。”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营收规模上,雨润食品与双汇发展、金锣相比存在一定差距。金锣副总裁樊红旺此前曾表示,金锣在2017年营收达390亿元,双汇在2017年实现营业总收入则为505.78亿元。雨润食品2017年的营收仅为120.57亿港元。

  为了重振业绩,雨润也在积极调整,据相关媒体报道,2018年已有多家机构向雨润债委会和雨润集团报送了重组方案,债委会各方正与相关意向重组方进行商谈。“债务重组对于雨润集团的可持续发展来说至关重要,如果重组完成,雨润有望轻装上阵。”朱丹蓬说。

  对于雨润食品未来的发展,业内人士认为,中国的火腿行业已经进入到相对疲软期。目前,雨润食品应该考虑如何提高自身的业绩,从长期来看,产品结构以及产业链的升级都将是雨润食品发展的重点。

0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创始人 雨润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