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创业投资 > 群兴玩具迎“头号玩家”上亿资金缺口竟惹资本竞逐

群兴玩具迎“头号玩家”上亿资金缺口竟惹资本竞逐

生意场 2019-01-15 10:22:42 来源:证券时报网

  过去一年,群兴玩具前控股股东群兴投资以卖股权开篇,以卖股权结尾。2019年伊始,群兴投资还在卖上市公司股权,而这距离群兴投资去年末转让部分控股股权不过才一个多月。

  2018年年末,曾在几年前遭遇多路媒体调查质疑的“中国IPO咨询第一人”王叁寿以迅雷之势入主群兴玩具,尽管这笔交易还面临1.2亿元的资金缺口,留下其中近30%的股权待转让。此后仅一个月,一位疑似“旧相识”进场,从群兴投资手中接下了与上述待过户股权数量相当的股份。

  而自群兴投资暗中筹划控股权转让之日起,群兴玩具的股价便触底反弹,截至1月14日收盘,涨幅已高达199%,盘中再创新高,这期间却仍有买家高价竞逐。

  复盘来看,群兴玩具令人捉摸不透的数次股权转让背后到底有何洞天?

  股权腾挪:一年四卖

  2019年1月3日,群兴玩具公告,出于资金周转需要,公司前任控股股东群兴投资于2018年12月28日与自然人陈吉东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拟向后者转让34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78%。每股转让价格为12月27日收盘价6.86元/股的九折,即每股约6.18元,交易价款合计为2.1亿元。

  这距离2018年11月29日群兴投资完成部分控股权过户仅一个月,这也是一年时间内,群兴投资第四次发起股权转让。

  回看群兴投资的四次股权转让,既有起承转合之势,也有左右开弓之时。2017年12月25日,群兴玩具首次停牌筹划股权转让,交易对手为国有企业贵州开磷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开磷集团”)。群兴投资彼时持有上市公司44.85%的股权,拟对外转让23.78%的股权。

  但4个多月后,2018年4月10日,群兴玩具公告,开磷集团受让控股权以及后续借壳上市的重组方案未能获得省级国资部门审批,股权转让一事就此作罢。

  很快,群兴投资就找到了下一位买家,群兴玩具的一位“旧相识”拟出手受让上市公司10%的股权。2018年8月17日,群兴玩具公告,群兴投资拟将5888万股转让给自然人林桂升,转让价格为3.88元/股,交易总价为2.28亿元。

  林桂升正是群兴玩具的发起人股东之一,在群兴玩具2011年4月上市前持有其4%的股权。上市后,林桂升成为群兴玩具第五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99%,2014年,在群兴玩具上市3年后,林桂升完成股份限售承诺功成身退。

  然而这次公告之后股权转让却迟迟没有进展,直到2018年10月24日、10月25日、10月26日光大证券和申万宏源强制卖出群兴投资所质押的上市公司股票342.37万股后,真正的股权买家出场。然而截至目前,这场控股权买卖仍有2亿元资金待付。于是,前文所述的第四次股权转让出现,交易金额恰好约2亿元。

  新主进场:借钱买股

  回看这场控股权转让,就在群兴投资所持部分股份被券商强制卖出后不久,2018年11月5日,群兴玩具公告,群兴投资拟将持有的上市公司1.18亿股无限售流通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转让给王叁寿实际控制的深圳星河数据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深圳星河”)、成都数字星河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成都星河”)以及北京九连环数据服务中心(有限合伙)(简称“北京九连环”)。其中,深圳星河受让504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8.57%,成都星河和北京九连环各受让3364万股,各占公司总股本的5.71%。

  同时,群兴投资与成都星河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群兴投资同意将其所持有的群兴玩具5800万股股票的表决权无偿、不可撤销地委托给成都星河行使。

  上述交易完成后,王叁寿控制的上述三家公司将合计持有群兴玩具20%的股权以及9.85%的表决权,合计控制群兴玩具29.85%的股权。而群兴投资的持股数量将从2.61亿股降至1.43亿股,其中具有表决权的股份数量仅为8487.93万股,因而控股比例实际将从44.27%降至14.42%。

  由此,群兴玩具的控股股东将变更为成都星河,公司实控人由林伟章、黄仕群变更为王叁寿。

  上述20%的股份交易价格为7亿元,折合每股约5.95元,深圳星河、成都星河和北京九连环分别将支付的价款为3亿元、2亿元和2亿元。

  新买家出现后,2018年11月7日,群兴玩具便公告群兴投资与林桂升的股权转让协议终止。然而这场控股权转让中仍有约30%的股份待过户。

  从群兴玩具首次公告到部分控股权过户,用时不到一个月,速度可谓迅疾。2018年11月29日,群兴玩具公告部分股权完成过户,完成股权过户的主体仅有深圳星河和成都星河,两家公司按计划受让股权和表决权。由此王叁寿通过两家公司合计控制群兴玩具1.4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4.14%。而群兴投资仍持有上市公司1.77亿股,但实际控制的具有表决权的股份为1.19亿股,占总股本的20.13%。新旧两大股东的持股距离并未拉开太多。

  王叁寿控制的另一家公司北京九连环计划受让的3364万股股权(占总股本的5.71%)待过户,对应股权交易价格2亿元。

  在上述股份过户前,2018年11月21日,群兴玩具曾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表示,本次控股权交易总额为7亿元,受让方股东已出资或明确可出资的金额为5.8亿元,王叁寿拟通过处置其主要对外投资企业部分股权、借款等方式进行后续1.2亿元的融资,用于支付本次交易价款。

  新主秘事:旧貌换新颜

  群兴玩具新主财力似乎捉襟见肘,但其背景又野心勃勃。

  在对交易所的关注函回复中,群兴玩具披露了新实控人王叁寿旗下三家接盘公司的实际注册资本,其中,深圳星河实缴注册资本3亿元,北京九连环实缴注册资本8000万元,成都星河实缴注册资本为零,王叁寿拟通过借款方式筹集资金对成都星河实缴出资2亿元。其总额亦即上文所提及的明确可出资金额5.8亿元,除此之外还面临1.2亿元的资金缺口。

  据群兴玩具披露,王叁寿的主要对外投资有三家公司:九次方大数据信息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九次方”,持股比例32.43%)、北京汉鼎世纪咨询有限公司(简称“汉鼎咨询”,持股比例70%)、北京汉鼎盛世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持股比例72.86%)。

  其中,汉鼎咨询曾遭遇各路媒体调查起底,这家成立于2005年,注册资本10万元且连年亏损的公司曾号称是“中国最大准上市企业咨询机构”,其实控人王叁寿号称“中国IPO咨询第一人”,深谙借势做局之道,能上通证监会,下达准上市公司,一时背负过度甚至虚假商业包装之名。

  然而短短几年过去,王叁寿俨然已迅速完成从“辅佐”准上市公司上市,到亲自执掌上市公司的角色转变,这其中,恐怕离不开上述公司九次方。

  群兴玩具曾披露,王叁寿拟通过处置其对外投资企业部分股权融资1.2元的框架协议已签署,后续工作正在有序推进中,具有可操作性,群兴玩具重点提及了九次方。

  据了解,2018年7月,九次方进行C+轮融资,安妮股份曾以自有资金8000万元参与。根据当时交易协议的主要内容,九次方的C+轮投前估值为75亿元,投资完成后安妮股份持有九次方1.06%的股权。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查询发现,就在近期,2018年12月22日,华铭智能公告,其参股公司亮啦数据拟出资1亿元参与九次方D轮融资,九次方D轮融资投前估值110亿元,投资完成后亮啦数据占九次方0.9%的股权。

  此次距离九次方C+轮融资不过才5个月,然而九次方的估值已飞涨47%。同一时期,还有媒体报道荣科科技也拟参与九次方D轮融资。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检索Wind数据发现,先后参与投资九次方的上市公司或旗下投资基金,以及上市公司实控人、高管在九次方任职的已经囊括了荣科科技、华铭智能、安妮股份、浙江永强、*ST厦华、白银有色、武进不锈、安靠智电、当代东方、亚联发展、川仪股份等。

  那么,九次方到底是家什么样的公司?工商资料显示,九次方成立于2010年,注册资本1.07亿元,王叁寿为九次方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和经理,其个人持有九次方32.43%的股权,为第一大股东,九次方的股东多达43名。

  据部分上市公司披露,九次方是中国最早开展大数据研究的公司,也是中国最大的大数据资产运营商、大数据技术服务提供商,是国家工信部大数据“十三五”规划起草人之一。公司专注提供大数据应用平台建设、数据融合共享交换、数据资产运营以及大数据行业应用场景的建设,截至2018年9月30日,九次方已经与80家省市政府平台公司成立了城市大数据资产运营合资公司。

  据了解,2014年底,九次方与贵阳市政府成立了全球首家大数据交易所——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并全面负责交易所的运营工作。工商资料显示,九次方为贵阳大数据交易所的第二大股东,持股22%,贵阳市国资委全资控股的贵州阳光产权交易所有限公司为第一大股东,持股24.8%。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官网显示,王叁寿为执行总裁。

  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官网文章介绍,2019年新年伊始,贵州省有关领导表示,贵州正在全力实施大扶贫、大数据、大生态三大战略行动。贵州将发展大数据融入数字经济攻坚战当中,到2022年,数字经济增加值占全省GDP比重达到33%,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属于较早落地贵州的“第一梯队”大数据企业。

  旧相识:

  哪里需要哪里“搬”?

  与昔日遭遇“打假”的经历相比,如今王叁寿的背景似乎已不可同日而语,然而此次入主群兴玩具仍然在资金方面“卡壳”,而群兴投资第四次股权转让的产生是否与此有关有待观察。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发现,此次拟受让群兴投资所持有的群兴玩具5.78%股份的自然人陈吉东,与前次拟受让群兴玩具10%股权的发起人股东林桂升疑似存在关联关系。

  资料显示,陈吉东与林桂升同为广东怡泰典当行有限公司(简称“怡泰典当行”)的股东,二人分别持有怡泰典当行24%和25%的股份,该典当行第一大股东为潮州市潮安区怡泰塑胶玩具有限公司,持股31%。另外,陈吉东任怡泰典当行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经理,林桂升任监事。

  有意思的是,前次林桂升与群兴投资交易时,拟以3.88元/股的价格受让,交易总价为2.28亿元,共可获得上市公司10%的股权。在王叁寿出场后,群兴玩具的控股权转让价格已涨至5.95元/股,然而林桂升与群兴投资的交易却因双方未能就交易的具体条件达成一致意见而告终。而两个月后,林桂升的合作伙伴陈吉东却愿意以每股约6.18元的更高价受让上市公司不到6%的股权。

  另需注意的是,据群兴玩具后来披露,2018年10月19日,群兴投资与王叁寿方面就公司控制权变更事项进行接洽和初步沟通,此事当时并不为外界所知。当日,群兴玩具股价触底2.85元/股,但从次一交易日开始,群兴玩具连迎三个一字涨停。待到群兴玩具2018年11月5日首次公告后,公司更是连续7个交易日涨停,截至2019年1月14日收盘,群兴玩具区间涨幅高达199%。

  正是在这样的情形下,买家陈吉东高价竞逐。如前文所述,如果群兴投资本次股权转让成功,将有2.1亿元资金落袋,与其前次控股权转让中王叁寿旗下公司待付的2亿元股权转让款基本相当。

  新实控人王叁寿迟到的股权转让金是否在一定程度了影响了群兴投资对资金的渴求?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多次拨打群兴玩具证券事务部电话,无人接听。

  依靠玩具制造登陆A股的群兴玩具8年来涉猎各种跨界,涵盖领域包括手游、核电、新能源动力电池等,均告失败。如今群兴玩具已退出玩具生产制造业务,转向玩具渠道经营业务。

  逆市而涨的群兴玩具伴随新实控人王叁寿的入主是否暗藏先机?以九次方为代表的王叁寿旗下的大数据业务未来是否会注入上市公司?这些问题都还有待揭晓。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改变已在路上。就在群兴玩具控股权变更前,已有董事辞职,新的席位空出。其中,胡明珠当选为新任副总经理(副总裁)。在控股权部分过户后,胡明珠接任董秘一职。资料显示,胡明珠2011年至2017年任北京汉鼎盛世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2017年至今任九次方证券事务代表、董秘、执行总裁助理。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群兴 资本竞逐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