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名人盘点 > 「致敬改革开放40年40人」任正非:生活的烙印

「致敬改革开放40年40人」任正非:生活的烙印

生意场 2018-12-29 16:14:06 来源:经济观察报

编者按:1978年,在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的倡导下,以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为标志,中国开启了改革开放的历史征程。

40年来,中国经历了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伟大变革。在这被称为“第二次革命”的惊险一跃中,企业家发挥着无可替代的作用。他们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也是中国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见证者和实践者。他们作为一个群体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崛起,在中国政经和社会生活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企业是市场经济能够确立的基石和主体,企业家则成就了企业。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这些站在时代潮头的企业家们,为我们的读者铺开过去40年波澜壮阔的时代画卷。

铭记历史,是为了更好地走向未来。我们希望这个系列访谈成为一个幻灯:在中国经济社会成长和发展的历史画卷上,投射出光彩夺目的片子,告诉社会,这些造福中国的奋斗者们,他们如何开始、走过怎样一条光荣的荆棘路;而在今天这样一个新时代,他们又如何思考未来中国和企业家承担的责任和使命。

 “如果我们能坚持‘力出一孔,利出一孔’,下一个倒下的就不会是华为,如果我们发散了‘力出一孔,利出一孔’的原则,下一个倒下的也许可能就是华为。”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华为2012年年报致辞中的这句表述,道出了他的经营哲学,也在年复一年地传承给每一位华为人。

企业文化往往最容易受企业灵魂人物的影响,也往往最能映射灵魂人物的特质。

任正非个人照

(图片来源:华为官网)

任正非出生于新中国成立之前的1944年,他是改革开放的亲历者,也是文革的亲历者;他带领华为成为中国营收第一、7成营收来自海外的民营企业,也曾在经济拮据之时从商被骗200万而被公司开除;年轻时他父亲遭批斗,母亲和兄妹七人艰难度日;年逾半百他成企业一把手时告诉员工“不管遇到任何问题,我们的员工都要坚定不移地保持安静,听党的话,跟政府走”。

任正非被人冠以很多称号,“军人总裁”、“硬汉”、“学毛著标兵”等,他或许是难以被了解的,一来他拒绝被人解读,二来经历丰富且坎坷。但回顾他的话,或许能感受得到他的拼命、忠诚、无私,那个特殊的年代,养成这些品质或许并不难理解。

严苛与宽容

如果问华为是不是一家严厉的企业,估计很多人都回答“是”。员工在执行力强的企业里,工作压力都不会小,更何况通信行业,技术的快速更新迭代、技术攻关的艰难,会让企业想要跑得快点、更快点。任正非在《华为的冬天》里写,华为老喊“狼来了”,问员工“你的部门有什么危机,你的科室有什么危机,你的流程有什么危机。还能改进吗?还能改进吗?还能提高人均效益吗?”而“既没犯过错误,又没有改进的干部可以就地免职”。

2017年,华为全球销售6036亿人民币,同比增15.7%,营业利润则远比不上腾讯、阿里,在营收层面大于BAT之和。但任正非说,2017年华为做得不够好,轮值CEO被处分,部分高管连降两级。

对于华为老员工来说,最早感受到公司残酷的优胜劣汰规则,可以追溯到1996年。当年,为了激起员工士气,任正非让市场部所有的干部,每人提交两份报告,一份是述职报告,一份是辞职报告,如果述职报告没有被认可,就要离开岗位。据称,当年市场部换掉了30%的干部。

华为最新一届董事会成员

华为最新一届董事会成员

任正非对华为的高层要求很高,《华为的冬天》里对好干部有这么一段描述:区别一个干部是不是好干部,标准有四个:第一,有没有敬业精神,对工作是否认真,改进了,还能改进吗?还能再改进吗?这就是你的工作敬业精神。第二,有没有献身精神,不要斤斤计较,我们的价值评价体系不可能做到绝对公平……献身精神是考核干部的一个很重要因素。第三点和第四点,就是要有责任心和使命感。如果没有责任心和使命感,为什么还想要当干部。如果还有一点责任心和使命感,赶快改进,否则最终还是要被免下去。

但任正非个人觉得,他对普通员工是宽容的。他在《我的父亲母亲》文章中称“我主持华为工作后,我们对待员工,包括辞职的员工都是宽松的,我们只选拔有敬业精神、献身精神、有责任心、使命感的员工进入干部队伍,只对高级干部严格要求。这也是亲历亲见了父母的思想改造的过程,而形成了我宽容的品格。”

任正非的父母都是教师,父亲在文革时期被审查。任正非说,对于革命中坚分子,是国家和社会的栋梁,无私无畏,这些人是少的,而为了选拔这些人,多花审查成本是值得的,而像他的父母那样,仅是追随革命、拥护革命或者不反对革命的人,是多的,应该给予他们机会,不用要求他们那么纯洁,花上那么多精力去审查他们,高标准要求他们,他们达不到也痛苦。

任正非大学读的是建筑工程,毕业后工作和参军期间,做的也是跟基建工程相关的工作,1983年任正非复员转业到南海石油后勤服务基地,1987年筹资2.1万元建立华为,可以说,在成为企业家之前,任正非没有管理经验,他的管理心得,均来自于自己对所听、所见、所历的思考。

对于华为的管理,任正非曾经写过:“我们对高级干部实行严要求,不对一般干部实施严要求。因为都实施严要求,我们管理成本就太高了。因为管他也要花钱的呀,不打粮食的事我们要少干。因此我们对不同级别的干部有不同的要求。”

狼性文化

从注册资金2.1万元到现在营收过6000亿,从2003年才开始消费者业务到华为手机出货量挤进世界前三,背后的支撑因素有很多,例如注重技术,每年坚持将10%以上的销售收入投入到研发,研发人员8万以上,占员工总数的45%,近十年来累计投入研发3940亿元;例如员工努力,加班文化成风,快速响应客户需求;例如ICT的需求增长等。

华为还有个特点是一直很注重对员工的激励。任正非只持有华为控股1.01%的股份,其余的股份由员工持有。华为也是最早实行员工持股的企业之一。此外,任正非早在2014年就公开说过,自己所有的家人都不会接华为的班。

任正非在《我的父亲母亲》文章中写到,华为能发展起来,跟他自己不自私有一点关系,而他的不自私是从父母身上学到的。更准确的说,或许是从饥寒交迫的条件下仍然相互照顾的家人身上学到的。

任正非是家里的老大,有六个弟妹,在严格分配口粮的岁月里,他们没有偷偷吃一口。他高三备考时,饿到用米糠和菜合一下烙着吃,尽管家里的粮食放在瓦缸里没上锁,但他不敢随便抓一把吃,否则就可能会有一两个弟妹活不下来。任正非结婚时,他的弟妹凑了100元给他,钱是家人筛砂、修铁路挣来的。

1967年,任正非得知自己父亲被批斗时,逃票搭火车回家,半夜到家,父母让他第二天一早就走,怕牵连他。任正非记得临走前父亲交代他的两句话:“知识就是力量,别人不学,你要学,不要随大流。”“以后有能力要帮助弟妹。”

生活中历练和成长的任正非,提倡“奋斗”、“艰苦奋斗”。这不是官场话,任正非在各种场合都会说。

在华为早期创业阶段有“床垫文化”,员工没有时间回家睡觉,办公区备着床垫,累了就躺下休息一会。通信行业,华为能将生意做到国外去,2013年实现对爱立信的营收、利润双杀,没有一茬茬员工跑得比别人快不可能实现。任正非曾说,自己的身体就是因工作而熬坏的。

华为崇尚狼性文化,几乎是IT界路人皆知。今年4月,任正非再次重提狼性文化:“我们永远都是‘狼文化’。可能有人把‘狼’歪曲理解了,这里并不是我们拟人化的原意。第一,狼嗅觉很灵敏,闻到机会拼命往前冲;第二,狼从来是一个狼群去奋斗,不是个人英雄主义;第三,可能吃到肉有困难,但狼是不屈不挠的。这三点对奋斗都是正面的。”

【时代背景】

1987年,任正非创立华为。

那一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正式施行。

4月,中葡两国政府正式签署《关于澳门问题联合声明》,声明确认,中国政府将于1999年12月20日恢复对澳门行使主权。

4月,美国对日本首次实行报复性经济制裁,从对日本输往美国的部分商品征收100%关税。

 

0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任正非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