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商界精英 > 周善红:当“善”泉从心底涌起

周善红:当“善”泉从心底涌起

生意场 2018-11-21 15:59:04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坐在桌前,江苏万顺机电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周善红如此轻松:“你看,我只有这一部手机,手机号从九七年就没变过,24小时开机,不担心谁来骚扰。”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诚实企业家微小的“骄傲”。

  当感情的匣子打开,这个创业32年的企业家,又会任凭情绪奔涌。他坦率直言,让人不由地想象1986年,那个打着背包北上闯荡的少年。那个少年,他变了吗?应该是没变:他的每一句话都热情、诚恳。在另一方面,他也许稍有变化:50岁的他,多了一丝睿智、沉稳,以及责任。

  扬州江都农村走出来的周善红,每一步都与改革开放的大潮同行,这令他实现了他不曾想象的致富梦想。在“先富带动后富”的过程中,周善红进一步完成了对社会的回馈,实现了人生意义的放大。但当我们细细了解、思索周善红的每一步,又会得到新的启迪:在茫茫的旅途开始之时,他的信条是“刻苦”;在千万致富路上,他的路径是“实业”。在稍有成绩之后,他的方向是“反哺”;在企业做大做优的同时,同样重要的是攻坚脱贫背后的“奉献”。

  周善红三十多年的征程,没有多余动作,只是听从内心:于生养他的家乡丁沟、于父母无声的教诲、于与同乡奋斗的光阴、于国家的殷切期盼……一弘“善”泉润物无声,汩汩涌来,从故乡、到他乡。

  启程:改革开放中的逐浪者

  故事从这条路开始。那是1986年的深秋,周善红的父亲推着独轮车,载着18岁的周善红走在从江都丁沟镇通往车站的路。秋雨如丝,令这短短4华里更加泥泞难走,父子俩打着背包,背包里塞着父亲新纳的布鞋。周善红没有上完高中,因贫困而外出学艺打工。此时正值中国改革开放春拂大地,他闻到了其中的机遇。过去,江都的钣金工声名赫赫,人称“江都钣”,有“无江都钣不成汽车修理厂”的说法。周善红北上打工的目的地,是山东潍坊。这是老乡们新的聚落,新年之期,他们有的返乡,有的则索性在他乡安家立身。

  时至今日,当回忆起这段艰辛的过往,周善红依旧触动。18岁,对于那个赤脚在田野里奔跑的青年人而言,远方一切未知,在去那的路上,怀里就揣好了四个字:“埋头苦干”。吃苦耐劳,正是周善红这样的江都农村孩子,最被认可的品质。

  汽焊枪不允许学徒操作,只能由师傅带着,因此这一年身为学徒的周善红格外忙碌。“早晨跟着师傅学,晚上还要帮着师傅收拾工具、关车间大门等等。偶尔,还要给师兄洗衣服、早晨买个肉包子。”这都是为了赢得师傅、师兄们的好感。来到山东潍坊拖拉机厂,周善红说“这一年的学徒他就把钣金这行给吃透了。”无他,“就是靠刻苦两个字”。

  打工初期,周善红的目标很简单:挣够5万块钱,盖楼房,娶媳妇。所以这年过年,周善红没有回家。“我到第二年八月十五,攒下来1000块钱。”这是他整整一年半的积蓄。实际上这已远远超出了一个学徒的标准,当时厂里每个月发给学徒的工资,只不过十几块钱。周善红怎么做到的?“在我的眼里,没有星期天。同乡的师兄师弟,比较勤奋的,就去汽车修理厂,兼职打工,承包修理在交通事故中损坏的驾驶室,大约一百到二百元。”

  1987年年底,周善红回家了。途径镇江火车站,不知哪来的想法,他买了一个12寸的黑白电视机。“那台电视是806元。”他清晰地记得。当周善红把电视机拖到村上的时候,整个村子沸腾了。那是村里的第一台电视机。

  打开电视,港剧《霍元甲》唱到:“昏睡百年,国人渐已醒”。周善红明白了,在改革开放的浩荡激流中,自己应该醒来。奋发进取,方能获得改变命运的机会。

  1988年,一个机遇悄然而至。那一年,厂里的江都师傅和潍坊拖拉机厂合作因为矛盾陷入停滞。“潍坊拖拉机厂有个厂长是上海人,每天要到车间去转转。他每次去看的时候,因为我在车间去的最早,加之对南方人自然的亲近感,他会主动地找到我。他说,小子,我观察你很久了。你有没有兴趣跟我干?我当时的内心是矛盾的:这个活儿能干成,但不能对不起师傅。我就说:他们如果说回家以后不干了,我再去找你。”

  1989年,适逢中国农业机械化改造的关键阶段。周善红拉着十几个人的团队,当起了小“厂长”;随着规模的增长,到了1990年,团队已经接近500人。其中八成的工人,都是家乡江都一起出来打工的老乡。

  周善红和他的丁沟“青年军”队伍,凭借着过硬的业务、靠谱的诚信和坚韧的毅力,在潍坊打响了丁沟钣金的名头。此时,潍坊拖拉机厂、潍柴、巨力等不少名厂,把焊装、涂装的任务,都交给了周善红。1992年,工厂的年产值突破千万。回望:“我是吃这里的水长大的”

  北汽福田、上汽集团、潍柴重工、长安汽车、南宁拖拉机厂、五菱汽车……周善红团队的合作伙伴不胜枚举。而周善红成为真正的、公司体系中的厂长,是在1996年。“那一年,规模上来了。”“正好有个机会,我们收购了在潍坊的一家做汽车轮毂的台湾企业。”自此,周善红完成了从单纯地做汽车劳务输出,向汽车零部件生产的结构升级。

  实际上,属于他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回望乡土。

  1999年的下半年,扬州市委市政府出台了政策吸引人才“凤还巢”,鼓励在外创业的企业家回报家乡、投资家乡、建设家乡。扬州市政府第一时间联系了周善红,周善红在电话里说:“可以,但我要在乡镇去投资,毕竟我是吃这里的水长大的。”从此,扬州市的首家省级民营企业“江苏万顺集团”落户,注册资本是5000万元。此后北京、南京、苏州分公司,相继开业。

  2000年,回到故乡,再干一场。其实,与其说是被“请来”,不如说是实现了周善红心中的溯源。那是在九几年,母亲过生日,周善红打算给她红红火火办一场。母亲知道他的想法后告诉他:“你要光宗耀祖,这件事你不用干了——不如把门前的路给修通吧。”谁能想到,周善红当时在资金上缺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企业亏损已经达到上千万元,但他还是拿出了几十万元为村里铺路修桥。

  因为母亲的一句话,“回家”的念头,从此在周善红心里扎了根。

  2001年11月28日,第一台欧森空调在江都丁沟缓缓走下生产线,这标志着扬州市最大的空调生产基地在这里诞生,而这一品牌的掌门人正是周善红。万顺集团投资了上亿元上马空调及汽车配件等产品,厂房占地70亩,成为江都首家投资过亿元“凤还巢”企业。

  但“空调之梦”并不顺利。“一来,乡镇的人才引进堪忧;二来,重新打品牌,进入市场很难。”“欧森空调”这个品牌培育了3年,万顺亏损近4000万。果断地,2003年,周善红处理库存,放弃了家用空调业务,转做汽车空调。从2004年开始,万顺进入了平稳的上升期。

  目前,与国外高新技术企业合作,进行汽车新能源、新材料的研发与生产,是万顺集团新的发展趋势。

  尽管高附加值业务板块迅速发展,但周善红始终没有放弃“薄利”,那就是主要吸纳农村劳动力的汽车技术劳务板块。在万顺集团现有的18000多名员工中,60%以上是江都、高邮、广陵等地区的“泥腿子”,周善红说:“企业为他们创造的年人均净收入可以超过3万元。”而打开万顺集团的“公益账单”:为家乡丁沟镇修路造桥,周善红先后出资近600万元;扬州市慈善总会成立时,周善红个人捐款100万元;为江苏省儿童基金会捐款100万元……周善红把家乡的路越走越宽,让家乡的景越看越新。

  那条和父亲走过的,通往车站的小路,早已修整得宽阔精致。当他再度走过,泥泞、萧条,不复存在;剩下的只有记忆,不断催他品味、叫他前行。传递:全国各地都有“扬州来的亲戚”

  若值春光好时节,你走进福建下党乡,千亩翠绿的茶海中,一定能看到周善红专注的身影。

  下党——一个让总书记牵挂的地方。一直以来,扶贫攻坚都是习近平总书记的心头大事。习近平总书记在闽工作期间,曾九赴寿宁三进下党现场办公、推动发展。在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又曾四次提及下党乡。

  2014年,当选第十二届人大代表的周善红在闽履职时,通过福建省梅山镇蓉中村书记李振生了解到了下党村的情况。下党村是一个革命老区村,海拔450米,山高路陡、交通不便,全村309户一千多人,2013年,农民人均纯收入4000多元,村集体经济收入为零。“出入村子的路只有单行道,山上常有石头飞下来。在雨水季节,甚至百姓的屋子都会被泥石流冲走。”

  但群山之中的那几十亩茶园,吸引了周善红的注意力。仔细一琢磨,周善红判断:茶的品质没问题,问题在于深加工与销路。不妨就从茶入手。2014年,周善红多次跋山涉水,来到千里之外的下党,一方面,投入大量资金建设成片“爱心茶园”基地,另一方面广拓销路,牵线搭桥让下党村与爱心人士签订茶园认租合同,由村里将认租茶园的茶“定制”给他们。并通过“互联网+物联网+传统产业”的模式,打响了“下乡的味道”茶园品牌。

  “精准扶贫,不仅仅是花钱。扶贫要扶到点子上,它源自一种情怀。只有我们这一代人从小受过贫穷的苦,才有这种体会。为什么要去帮?是因为打心里触动。有这个体会,才激发我帮老百姓出主意。要想‘拔掉穷根’,一定是靠产业扶贫。”

  目前,下党“定制爱心茶园”规模达600亩,每亩的效益由过去的2400元提高到6000元左右,仅此一项,就为当地农民每年增加纯收入200万元。下党的“造血模式”,让周善红获得了2017年全国扶贫攻坚奖创新奖。

  他走访的脚印,甚至扩散到了全国各地。近年来,从福建下党乡的“扶贫茶”、到陕西漫町村的“扶贫花椒”,再到苏北张倪村的现代农业基地“有机草莓园”,万顺集团累积出资近3000万元。进一步地,他还计划利用产业平台优势,与一汽、上汽合作,把农村剩余的劳动力,经过初步的培训之后输出到县城的4S店,进一步改善“造血能力”。

  “茶叶商人”“花椒厂长”“草莓园主”……周善红的“名头”越来越多,但他在全国各地老板姓的眼中,有一个共同的身份:“扬州来的亲戚”。他亲切、善良,从田野走来,深知贫穷滋味,更有共鸣与智慧。

  这个扬州人,永远不会忘记1987年的那些晚上,当第一台电视机进村的欢腾,转化为了村庄里静谧的平常。虫鸣起伏,村民们为电视节目不时喝彩,只有父亲不在场。是的——父亲一边听着电视机的信号,一边在最高处校正天线的朝向。在黑夜中,他附在猪圈棚顶,一盏小灯就在他头顶,灯光倾泻下来,让他清瘦的身躯蓦然有些高大。一个只属于父子二人的世界悄然打开,远远地,20岁的周善红和父亲相视一笑。

  对于周善红来说,清晰了此后一生究竟要活成什么样子,就在那一瞬间。

2
+1
0
+1
文章关键字: 万顺机电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